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叫麻雀>021 大闹葛庄(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1 大闹葛庄(三)

小说:代号叫麻雀 作者:红老鼠 更新时间:2009/5/28 7:34:03

鬼脸货郎从葛庄村中急急火火跑出来时,集市上早已炸了窝。猝然响起的枪声,以及山上冲下来的鬼子,早已惊动了赶集的人群,人们惊恐万状着四处散开,一个个、一伙伙、无头苍蝇般乱冲乱撞。鬼脸货郎看着眼前慌乱的人群,正不知咋办才好,肩膀上忽然就被人拍了一下,转头看时,却是左北泉。原来,左北泉和鬼脸货郎走散后,他一边寻找煮不烂,一边四处留意鬼脸货郎的踪影,因此还一直游走在集市深处。此时听到村口突然枪响,他正打算要去村口看看,就见鬼脸货郎冲了过来,因此撞到了一起。

“大当家的,枪声是咋回事?”鬼脸货郎问。

左北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从村口响起来的,咱过去看看!”

当下,两人也来不及说啥,躲着四处乱窜的人群直奔村口。远远地,就见方桐山驾着一辆马车,一路颠簸着向西奔去,也不知道他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正担忧间,就见小嵩山追下来的鬼子已到村口,看看追赶马车不上,立刻就有几个鬼子兵驾起了小钢炮,看样子是要炮击马车。

左北泉一看不好,心想:要是小炮一响,方桐山定然凶多吉少!二话不说,拔出枪来对着鬼子就打。鬼脸货郎一看左北泉开了打,也不怠慢,立刻也从怀里掏出刚刚夺来的新枪,颠了颠,对着敌人就是一阵乱射。这几天,在从青山店子往回走的路上,长腿子一直缠着左北泉学打短枪,鬼脸货郎也一直在用心留意,此时打起来倒也不是多么手生。两人这一开打,霎那间,就有几个鬼子翻身丧命。左北泉一边打,一边纳闷,不知道鬼脸货郎怎么突然就有了一把新枪,但眼下大敌当前,哪里还能顾得上想这许多?此时,村口的鬼子已经掉转头来,对着他俩开始了反击。左北泉和鬼脸货郎一边打,一边往集市里边撤,刚刚撤了没有几步,就见长腿子举着短枪,从人群中鼻青脸肿地冲了过来。再一看,他身后还紧跟着另一个人,细眼一看,竟然是黑小子!

他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念头在左北泉脑子里瞬间闪了一下,但眼前的情势已经由不得他再去多问什么了,只是和黑小子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命令道:“大家边打边撤,别让鬼子堵在这里!”

这时候,村口的鬼子已经开始往前冲了。他们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呜呜呀呀怪叫着,对着左北泉几人疯狂猛扑。好在,此时葛庄大集上人群早已散去大半,剩下的人也哭爹喊娘,东突西奔,各种摊位倒的倒、塌的塌,地上到处散落着布匹、山果等各种各样的货物,放眼一看,刚才还热热闹闹的集市场,此刻却一片狼藉,混乱不堪。

左北泉看着集市场上的情景,刚想要趁乱冲出葛庄,却就在这时,从市场东边又传来了几声枪响。左北泉扭头一看,就见十几个穿清一色灰布衣服的伪军,正一边打枪,一边低头弯腰地向这边靠近。原来,这些都是汉奸中队中下来赶集的人,此刻已经合拢在一起,加入了战斗。

这一下,左北泉他们顿时陷入了敌人的东西夹击之中,情势非常不利。左北泉一边吩咐鬼脸货郎和长腿子两面迎敌,一边快速观察着周边的情况,思考着摆脱敌人的办法。

情形却很不乐观。葛庄集本身就在一片东西向的开阔地上,南边是一个很大的水汪,无路可走,东西两端又被敌人堵了,只有北边,紧靠着葛庄村子。如果此时撤进葛庄,困难倒是不大,问题是,万一被敌人包住怎么办?此时小嵩山上驻扎着日军一个中队,180多人,加上40多人的汉奸中队,共220多人,要想包住葛庄,并非难事。

可是,有心不进葛庄吧,眼下目标全都暴露,别处又无路可走,尤其是两边敌人的火力都很不弱,早已将他们和那些混乱的人群割开,要想硬拼硬打冲出葛庄,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左北泉焦灼不安。

此时,在鬼脸货郎和长腿子的阻击下,东边的伪军正一边打枪,一边慢慢往前磨蹭,而西边村口冲来的鬼子,却来势凶猛,正迅速缩小和左北泉他们之间的距离。因为要两面阻敌,左北泉他们虽是十分神勇,但三支短枪的火力,却已经显得非常单薄。

“当家的,快撤吧,再不撤咱们就顶不住了!子弹马上就要打光了!”鬼脸货郎一边开枪,一边喊道。

“撤啥撤?俺正打得过瘾呢!”长腿子也一边开枪,一边说。

“鬼脸货郎说的对,再这样打下去,咱们哥几个,可就一块跟着搭进去了!你们死了都值,个个都有垫背的!俺可不行,俺还没杀个鬼子垫背,亏大发了!”黑小子嘿嘿笑着说。

听着黑小子的话,左北泉又气又笑,但他终于下定决心:眼下先撤一步算一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这样想着,猛然闪身出来,啪啪两枪放倒了两个冲在头里的鬼子,然后一挥手,对鬼脸货郎等人说:“快撤!”

