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特等射手>第四十七章 落难之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七章 落难之人

小说:抗日之特等射手 作者:卓父 更新时间:2012/2/8 18:41:29

在苏静的审视下,张龙城感到十分不自然,问道:“你,你怎么了?”

苏静道:“还真被我说中了,你老实交代,这个韩副营长这么漂亮,跟你到底什么关系?”

“哪有什么关系。”张龙城苦笑道。他不善作伪,见苏静似笑非笑,一脸的不信,便叹了口气,把自入韩掌镇以来与韩珂比武等事,包括韩东晟提亲一节,原原本本跟苏静说了。

苏静听完,低头不语。

张龙城心里惶恐,轻声问道:“你生气了么?”

苏静沉思一阵儿,抬起头来,见张龙城手脚都没放处,仿佛小孩子做错事一般,悠悠叹了口气,说道:“我没生气。你要是喜欢韩姑娘,早就答应了与她的婚事,又怎么会拒绝?”

张龙城喜道:“你知道就好了,我,我心里实在装不下别人……”

苏静听他说得真诚,十分感动,笑道:“到处有女孩子喜欢你,说明张大营长魅力十足,我应该高兴才是。”说完站起身来,又对他说道:“走,到你给我准备的工作地方看看去,好布置一下。”

张龙城道:“你刚来,就歇两天再说嘛,何必这么心急?”

“听说你们这次反扫荡伤了不少人,我从师部医院带了些药品和器械过来,早一天给战士们治疗,就让他们少受一天痛苦。”苏静不待张龙城再说,已走向门外。

镇北一所空房被当作了医护所,里面病床、药柜都已按照秦鹏的要求做好,只要摆上药品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两人正在医护所查看,金锁匆匆跑来说:“苏姐姐,吃碗面去!宝贵哥给你和我姐做了好吃的鸡蛋面。”

苏静笑道:“我这是跟着你姐沾光啊!”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张龙城一眼。

“该死,该死!”张龙城暗骂自己只顾高兴,反倒不及沈宝贵细心。

吃过了饭,苏静和金秀便开始了忙碌。两人把药品摆放完毕,即对伤势较重的十几个伤员做了检查。苏静出身医药世家,上学时成绩优秀,又在师部医院做过几次大手术,经验丰富,医术比秦鹏强了许多。战后西药奇缺,伤员们都是用的草药消炎止痛,效果并不好,有几个人伤口已经化脓。苏静清理了各人伤处,给换上带来的一点西药,仔细叮嘱每个人应该注意什么,让伤员们如沐春风,心里都无比舒坦。

张龙城和沈宝贵本来十分不舍得离开,苏静笑道:“你俩一个营长一个连长,在这里伤员会不自在的。”便把两人赶了出去。

傍晚时分,各连队结束了训练,听说来了两个漂亮的女医生,十几个好事的战士便跑到医护所看热闹。不多久,满腹心事的韩珂也慢慢踱了来,站在门外看苏静和金锁忙碌。其中一个战士看了一会儿,啧啧赞道:“真是漂亮,两个人都长得跟天仙似的,我倒希望受伤的那个人是我了。”另一个刚要说话,扭头看到韩珂站在身后,怕惹她不高兴,便捅了捅身边的人,十几人一哄而散。走到门口,当先一个战士与进门一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是政委秦鹏,后边还跟着营长张龙城,吓得一吐舌头,敬了个礼,慌慌张张地与其他人跑了。

秦鹏整了整军帽,笑骂:“这帮小子,不知在捣什么鬼?”抬头见韩珂走过来,问道:“韩副营长,听说你找过我,有什么事吗?”

韩珂看了看张龙城,而后斜了一眼秦鹏,没好气地说道:“我找你干吗?”说完,不顾秦鹏一脸愕然,走出了院子。

秦鹏扶了扶眼镜,问张龙城道:“这位韩副营长好大的火气,我有什么地方得罪她了吗?”

张龙城道:“她就是这么一副脾气,练武之人嘛,火气自然大一点。”

秦鹏摇摇头,说道:“你也是练武之人,怎么没有那么大的火气?”

张龙城笑笑,并不回答。

秦鹏不再理会,快步走向屋里,一边走一边大声喊:“苏大才女,苏大才女!”

