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四十四章 挺直腰杆说话 生死对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挺直腰杆说话 生死对决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3/3/24 0:12:00

第四十四章 挺直腰杆说话 生死对决

鄂尔多斯万户派来的那位千户使者不想再争论这没用的话题,说:“你们既然说是我们的人袭击抢劫了你们。容我回去向王爷说一下,让王爷尽快的了解一下情况。不过也请你们先不要动刀兵,等我们的回话。”

“呵呵!你们说的轻巧,我们几万兵马在这里等着你们,我们吃喝都完了,你们再来开战?”周遇吉说。

“不会!”千户使者起身说,“我们会尽快的给你们一个答复。今天我们过来就是不想和你们动刀兵,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李岩也站来说:“既然你们鄂尔多斯王爷有诚意和平解决问题,我们等到你们到明天,不过你们要是在这段时间耍花招,我们会让你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送走了蒙古使者,周遇吉仰天大笑,对李岩说:“哈哈!痛快!我们汉人好长时间没有这样和他们说话了。朝廷要求我们边关守军不许招惹蒙古人,对他们的挑衅也是一再的忍让。弄得他们闲着没事的时候就过来抢掠一番。今天终于能挺着胸膛和他们说话了,太痛快了!”

“我看这个鄂尔多斯万户不一般啊!他们能大败之下,立刻放下身段派人来,我看还是试探我们的虚实。”李岩说,“更可能是缓兵之计,他们会利用这段时间调兵遣将。”

“呵呵!他们要是能把他们的人马都调过来就好了。还是那句话,集中起来我们就一下子解决他们,比分散清剿要好!”周遇吉说。

“一两天之内他们不可能得到那队袭击我们的蒙古兵的消息,他们的马再快也不能飞,又没有电报。”李岩说,“不过这两天我们也不能闲着,派人各处侦察一下。”

李岩他们分析的还是对的,鄂尔多斯万户精心组织的一次夜袭,原想是一下子就解决了突进来的汉人,但是没想到,这些汉人真的不同以往,他们的武器实在是厉害,一下子就被打死了一千多名勇士。面对这样对手,万户明白,自己现在情况已经十分不妙了。现在就是跑也都来不及,因为自己很多东西都带不走,留给汉人又不甘心。当务之急是要拖住对手为自己争取时间。既可以调集兵马,又可以安排家人做好转移的准备。

万户的管家提了一个让万户心动的建议,他说:“王爷!我听说那些窑岗人和土默特人关系很好,他们被堵在大青山里面的时候,过冬的粮食都是窑岗人带兵突破围堵送进去的,我们为啥不能和他们也搞好关系呢?这些窑岗人可是不同于其他汉人。我还听说,托里王子把他们的子孙都送到窑岗去读书,还在窑岗开了自己的餐馆儿。和他们硬打我们胜算不多,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寻找到另一种办法,解决眼前的危机。”

万户看了看眼前的管家,心里很感动,这位管家平时兢兢业业的为王府上上下下的忙,从没有怨言,每每在关键的时候能说出来别人想不到的见解。万户说:“我看就派哲别千户前去窑岗人的营地探探他们的虚实吧?我们尽量客气一些。”

管家说:“我也作为随从跟着哲别千户一起去看看吧!这样我能有一个直接的感受。”

“这样最好,”万户说,“你就跟着哲别千户辛苦一趟吧!”

万户以最短的时间派出来一个使者团之后,四处派出人马,将能召集的人马都召集过来,他知道,现在是到了到鄂尔多斯人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使者团带回来了两个讯息,一个是窑岗人出兵的理由是,我们的人偷袭了他们的队伍还抢走了他们十几名女兵;另一个是他们同意等到明天听回话。

万户说:“这个理由纯粹是借口,就是我们的人真的偷袭他们的人,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就得到消息。”

管家说:“我已经派人马上去联系我们的人。去看看是不是我们那个贪财的千户真的动手了?”

“那明天也得不到消息,马不会这么快。再说了,就是真的是我们的人干了这事儿,怎么办?不是我们的人干的,他们硬说是怎么办?”万户发愁了。

“王爷,我们首先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然后,我们明天再去和他们谈判,看看他们的具体要求是啥?再争取几天时间,我们人马就能聚齐了。我看他们是虚张声势,他们根本没有几万人马。我们来回是绕着他们的营地走的,我看他们最多也就是三万人。”管家说。

“他们的头领你见到了?”万户当然知道他们一定见到了,这样问,是想问问管家对他们的印象。

“见到了,我看他们是一文一武两位,都不是好对付的。那个文的一直是心平气和,不慌不张,这样的人才可怕;那个武的目光咄咄逼人,不是善茬,都是需要认真对付的。我看他们和以往的汉人真的不一样,这次他们自信的很。”管家说,“对了,他们对我们鄂尔多斯的历史很有研究,说这里不是我们在祖祖辈辈的传下来的土地,说是我们从西夏人手里夺来的,后来被汉人赶走了,大明朝不行了,我们才有挤回来的。”

