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叫麻雀>011 井边绝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1 井边绝杀

小说:代号叫麻雀 作者:红老鼠 更新时间:2009/5/18 2:48:31

幸亏是黑夜,鬼子的机枪虽然凶猛,目标却是不明,就这样,三人好歹还是进了巷子,总算避开了鬼子的机枪。鬼脸货郎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摸了摸后腰,那个货郎鼓子还在,这才长舒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

“丢上命,也别丢了俺的货郎鼓子!”鬼脸货郎说。

“你就没忘了你那破货郎鼓子!”长腿子愤愤地说一句,指着麻袋对左北泉说:“当家的,咱就把他崩了吧,要不,咱就走不了了!”

左北泉用枪顶了顶头上的瓜皮帽,没有吱声。他知道,就是把刘敬斋一枪崩在这儿,也算圆满完成了郭科长交给的任务。可是,他总觉得,就这样让刘敬斋死在这里,实在太便宜他了,远远没有达到让刘敬斋死出个动静来的目的。

可是,如果不在这里下手,情势又非常危机,枪声此刻早已惊动了刘家的自卫团,哨子吱吱地响个不停,鬼子炮楼的方向,也叽哩哇啦响成一团,似乎是在集合队伍。如果刘家的自卫团和炮楼上的鬼子一齐合围过来,他们三个人恐怕插翅也难逃。

此时的青山店子,再也没有了深夜的静寂,枪声夹杂着鸡鸣狗吠乱七八糟响成一团。

左北泉转身向后望去,暗淡的星光下,就见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个“丁”字型的巷子口。他想了想,看着长腿子说:“长腿子,我想让你冒个险,你敢不敢?”

长腿子一挺胸:“当家的,你说吧!”

左北泉指着那个巷子口:“我和鬼脸货郎带着刘敬斋照直走,你从那个巷子口往南拐,先到巷子头上准备好,等敌人追到巷子口时,你就开枪把敌人引过去!”

长腿子点点头:“中!”

左北泉又嘱咐道:“记住,你腿再快,也没有子弹快,所以,你不要和敌人恋战,只要胡乱开上几枪,把敌人引过去,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出了那个巷子口,前边就是一条小河,你把敌人引到河边里的树林里,然后就抓紧绕到歪脖树下和我们汇合!”

长腿子点点头。

左北泉看着长腿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睛忽然一热,说:“长腿子,你记住,一定要给我囫囵着回来,少一根毛也不行!”

长腿子又点了点头,转身刚跑了几步,又急火火地跑了回来:“当家的……俺一直没好意思说,这短枪,俺还从没使过,不会打……” 长腿子难为情地说。

左北泉把长腿子短枪上的机头掰开:“就这样,搂一下勾子打一枪,会了不?”

“会了!”长腿子说完,转头就往朝南的那个巷子跑去。

长腿子走后,鬼脸货郎扛起麻袋走在前头,左北泉举着短枪在后掩护。两人沿着巷子向东一路急跑,眼看快到向北拐的另一个巷子口时,就见后面很多人举着灯笼火把追进了巷子。这些追兵一路咋咋呼呼,吆三喝四,一听就是刘家的自卫团。不一会儿,追兵便到达了那个“丁”字巷口,长腿子先去的那条巷子里顿时响起了枪声。一刹间,追兵全部转向了那条巷子,枪声也很快响成了一片。

虽然担心长腿子的安全,但现在已经顾不上许多了。左北泉和鬼脸货郎连忙拐向那条向北的巷子。可是,刚刚拐入巷口,远远地,就听到巷子那端迎面传来一阵叽哩哇啦的说话声,还不时响起一阵阵狼狗的狂咬。

左北泉心头一惊:前面有日本鬼子!他一扯鬼脸货郎的衣角,两人又赶忙退了回来。

现在麻烦大了,往回退吧,势必要经过刘家大院和鬼子据点,无疑是自投罗网;往前走吧,日本鬼子又迎头堵住,真是进退两难!

这一次,左北泉彻底意识到了局势的危险性。他决定立即枪决刘敬斋,然后就和小鬼子拼命,反正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鬼脸货郎,今晚要是咱俩死在这里,你恼不恼?”左北泉低声问道。

鬼脸货郎嘿嘿一笑:“恼啥?能和大当家的一块死,就是阴曹地府里走路,也能直着腰哩!”鬼脸货郎说着,把肩上的麻袋放了下来。

刘敬斋在麻袋里一拱一拱,拼命挣扎着。

左北泉俯下身,枪口慢慢向刘敬斋的头部移去。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一瞬间,突然,一阵密集的爆炸声噼里啪啦从远处传来。左北泉起身一看,就见爆炸声响起的地方,亮光闪闪,竟然好像是杂货铺那个方向。

这是怎么回事?左北泉有些纳闷。

遽然响起的爆炸声,顿时把鬼子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很快,嘁哩哗啦一阵响后,巷子那端的日本兵全部向爆炸声响起的地方跑过去了。

左北泉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明白杂货铺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突然响起的爆炸声却给他们解了围。机会难得,左北泉让鬼脸货郎扛起麻袋,重新拐进了那条向北的巷子。

歪脖子老柳树井边,鬼脸货郎把麻袋噗咚一声扔在了地上。“辫子爷”刘敬斋顿时在麻袋里唔唔怪叫起来。

“大当家的,咱咋办?”鬼脸货郎擦着额头的汗说。

“把狗东西放出来!”左北泉说。

鬼脸货郎解开麻袋的扎口绳,伸手攥住麻袋的两个后角,猛力起身一提,手脚捆在一起的刘敬斋骨碌滚了出来。

刘敬斋看着左北泉,嘴里不停地唔唔着,好像有话要说。

左北泉伸手拽下塞在刘敬斋嘴里的那块布,看着他说:“‘辫子爷’,你死到临头了,还有啥话要说?”