苏静正在给最后一个伤员处理伤口,闻声抬起头来,口罩也不及摘下,闷声嗔道:“你小点声,屋顶都要给你震塌了。”

“哟,正忙着哪!”秦鹏迈进屋里,看见苏静已给伤员涂上消炎药水,正手法娴熟地进行包扎,叹道:“不愧才女之名,比我高明多了。”

“秦班长,你们先坐会儿。”苏静口里这么说,眼睛却看向张龙城,对他嫣然一笑。

苏静包扎完伤口,嘱咐了几句,那个伤员便千恩万谢地去了。金秀端过来一盆清水,给苏静洗手。

“这位是金秀同志吧?”秦鹏打量了一下金秀,说道:“你两个来了就好了,我就可以获得解放。明天把四连的滕小兵也调过来,他以前也是干医护兵的。然后再找几个心细的人给你,你这个队长手下也要多些人不是。”

张龙城跟着点点头。

苏静洗完手,摘下口罩,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道:“秦班长,我是在来的路上才听葛队长说你也调来这里,早知道我就不来了。你样样精通,文武双全,这点小事你顺手也就做了。”

张龙城道:“该叫秦政委,你这一叫可给政委降了七八级。”

“我偏喜欢这样叫,不行吗?”苏静笑道。

秦鹏对苏静有好感由来已久,只是她是富家小姐,心里本能的有些抵触,自从得知她也参加了八路军,大为高兴。他尚不知苏静与张龙城已两情相悦,听她言笑晏晏,语音清柔,依稀便是上学时的模样,也笑着说道:“当然可以!论医术,我是自愧不如啊,你就别笑话我了,以后独立营还要仰仗你救死扶伤。”

苏静瞥了一眼张龙城,似笑非笑地说道:“说什么救死扶伤,就怕坏了一些人的好事。”

秦鹏诧异地道:“什么坏了一些人的好事?”

苏静笑着不答。张龙城心里不安,急忙岔开话题:“咱独立营这座小庙一下子来了三个大学生,人才之盛恐怕抵得上师部了,这真是……真是何幸之有啊!”

“怎么听你这口气有点像王伦,想要把我等撵下梁山啊?可惜你这儿没林冲,哈哈!”秦鹏的玩笑让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王伦是谁?”金秀一直静静地站着听他们说话,她没读过书,虽知几人说的林冲是个英雄人物,却不知王伦是何许人也,便忍不住问道。

苏静对她解释道:“这王伦啊,是《水浒传》里的人物,原本是个落魄书生,胸襟狭窄,在梁山上落草。林冲落难来投,他曾百般阻挠,后来晁盖等人又来投奔,他怕众人抢了他的头把交椅,便故技重施想赶他们下山,结果林冲看不下去,一刀把他杀了。”

金秀侧头想了片刻,认真地说道:“张大哥英雄盖世,对人又好,不是这种人啊!”

秦鹏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不是当真的。”

苏静朝张龙城偷偷眨了一下眼,意思是:“瞧,这里又有一个。”

张龙城正不知如何措辞,小玲珑带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年轻女子进来,他认得是二连解救回来的那些巡道村女人中的一个,好像叫宫秋菊的。

“哎呀,张营长,秦政委,你们果然在这儿,快帮帮这些可怜的姐妹们吧。”小玲珑进门就没头没脑地说道。

秦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刘家嫂子你慢慢说。”

“唉!”小玲珑叹了口气,气愤愤地说:“上次你们从巡道村救了这些姑娘们回来,镇上的人知道她们被鬼子糟蹋过后,都看不起她们。背后说说也就罢了,谁知这两天当着面也指指点点,把些不好听的话讲出来。这些姐妹心灰意冷,商量了后都要走,我拦都拦不住,已经走了七八个了,这位宫家妹子与我最谈得来,我好歹让老刘把她们四个强行留住,拉了她来找你们评评理。”

“巡道村已经毁了,她们还能去哪里?”张龙城问道。

“几个女人家,还能去哪里,有娘家的回娘家,没娘家的投奔亲戚去呗。”小玲珑当初一看到这些女人就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甚是同情她们,她在镇上也是不大受欢迎的,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这时气上加气,不禁放声骂道:“这帮丧良心的东西,她们难道是情愿让鬼子糟蹋吗,这不都是迫不得已?怎么就不能可怜可怜她们,给她们一条活路呢?”

宫秋菊擦了擦眼泪,小声道:“玲珑姐,你就别骂了,这都是我们命苦,怨不得别人。还是,还是让我们走吧。”

小玲珑气道:“走?走去哪里?哪里还不是一个样?身子脏了,回到娘家难道就能容得下你?”