“如是这样,他们就不是简单的报仇了?”万户沉吟了一阵儿说。

“还有,看起来他们对我们不断的越过长城去很反感。”管家没敢说越过长城去劫掠。

“唉!看来以后那样的好日子不会有了,我们能不能保住在脚下的土地还不好说呢。”万户叹口气说。

李岩他们派出去的侦查兵回来报告诉,各处都可以见到蒙古人向这里集结。

李岩说:“争取在这里和鄂尔多斯人进行一场决战,能一下子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最后迫使万户投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周遇吉摊开地图说:“周围的情况我们已经清楚了。我看我们做几个作战方案,最好是一战定乾坤,解除这个身边的隐患。我们也能得到一个最好的牧马场。”

“呵呵!不仅仅是牧马场,张总说了,黄河的南岸还能有几百万亩可开垦的耕地呢,那里土质好,灌溉方便。”李岩说,“张总还想把毛乌素沙漠给治理了,争取花十几年时间,在沙漠上都种上树。”

“哈哈!那可有事干了。我看我们还别把蒙古人都打死了,留一些帮我们放马、修水渠、开垦荒地。”周遇吉说。

“先别考虑那么远了,明天他们还会来人,会争取继续拖下去。因为他们有时间,而我们的粮食吃一天会少一天。”李岩说,“明天他们会来探我们的底线,我们也不用客气了,逼着他们打一场,他们打败了就会听我们的。”

果然,第二天中午,那队蒙古人使者又过来了。

大家落座后,千户使者说:“关于你们说的,我们有人袭击你们的队伍、抢你们人的事儿,我们回去跟王爷说了。王爷非常愤怒,立刻派人去了解这件事儿,王爷说了,如果真的如你们说的,一定会严惩他们,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不过这需要了解情况的人回来才能知道。所以王爷让我跟你们说,恳请你们容我们几日时间。”

周遇吉听翻译说完,一拍桌案说:“你们不要再玩儿这些孩子都不信的把戏了。我们也知道,你们这两天没闲着,我们明天就摆上阵势见个高低得啦?”

“这位将军息怒。就是你们把我们打败了,也是为了达到你们的目的。不如说说,你们要我们怎么样,才能免除刀兵之灾呢?”那位管家果然老辣,扶着眼镜问道。

李岩还是慢条斯理的说:“我们这次来呢,一是给我们女兵们报仇,二是要老账新帐一起算。我们窑岗人马上就拿下了陕西。我们不想总是用长城年年的防范你们的袭扰了,那样太累了。我们这次要采取进攻的办法,让你们进行防守。你们愿意修长城就修长城,总之我们不想再修了。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带着你们的人滚出鄂尔多斯,愿意去哪去哪,这里本来就不是你们的地方,二是无条件的服从我们的管理。”

翻译翻完李岩的话,蒙古人没有表现的很激动。管家笑了笑说:“我们都是成吉思汗的子孙,不怕打仗,但是我们不愿意打仗。对于你们说的第一个选择,离开这里,我们不会考虑。这里是我们祖上传下来土地,我们不会放弃。至于你说的第二点,我倒是想详细的了解一下。我们怎么才算无条件的服从你们的管理,是不是也能像土默特人那样,和你们保持友好的关系?”

“土默特人和我们是朋友,你们现在是我们的敌人。或许以后你们会是我们的朋友。不过现在我们的条件是,你们的王爷和千户人等都必须放下他们的权利,然后跟我们到窑岗去,我们会在那里给他们修建设宅院,给他们提供必要的生活费用。但是他们再不许插手鄂尔多斯的管理,我们会派人来管理整个鄂尔多斯。在鄂尔多斯,如果有对我们管理的官员不利的,我们死一个官员,就在你们在窑岗的人当中处死十个。你们看怎么样?”

李岩一句句的话说完,那些蒙古人听完翻译,这回再也沉不住气了,那位千户简直是拍案而起大吼。

翻译的意思是,鄂尔多斯人是草原上的雄鹰永远不会投降。

周遇吉冷笑着说:“你们不是已经投降满清了,再投降一次也没啥吧?在别说雄鹰了,哪有投降的雄鹰?”

蒙古人听完了翻译的话,哇哇乱叫。李岩一挥手止住他们的声音,说:“不同意,我们明天就开战,打败你们,你们就会同意的。你们今天都见证我说的话。”

蒙古人一看谈不下去了,就嘟嘟囔囔的走了。

客人走了,周遇吉对李岩说:“鄂尔多斯万户听了你的话,可能肝都要气爆了。”

“不管他们,我们做好明天和他们决战的准备。我就担心他们不敢和我们打。”李岩说。

“不会,他们集中了大批的人马,就是懂得,他们武器不如我们,必须靠人多一拥而上才有胜算。再说了前面的就是他们的老巢,他们不会甘心就放弃的。”周遇吉说,“下午我们就做点准备吧!”

