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叫麻雀>018 秋桂遇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8 秋桂遇险

小说:代号叫麻雀 作者:红老鼠 更新时间:2009/5/25 7:34:02

油灯下,烟绺子打开的小布袋里,竟然是一些黄灿灿的子弹,或大或小,差不多竟然有一百多发!

“绺子,你哪来的这些东西?”方桐山惊问道。

烟绺子看着方桐山,叹了一口气。

“绺子,这不会也是你自己造的吧?”左北泉想起烟绺子自己造烟卷的事,忍不住问道。

烟绺子掏出一支烟,对着油灯点上,长长嘘了一口气,说:“左大哥说笑了,俺哪有这本事!这些子弹,都是那些二鬼子拿来和俺换烟抽的!”

原来,烟绺子所说的二鬼子,就是汉奸中队的那些伪军。

自从日本鬼子在葛庄修建据点以来,烟绺子每到葛庄卖烟,就经常遇到这些二鬼子。因为横行霸道惯了,这些二鬼子有的就常吃白食,只要烟一到手,钱也不付,拔腿就走。烟绺子吃亏吃得多了,就长了个心眼,一看是二鬼子来买烟,挎起烟筐就走,宁可不赚钱也不卖给他们。这些二鬼子大部分都是当地人,对烟绺子的绺子烟卷情有独钟,又打心里不想掏钱,就偷偷拿些子弹来换。烟绺子本不想换,但又考虑到自己常年在葛庄卖烟,如果把这些二鬼子得罪透彻了,自己也没好果子吃,只得忍气吞声和他们交易。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攒了这小半布袋子弹。

“这些要人命的东西,俺放在家里,睡觉都不安稳!不如送给你们,或许还能派上用场。”烟绺子说。

方桐山大喜,拍拍烟绺子的肩膀,说:“绺子兄弟,你可算帮了大哥的大忙了,我正愁枪里要空肚子,这下好了!”说着,低头拨弄着那些子弹,里面竟有不少是可以用的短枪子弹。

“你们能用上就好!说实话,俺从小胆小,只想一心一意和秋桂过俺自己的小日子,不愿意出去打打杀杀的!但你们干的那些事,俺打心眼里也是佩服的!”烟绺子说。

“绺子,你知道俺们在干啥事?”左北泉笑了笑,问。

烟绺子也笑了笑:“还有啥事?打鬼子呗。下午馍馍墩上枪炮连天,俺就知道有事,后来你们一来,俺就全明白了!”

“绺子,你有这份心就算不错了,至少,没去当二鬼子,帮着日本人祸害中国人!”方桐山说。

“咳!就俺这样的!老老实实过日子都害怕哩,还去当二鬼子!哪有那个胆!”烟绺子说。

“绺子,你能拿出这些子弹,也算为抗日做了一件好事,等把鬼子打走了,你也算是有功之臣!”左北泉说。

“啥有功无功的,俺从来没想那个!说实话,要是你们打走了鬼子,俺和秋桂能守着自己的孩子,一家人平平安安过日子,那就比啥都好了!”烟绺子笑了笑说。

左北泉点了点头。就在这时,窗外突然发出了一点声响。左北泉呼地一下把灯吹灭,伸手将枪拔了出来。他贴着窗根,悄悄掀开窗上的草帘往外看,只见外面星冷夜黑,静阒阒地没有任何动静。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左北泉轻轻摇了摇头。

天不亮时,秋桂早早起来烧了一锅玉米糊糊汤,大家每人喝了一碗,然后收拾停当,准备上路。方桐山的鞋子已经没法穿了,秋桂找出一双烟绺子的旧蒲袜,让他穿上。这种蒲袜,是用蒲草晒干后编结而成的一种草鞋,外形如船,鞋口阔大,鞋帮笃厚结实,穿起来虽然笨重,却是极为养脚,沂蒙山区穷苦人家过去多以此鞋过冬。

方桐山穿了这双蒲袜,手里再拄一根木棍,走了几步,虽然有些笨拙,却是极为舒服。

于是就要上路。这时,秋桂拽了拽自己的衣襟,说:“咱大家一块走,俺也要去葛庄!”

一句话,把大家说得都愣了。

“你身子笨成这样,那里又有很多坏人,去啥去?要是想买啥,俺给你捎回来就是了!”烟绺子说。

大家都点头,说路远,又有风险,劝她不要去。

秋桂笑笑说:“俺这事,自己不去都不行!你们谁也帮不了俺!”

大家仍然不肯同意。秋桂只好笑着说出实话。原来,这些日子她老感觉肚子里不得劲,想到葛庄药铺里去找郎中把把脉,看看是不是动了胎气啥的。这样一说,大家无法再阻拦了,毕竟,秋桂这种月份的身子,要是真有点啥事,倒也确实耽误不得。

“俺一个大老娘们,身子已经这样了,谁还能把俺咋样?大伙儿放心吧!” 秋桂说。

于是,借着微明的晨光,一行人开始向葛庄进发。

葛庄,位于沂河与暖阳河交汇处的一块山间平原上,紧靠沂博公路,是沂水城通向东里店的一个中间咽喉。这里土地肥沃,物阜粮丰,每到逢五排十便是大集,属于当时沂水县西北乡极为繁华的集贸市场,自古以来就有“金葛庄”之称。

抗战时期,在葛庄最富传奇色彩的地方非水母娘娘庙莫属。因为地处沂河与暖阳河的交汇处,每到汛期,葛庄人最怕的莫过于河水泛滥,轻则淹没良田,重则吞没村庄。为此,葛庄人便在紧靠葛庄北部的小嵩山上修建了一座水母娘娘庙,每年的阴历二月二十九日举行香火庙会,用来敬奉水母娘娘,以求免生水患。

