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苏半仙>第48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8章

小说:苏半仙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1/11/3 0:05:07

“队长,我捡到宝嘞!你猜猜捡到个啥?”双手掩在背后,“旱地忽律”那青黄不接的脸上,笑得像开花馒头。

“跟俺卖关子,找打是不是?赶紧拿过来让俺看看!”

“瞧!”一只鬼子扔在道边的牛皮鞋,在仙儿的眼前晃动不止,“像不像酱牛肉?有了这东西,关键时候咱还能顶一阵子。”

“那你省着点用,居家过日子,咱得学会节省。”

“哎……哎?”“旱地忽律”一愣神的工夫,仙儿用刺刀快速切下一片,果断地丢进嘴巴咀嚼着,“吃独食啊?队长!你不能这么做人,不带口是心非的,咋能连鬼子带兄弟一块骗?”

“一口,就一口啊!剩下的全归你。”

“旱地忽律”撇撇嘴,没再说什么。用小刀把鞋切成七段,一边切,嘴里还一边嘟囔:“这条给胡老大,这条给指导员,这条给李书记……剩下这条,嗯!给小安子留着……”捡起最短的一节,小心翼翼丢进嘴巴,想象着红烧牛肉的口感,流着眼泪细细品味。

身后的村庄,已是炊烟渺渺……

鬼子要在太平镇诛杀八路,消息一经传开,百姓奔走相告。

“哎!二哥,咱太平镇好久没这么热闹了,嘿!这回算开眼了。”茶馆中,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对同伴眉飞色舞地说道。

“五弟呀!你过去看看不?”

“去啊?咋能不去呢?自从前清一倒台,咱多久没看过剐人了?小几十年了吧?”

“差不多,哎对了!你要是过去,别忘给二哥留个好位置,哥一会有点事,办完了就找你。”

“好嘞!这点事算啥?那不小菜一碟么?咱弟兄俩谁跟谁?不用客气。”

等走到法场,五弟这才傻了眼。只见眼前人山人海,连个耗子都挤不进去。更有甚者,有些家远的,出一次门不方便的,干脆抱着行李连夜赶到。天不亮,刑台下面早已是叫卖声声,人头攒动了。

小商小贩是绝对不能放过这大好机会的,来这么多人不容易,每月十五赶大集也无法与之媲美。所以不抓住时机赚钱,能对得起媳妇的花布,儿子的零嘴么?“一袋瓜子收您一张军票,爷,我这还不算最黑的,”一个小贩跟五弟窃窃私语,“日本人可比我黑多了,他们不但卖票,而且还把票分成了三六九等,你想靠前看,那就得多掏钱。”

不用问,这搂钱的损主意一定是大阪商贩出的,为防止有人趁机倒票,香川还特意安排了宪兵,去抓捕那些不知好歹的“黄牛”。

“日本人还说了,”小贩又道,“想买人肉、人血馒头的要另加钱,可现在是民国了,谁还玩那愚昧啊?不过呢,城里的‘通济’药铺倒是发话了,说可以考虑一下,因为这东西能做药引子……”

小贩的话,被仙儿一字不漏地听在耳中,她跟五弟一样,也是近不了刑台。人家五弟好歹是有钱买不到票,而她呢?一些买不到票的大爷们,干脆把满身污泥的她当成叫花子往外轰。

“想偷吃是不是?什么猫三狗四的人都有!”扭过头,馄饨摊主提醒那些看客,“几位爷可要当心,把自己腰包捂住,别让贼钻了空子。”

“什么跟什么呀这是?你他妈找揍啊?”“旱地忽律”想发做,却被仙儿使眼色拦住。现在不是跟人斗气的时候,孟大勇那条命,必须要尽快救下来。

鬼子的意图仙儿也看明白了,可她束手无策。区小队现在能参加战斗的,除了要保护伤员的马三炮,就剩她和“旱地忽律”了,但倒霉的是,她和“旱地忽律”已经饿了两天。

没吃饭怎么救?哪来的力气?

人越聚越多,弄到最后,仙儿连转身都费劲了。打听一下身边的人,那人告诉她说开刀是在午时三刻。还别说,小鬼子对于中国文化,还是有着一定了解的,要不然这时间也不会弄得有零有整。

上午十点左右,在一队宪兵押解下,孟大勇的囚车被推了过来。前面开道的人放着马蹄炮,一个师爷模样的汉子,边走边念孟大勇的“罪状”,其内容也不外乎是他“反日、抗日”,破坏“东亚共荣”什么的,总而言之,但凡参加八路的人都是洪水猛兽,都是蓝眉毛绿眼睛。然上天有好生之德,大日本皇军本着仁慈,决定以人道的方式来处决这名重犯,改剐为绞,给他留个全尸。

“咋不剐了呢?”人群中传出浓浓的失落声,“吊死多没意思啊?唉!可惜了我那高价票,打水漂了……”

没过多久,许多人又释怀了。自从大清国倒台,被当众处决的人犯已是凤毛麟角,不管怎么说,现在又能一饱眼福了,所以很新鲜,很刺激,勾起了诸多人年轻时的记忆。

“哎!八路!不能就这么死啦!来上一段啊!”有个精赤上身的屠夫,操持一把牛耳尖刀,站在街旁扯开嗓子喊道,“大清国杀乱党那会子,人家乱党就遛嗓子,你说你不遛,那窑子里的姐,缝皮货的匠,怎么伺候你呀?大家伙说说,对不对呀?”

