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特等射手>第四十六章 家仇国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家仇国恨

小说:抗日之特等射手 作者:卓父 更新时间:2012/2/6 7:13:05

秦鹏说干就干,在营里设置了政治处,自己兼任主任,各连成立党支部,把几个政治素质尚还过得去的干部提拔成连指导员。张龙城本来成立的教导队是以军事培养为主,临时从各连抽调干部轮训,现在被秦鹏改为永久性编制,并加强了政治理论内容学习。除此之外,秦鹏还大力推行扫盲,要求副营长到普通战士必须学认字写字,这就是说,除了他和张龙城外,人人都要学文化。这可苦了一帮大老爷们,尤其是土匪较多的二连,扔下枪杆子握起笔杆子,不少人叫苦连天。

为了加强纪律,政治处成立了一支督导队,专门负责巡查,遇有干部战士违犯纪律即进行处罚,短短几天,就有十几人被关了禁闭。本来嘻嘻哈哈觉得无所谓的一些战士,一看政委动了真格,这才有所收敛。

张龙城看到部队精神风貌大变,战士们无论开会吃饭还是出操训练,口号响亮、歌声不断,原本几个不可一世的土匪头目待人也和气了,心里也感到高兴。但秦鹏仍然感到队伍基础太差,大部分干部都是短时间从基层提起来的,无论军事素养还是政治水平都不足以担当所任职务。所以,每到烦恼不堪的时候,就埋怨:“唉,要是上级给多派点干部来多好。”

韩珂对秦鹏的各种举措十分不耐烦,一连原手下好几人受了处罚,让她对秦鹏一丝好感也无。她的副营长职务只是空头衔,没有什么工作可做,而张龙城回来后,一直忙忙碌碌,对她正眼也不瞧上一眼。她心里苦闷,便时常找小玲珑闲聊。

这天,秦鹏找到张龙城,让部队停止训练,要开一次全体会议。

战士们来到打谷场上,见场边挂了一条大横幅,上书:我们为什么要抗日?不少人犯开了嘀咕:这打鬼子天经地义,还有为什么不为什么的?

待众人坐定,秦鹏与张龙城、关长生等人也在战士们中间席地而坐。秦鹏清了清喉咙,朗声说道:“同志们,今天我们来聊一个话题,就是横幅上这句话——我们为什么要抗日。肯定有不少人心存疑问,这么简单的问题何必要兴师动众,大谈特谈?”

一些战士也在心里想:“就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何必要大谈特谈?”

“但是,这个问题很重要。”秦鹏说道:“我先不在此罗嗦了,现在请同志们谈一下自己的看法,谁先来?”

战士们沉默了一阵,一连韩二黑耐不住,站起来说:“小鬼子跑到咱们这儿来,杀人放火烧房子,当然要揍他狗日的!”

战士们见他说得气壮,轰然叫好,本地的一些战士也纷纷随声附和。韩二黑一开头,气氛便有些活跃,一向不大喜欢说话的梁有根也站了起来,沉声说道:“我是梁家口人,我们村几百口人都叫鬼子杀了,连小孩子和老人也没放过,最可恨的是这帮畜生见了闺女媳妇就糟蹋……”他吸了一下鼻子,说到这里话音已有些哽咽,“我爹让鬼子用刺刀给刺死了,还有……还有我媳妇和妹子……我娘为了叫我打鬼子报仇,一头撞墙死了。”他擦了一把眼泪,坚定地说道:“小鬼子和我仇深似海,只要我没死,就跟鬼子拼到底!”

梁有根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战士们心情悲愤激荡,几个家人遭日军杀害的战士也陆续站起来,述说自家的悲惨遭遇和对日军的痛恨。

秦鹏见发言的尽是亲历惨祸的战士,便问贾大成:“贾连长,鬼子并未进入四川,你们川军当初为何要出川抗战?”

贾大成站起身来,从腰间抽出旱烟杆,指着上面一行字说道:“大家看看,这几个字写的是‘不灭日寇誓不还’,我们川兵好多都拿着这样的旱烟杆。自去年29军跟鬼子开战以来,我们川兵已经出川几十万人。咱们不懂什么大道理,就知道国难当头,作为中国人就要为国雪耻!”

