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五十九章 税收大事 陕西宏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九章 税收大事 陕西宏图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3/4/9 0:21:26

第五十九章 税收大事 陕西宏图

窑岗的几位巨头陆续都来到指挥中心,见到李茂大家都很高兴。现在窑岗的这些人心情都不是一般的好,前线胜利一个接一个,弄的大家比过节都高兴,见到李茂免不了的互相问候,交流各自的信息。

大家都对李茂负责的江南那边情况很关注,因为窑岗人的目光,已经越过中原向南张望了。

人到齐后,张知木说:“今天正好李公子回来了,我们在家的领导人也到齐了,陕西那边的战事也已经成定局,有几件事儿我们需要研究一下。第一件事儿就是我们山西今年就要收税了,这是对我们官员们一个考验。历朝历代收税都不是个容易的事儿,另外有银子了,对我们能接触到银子的官员们也是一个考验。”

说到税收,邱老东家接过话说:“前一段时间,我到各地转了一圈儿,关于税收的事,我也和各级官员们议论过。他们大多数还是没有觉得太为难。但是他们也提出来了一些建议。他们说,我们制定的税收政策比原来大明朝的轻多了。但是我们要轻税的同时,一定要保证征收到位。对那些逃税、抗税的要制定严格的惩罚制度,而且要坚决的执行。因为我们已经定的税很低了,再不交税,就不可原谅。他们说,对那些故意不按时交税的,每拖延一天罚百分之一应收税款;对那些故意逃税的,罚十倍税款;对那些恶意抗税的,罚没家产,人流放。但是对那些确实有困难的,可是让他们提前申请减免税额。但是需要报上一级政府批准。当然,如果遇有天灾人祸的,我们要提前给予受灾百姓减免。总之要轻税,但是违者重罚。”

“看来,邱老东家已经开始工作了。呵呵!”张知木说,“我原则上同意邱老东家的意见。请邱老东家回去后组织写一份完整文件出来,制定出来详细实施细则。然后我们研究一下。”

“我已经安排他们写了,”邱老东家说,“不过,我看沁水那边的事情不太好。看来他们有些人看我们这段时间没有动他们,更猖狂了。我们的官员和警察在那边工作也很困难,基本上无事可干。我看陕西大定之后,我们该研究解决他们了。”

“呵呵!”张知木笑了一声说,“邱老东家,你的意见里面不是有一条,恶意抗税的,没收全部家产,人员流放吗?”

“是的,我这一条就是给他们留的。”邱老东家说,“等我们把这份文件整理完就给他们送去过去,我看他们怎么想?”

“如果他们按时给我们交税,我们还不理他们,”张知木说,“不过,他们一定会觉得向我们交税就是认输了,我想他们不会。那么我们就绝对不客气。要一举解决他们。”

张知木的建议得到大家的一致支持。

李岩说:“我们税收政策撤销了朝廷免去税收那些人的免税权利,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对抗的。我们还不要低估他们。”

阎伯驹早就有些不忿了,“我看啊!我们就得用知木说的那种霹雳手段,不要和他们磨叽。把话说清楚,他们要是不听的话,那就坚决的不客气。不用管他们是皇亲还是国戚。”

李茂说:“还有一件事儿,我们也不能不防。我们以前是靠不准朝廷的官员来收税让他们呆不下去的。可是现在到了收税的时候,朝廷那些人不会让我们消消停停收税的。”

“这件事我来对付吧,”张知木说,“平稳年间,朝廷每年从山西也就能收取几十万两银子,他们现在每年从我们这里最少拿去二百万两银子,我想皇上会知道哪多哪少。再说,我们不让他们的官员进城,他们也没办法。我们杀了他们一批官军,我想也不会有人来找死了。就是真的翻脸了,现在皇上敢派军队来窑岗吗?”

“哈哈哈!”指挥中心里面的人,都畅快大笑了一阵。这笑声大家是由衷的笑出来,因为现在没有人敢对窑岗人有啥动武的念头了。

“我看呐!经过陕西这一战,今后我们到哪里可能都不会有大的战斗了。遇到我们军队不跑的,我想不出来会是些啥样的军队?”李岩说。

“可惜,收拾那些沁水的人还要等到收完税,我都有些等不及了。”阎伯驹说,“我们特警大队的那些兔崽子们,把沁水的那些城堡地图一个个都画的清清楚楚的。就等着收拾他们呢。”

“解决这个问题的时间就在今年秋收之后,年底前。”张知木说,“这件事儿,具体的就由阎伯和邱老东家的你们二位具体负责。另外李治也会给们一些帮助。”

阎兴说:“我们的人在那边的确都觉得窝囊,他们也会配合你们。至于知木说的官员们的廉洁问题,我们该跟官员们说的也都说了,一是我们的纪律不允许出现任何贪腐的事情,也有严格的惩罚制度。更主要的那些政务公开,财务公开是监督他们有效手段。我们各地选民选出来的议员可以直接监督他们,百姓们对财务觉得有问题,也可以通过议员们向官员们质询。这些手段应该能起到一些作用。即使出现一些问题也不怕,我们随时可以改正,制度是需要逐渐完善的。”