就在水母娘娘庙前,有一道数丈高的悬崖石壁,石壁正中有一个碗口粗细的窟窿,宛若龙口一样张着,一股清泉从中喷涌而出。泉水清冽甘甜,冬温夏凉。当地人都把这口清泉称为“龙口”。千百年来,“龙口”的泉水天涝不增,天旱不减,从没干枯过一次,当地方圆十几里地的人都靠此泉吃水。

水母娘娘庙本属道家,但不知为何却一直住着尼姑。抗战爆发时,水母娘娘庙里住着一老一少两个尼姑,老的耳聋眼花,称为住持,小的是住持的徒弟,名叫慧静。慧静时年十七、八岁,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长得更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虽然已经剃发修行,却仍掩不住一个青春少女的妖娆妩媚。1939年夏天,日军占领葛庄,便在小嵩山上紧贴水母娘娘庙的地方,开始修建以军火库为中心的据点,筑炮楼,盖房屋,并沿小嵩山四周修筑围墙,使葛庄据点成为沂水县内日军最重要的据点之一。 也就在这个时候,水母娘娘庙里的老住持沐浴焚香,斋戒三日,然后跳崖自尽。不几天后,水母娘娘庙前的那个“龙口”,也竟戛然停止了喷水。当地老百姓私下里都说,这是水母娘娘发怒,在惩罚日军。不管此言是否当真,但日军不得不弄了一辆马车,天天外出拉水,却是事实。最为神奇的是,就在日军投降的1945年春天,“龙口”竟然复喷清泉,而且比过去更加清冽甘甜,一时间,这事成为沂水县的一大奇谈。只是,殊为可惜的是,1959年,国家开始在葛庄一带修建跋山大型水库,水母娘娘庙和这口神泉由此沉入水底,使人难以再见它的容颜。

至于那个小尼姑慧静,在失去住持管教后,不但与据点里的日军、汉奸行淫秽乱,更是在一个汉奸副队长的支使下,色诱我葛庄乡抗日民主政府干部背叛,致使葛庄乡抗日民主政府数名干部被杀,许多粮食被抢。后来,左北泉他们奉命查明真相,设计将慧静擒拿,本欲在沂河滩正法,没想到又被她逃跑,后终于将她击毙在雪山,这都是后来的故事。

此时,葛庄的鬼子据点还正在修建中,小嵩山上戒备森严,岗哨林立;小嵩山下,则就是商贩云集的葛庄大集所在地。

左北泉他们到达葛庄路口的时候,天已大亮。因为人多目标太大,左北泉决定分头行动。烟绺子和秋桂去做自己的事情,独自一伙。短枪班的人则是左北泉和鬼脸货郎一伙,方桐山和长腿子一伙,分头进入集市。大家约好,不管是否找到煮不烂娘俩,中午时分都在葛庄村口汇合。

临分手,方桐山特别嘱咐大家,他们要找的那个煮不烂,唯一的特征,就是左手缺了一个小拇指头。

左北泉等人进入集市后,烟绺子要陪秋桂去药铺。秋桂不肯,看着烟绺子笑说:“屁大一点事,何苦两个人都去!你一个大老爷们,老跟在俺腚上呼扫呼扫地,也不怕人家笑话!快去卖你的烟吧!”

烟绺子仍是不肯。

“大白天的,药铺就这么近,俺去找郎中把了脉,要是没事,自己溜达着就回家了,你有啥不放心的?”秋桂又催促说。

烟绺子拗不过秋桂,只好挎着烟筐独自去了集市。

药铺就在葛庄的村头上,并不很远。秋桂进去后,找郎中把了脉,果然是有些动了胎气,于是就开了药方,包了一副草药。秋桂刚要走,忽然想到方桐山的脚伤,于是就谎说自己的丈夫不小心碰伤了脚,让郎中又给包了一副治伤的药。

拎着两副草药出来,秋桂抬头看看天,到天晌还早,有心进集市去找丈夫和方桐山他们,又看看集市上人头攒动,心里就有些发怵,加上已经走了十几里的山路,确实有些懒得动弹。正犹豫着,忽然想起方桐山他们说过,中午时分要在葛庄村口汇合,心想:不如去村口等着他们,这样也好把药交给方桐山。

就这样,秋桂来到了葛庄村口。

不幸就这样降临了。在葛庄村口,秋桂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她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百无聊赖地等着方桐山他们到来。等着等着,就有些恹恹欲睡了。

快天晌时,秋桂突然被一阵踢里当啷的响声惊醒了。她睁开眼,就见前边路上,一个老头赶了一辆马车,车上拉着三个带盖的大木桶,一路碰撞着走了过来。秋桂也没介意,等马车快走到跟前时,忽然间,秋桂就看到了马车后边, 有两个日本鬼子背着大枪,闪着明晃晃的刺刀一路跟着。

原来,这是小嵩山上鬼子的水车出来拉水了。因为害怕有人在水里投毒,押车的都是日本人自己。

秋桂赶紧站起来,想着要避开鬼子。可是,显然已经晚了,就在秋桂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两个鬼子往秋桂的脸上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她的肚子,一齐站住了。很快,两个鬼子嘀哩嘟噜也不知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看着秋桂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

秋桂意识到不妙,拔腿想走,两个鬼子却已经摘下枪来,往地上一放,张开手臂迎面把她给堵住了。

“花姑娘,你的,皇军大大的要!”其中的一个鬼子看着秋桂说道。

秋桂心里突地跳了一下,不由得脸色都吓黄了。她看着眼前的两个日本鬼子,一边后退,一边惊恐地说:“你……你们……想干啥?”

7

018 秋桂遇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