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雄晋>第三十二章 澶州血(1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澶州血(11)

小说:雄晋 作者:陈焕然 更新时间:2010/12/12 10:19:37

石重贵正举起铁棒架开一名契丹勇将的长枪,突然见到数道巨大的白光轰隆怪响着打下头顶,不由吓得魂飞魄散,眼睁睁地看着一团比太阳还亮的白球在阵中炸开,之后是蓝幽幽的电流如细蛇般在高头大马背上的契丹人身上爬行,数十名契丹人在电流中痛苦地挣扎,虽然口张得大大的,却叫不出一丝声音,就像在上演一出惨绝人寰的哑剧。

眼见数十名契丹骑兵连人带马被烧成焦炭般黑糊糊一团,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还冒着白烟,四周的数千名铁鹞军惊得呆了。

转世而来知道点科学常识的石重贵知道这是俗称“滚地雷”的球形闪电,契丹铁鹞军浑身铁甲,又都骑在马上,正好把闪电吸引过去了,他最先清醒,一骨碌从地上跳将起来,哑着嗓大叫道:“天佑大晋,雷劈契丹!”

晋军呆了一呆,纷纷醒悟过来,纷纷大叫道:“天佑大晋,雷劈契丹!”

偷跑到阵中的数十名武备学校学员在王审琦带领下用契丹语大叫道:“天佑大晋,雷劈契丹!”

在封建迷信鼓舞下的晋军士气一下子升到顶点,哈哈狂笑着挥动铁棒悍不畏死地向契丹人发起决死的冲击。

被巨大的球形闪电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契丹人听得有人大叫“天佑大晋,雷劈契丹!”,也顾不得分辩是哪边传来的,正自不知所措时,坐下战马突然齐齐长嘶,叫声之惨烈,平生未闻,欲待勒住马缰,却发现平日里犹如一体的战马根本不理会主人的任何动作,突然转向,不顾前面人马重重,便向后方径直撞去!

耶律德光也被突如其来的巨大闪电吓坏了,眼见正在进攻的铁鹞军似已崩溃,“天佑大晋,雷劈契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前方战马的嘶吼却越来越惨烈,前方似乎有一道黑沉沉的海浪正在升起。

雨越下越大了,水流从铁鹞军头顶淌下,流入甲缝,渗入皮袍之中,战马不停地打着喷鼻,越来越是不安,一个劲地想回头,铁鹞军士兵都在勉力控制马匹,一时阵形大乱,人人脸上都有惧意。

或许真是天不亡晋啊!耶律德光眼见崩溃的铁鹞军离本阵已不过百余步,连忙令数名亲兵前去传令缓行,随本阵慢慢退却。不料万余铁鹞军似乎已吓得神智不清,一个劲地催马急奔,根本就没听传令兵说什么,直截了当就将他们轧于马蹄之下,径直朝本阵冲来。

耶律德光怒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竟然敢把本汗的传令兵。。。。。。。”

耶律安博突然喝道:“是马炸群了!大汗快走!”

草原上的汉子都知道,马匹炸群极其危险,绝对不能挡在马群之前,否则就算你是大罗金仙,在万蹄攒身之下都难活命,何况是一万多匹惊马正在狂奔而来!

耶律德光还有犹豫,耶律安博咬咬牙,策马上前一把扯过耶律德光的缰绳,两骑马在众将惊愕的目光中穿阵而退,耶律安博喝道:“前方炸群了,耶律达烈,耶律斜宁,马上带队让开大路!快!

如梦初醒的两名契丹铁鹞军统军立即率队两边退开,契丹骑兵顺势放开马缰,开始还一队一队地有序散开,后来见惊马越来越近,转眼就到,契丹骑兵开始慌乱,孰料越乱越慢,终于如同一道黑云般的前军惊马横扫军阵如同卷席,千余名闪避不及的铁鹞军骑兵或被踏于蹄下,或被抛上半空,刚刚发出的惨叫瞬间就被隆隆的蹄声和长长的马嘶吞没了。

耶律德光回头望见身后惨景,吓得心胆俱裂,什么也顾不得了,与耶律安博拼命打马逃窜。

左右两翼部族军见本阵已乱,也哄地一声,各领本部退军,远远地避开本阵,以免被溃军撞乱。

倾盘大雨之中,眼见契丹人如同潮水一样退去,装腔作势已久的石重贵一屁股坐在地上,谁爱追谁追去吧,反正老子是没有力气了。

在铁鹞军阵中苦苦支撑了一个多时辰的晋军压力一松,全都累得坐倒在地上。

略喘一口气,石重贵站了起来,叫道:“王审琦在吗?给朕找找潘美,杨业还在不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远处一人叫道:“校长,学生等在此!”风雨之中,隐隐听得像是杨业的声音,三人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正是杨业,潘美二人。

石重贵大喜过望,连忙奔了过去,一把搂住二人,喜极而泣道:“仲询,继业!你们都活着,真是太好啦!”