中午吃完饭,窑岗的骑兵们就开始砍树制作拒马。这是对付骑兵的最好武器。窑岗人制作拒马那是轻松的很,而且工具都带的很全。用拒马对付骑兵是窑岗人的长项。

本来担心夜里蒙古人再次进行偷袭,可是蒙古人没有来。

早晨,窑岗人用过早饭之后,就开始拔寨起营。不过先出发的是周遇吉,他带领一个窑岗骑兵师和五千他带来的骑兵,没有向北进发而是向后面,南面走了。李岩和魏祥带着剩下的人马一路向北,直奔鄂尔多斯王府所在地出发了。

这次李岩他们带来的窑岗骑兵,差一个团就是两个师,步兵一个师,还有周遇吉的骑兵一万人,步兵一万人。不过周遇吉的步兵也都配有马匹,他们主要是负责运输任务。因为进入沙漠腹地作战,运输是个大事儿。这也是李岩和周遇吉十分自信的本钱。就在李岩带着队伍向北行进不,快到中午,前面的探马回来报告,前面有大队的蒙古兵拦住路了在去路。

李岩微微一笑,对魏祥说:“魏军长,看来我们的蒙古朋友也等不及了!我们也列队迎战吧。”

“哼!我们更等不及了,我害怕今天遇不到他们呢。”魏祥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完就布置列队去了。

鄂尔多斯万户很清楚,窑岗人不会再给他时间了,不过使者带回来窑岗人苛刻条件,简直是难以容忍的。他更明白,窑岗人也清楚他不会同意,看来必须进行一场生死较量了。这次他把在鄂尔多斯能集中蒙古人男人差不多都集中了。从十几岁的孩子到耄耋老人,能骑马的差不多都来了,一共能有六七万人。万户心想,你们窑岗人能杀的话,也要让你们杀一阵儿。再说了,我们蒙古汉子天生的就是战士,只要你们不把他们的都用枪打死,他们冲上去,就会砍下你们的脑袋。

万户和他的千户门,经过紧张研究定下了作战原则,那就是绝对不能再让窑岗人前进了。经过整队,他们也布置详细作战计划。计划布置完了,蒙古人万户和千户们,也从前日战败中恢复必胜的信心,他们号称十万蒙古人铁骑,今天一定要杀尽胆敢侵入我们草原的汉人。

所以他们今天早于窑岗人就列阵等在窑岗人的必经之路上。

李岩他们列阵之前,就用电台将情况通知了周遇吉他们。等来李岩他们带领队伍来到蒙古人列的阵前,发现蒙古人选的地方不错,这是一块儿很平整的地方,适合大队人马进行作战,看来还是蒙古人对这里地形了解的更多。

李岩他们的人马停下来后,步兵们迅速将拒马摆放好了。

魏祥说:“我们对蒙古人的打法非常熟悉,他们一会儿就会从前面进攻的同时,向两翼分开进攻,这是他们的老套路。”

“呵呵!人家的看家本事你们都清楚,这仗还怎么打啊?”李岩笑着说。

这时候,蒙古人队伍里面冲出一匹马来,马上的人手持一柄大砍刀,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喊道:“歹!你们汉人不在家里面好好的活着,竟敢到我们鄂尔多斯土地来,简直是找死。你们派出一个和我比试一下武艺!”

李岩说:“蒙古人手持大砍刀的不多,我看我们没人愿意和他象孩子似的玩儿。”

魏祥心领神会,对身边的特种兵中队长说:“让狙击手灭了他,记住先打人再打马。别让他的马回去。”

中队长立刻过去跟狙击手安排了一下,狙击手给狙击步枪装上了消音器后,将狙击步枪架在了一个据马上,瞄了一会儿,就扣动扳机。

那个蒙古勇士还在阵前大骂呢,突然脑门一震,眼前一黑。他身下的那匹马好像也受到震动,一惊之下还没反应,马头上也一震,出了一个血窟窿。人和马都摔倒在地上。

万户和他的千户门,今天第一阵就派出来了他们的一个武艺非常高强的勇士,想给窑岗人一个下马威。

他们看见他们的勇士在阵前叫骂了一阵之后,窑岗人没有敢出来应战的,心里的豪气又生了起来。可是突然,他们的勇士连人带马都倒了下去,吓的万户说:“快快!看看我们勇士怎么了。”