“好一个‘国难当头’,好一个‘为国雪耻’!”秦鹏大声称赞,带头鼓起掌来。

待掌声稍歇,贾大成继续说道:“我们出川的时候,老百姓洒泪相送,让我们这些打了多年内战的兵羞愧难当,这才知道咱吃粮打仗为的是啥子,保家卫国,保护老百姓才是真的光荣,才能真正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当时在誓师大会上,一位姓王的老先生送儿子参军,随身带了一面旗子,展开来一看,上面竟写了个大大的‘死’字。‘死’字两边各有几行字,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右边是‘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民族分上尽忠’;左边是‘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张龙城心头一震,默念“伤时拭血,死后裹身”这一句,只觉其悲壮之情更胜蒋委员长“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的宣言,自己以前对国家的概念甚是模糊,这时听贾大成说完之后,顿时觉得与勇赴国难的众川兵相比,自己只为家仇的境界差得远了。

贾大成诵读完旗上诗句,心情激动,略一停顿后才又说道:“我们川兵与鬼子没有私仇,但国恨更切,所以尽管我们武器低劣,却毫不畏死。娘子关一战,别的国军都在逃跑保存实力,唯有我们不惜牺牲抵挡鬼子。我们都发过誓言,不灭日寇绝不回川,所以,只要小鬼子还在咱们国土上一天,我们就会跟他们血战到底!”

全营战士轰地鼓起掌。秦鹏带头起立,说道:“让我们给伟大的川兵敬礼!”战士们齐刷刷站起,向贾大成他们敬礼。贾大成和幸存的川兵不到二十人,也站起来回礼。全营不少人眼里噙满了泪水。

战士们重新坐定后,秦鹏说道:“同志们,现在大家明白了吧,家仇事小,国恨为大,鬼子杀了你的家人,烧了你的房子,你会觉得受不了,可是鬼子进了咱们国家,杀了千千万万的人,烧了千千万万所房子,这个仇比之你的家仇如何?咱们八路军打鬼子与川军兄弟们一样,为的是民族大义,为的是解救全国受苦受难的百姓!”他转头对关长生说道:“老关,你参加过咱们师抗日誓师大会吧,还记得会上的誓言吗?”

关长生呼的一声站起,大声说道:“参加过誓师大会的同志全部起立,跟我念誓言!”

原三排多数战士站了起来,右手握拳放在头侧,齐声念道:“日本**,是中华民族的死敌,他要亡我国家,灭我种族,杀害我们的父母兄弟,**我们的母妻姐妹,烧我们的庄稼房屋,毁我们的耕具牲口。为了民族,为了国家,为了同胞,为了子孙,我们只有抗战到底……”

慷慨激越的声音在会场上空飘荡,久久不散。

经过这几日的工作,张龙城对秦鹏刮目相看,十分庆幸上级把他派给自己当政委,自此大小事务不必自己操心,只一心抓部队军事训练。

自葛存孝走后,忽忽已是七日。这天下午,张龙城安排完驻在韩掌镇的炮连、机枪连和李广分队的训练内容,正在看李广分队队员进行武术训练,忽然金锁一声欢呼,朝西奔去。张龙城转头看去,只见一行七八人走过来,正是葛存孝接着苏静回来了,金秀也在其内。

张龙城的心跳一下子加快,只觉连步子似乎也迈不动了。李广分队里郑铁蛋几人是识得苏静的,笑着起哄:“快去接接人家呀?哦,营长熊喽!”

“去去去,接着练!”张龙城笑骂道,深深吸了口气,快步迎了过去。

苏静的脸庞慢慢清晰,清丽宛若昨昔,只是略显憔悴,想是这几日忙于赶路劳累所致。“你……你来啦?”张龙城说道,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心疼。

苏静脸色绯红,不知是因为赶路还是心情同样激动。她笑眯眯地打量了一下张龙城,温柔地说道:“我来了。”

短短三个字,对张龙城来说不啻天籁之音。他眼睛看着苏静,苏静也看着他,仿佛天地间只剩了他们两个人。

陈亮把一个箱子放在地上,故意叹了口气,大声说道:“唉,七天哪!除了在医院吃过一顿饱饭,每天都是风餐露宿,还要躲避鬼子,真是苦啊!怎么也没个人关心关心我?”

“哎呀,你轻点,那里面可有药瓶子!”金秀急道。

金锁拉着姐姐的手,也跟着埋怨陈亮:“亮子哥就是毛毛草草,干什么事都不牢靠!”

“呵!小坏蛋,有姐姐撑腰了是不是,敢批评起我来了?小心我把你尿床的事告诉你姐,让她打你屁股。”陈亮说完,众人都哄笑起来。

金锁已经十四岁了,偶尔还会尿床,这时被陈亮当众说出来,羞得满脸通红。“好,我也把你的丑事跟别人说说……你,你……”金锁一时却想不起陈亮有什么丑事可以说。

张龙城回过神来,对金秀道:“金秀辛苦了,这么大老远的把你接来这里,你不会不愿意吧?”

“怎么会?”金秀低着头小声回答。

张龙城朝葛存孝点点头,意思是道个辛苦,他们俩是不需要用语言来客套的。然后对众人说道:“走,去营部歇歇!”