潘美大哭道:“校长,咱们前军四千人,二十名虎贲队员,就。。。。。。就只剩下学生一人啦!”

杨业垂泪道:“五百精骑,只剩业一人,请校长降罪!”

石重贵道:“朕知道了,你俩还活着,上天待朕,也算不薄了!“

潘,杨二人感激零涕,伏地磕首,石重贵伸笔揽住,师生三人抱头痛哭不已,四周军士都感而落泪。

刘五,刘六,折从远,药元福四人张罗收兵回营,点检士卒,除民军四千人几乎全军覆没,就剩下个百来人,都是从死人堆里刨出来的。刘五刘六部军损折三千余人,折从远三千骑兵只剩一半,药元福骑兵尽没,步兵只剩几百人,激战近三个时辰,折兵逾万,可谓损失惨重,武备学校学员因石重贵的关照,只损失了十九人。

大雨下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才稍小,高行周派出侦骑,侦知方圆一百里内,已无契丹人踪迹,遍野都是丢弃的铁甲,财物和人,马尸首,石重贵派出数千军士打扫战场,北寨门外的原野上泥水骨肉混在一起,已不能分辩谁人,只得依服色将殉国晋军堆在一起,挖个大坑埋了,立碑为记。由于死马甚多,军士都将马尸拖回寨中,烤制为食。

主客员外郎范质在城头见证了晋军与契丹军的连番血战,对石重贵大为推崇,礼节之间异常周到,完完全全就是对待真命天子的样子了,一再保证会修书向开封报捷,并催桑维翰赶运粮草和赏赐过来。

虽然契丹军暂时退走,但紧张的粮食供应问题仍然像大石一样压在石重贵心头,由于老天爷帮忙击退契丹军的巨大功绩,石重贵在晋军心目中已经是半人半神的真命天子,景延广除了弹压士兵传播流言飞语之外暂时还不敢妄动,但当石军粮食耗尽就很难说会不会铤而走险了,当务之急,还是要筹到粮食。

环顾四面,除了开封那个不阴不阳的桑维翰,就只有贝州储有大量军粮,契丹军退走的第二天,高行周就已急派高裕率十名精骑,备道追蹑契丹军,前往贝州探听消息,以期万一贝州幸存,能拿到救命粮。

傍晚,石重贵率刘五刘六巡视营地,破损的寨栅已全部修好,将士们正在忙碌地用盐,硝腌制剥洗干净的马肉,粗略统计,现存的马肉可供三天食用,关键地刻,这也是粮食。

石重贵刚在大帐中坐下,端起一碗马肉汤,往里头洒了点盐末,正要开动,帐外一人叫道:“报告校长,学生王审琦求见!”

石重贵喝一口除了咸味啥味都没有的马肉汤,道:“进来罢!”这军营里的火头军手艺可真烂啊!

王审琦疾步入帐,身后跟随了一人,看身形又矮又壮,一身侦骑打扮,胡子如同一堆乱草,杨业,潘美一人一边,短刀在手,神色戒备。

“当啷”一声,海碗掉在在案上,马肉汤洒了一地,石重贵霍地立起,惊喜叫道:“王诚?!”

那人扑通跪在地上,高声道:“末将王诚,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明见**,末将与张指挥托赖洪福,除奸成功,贝州现在稳如泰山!”

石重贵笑颜逐开,一把扶起王诚,道:“免礼!免礼!好!好!你们二人总算不负朕的重托,吃过了吗?王审琦,去端一碗马肉汤来!杨业快去请高将军,潘美去请符节帅!注意!这消息不得外传!”

王诚惶恐地歪着屁股坐在一个锦墩上,诉说贝州防御战的经过,说到吴峦以猛火油大破幽州军,张许,王诚以长槊盾阵死拼契丹骑兵,前天深夜幽州军慌慌张张地退了兵,吴峦料想契丹战事有变,特派王诚抄小道回开封报信,路上巧遇高裕的精骑,高裕当即告知契丹战事和石重贵,景延广反目的情形,让王诚与手下一名骑兵换装,并派五人护送他回北寨报信,自已则径奔贝州报捷以稳定军心。石重贵听得不住地拍案叫好。

高行周,符彦卿进帐之后,听了王诚报告消息,都是大为振奋,贝州军储足供十万大军数年之用,只要手里有粮食,就可以召回张彦泽,李守贞两支大军,与石军会合,就有近十万人,再加上久经沙场,威望素著的众位老将坐镇,不怕景延广翻了天去。