几个人刚刚冲进葛庄一条巷子,猛然间,就见一个女人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镰刀,咚咚咚,迎面跑了过来。左北泉定睛一看,顿时又惊又喜:这个手握镰刀的女人,竟然是桑桑!

“桑桑!”左北泉不由冲口喊了一句。

桑桑此时刚刚跑过来,闻声一愣,看到左北泉时,脸上也是一阵惊喜:“北泉哥,是你们?”

左北泉点点头。

“北泉哥,快!跟我来!”桑桑喊道。

左北泉说一声:“走!”立刻带着自己的人跟着桑桑跑进了葛庄。

左北泉和鬼脸货郎在敌人背后打响的时候,方桐山正驾着马车一路狂奔。此时,马车上秋桂早已面色惨白,呼吸微弱。她紧闭着眼睛,肚子上的那个刺刀扎口,伴随着马车的颠簸一直扑噜扑噜往外涌着血沫,烟绺子一边哭喊着她的名字,一边用手去捂那血沫,却是泉水一般,怎么也堵不住。一股股的血沫从他手指缝中挤出来,洒得马车里到处血迹斑斑……

“秋桂!秋桂!”烟绺子的脸上泪水混着汗水,飞雨般啪啪直落。他一边嘶哑着嗓子叫喊,一边拼命捂着秋桂肚子上的刀口。

马车跑出葛庄,很快地,方桐山就听见自己身后的枪声渐渐弱了下来,远处集市上却枪声大作。他一勒马缰,将马车停了下来。反身去看秋桂时,眼见得秋桂已经不行了。

“走!回葛庄!”方桐山咬着牙说。刚才敌人追赶,他没敢在葛庄药铺停留,此时一看秋桂命若游丝,当即决定要回葛庄。

“方……方大哥……”方桐山刚要去调转马车,秋桂却在马车上叫了他一声,声音极其微弱。

方桐山连忙奔过来,俯下身,看着秋桂。就见秋桂喘着粗气,微微睁开眼,看着方桐山摇了摇头,轻声说:“没用了……方大哥,你们……送我回家……”

“秋桂妹子,你挺住!方大哥这就带你去找郎中!”方桐山说。

一滴眼泪渗出了秋桂的眼角。她看了看方桐山,摇摇头,然后转头看着烟绺子,凄然一笑,黯然道:“绺子……俺……只能……来生……再……再给你生……生娃子了……”说着,一只手微微抬起,似乎要送给烟绺子什么东西,一瞬间却又无力地垂了下去。

烟绺子一头扑到秋桂身上,嚎啕大哭。

方桐山仰起头来,看着天,喉头哽动了好一会,才吭地一声,泪水夺眶而出。

冬日的黄昏中,暮霭沉沉。载着秋桂遗体的马车,在寂静的山路上吱呀前行。方桐山拽着马缰,默然走在马车头里,他不时地抬头仰望着天空,目光中投射着难以掩饰的悲愤。

车上,烟绺子紧紧握着秋桂的一只手,脸上挂着斑驳的泪痕。在他的手中,是秋桂的一只手,在秋桂的手中,是她最后想交给烟绺子的那把铜柄弯头刨刀。这把刨刀,此时在烟绺子的眼睛中不时地闪着寒光,一亮,一亮。

左北泉一伙跟着桑桑进了葛庄,不一会儿就进了一个小小的破旧宅院。原来,桑桑回到葛庄后,平时住在姑姑、姑父家里。这处破旧宅院,却是她父母留下来的。大家涌进去后,桑桑呼啦一声把大门关了。

进了屋,左北泉到处看看,却是躲无躲处,藏无藏处,连忙对桑桑说:“桑桑,俺们躲在这里不是办法,太危险!我寻思,敌人很快就会包围葛庄,挨家挨户搜查的!”

桑桑点点头:“北泉哥,你说的没错!但俺想过了,现在好多赶集的人都躲在葛庄的亲戚家里,鬼子要来搜查,你们就说是俺的亲戚,也是来赶集的。”

左北泉想想,眼下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好先这样了。他命令大家做好准备,要是敌人来搜查,能蒙混过去就蒙混过去,要是不能蒙混过去,就只能和敌人决一死战了。

事情果然如左北泉所料,大家还喘息未定,葛庄村里就骚动起来。过了不大一会儿,桑桑家的大门也被猛烈地敲响了,大家顿时紧张起来。左北泉低声命令道:“大家看我脸色行事!”

7

021 大闹葛庄(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