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六十章 新的规划 进军河西走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 新的规划 进军河西走廊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3/4/10 0:10:30

第六十章 新的规划 进军河西走廊

张知木的话让大家着实震惊了,可是张知木的说的话大家都相信。

陆成祥忍不住脱口说:“要是这个工程成功了,那么南洋过来的大海船都可以进长江,再进汉江,然后进嘉陵江,通过船闸越过秦岭到西安再进渭水,进黄河再进汾河,然后到凌水码头了。我们的窑岗的产品也可以从凌水码头装船,直接运到南洋去。简直像做梦一样啊!”

“我们就一起努力,一起圆这个梦吧!”张知木说。

李岩问:“方才说到渭水的事儿,李云鹤他们船厂的挖沙船搞出来几艘了?”

“有两艘已经在渭南那边开始清沙子。”张知木说,“不过那远远不不够。李云鹤他们正在造大型的挖沙船,原来的挖沙船要考虑通过开元新河,不能造太大的。渭河那边的河道足够宽了,他们正在造大型挖沙船。不过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非几日就可以见效。我还觉得我们挖沙子也要组织一个专门的部门来管才行。因为挖出来的沙子需要运输和堆放的地点。那可是很多泥沙。千万不要堆到河边,一下雨又冲到河里了。”

“这件事儿我来安排吧。”卢炳义说,“我们已经研究过了,选了一个很大冲击沟,准备在那里建一个码头,所有用驳船运过来泥沙都用传送带卸到码头上的传送带上,码头上传送带将他们直接输送到冲击沟里。这个冲击沟前面我们可以见个堤坝把水拦上。那是个十几里长冲击沟,等那里都填满了,也可以造出来很多田地。”

李茂听卢炳义这样说,问道:“要是真的能用挖沙的办法清理河道,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将泾水、洛河、清河、灞河那些河都清理一下,那样的话,陕西就可以组成一个河道运输网了。不过我看真的能行,我们那边黄河和淮河合流的地方,本来河道不好走,我们那条清淤船花了点时间清理后,现在通航条件好多了。”

“我看我们就成立一个河道管理委员会吧!这个委员会归唐景窑他们管理,现在主要任务是清理渭河的河道。”张知木建议说。

“我看行!”卢炳义赞同。

大家对这件事儿也都没有异议。

张知木看看大家没有问题,说道:“下面一件事儿,其实和我们要修的秦直道也有关系。我看了一下,秦直道从咸阳起,过了长城之后有很长一段路要通过毛乌素沙漠。也许当年秦朝的时候,沙漠还没有发展到这里。但是现在我们要修复秦直道就面临一个治理沙漠的问题。不然我们修完路,一场风就会将路埋了。”其实张知木早就知道,前世的时候只有中国人创造了在沙漠中修路的奇迹,是因为发明了用草方格固沙的这个十分有效的办法。

李岩刚刚从鄂尔多斯回来,他深知沙漠的可怕,“张总沙漠实在是太可怕,不然我们就将路换个方向,躲开沙漠吧。”

“我不但不想躲开,还想把沙漠都治理了。”张知木说,“我有保护路不被沙子埋掉的办法,可是我觉得难度比较大的是要将沙漠都绿化了。要用那些适应沙漠环境的植物,比如沙棘、红柳、梭梭草等耐旱植物,将沙漠都覆盖上,把沙漠都变成绿洲。”

“沙漠的可怕有两点儿,一是沙子随风流动,你种的东西他一阵风就可以给埋了;二是干旱,没有水种啥也活不了。”李岩很清楚沙漠的情况。

“所以啊!我们可以采用草格子固定流动沙丘,用栅栏阻挡流沙。等我们种下的植物扎下根了,沙子埋上点也能长出来。其实沙漠一般是上面干燥,下面由于毛细管儿作用,还是有水分的。只要那些红柳沙棘之类的能扎下根就行。”张知木说,“关于水的事儿,我看我们可以引水。毛乌素沙漠里面也有不少河流湖泊,黄河水也很充裕。为了减少蒸发,我们可以用水泥管子向沙漠引水。特别是沿路可以引水,先将路两边的沙漠绿化了。其实还有很多治理沙漠的办法,比如发大水的时候,可将洪水引到沙漠去,洪水携带的泥土就可以将沙漠覆盖。哪怕是很少的一层土也会起到固沙的效果。然后我们就可以种树种草了。”