“行啦!税收的事儿和沁水那边的事儿我看就这样定了。”张知木说,“正好李岩公子回来了,我们商议一下那个山陕两地同时采取措施治理水土流失的事吧。”

由于大家管李茂和李岩都叫李公子,现在他们同时在场,张知木提到他们的时候,就把他们两人的名字强调出来,以示区别。大家对张知木的这种叫法也都会心的一笑。

李岩知道这是他们的事了,坐直了说:“我们的方案已经搞完,文件也形成了。我们到陕西的干部们走之前也都领受了任务,他们上任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核查土地,特别是要把那些河边地都查实。等陕西那边的土地核查工作做完,我们山陕两地同时下文通知,两地一起执行。我们山西这边的土地核查工作早就完成了,就等陕西那边的进展。”

“能不能先说说都有那些重要举措?”张知木也想让大家都听听。

“第一个要求就是,所有境内的河流两岸距河岸一里之内,所有耕地都要退耕还林;第二距河岸一里之内的树木不许砍伐;第三,再有砍伐树木的需要申请,经批准后,每砍伐一颗必须栽种成活五棵树作为条件。当然除了特批的林场除外。”李岩说,“那些退耕的土地可以从我们没收的土地进行置换。如果发现有再河边偷偷耕种的严惩,而且要求各地,在所有的河边的都要补种树木,在河边形成一里宽的防护林。”

卢炳义说:“河边的防护林要灌木和大树交叉种植。灌木的根系发达,固沙土的能力强一些,大树扎的根系要深一些。”

张知木说:“我们还要做一个更深入规划。要将山陕两地的植被覆盖率恢复到几百年前等水平,那样的话,我们的几条大河的含沙量就能大大的减少,也能减轻对下游的危害。”

“我们已经在山西和包头那边各建立了一个苗圃,他们已经培育了不少杨树苗。”卢炳义说,“我们按照张总的建议,用插条的办法。从去年开始做实验,今年开春就插活了很多树苗。我建议还要在陕西各地多建几个苗圃,这样可以大量培育各种树苗。也为我们这个计划做好准备。”

“卢先生的建议很好,建苗圃的费用我们来出。”张知木说,“我看以后每个县都要有一个苗圃,那样才能满足我们大量植树造林的要求。以后我们要做出一个计划,每年都要绿化一部分裸露的土地。那些浇水困难的地方,我还要引水过去。要逐步把所有的山地都用植被覆盖上。”

“呵呵!”李茂笑着说,“张总真的是要改天换地啊?”

“张总啊!你是不是好好考虑考虑这件事儿,”陆成祥的脸拉的比较长,显然不太赞同李岩他们的方案,“我们山陕两地的大多数好地都是在河边,如果都退耕还林那可太多了。特别是、特别是我们自己开出来的地也都是在河边的多。这样的话,损失太大了。您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

“陆先生说的是,这样的决定是要付出来很多代价的。”张知木说,“但是我们今天做的出来的牺牲,是为了我们子孙万代着想的。我们现在早一点采取措施,我们对环境的伤害就少一分。否则我们治理起来就会更困难。我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黄河和渭河的水不这样浑浊了。陆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个代价多大我们都该付出。”

陆成祥低着头不说话,他知道张知木的决定改不了了,估计在陆成祥已经在计算这个决定造成的损失该有多大。

这件事儿说完了,张知木看了看大家,又说:“我们再研究一下陕西下一步的几件大事吧。”

“张总,你上次说的,用李自成三十万俘虏兵修通秦直道的事,我回去又研究了一下。我算了一下,从包头到咸阳秦直道有七百五十公里地,我们用三十万人的话,就是每一万人修二十五公里。我想即使有些路面需要扩宽,用不了一年也应该修完。中间需要修建的几座桥梁,我们有水泥钢筋,建起来也不会困难。因为这条路前人已经修通过,我们只是补充完善一下,提高通行能力。”卢炳义说,“你说的第二件事儿,要把渭水和嘉陵江连起来的事儿,我想花一年时间就可以将那一带地形和水流的情况测量完。那时候,可行的话,这条路也修完了,就可以把人调去修渠了。”

李茂是第一次听说张知木想在陕西搞的这两大工程,问明了这两件事情后,说:“修通秦直道我觉得非常必要。甚至我认为,将来有条件我还建议修通一条铁路。可是你们说的通过秦岭,修通两边的水路是不是有些太悬了?”

“呵呵!李茂李公子,你们可能都没有完全理解我的意思。”张知木解释说:“如果从平面上看,以秦岭为分水岭,向南和向北有多条河流的发源地都是秦岭。水流的来源是,从南方来的含水很高的热空气在秦岭上方和北面来的冷空气汇合,使南来的湿空气温度下降,将水汽化作雨水留在秦岭作为各条河流的水源。而且可以看出来,南北两面的水源地相距的直线距离都不是很远。前人也想打通南北的水路,但是限于技术条件,没有成功。我们也知道,南北河流的发源地虽然很近但是,与山下的河流,落差有几百米,是不可能直接通船的。但是我们可以采用几级船闸的办法,将船从秦岭翻过去。”

李茂说:“张总知道秦岭有多高吗?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儿。”

“其实我们可以从秦岭的西端低矮处,那些山沟里面开出来一条运河。这样就不用过秦岭的顶峰。”张知木说,“大家都知道陕西有一个地方叫做天水,那么你们知道名字由来吗?”