宫秋菊听了,又抽抽噎噎哭了起来。

秦鹏这两年多与农村人打交道,知道乡民们生性淳朴,但于女人贞节一事却看得极重,可畏的人言往往便冤杀了人。他一时想不到如何安置这些人,便对宫秋菊温言道:“宫秋菊同志,你放心,我们八路军绝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等我们开会讨论一下,看看能不能给你们安排个什么工作。”

苏静突然走到宫秋菊面前,轻轻拉起她的手。宫秋菊浑身一震,抬起泪眼惶惑地看着这个穿军装的女八路。苏静柔声道:“秋菊同志,你愿不愿意到我们医护队工作?我真诚地欢迎你和其他女同志都到这儿来,帮忙救护受伤的战士。”

“我们也能成为像你一样的女八路吗?也能穿上军装?”宫秋菊胆怯地问。

苏静微笑道:“当然了,只要你愿意。”

“可是,我们不懂治伤。”宫秋菊说道。

“那没关系,我教你。”苏静指了指金秀说道:“她以前也不懂这些,现在不是干得挺好?”

宫秋菊扑通一声跪在苏静面前,泪流满面地说:“谢谢你,你是我的恩人哪,要不是你,我真的想死了算了。”

苏静急忙把她拉起来,说道:“别这样,我们八路军不兴这个。以后咱们就是同志了,就像姐妹一样,友爱平等,没有什么恩人不恩人的。救护伤员也是为抗日做贡献,是光荣的,相信不会再有人说你们闲话。”她说完,又转头道:“张营长,秦政委,我还没向你们请示,这样做可以吗?”

张龙城道:“这样很好!”

秦鹏苦笑道:“你这工作做得让我没话好说,我这政委的职务干脆也交给你算了。”

小玲珑见宫秋菊几个人的事有了着落,也很高兴,便想拉着她去告诉其他人这个好消息,突见刘天放急匆匆地跑进来,气急败坏地道:“我都跟你说了,不要拿这点破事来麻烦营长和政委,你就是不听!”

小玲珑面色一沉,正要反唇相讥,却见刘天放眼睛直勾勾地瞅着苏静,惊异地说道:“你,你……不是……”

苏静看见他那一脸络腮胡子早在疑心,仔细打量了一下,说道:“哦,原来是你!”

张龙城笑道:“不错,咱们都是老相识。”

刘天放一拍大腿,说道:“嗐,说起以前的事,我心里有愧,不提了,咱这也算不打不相识。你们果然……我就说嘛,张兄弟武功人品出众,怎么会瞎忙活一场,哈哈!”

小玲珑被他们说得一头雾水,在人前却也不便发作。等告辞出来,刚到街上,便一把揪住了刘天放的耳朵,责问道:“说,你跟那个女八路到底怎么回事?”

刘天放被她揪得疼痛,恼道:“能有什么事,不过是差点成为我的压寨夫人!”

“好啊!”小玲珑放开手,坐在地上大哭:“我说你怎么看见人家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原来是早就有一腿啊!”

“你小声点!”刘天放慌忙去拉她,小玲珑却怎么也不肯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你说,你以后见不见她?”

“什么见不见的,人家是张营长的人!那次从我手上救走,现在两人又重逢了。”刘天放怕被人看见,只好耐心跟她解释。

“真的?你不骗我?”小玲珑破涕为笑。

“这还有假?”刘天放把她拉起来,说道:“回家吧,又哭又笑的好看么?”

小玲珑还不满足,说道:“那你以后也不准见她!”

“好,我以后出门把眼蒙上,公的母的都不看。”刘天放哭笑不得地拉起她往家走去。

韩珂从墙角走出来,愣在当地,心里只想:“他果然心中另有他人,这才不答应与我的婚事。”

正觉愁苦,忽然看见金锁走过,便叫住了他,问道:“金锁,你去哪儿?”

金锁一向怕她,见她相问,说道:“我去叫苏静姐姐他们吃饭。”

“这个苏静跟……跟你们很熟吗?”韩珂犹疑地问。

“是啊!我们从东北过来,在北平一座山上碰到的苏静姐姐,后来就住到她家里了。”金锁答道。

韩珂道:“她跟张营长是不是很好?”

金锁聪明,但毕竟是小孩子,对男女之间的微妙关系不懂得避讳,得意地道:“那是当然了!我跟你说,我看见他们偷偷拉手来着。”

韩珂胸口如遭闷棍,金锁的话再次证实了她的想法。

金锁还待再说,韩珂心里焦躁,怒道:“快滚!”吓得金锁一溜烟儿不见了踪影。

4

第四十七章 落难之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