“我看张总既然有如此的决心,我们就成立以专门的部门研究治理沙漠,如果我们的部队配合,也可以用一部分俘虏参加治理沙漠。这个治理沙漠的部门可以归鄂尔多斯地区直接管理。”卢炳义建议说。

“卢先生的建议很好,我看短时间内这个部门就先参加修建沙漠公路,治理公路两边的沙漠,然后慢慢的总结经验慢慢的扩展。”张知木肯定了卢炳义的建议。

“这件事儿可能是个长期的事儿,需要有人种树苗,收集草种子,等等。”李岩说,“要有长期打算,还不会有啥效益。”

“要是能栽活红柳树,可以人工种植肉苁蓉,那就能见效益了。要是能大面积的绿化成功,也可以综合利用。”张知木说,“还有一件事儿,我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那就是我们想在河曲那里建一座跨越黄河的大桥。大家看看怎么样?”

张知木的建议有些人没感到吃惊,可是李岩说:“张总,那个地方虽然河道没有进入山陕峡谷,流速不大,可是那里河面十分宽广。河底泥沙要比汾河的还要深厚,建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技术上的事儿我不担心。我们有水泥钢筋更不怕了。”张知木说,“我的想法是,汾河大桥建完后,立即开始建设真正的一座黄河大桥。那时候,鄂尔多斯和陕西就连在一起了。”

“只要技术上没有问题,那就建。我支持!”陆成祥又说话了。

“那好,如果没有其他意见,我就让李云鹤派人开始在那一带河底进行钻探,”张知木说,“再有一个事情就是建设包头的事了。我准备在大同到窑岗的复线铁路修建完之后,在包头向北,修建一条到白云山的双线铁路。在白云山区先建一座发电厂,然后建设一座大型的钢铁厂。现在冶场那边的钢铁远远的满足不了我们高速发展的需要了。”

陆成祥说:“秦汉的时候,包头那边就产煤和铁。不知道那里的铁矿石够不够用?”

“那里不但铁矿石够用,还有很多我们需要的矿产,所以这些大家不用担心。”张知木说,“争取两年之内那里能先炼出钢铁来。如果大家没有意见,我就让李栋他们组织人先过去实地考察一下,然后卢先生要组织人帮助他们做一个详细规划。”

“这样的事既然张总定了,我们就照办。这是提前下的一步棋,没有足够的钢铁,就会制约我们的发展。我们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用不了两年,我们的钢铁就会更紧张。那时候包头的钢厂要是能投产了,就能解决大问题了”卢炳义对张知木的想法很认同,“不过,我们的发电厂必须先行,然后是水泥厂建设。那里的建设完善也许需要十几年时间。我们要做长远的打算。”

“呵呵!那些对我们有好处的事儿,我们都没有意见。说完了那些大事儿,我们再说说眼前的小事吧。”阎伯驹说,“我们窑岗四周原来的那些茅草棚子已经清理了一次,现在又都建了起来。那些地方有一家着火,就会烧一大片。也不知道这人都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想个办法?”

“呵呵!”陆成祥也打着哈哈说,“以前到窑岗来的大多数是灾民,可是现在不一样。那些在家里听说窑岗这边的日子好过的,就都拖家带口的过来了。他们个人找一份工作很容易,可是我们没有办法给他们都弄到房子,安排他们住宿舍可以,可是他们来的一大家人怎么办?没办法,他们就都在窑岗四周自己搭棚子建住处了。”

卢炳义接过话说:“这还真的是个问题,那些孩子们不能不上学啊?其实只要把他们的孩子安排上学,进幼儿园。他们的女人也可以解放出来,找一份儿工作。”

“这真的是个大问题,我们完全包办是不可能的,可是让新来的工人们自己解决房子的事儿也是不可能的。”张知木说,“大家看看都有好办法没有?”