刘敬斋看着左北泉,夜色中语气一片灰败:“我想知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为啥要杀我?”

左北泉冷笑了一声:“刘敬斋,我们费尽吃奶的力气把你弄到这里来,为啥要杀你,你自己还不知道?”

刘敬斋一怔,看看那棵歪脖子柳树,再看看身边的水井,迟疑道:“你的意思是……因为李淞?”

左北泉点点头:“是为李淞,也是为所有被你害死的人!”

刘敬斋闭上眼睛,黯然叹一口气,良久说道:“我就知道有人会和我过不去,没想到是在今天!”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说:“两位,咱们谈个条件,行不行?”

鬼脸货郎此时正在摸他的货郎鼓子,一听这话,立刻用货郎鼓子狠戳了刘敬斋一下:“你都踩着阎王爷的门槛了,还谈条件!亏你想得出来!”

左北泉摆了摆手,让鬼脸货郎退开,然后说:“辫子爷,你有啥条件,说出来听听!”

刘敬斋侧了侧身子,看着左北泉:“再过三天,就是我的六十大寿了,你们能不能晚三天杀我,让我圆了这个大寿?”

左北泉眼睛一瞪,怒喝道:“闭上你的臭嘴!你还知道六十大寿!李淞被你害死的时候,才二十一岁!你想过他是几十大寿了没有?”

刘敬斋顿时哑言无语。过了一会儿,又说:“我可以答应你们的一切条件,就求你们晚杀我三天!”

“一天也不行!”左北泉说:“我们的条件只有一个,你必须现在就死!”左北泉说着,拾起那块布,重新把刘敬斋的嘴给塞了起来。

“货郎,过来帮忙,把他吊到柳树上!”左北泉说。

鬼脸货郎走过来,将刘敬斋抱了起来。左北泉抓起刘敬斋那条长长的大辫子,踮起双脚,绕来绕去,将辫子系到了一根碗口粗的柳树枝上。鬼脸货郎一松手,刘敬斋顿时身体悬空,像个吊死鬼子一样蜷缩着在柳树枝下,来回悠荡着。

“唔唔唔,唔唔唔……”刘敬斋痛苦地怪叫着。

左北泉看着刘敬斋,扑打了扑打双手,然后举起枪背对着刘敬斋向外走去。大约走到十米左右的时候,左北泉停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然间,就见他向后一挥手,啪地一声脆响,身后的刘敬斋应声落地,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鬼脸货郎急步跑到刘敬斋身边,俯身看了看,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天!大当家的,你把他的天灵盖给揭了!”

左北泉的确揭了“辫子爷”的天灵盖。他这一枪,不偏不倚,正从刘敬斋的眉心穿过,他的脑袋不爆才怪。

此刻,刘敬斋的那条长辫子,就牵着刘敬斋的天灵盖在柳树下荡来荡去。

掉在地上的刘敬斋脑浆崩裂。左北泉走过来,想了想,伸手折下一根柳条,蘸着刘敬斋混为一团的脑浆和血水,在刘敬斋的后背上一笔一画写下了五个字:为李淞报仇!

刘敬斋被绑出来时,身上穿的是白绸睡衣,红红的血水划在他的睡褂上,虽然是深夜,但轮廓依然非常清晰。

鬼脸货郎呆呆地看着左北泉做完了这些。至此,他终于明白,人们为什么叫左北泉摘星手了!不由得心里暗暗佩服。

左北泉收起枪,转头向南边望去。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长腿子了,不知道他摆脱了敌人的追击没有?

井口边的夜色一片寂静,而南边那个方向上,却依旧响着稀稀落落的枪声。再去看杂货铺那个方向时,爆炸声业已停了。左北泉想不出来,那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多一会儿,就见南边方向上,一个黑影轻轻盈盈地向这里跑了过来。一看那身影和步态,左北泉立刻就知道是长腿子回来了,心头顿时一阵欣喜。

“大当家的,俺回来了,你看看,一根毛也没少!” 一见左北泉,长腿子就兴奋地说。

“好样的,小兔崽子!”左北泉点着头说。他伸手想捅长腿子一拳,但刚刚举起手来,却又轻轻落下了。

今晚难为这个孩子了,让他去冒那么大的风险!左北泉想。

长腿子却丝毫没有察觉左北泉的心思,只是低着头,翻来覆去地拨弄着手里的枪,一边拨弄一边说:“大当家的,这支破枪不好使,一跳一跳地,俺打第一枪的时候,差点没拿住!”

左北泉看着长腿子,笑了笑,低声说:“不是枪不好使,是你打得还不得法,等以后我再教你!”说着,他抬头看了看天:“趁着天还没亮,咱们得抓紧离开这里!”

说完,三个人甩开步子,朝青山店子村北的山岭走去。

也许是因为三个人太过兴奋了,也许是因为天黑没注意,总之,他们谁也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一个人影在夜色中时起时伏,始终不远不近地尾随着他们。

8

011 井边绝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