“对呀!八路,来一段!来一段!别丢咱爷们的份儿!一二三,来一段……”

仙儿这眼泪“哗哗”的,她不止难受,而且心痛,曾几何时,马家集城隍庙也杀过共产党,那时的仙儿和现在的路人一样,也叫嚷着“共党来一段”。可是现在,当这熟悉的喊声再次响起时,她哭了,哭得心酸,哭得苦涩。

一个伙计捧着酒肉,打算送到孟大勇面前,宪兵果断地将他拦下,毛茸茸的巴掌,狠狠抽在他脸上。“巴嘎!上前地不许,退后地干活!”

“太君!太君!这是中国的老规矩,”翻译官赶紧走过来陪笑,“死囚上刑场,不管经过哪家店铺,店主都要意思意思,这是想讨个彩头。”

“是他讨彩头,还是你已经讨了彩头?”宪兵轻蔑地想道,“猪一样的支那人,真是麻烦!”

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过后,一个上年纪的妓女,跑来替孟大勇擦擦嘴。她没钱孝敬死囚,只能以这种方式,来为自己日后买卖积攒些许功德。“大兄弟,下辈子可别干这掉脑袋的事了,娶房媳妇,好好过日子,那才是爷们该干的。”

老孟笑了笑,没吭声,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令这妓女唏嘘不止。

“如果能吃上这顿饱饭,我宁可替他上刑场……”咽一咽津津不止的唾液,“旱地忽律”贪婪地想道。

“八路!一二三,来一段!来一段……”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好……哎?怎么唱这个?”正准备鼓掌喝彩的众人,猝不及防下,全都愣住了,眼巴巴地望向日本人,呆呆的,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按照小鬼子的脾气,没准这时候就要向看客们扫射了——支持反日活动那还了得?

可出人意料的是他们并没有抽风,只是气急败坏地走上前,一把捂住孟大勇的嘴。

四周静得可怕,只有鸟儿掠过时,那翅膀的扇动声。

仙儿和“旱地忽律”拔出匕首,打算冲出人群和鬼子拼命。他们没有短枪,也不衬这个,在敌占区要饭,哪有背着三八大盖满街招摇的?结果刚迈了一步,仙儿就被身后的人给拽住了,那个满身横肉的屠夫,冷美冷眼地瞪着她。

“怎么啦?”仙儿不悦地问道。

“你还有脸问我?瞧瞧你兄弟干的好事?”

仙儿拔刀是为了救老孟,而“旱地忽律”呢?这动机就可圈可点了。老孟他是照救不误,摊子上的肉,他也没忘记顺手牵羊。于是趁人不备,便偷偷割了块又肥又大的后丘。

土匪的习性又犯了……

“看什么看?赶快掏钱!没钱咱就去见官!”屠夫不耐烦了,“妈的,一瞧你们就不是好人,上街带刀,这是早有预谋啦!”

瞪一眼狼狈不堪的“旱地忽律”,仙儿摸摸身上的口袋,很遗憾,身上比脸还要干净。“把肉和刀都抵给他!”时间紧迫,望着被押上刑台的孟大勇,仙儿也顾不上跟这屠夫扯皮,情急下,她做出了权宜地选择。

可屠夫没买账。“笑话!我一杀猪的,还缺你这把破刀?今天要不拿钱,你们俩谁也别想走!”

仙儿气坏了,但又不好发作,毕竟自己理亏在先,实在没法跟人家斤斤计较。“大哥,对不住了,俺这兄弟不懂事,跟您添堵了,要不这样,俺的刀也压在你这儿,等俺有了钱再赎回来,你看这行不行?”

就在这时,鬼子把一根绞索套在了孟大勇脖子上。

“不行!没钱你别想走!要不你去对面的窑子,接个客就差不多了……”

仙儿怒目圆睁,刀把子攥了又攥,最后一咬牙,决定还是暂时不与他计较,等救下战友后再说。

“你还想走?”屠夫拍拍手,周围又站出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不把账结了,你今天就留下吧!”

“俺再给你压上一把刀,总可以了吧?这把刀值钱得很!”说着,仙儿从腰里拔出了备用军刺。军刺寒光凛凛,一瞧就是上好的钢口。

另一侧,刽子手已开始行刑,被吊在绞架上的孟大勇怒睁着双目,身体不停地抖动。台下依旧在指指点点,两滴血珠从眼角滚落,他很痛苦。“啊……”这是一声悲鸣,很无奈,很凄凉。

屠夫皱皱眉,有些怦然心动,于是他犹豫不决地看看刀刃,顺便又瞧瞧那污黑黑的血槽,蓦地,一个不经意的念头突然闪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日本军刺!”一个中国女人手握军刺,正拼命向刑台挤去,那她能是干什么的?“八路!”

“嗯?喃哒口嘞(怎么回事)?”听见屠夫的怪叫后,负责警戒的日本兵,迅速摘下步枪,“哈七喽,豆叩一如噶?(八路在哪)”

仙儿猛地一个转身,挥刀刺进了他的脖子,随后借助身体的惯性,摘下鬼子枪口上的刺刀后,奋力一抛,将一个拔枪的军官钉在路边的马桩上。“大勇!你坚持一下!”

“哈七喽!哈七喽(八路)!”

鬼子举枪向人群射击,那屠夫一把拽住“旱地忽律”,没命地喊道:“太君!别开枪!别开枪!我是良民,八路在这儿!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4

第48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