李茂显然对陕西很熟悉,“有一种说法是,天下大旱。一次汉武帝梦见天河开了,从天上流下来了很大的水流,从此渭河水就非常充沛,旱情就解决了。为了纪念这件事,就给那个地方起了名字叫天水。”

“那现在的天水怎么会没有了?”张知木问,“剩下的哪点水还浑浊不清。汉武帝时,大船都可以在渭水上航行。现在为啥不行了呢?”

没有人能回答张知木的问题,张知木也知道他们回答不了。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前世时,很多人研究的过的问题。

阎伯驹是个急性子,“我说知木啊!你就别掉吊大家的胃口了。你快说说吧!”

“别急!”张知木说,“我是想让大家都动脑子想一想。”

卢炳义也有些急了,说:“张总,这事儿我们都不可能知道,你就说吧!”

“我记得好像看过一些资料,现在找不到了。在秦岭的西南徽州(徽县)和成县之间有一个盆地(徽成盆地),那里东西有一百多公里南北最宽处有二十多公里。盆地底部和四周的山之间有三四百米高差。从那里流出的两当河、水宁河、罗家河、洛河、青泥河等由北向南汇人嘉陵江。也就是说这些河流的发源地都是这个盆地。其实远古的时候,这个盆地的位置原来就是那个所说天湖的位置。原来的河流都是从这个湖流出去的。那时候湖水的水面位置很高,有一部分湖水也分流到渭水。所以那时候的渭水不象现在这样水少沙多的。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淤塞。”

张知木介绍到这,卢炳义忍不住问道:“后来这个湖怎么会变成盆地了呢?”

“这都是河源侵蚀的原因,”张知木解释说,“那时候向湖外流淌的河水都是自然溢流,经过长时间的河水冲刷,河道越来越深,最后终于,将原来河道冲成现在这样的河谷。也有可能是某一次地震之类的地质变化,改变了这里的地质模样。”

“那么张总,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将这个盆地的现在的河道和缺口都堵上,将水再蓄起来,那样的话,就可以恢复原来向渭河分流了?”卢炳义听懂了张知木的意思。

“是这意思,”张知木肯定的说,“不过我们需要重新将那里的情况考察清楚。因为从远古到现在,那里的地形一定会有很大的变化。不过,我想就是有些变化也不会太大。那边的优势是,那里已经是秦岭的西侧,山已经不是那么高了。我们可以借着那里的山沟找到一条越过分水岭的道路,即使有几座山峰阻拦,我们也可以将他们炸开,或者打通隧道通过去。”

阎伯驹还没听明白,“哎哎!知木,你还是没说我们的船怎么能从山上过去啊?”

“是这样,我估计将来的就是我们重新把那个盆地蓄起水来,水面到渭水也要有几百米高。我们可以在南北两面都建成梯级水库和船闸。这样我们通过船闸就可以将船翻越秦岭了。”张知木说。

“我的天呐,几百米还是在山上建大坝,你真敢想啊!”阎伯驹不由得感叹道。

“这件事儿很可能要比唐景窑先生他们现在修建的水库要容易一些。我们的水源是从山上往南北两面流的。我们在山上建一个五十米高的大坝,在大坝下面一段距离可以向下挖出来一百米的沟渠河道,然后修建几级船闸,将船送下来或者抬上去,实际落差就有一百五十米。我们也同时可以建发电厂发电。这样的话,我们经过几个梯级水库和部分河道的自由落差,就可以将船从我们的天湖上将船送下来,或者将船抬上去了。”张知木继续解释说。

“不说在山上建大坝,就说向下挖一百米深的河道那工程量也太大了。”陆成祥忍不住说道。

“工程量是大些,可是技术难度不大,我们有人有炸药,以后再有大量的拖拉机等新的运输工具,甚至建成传送带运输。不是干不了的。”卢炳义看问题很准确。

“只要能干成,粮食我保证够吃的。用啥我可以准备啥,”陆成祥也来了积极性,“我们有银子啥也不怕。”

听了陆成祥的话,大家又是哈哈大笑。因为陆成祥不怕花银子的事儿,一定能成。

李茂说:“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将战船从秦岭开过去,进嘉陵江,到长江进汉水,直捣襄阳。”

“我们要是将这个工程干成了,那么秦岭南部的嘉陵江就要分成两路一路继续进嘉陵江,另一路直接进汉水就行了。因为远古的时候,西汉江就是汉江的源头,以前汉江河嘉陵江就是相连的。或者我们就直接将汉江和嘉陵江凿通,因为两条江距离本来就不远。”张知木说。

-------------

富士山喷发,日本大地震。--《南宋记忆》进展

20

第五十九章 税收大事 陕西宏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