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南宋记忆>1.11 凌晨遇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1 凌晨遇袭

小说:南宋记忆 作者:笨聪 更新时间:2012/1/23 15:17:54

远处的炮声足足响了一盏茶的功夫,然后逐渐减弱,最终消失。

舱外有士兵在甲板来回奔跑,估计是在忙着备战。有一人大声喊道:“弟兄们都要打足了精神!倘若来的是元兵,大家纵是拼了性命,也决不活着落入敌人之手。”这说话之人中气十足,正是负责押运军械的副将杨连胜。

听琴将画好的图样收了起来,又与郭笨聪写好的那十几页叠放在一起,再用砚台压在桌上,以防被风吹散了。

正在此时,甲板上忽然有人大声喊道:“敌情!敌情!大家都熄了烛火!”郭笨聪听得一愣,却见听琴已跑到蜡烛前,将那三支蜡烛尽数吹灭,屋内顿时黑作一团。郭笨聪已有些发慌,却又觉得无论如何也得保住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当下悄悄摸到床边,从床下取出背包放在床上,万一要逃跑时也好迅速地带上。

听琴悄声问道:“公子,你在哪里呢?”听声音,她似乎仍然站在桌边。

郭笨聪道:“听琴,我在这呢。”又顺着声音摸了过去,却是摸到了桌面,紧接又握住一物,柔若无骨,正是听琴的手。

过了不久,屋内已能见物,想必是烛光熄灭已有一阵,眼睛也逐渐习惯了黑暗。郭笨聪依稀看到窗户,走了过去,将窗户轻轻一推,一道微弱的光线照了进来,屋内已看看清人影。

透过窗户向外望去,海面上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更别说什么敌船了。郭笨聪正觉得奇怪,忽又觉得手中微微一动,这才想起自己正握着听琴的手。听琴轻轻一挣,已将手抽了出来,悄声道:“公子,此处危险,还是别站在窗边了。”话音方落,甲板上有士兵忽然大声喊道:“左边!左前方!”

这士兵一喊,立时打破了寂静,郭笨聪只觉得脚下一动,大船似乎已在转向,随即又听到箭矢破空之声,“啪”的一声,整个房间为之一震。郭笨聪吓了一跳,以为两艘船相撞了,正在慌乱中,忽觉得身体被人一拉,立时扑到地上,紧接着,有几支箭矢射透窗户,钉在墙上。

郭笨聪这一惊非同小可,倘若刚才晚上片刻,保不准就会被箭射穿,正在暗自庆幸,又听到听琴的声音:“公子莫慌,咱们俯下身边,便不会被箭矢射到了。”郭笨聪忙道:“好!”忽又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如今竟然要一个小姑娘安慰,颇有失颜面,当下又爬起身来,却仍是半蹲着,慌道:“听琴,你别怕,我带着你出去。”听琴急道:“公子不可,这船舱中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郭笨聪顿时愣住,他原本想着冒充一次英雄救美,没想到任凭他想尽办法,却仍改变不了美救英雄的局面。

大船又在急转方向。

郭笨聪探出脑袋看窗外看去,只见火矢从甲板上不断射出,四下乱飞,却又转眼间熄灭,显然是落入了水中。过得片刻,有几支火矢停在空中不动,再一细看,却是射中了一艘大船,火矢钉在船身上,隐约可见一艘大船的轮廓。床弩手认定了方向,将火弩向敌船齐齐射了过去。那敌船甚是庞大,数十支火弩射了过去,不多时便消失不见,想必是被那船上的士兵浇水扑灭了。

甲板上不时有士兵的惨叫声传来。郭笨聪心中大急,却又无可奈何;他也知道,每发出一声惨叫,就意味着有一名大宋士兵受伤或死去。

过了片刻,窗外惨叫声不绝于耳,士兵在甲板上奔跑更速,郭笨聪待在屋内,已隐隐感到地板被震得嗡嗡发响,他胸中热血沸腾,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做势便要冲了出去,忽觉得肩膀被轻轻按住,耳边传来听琴的声音:“公子不可!”言语中颇有责怪之意。郭笨聪心中一凛,顿时又醒悟过来,暗叫惭愧。