这时一匹快马冲了出来直奔他们的勇士倒地的地方,就在他快接近他们勇士倒地的地方,他的头上也出了一个窟窿,马的头上也被击中了,人马也是同时倒了下去。

这时,鄂尔多斯万户明白,这一定是对面的窑岗人使出了啥阴招。他身边的管家说:“我们不能再派人送死了。”

万户命令一起集中冲锋,绝对不许后退。他们令旗一举,大队的蒙古人们打马就冲了过来。

李岩一挥手,后面的骑兵们迅速后退了一段距离。露出了布置好的拒马,同时让开,让在后面架好的重机枪枪口对着冲过来的蒙古骑兵。

这时,后面的迫击炮首先开始开火了。

这种六零迫击炮,用马匹携带非常方便。发射也非常容易。特别是现在不需要精确瞄准,只要对尊大致方向,不停将炮弹送进炮口就行。后面炮兵阵地“咚咚咚”不停的射击,炮弹在蒙古骑兵冲锋的队伍中“轰轰轰”不停的爆炸,可是冲起来的骑兵也停不下来。虽然前面的马匹和人不断的被炸的胳膊腿儿满天飞,可是后面的骑兵,还是一个个接一个向前冲。

等到窑岗人的重机枪怒吼的时候,情景就更掺了。

李岩他们看着蒙古骑兵们直接冲过来正有些奇怪,因为按照蒙古人套路,前面的骑兵应该向两边分开,攻击侧翼。可是这些进攻的蒙古兵没有,李岩只好命令机枪开始射击。重机枪进行“嘟嘟嘟”的连续射击,轻机枪,进行“哒哒哒”的点射。只有冲进二百米范围内,窑岗士兵的自动步枪才开始射击。这样的火力啥样的骑兵也冲不进一百米范围内。

突然李岩和魏祥看明白了,为啥蒙古兵没有采用老套路,有大批的蒙古骑兵从窑岗的两翼开始进攻了。因为这次蒙古兵人数非常多,几万人从一个方向进攻,发挥不出来人多的优势,因为进攻的宽度有限。所以他们安排骑兵在前面正面进攻的同时,从两翼也同时进攻。窑岗人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他们两翼的攻击。不过是这两翼的攻击不是从前面的攻击队伍里面分出来了的。

按照预案,窑岗人的炮兵,分开向三面进行阻拦射击,这样的话,炮火的密度就要低多了。因此窑岗人的重机枪和轻机枪,干的活就要多,步兵们自动步枪射击的机会也就多了。

都说重机枪是对付骑兵最好的武器,看来一点不假。骑兵的威力在于它的快速冲击,可是骑兵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不管啥样的战马,命中一发重机枪子弹,冲击几步就会摔倒在地。

潮水一样冲过来的骑兵,迎接他们的是金属弹雨组成狂风。一阵阵的潮水和狂风相撞,溅起一阵阵血雾,血雾下面很快的就堆起了一堆肉山。

这阵狂风对潮水的对冲中,窑岗的重机枪已经交替掩护,换了几次枪管儿。紧急的时候,窑岗的步兵们的自动步枪都开始射击了。即使这样,蒙古骑兵也没有能冲进窑岗阵前五十米以内的,那些放置的拒马根本没用的上。消耗了一整蒙古骑兵之后,李岩和魏祥对了一下眼神。李岩说:“该我们的周总兵大人上场了!”

魏祥过去通知电报员立刻给周遇吉发报。蒙古人打仗很讲战术,可是他们忘了,汉人才是研究战术的老祖宗。他们采取战术对窑岗人的阵地进行围攻的时候,周遇吉已经带着队伍,从更大外围绕过去,从他们的后面包围上来。

就在蒙古人的骑兵一阵阵一**的冲击窑岗人的阵地没有效果的时候,万户的管家看出来形势不妙,前面最冲上去两三万人马,根本冲不过窑岗人编织火网,都到在前面两军阵前。他过来对万户说:“王爷,我看你还是先走吧!”

万户此时,已经下了决死一战准备,眼睛一瞪,“大胆!此时乱我军心,你活腻了?”因为万户知道,现在就是走也没处去了。没有了领地和百姓奴隶的他,到哪里也都是丧家犬一样,今天必须死战到底。

就在万户想再次催促下面的骑兵进攻的时候,后面来人惶惶张张的报告说,在他们后面发现大队骑兵围了上来。这一下万户可是吃惊不小,就在他稳稳神准备安排人应对后面骑兵的时候,后面暴风雨一样的马蹄声已经响起来,很快的是激烈枪声大作。原来窑岗人的骑兵已经杀到了,他后面和周围的一点亲兵很快的就被杀净了。

窑岗人留下几十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其他人向他的骑兵们后面杀了过去。

-------------

富士山喷发,日本大地震。--《南宋记忆》进展

27

第四十四章 挺直腰杆说话 生死对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