“其实张总方才提到的是新来的工人自己解决住房是不可能的,可是老工人们自己解决住房是不是就可能了?”陆成祥说,“现在,虽然工人们有不少住上房子了,可是房子还是公司的,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没有买卖的权利。我看,以后我们公司建的房子就都建成那种一室一厨的房子,工人们有了一定的积蓄之后,想自己解决大一些住房,我们可以提供一个优惠的价钱卖给他们房子,这样下来的银子我们就可以再建更多的房子。”

“对对!陆总的办法好,我们的工人收入不低,他们都想有自己的房子,住公司的房子再好,还是公司的。”卢炳义说,“那些夫妻两个都在我们公司工作的,可以给他们优惠贷款,让他们买房子。这样的话,他们从工资里面按月扣除就行了。”

张知木知道卢炳义的意思就是按揭买房子。

“我看还是多建一些那种一室一厨的房子,让那些工人家属从茅草棚子里面搬出来。”李岩说,“也让妇女委员会的人到他们那里去动员他们把孩子送进学校,小孩子送进幼儿园,这样他们的家人解放出来,要是参加工作也能多一份收入。”

“这件事儿有些怪我,黄玉坤跟我说过,我们窑岗加上秀容的人口已经有一百多万了,我们必须重新进行一次建设规划。”张知木说,“建房子是个大事儿,卢先生要规划出来建房用地。好要有配套的生活设施,比如公共卫生间、菜市场洗澡堂子等等吧。”

“我回去就和刘本胜、黄总研究这件事儿。”卢炳义说。

“我们窑岗的下一步建设也要上一个台阶,我看我们沥青路面就非常好。”张知木说,“今后我们窑岗市内不能有露土的地方,露土的地方都要绿化。所有的道路都要沥青化,不能沥青化的都要铺上砖或者石头。”

“哎呀!要说这样可太好了,刮风也不会有多少土了。”陆成祥很夸张的说。

“我还想将我们窑岗的那个广场改造一下。”张知木说,“我们应该把广场都铺上石板,在石板上钻一些孔安上电灯盖上玻璃。还要建一个音乐喷泉。就是用高压水泵弄的人造喷泉,可以用音乐控制的。”

张知木说的这些有些超过这些人的想象力了,但是他们能知道的是这东西一定会很好看。

不过陆成祥问:“这要花多少银子啊?”

“不会太多,”张知木说,“这些东西,不但会给窑岗人带来享受,它的名声会传很远,这也是我们窑岗的软实力的一部分。”

今天的会开得十分轻松,但是也很热烈。因为现在是窑岗人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最后张知木说:“现在是五月份了。我想六月初到西安去看看。我准备走的路线是先到河曲,从那里过黄河,然后沿着刘云他们的进军路线到咸阳,再到西安。沿途我想看看那里的军民。同时也考察一下这段秦直道。我想那时候秦直道也该开工了。”

“我会马上就安排人分几路到秦直道去考察设计,哪些地方需要建桥的,哪些需要开山的,都要重点标出来。您去的时候,应该开工了。”卢炳义说,“我安排一下手里的工作,和你一起去一趟。”

阎兴也说:“我也正好要到陕西看看那里的情况,我也跟你们一路得啦。”

卢炳义和阎兴这样一说:“大家都纷纷说要跟着张知木一起去一趟。”

张知木说:“也好,那我们就都一起走。不过我选择的这条路可不是最舒服的,最舒服的应该是从凌水码头上船到渭南,然后再到西安,那样又快又舒服。”