其实,就在郭笨聪站起来准备冲出的一瞬间,已有些后悔,他只是觉得外面杀声震天,自己却躲在屋内,身边又有个小姑娘,倘若不作势要冲出去的样子,颇有失颜面。郭笨聪自认是一个怕死的人。怕死,并没有什么丢人的,是人都会怕死。在以前,他也曾设想过一些场景,例如在战争时,倘若自己被敌人抓去了,能否挺得过严刑拷打?然而任凭他如何设想,均觉得自己绝不可能挺过去,只要敌人不是异族,他多半会投降。他此时虽然情绪激昂,却多是受了舱外那杀声动天的声势影响。话说回来,自己来到大宋,就这么冲到甲板上,然后被元军的某个不知姓名的小兵射出的箭给杀了,这样死法,岂非一文不值?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郭笨聪躲在船舱中,仍然可以感觉到大船正在且战且退。舱外,士兵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似乎渐渐失去了战意,又或许大多数士兵均已战死。

又过了一会儿,利箭破空声逐渐消失,似乎双方的弩矢均已用尽。

郭笨聪这才稍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盘坐在地上,额头直冒冷汗。听琴斜靠着床脚,双手抱膝,眼睛呆呆地望着地板,似乎对外面的情形完全不知。

正在此时,又有士兵大喊道:“大家小心,元军要用火炮了!”

听到“火炮”二字,郭笨聪顿时吓了一跳,却又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也不管身处险镜,悄悄站起来靠在窗边,只想看一下宋朝时期火炮的威力。

敌船渐渐靠近,郭笨聪已看得清楚,这船与大宋的战船几乎一般大小,两船已相距不到二百米。

敌船甲板上忽然冒出一阵烟雾,又隐有火光迸出,紧接着听到“轰”的一声,敌船已经开炮。郭笨聪下意识地将头一缩,又觉得炮弹射来,缩头也没多大用处,忙又探头看去,只见前方三、四十米处的海面上溅起巨大的水花,那炮弹竟然没射中目标,径直落入了海中。过了片刻,又是“轰”的一声,另一发炮弹也射出,仍是未射中郭笨聪所在的大船,再次落入水中,只是这水花却更近了些。

接下来的几分钟,敌船再也没了动静,想必是火炮刚刚发射之后,炮管尚热而无法继续填加火药,又或是装填火药极为费时,也未可知。

眼看敌船渐行渐近,郭笨聪已有些发慌,倘若敌船再次开火,炮弹当真要射中船身了。正想着,已听到“轰”的一声音,这声音震耳欲聋,似乎就发自身边。紧接着,到甲板上有士兵呼喊道:“打中了!”

郭笨聪听得一愣,忽又想起军器库中还存有几门火炮,想必士兵们早已将其拖到甲板上,等到合适的距离之后,便开了一炮。郭笨聪向远处那敌船看去,却未见有丝毫异状,估计是实心弹不会爆炸,因此对于外行人来说,根本看不出是否射中目标。

据史料记载,宋朝时的火炮不仅射程极短,而且炮弹也是实心铅弹或铁弹,如果用于海战,倘若不是碰巧射中对方的龙骨或是桅杆,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伤亡,这也是为什么火炮在宋末元初时没有被推广的原因。

再说郭笨聪,听士兵说射中了敌船,却未见敌船有何损伤,心想那士兵或许是看错了。正懊恼间,忽见敌船上升起两团火球。郭笨聪咋看之下,以为敌船就要爆炸,正准备高声喊了出来,却发现那两团火球越升越高,也越来越大,其中一个火球竟然向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这并不是敌船爆炸,而是敌军的投石机发出的火油弹。