葛存孝道:“营长,我们先回去睡觉了!”说完又朝金锁使了个眼色。

金锁十分机灵,即刻会意,拉着姐姐的手说道:“姐姐,你们的住处政委早就安排好了,我带你去看看。”

金秀看了苏静一眼,便跟着金锁去了。

张龙城带着苏静向营部慢步走去,一路指指点点,告诉她镇上的一些情况。他不时与苏静对视一眼,脚下仿佛踩了棉花似的,轻飘飘的。

到了营部,张龙城张罗着给苏静倒水,还把一盘炒花生端到她面前。苏静笑道:“我跟你分开一次,你就升几级官。第一次你从战士升到了排长,这次从排长升到了营长。我看我待几天还是赶快走吧!”

“为啥?”张龙城一愣,诧异地问。

苏静吃吃笑道:“你好多升几级官啊!”

“原来你在说笑!”张龙城松了一口气,坐下来说道:“这次你来了,就委屈你当一个医护队长……”

苏静打岔道:“是连级的还是营级的,有没有你官大?”

张龙城知道她又在说笑,说道:“当然比我大,只要受了伤,谁都得听你的命令!”

苏静小嘴一撇,“你可不准受伤!”

张龙城正色道:“独立营几次跟鬼子作战,伤员都不能很好地得到救治,我早就想成立一支医护队,可是没有多少懂医术的人,这才不惜跑几百里地把你接来。”

苏静把脸一板,说道:“哦,原来你只是为了公事,并不是想念我来着,是不是看上这里的漂亮姑娘了?”

“没,没有,我是……想你的。”张龙城红着脸小声说道。

苏静扑哧一笑,说道:“看把你紧张的,我是逗你的。”她随手拿起桌上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中间是一首岳飞的《满江红》词,边上却是信手写的一些不成文的散字,当中几个“静”字写得尤其遒劲挺拔,便问道:“这些是你写的?”

“是啊!你送我一支钢笔,闲来无事就练练。还别说,以前都是写毛笔字,乍拿起这么硬的钢笔,还真写不好。”张龙城随口答道。

苏静心里甜甜的,把那张纸折了起来,说道:“这个送给我了。”

张龙城窘道:“只是胡写的,怎么好意思。”

苏静却早已把纸放进了口袋,随口问道:“秦班长呢,怎么没见他?”

张龙城道:“哪个秦班长?哦,你是说秦政委,他到兵工厂去了。老赵他们以前只会做手榴弹,这次想弄几个地雷,秦政委过去解决引信的问题了。”

“他还会这个?”苏静瞪大眼睛,接着又笑道:“他这人总是分心多用,当时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医,整天搞宣传,还上战场打仗,这会儿又成军械专家了。人家都说样样通样样松,他不会干啥啥不成吧?”

张龙城道:“你可别瞎说,他现在是独立营的宝贝,通信班、兵工厂、部队思想政治工作和治伤,哪样也离不开他。”

“哟,那他哪天不会心血来潮抢我的饭碗吧?我可没他的职务高。”苏静笑道。

两人正说笑间,韩珂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口,举着手想敲门又没敲,只愣愣地看着苏静。

苏静先发现了她,站起身来问张龙城道:“这位是?”

张龙城一见是她,略觉尴尬,站起来介绍道:“这是副营长韩珂。”

苏静大大方方地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苏静,很高兴认识你!”

韩珂见苏静容颜秀丽,气质不凡,不自觉地伸出手与之握了握,问道:“你是他的相好么?”她在街上看到张龙城陪着一个穿军装的女人有说有笑地走向营部,犹豫徘徊了一阵儿,终于忍不住跟着来看个究竟。她性子直爽,见苏静与张龙城神情亲密,便直接问了出来。

苏静万料不到她问出这样一句话来,一愣之间,只觉回答是也不好,说不是却也不愿。转头看了一眼张龙城,见他脸红耳赤,甚是不安,已隐隐察觉出他两人关系似乎不一般。她稳了稳心神,笑着对韩珂道:“你为什么这样问?”

韩珂嗫嚅道:“我,我……”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张龙城为了打破尴尬气氛,问她道:“韩副营长,你来有什么事吗?”

“我,我……”她又说了两个我,突然急中生智,说道:“我来找秦政委有点事。”

“他到兵工厂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张龙城说着,指着苏静道:“这是刚从师部医院调到咱们独立营的医护队长苏静,你们都是女同志,以后多亲近亲近。”

“好,好,那我先走了!”韩珂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张龙城看着韩珂的背影摇了摇头,转过身来,突然看见苏静圆睁着一双妙目,正看着自己,神色十分复杂。

3

第四十六章 家仇国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