听张知木这样说,大家都说,不想走舒服的路,都想沿着秦直道好好看看陕西怎么样。

在兰州的陈玉峰和欧阳鹤请宁德将军喝一顿痛痛快快的酒之后,第二天下午,陈玉峰就召开军事会议,对下一步的行动进行了部署。

陈玉峰郑重宣布:“由宁德率任总指挥,李魁任副总指挥,率领步兵第一军、骑兵兵第一军、重炮第一师组成西进兵团,越过黄河彻底收复河西走廊。”

得令的第一军和骑兵第一师,还有那个重炮师第一师的将领们,高兴的要蹦起来了。因为整个西部的仗就剩这一块了,大家都盯着,这次终于落到他们头上了。那些没领到任务的都一个个垂头丧气的。

全军休整三日,然后由一个骑兵团开路,宁德率大队人马就越过黄河出发了。陈玉峰和欧阳鹤等人送到黄河岸边。由于这里的风沙特别大,出征将士们都带着风镜。

平时不苟言笑的陈玉峰忍不说:“宁将军,你们带着风镜,不用打仗吓也把那些大顺兵吓死了,呵呵!”

“嘿嘿!”宁德一笑说,“张总研究的这个风镜太实用了。多大的风都不怕迷眼睛。”

欧阳鹤说:“张总还有一个办法,能减少风沙。”

“哈哈!”宁德大笑着说:“我明白欧阳先生的意思,我们到了那边除了守关练兵,还要让大家一起多种树。争取把沙子都盖上。”

望着风沙中远去的队伍,陈玉峰和欧阳鹤在黄河岸边站了很久。心中的那种豪情一直激荡着。

欧阳鹤说:“可惜的是不能跟随队伍西去啊!”

“放心吧!”陈玉峰说,“多年后,我们再回到这里,会带更多的人马西去,一直打到不能再往西走了为止。”

“哈哈!”欧阳鹤也放声大笑,“到那时候,不知道张总会又给我们弄出来啥样的武器了。”

“呵呵!最少铁路要修道这里,”陈玉峰说:“知木不止一次说过,玉门那边有猛火油。那样的话,我们就把铁路修到玉门去。”

“何止是玉门,以后我们打到那里,就要把铁路修到哪里。我们有铁路和电报,不管多远的地方,管理起来都没有问题。”欧阳鹤豪气更足,“那时候我们的钢材产量,要多少有多少。我们还有人,修铁路不是问题。”

送走宁德他们,陈玉峰和欧阳鹤没在兰州多停留,第二天带着李威、李菁、柳成潢沿着黄河一路向北。他们要考察一下一下这里的防务情况。今后这里能否安宁,已经是国家的安宁大事了。把这里处理好,窑岗人才能腾出手来处理其他地方的事情。

宁德率领西路大军离开兰州之后,一路向向北行进,同时分出一路人马,由李魁带领直接向西奔西宁。

宁德他们是三天后来到庄浪卫(永登县)的。

庄浪卫(永登县)地处黄河以北的庄浪河和大通河下游之间,是长城要冲,一个重要的军事要地。李自成的大顺军到了这里的时候,明军驻守的官兵投降献城。大顺军加派了一些人员后,把明军的官兵们又都留用了。反正李自成也不会给他们更多的粮饷,这里的守军都是自己放牧耕种自给自足。

不过现在这里的人马可不少,既有原来的守卫官兵,又来了不少逃过来的大顺军官兵,加起来有五千多多人。还有不少兰州官员们送出来的家属。那些家属们走到这里再也不愿意往西边走路了。因为这里四周已经荒凉的可怕,再往西边不知道会是啥样,所以他们一个个哭哭啼啼的说啥也不不往西走。

不论这里驻守的官兵还是逃到这里官兵,都知道窑岗人迟早要来。那些驻守官兵不知道窑岗人的厉害,都说可以凭着坚城拼一下。可是那些逃过来官兵知道,再坚的城也挡不住窑岗人。可是还不敢公开的这么说,但是私下里面可是都在议论。不过这里的官兵们,不全是议论一下。有人已经开始准备向窑岗人投降了。

-------------

富士山喷发,日本大地震。--《南宋记忆》进展

19

第六十章 新的规划 进军河西走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