火油弹,是蒙古军中的叫法。这种火油弹,是将石头与碎布包在一起,再浇上火油,由投石车大力发出去;另一种可以燃烧的投射物,是将烧红的木炭装入木箱,然后迅速投射出去,如果落到敌人甲板上,木箱碎裂,内装的木炭、火油布就会四下散开,增大燃烧面积。

说到火油弹,就必须要提一下投石车。蒙古与南宋交战初期,一个重要任务便是攻打襄阳,然而襄阳城池坚固,仅是护城河便有近一百米宽,城中又有足够十年的粮草,蒙古军围城五年,始终无法攻克。西线的蒙古军在攻下西亚诸国后,终于有了制造回回炮的能力。回回炮是一种大型投石机,这种投石机不仅射程极远,而且所投之物更是达到了一百斤。蒙古军将回回炮调到襄阳之后,襄阳城立破,因此回回炮又被称为“襄阳炮”。据史料记载,回回炮的射程极远,三百斤的石头可以投到三百米开外,不过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准确的,元朝军队为了阻止民间的反抗,故意将回回炮的威力夸大了数倍。真正的回回炮,其射程只有一百二十米左右,投射的石头也只有七、八十斤,而且是固定在地上的大型投石机;如果用于船载,就只能装备中小型投石机,投射重量也大减,大约只有五十多斤,投射距离也只有一百多米。在实际作战中,由于两方的战船都在移动,用船载回回炮射中目标极是不易,除非是大规模的混战,又或是两三架投石机同时发炮。

郭笨聪眼看着那火球向着自己飞来,下意识地一缩头,紧接着船身猛地一震,舱外甲板上已燃起了大火,火借风势,转眼间便烧到了近前。郭笨聪来不及细想,拾起床上的双肩背包,拉过听琴转身便跑。

二人刚刚跑过船舱大厅,正要冲到甲板上,却发现船舱出口已有浓烟,透过烟雾隐隐可以看到火苗。郭笨聪急道:“快跑!”不由分说,拉着听琴冲到甲板上。

甲板上站了十几人,想必都是刚刚从船舱中跑出来的。李修铭急声喊道:“快去保护军器库!库里有上千斤的火药!”八、九名士兵应了一声,转身跑向军器库方向。另有十几人正试图扑灭甲板上的大火。然而火势迅猛,一时无法扑灭,转眼间,郭笨聪的窗外燃起了大火,窗户已被烧着。

郭笨聪暗叫侥幸,倘若晚出来一会,恐怕就要被烧死在里面了。正庆幸间,忽听旁边有人大喊道:“姑娘不可!”郭笨聪闻声转头一看,只见一道身影冲进了船舱,透过烟雾,隐约辩出是一个绿装少女,再一看,身边早已不见了听琴。郭笨聪大急道:“听琴,快回来!”说着,也要跟着冲了进去,却被李修铭与周文广奋力拉住。

郭笨聪虽然身强力壮,但被这二人死死拉住,一时也挣脱不开,他心急之下,伸脚便踹了过去,正踹中周文广的大腿。周文广吃痛,立时松了手。郭笨聪挣脱一人之后,左手仍被李修铭拉着,他也顾不得许多,拖着李修铭便往房内冲去。李修铭身材瘦小,哪里是郭笨聪的对手,被强行拖了八、九步之后,已觉得一阵热浪扑面而来,被眼看着就要被拖进火海,忙松开了手。

郭笨聪忽然间得到了自由之身,脚下立时加快步伐,向舱内急冲进去。舱内布满了浓烟,郭笨聪也不知道听琴究竟去了何处,大声喊道:“听琴!快出来!”,如此喊了几句,毫无动静,正犹豫着是否再往里走一些,却见一个娇小的身影跑过来,正是听琴。郭笨聪飞奔过去,不由分说,拉过听琴向舱外狂奔。