为防变故,这个消息暂不公布,只限石重贵,高行周,符彦卿,王审琦,潘美,杨业六人知道,立即拨出七百余匹好马,武备学校学员在潘美,杨业率领之下,一人二马,以王诚为向导,换马不换人,持石重贵亲笔圣旨,星夜奔往三百多里外的贝州,晓谕特进吴峦用心看守军粮周全,无皇帝圣旨,任何人不得调用粮食。高行周写信给黎阳的张彦泽,令其向东移兵至南乐,为石军北援并保护粮路;符彦卿写信给李守贞,令其从郓州南下,引兵至曹州渡口,断绝景延广后路。

按符彦卿的分析,贝州的吴峦本来就与景延广不睦,加上是个忠直之人,肯定站在石重贵这边,随时会奉命调粮;张彦泽是从彰义节度使除官入朝的,也是个资历极深的大将,和景延广本就不是一路人,只要有粮食供应,就不会倒向景延广;至于李守贞,那可是符彦卿的儿女亲家,在粮食的感召之下,当能效命。贝州粮食到手,局势将立即大为改观。石重贵现在要做的,是紧守贝州在手的秘密,像牛皮糖一样在澶州缠住景延广。

三天后,北部边境的顺国军节度使杜威,义武军节度使马全节奏报,契丹军分两路,一支出沧州,德州,一支出深州,冀州而去,沿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已是赤地千里,其中契丹大将耶律麻答攻陷了德州,擒走德州刺史尹居璠以下将吏二十七人。除德州外,契丹全军已出晋境,留大将赵延照屯瀛州,莫州,依水设阻。

得到外患已离的消息,石重贵喜不自胜,此时张彦泽,李守贞果然如符彦卿所料,领军进占南北重镇,与石军一齐对景延广形成夹击之势,贝州吴峦派幕僚来到澶州向皇帝表示效忠,数十万石军粮随时听候调用。符彦卿奉命率五千骑兵北上会合张彦泽,再借五千步卒用于运粮。

高行周代符彦卿为大军总管,除率领手下二万军兵在澶州城内深沟高垒,建设战地工事之外,还动用老将们的关系,士卒之间的同乡情份大搞策反活动,周浩然,安玉常,项朴,孔云山,龙景亮,王清等老部下在情义与高官厚禄的诱惑之下纷纷秘密以血写了效忠信,保证一旦开战,第一时间反水配合,周浩然更是豪气干云,说要为皇帝“取景枭之首”。

一时间澶州城表面平静,内里却是暗流涌流,石重贵和景延广的屁股都坐在了火山上,随时都会爆发。

三月中旬,大晋皇帝石重贵下诏嘉奖各路镇军,称“诸藩努力,将士用命,始奏大捷,实大晋之幸,现战事已息,各归本镇,慰军安民“,同时,符彦卿偕武备学校学员从贝州押回了二十万石粮食,张彦泽在南乐接应,各军开始分发应用,一时石军军心大振,将士思战,只待英明神武的石重贵一声令下,便开始大晋内战,新老权贵,新旧军阀来一场决定国家命运的总对决。

开封。冯道府邸后花园。

“砰”地一声,冯道脸红脖子粗地将秘色瓷碗摔在地上砸个粉碎,茶水洒了一地,风度全无地吼道:“国侨掌控国家中枢,维系大晋国运,怎么能冒此奇险?!你不能去!”

对面那个又丑又矮,一张马脸足有一尺来长的桑维翰见冯道失态如此,眼中闪过一丝感动,随即面容一凛,道:“先帝栉风沐雨,呕心沥血,委曲求全,才创下这么一份基业,桑某不能辅助主公开疆拓土,也就罢了,但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大晋基业在内讧之中灰飞烟灭!”

冯道见他坚执,急道:“国侨,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他们两个迟早会有一战,这谁也阻止不了,权力的更替,只有用敌人的鲜血来完成,谁挡在中间,他就是双方的敌人,无论谁胜谁负,你挡在中间都得死!你这还看不明白吗?!”

桑维翰摇摇头,淡淡道:“如果他们要打,就连我一齐打死;如果这大晋要亡,国侨身为重臣,甘愿先赴国难!唯桑某去后,这国家大事,苍生福祉,都要拜托长乐老啦!“

冯道亲自将头号政敌送出府门,看着他坚定地远去的背影,眼角滑出一滴眼泪,喃喃道:“满朝衮衮诸公,真正爱惜苍生,以身许国的,也就是桑国侨了!”

这是桑维翰第一次进他的家门,很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4

第三十二章 澶州血(1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