船舱入口的火势渐小,估计已有人在扑救。郭笨聪也不知道如此冲了出去是否会受伤,四下扫了一眼,也未见到水盆或水桶,情势又容不得他想太多,拉着听琴向外冲去。

二人冲到甲板上,郭笨聪大喊道:“听琴,你跑进去找死啊?”他此时气急败坏,随口便骂了出来。

听琴弯着腰大声地咳着,眼中满是泪水,估计是被烟熏的,过了好一会儿,伸手从怀中摸出一物,道:“公子误会了,我去拿这些纸了。”听琴手中拿着的,正是郭笨聪这两天写的那些数学公式,以及昨晚俩人一起画的火炮图纸。

郭笨聪看得一呆,张口结舌道:“你…你…”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他万没想到听琴冒险闯进去,竟然就是为了拿回这些纸卷。

听琴又咳了一会儿,伸手将脸上的泪水抹去,道:“公子用了两个通宵才写出这些纸卷,被烧了岂不可惜。”她被烟熏过之后,再经手这么一抹,脸上顿时花了,泪水洗过那道痕迹依稀现出白皙的皮肤,却如剥过的荔枝般白嫩。郭笨聪看在眼里,心下甚是痛惜,急得走来走去,不住地搓着双手,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远处又传来炮声。船上众人吃了一惊,以为敌船又有火炮发出,正慌乱间,却听瞭望塔上士兵大叫道:“我们的船!是大宋的战船!”

众人闻言吓了一大跳,难道刚才打了半天,竟然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打自己人了?此时天色大亮。有几人转头看去,却见不远处又驶来两艘战船,均悬着大宋水师的战旗,发出炮声的,正是其中的一艘战船。这两艘船体形并不算大,其中最大的那艘,也就四、五十米长,较小的那艘只有三十多米。船上众人心头大定,既然来了两艘大宋的战船,想必援军就在附近。

有人从甲板下的船舱中走了出来,正是兵部侍郎何中天。

何中天问道:“可否探明是哪路战船?”有一将军打扮的人答道:“属下也不知,但已确定是大宋战船无疑。”郭笨聪已认出,答话的这将军正是杨连胜。

杨连胜挥了挥手,大声道:“弟兄们都听着,将火弩备好了,待会儿尽数射了出去。”众士兵齐齐应了一声,甲板上已亮起了十几支火把,想是用来点燃火弩的。

此时又有炮声传来,那稍大些的战船上冒出一阵浓烟,又射出一发炮弹。

众人将目光移向敌船,却未见有何动静,估计是因为相距甚远,炮弹射空了。紧接着,两团火球从敌船上升起,又分散开来,射向两艘大宋战船。众人的心顿时提起,均是屏住了气,看那两团火球究竟落向何处,过了片刻,又齐齐发一声喊,那两团火球均未击中目标,径直落入海中。

郭笨聪也忘记了危险,在甲板上找了个视线稍好的地方站定。此时他已看得清楚,两艘大宋战船航速不一,那艘稍小些的战船航速极快,不一会便调转了船头,截住了敌船的退路。

如此一来,加上郭笨聪所在的这艘战船,总共有三艘大宋战船。三船呈合围之势,将敌船困在中央。

此种包围恰当好处。倘若是以四艘大宋的战船来包围,虽然在数量上多了一艘,却又令人束手束脚,因为任何一艘船上射出的弩矢,均有可能越过敌船而射中友军。如今只有三艘战船,任何射向敌船方向的弩矢,即使射空,也不会误伤友军。

一时间,火雨纷飞,敌船的船舷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正在此时,又有两团火球从敌船上发出,这次却是发向同一目标,正是那艘稍大些的战船。那大船想要躲避,已是来不及,火球落到甲板上,四下炸裂开来,转眼间便燃起了大火。

船上顿时乱作一团,本来正在射出的火弩,也因此而停了下来。敌船此时找到了空档,向着那艘已着火的大船直冲过去,准备夺路而逃。

海面上杀声动天,隐隐间有人大喊道:“丞相有令,万不可让敌船逃脱!”

4

1.11 凌晨遇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