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麒麟>第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小说:麒麟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3/5/22 11:53:45

5

2006年11月11日

烩面是郑州的特色美食,不过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新式烩面出现,一个个打出三鲜或者滋补的牌子,表面看来郑州烩面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可是做为老郑州人,还是忘不了当年的老式烩面,可惜做这种老式烩面的饭店却一天比一天少了。在郑州市的西郊,有一家很出名的烩面馆,名叫“四厂烩面”,他们所做的,正是比较正宗的老式烩面,经营了二三十年,虽然地址几经变迁,但生意却一直很红火,每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开始,店内的人就往来不断,有时,直到深夜,这里依然是灯火通明。

已经快一点钟了,这会儿正是饭店里人最多的时候,饭店门口虽然挂着厚厚的棉布门帘,可是这人流不断的进进出出,这门帘就好像只是个摆设罢了,寒风还是一个劲的往里灌,可饭店里的食客,却一个个都吃的满面通红的。

从饭店里走出一个学者打扮的男人,花白的头发,梳的油光,身穿一件深蓝色的风衣,左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右手夹着一支烟,一阵寒风吹来,吹落了烟头的烟灰,这支烟马上就要吸完了,他递到嘴边儿,又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把烟头扔掉,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撕了一半,擦了擦嘴,然后把剩下的半张纸巾叠好了,装回口袋。他看了看手表,又往路两边左右看了看,叹了口气,把领口的拉锁又拉紧了些。按往年的天气,这会儿还不会这么冷呢,可是今年却怪了,早早的就冷了起来,这会儿的风,真让人有点儿三九天的感觉了。他又拿出一支烟,点燃,用力地吸了几口。

一辆出租车停靠在四厂烩面馆的斜对面,车里的司机低着头,透过车窗往外看了看,然后轻轻的按了两下喇叭。店门口穿风衣的那个人听到声响,低头往车里看了看,看了半天,冲车里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出租车马上调过车头来,停在了饭店门口。

车停稳之后,司机伸手把右边车窗打开:“上车!”

穿风衣的人赶忙把手中没吸完的烟头扔掉,弯腰上了车,关上门之后,冲司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林哥,好多年不见了,没想到您这么早就来了。”

上车的人正是高天宝,而开车的自然就是当年他们的老大哥,唐玉林。

自从唐玉林一伙人收手到现在,转眼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年,在这二十年里,四人各自开始了新的生活,之间再没有任何往来。唐玉林在收手之后,一直感觉有种莫名的压力,常常后悔自己做过的错事,于是,他多次向希望工程和灾区捐款,把盗墓几年所得的钱,都捐的差不多了。市里几家媒体还曾多次报道过唐玉林热心捐助的事迹。

后来唐玉林工作的电缆厂效益不好,他便主动提出了下岗,和朋友合伙,开起了出租车。几年后又买了自己的出租车,街里街坊的有个什么大事小情,他总是热心帮忙,出钱出力,用车,更是不在话下,是附近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到了四十多岁,他还是一个人生活,邻居们很多人都热心地帮他介绍对象,可是人家不是嫌他没钱,就是嫌长的一般,年龄又大,又不会说话。每次相亲的结果都是不了了之。

一直到了98年,四十三岁的唐玉林和一个叫做林慧的女教师结了婚,那年林慧三十岁。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坐出租车时认识了唐玉林,两个人当时挺聊的来,之后林慧便常常打电话叫唐玉林的车,久而久之,两个人便开始单独约会了。林慧长的很漂亮,个子也挺高,大眼睛,长头发。和她站在一起,唐玉林就更显得又矮,又胖,又老了。唐玉林也曾问过林慧为什么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她总是羞红了脸说是因为看中了他的人品。

结婚八年来,两口子一直没有要孩子,唐玉林虽然一直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可是林慧却说她挺喜欢两个人的生活,而且林慧的工作一直都很忙,也没有时间让两个人考虑这件事情。两个人结婚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告诉过林慧,以前自己曾经干过盗墓的勾当,自然也没有提起过金麒麟的事情。他们的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还算过的不错。

高天宝和唐玉林是高中同学,也是他们四个人当中最有学问的一个,平时课余,他就喜欢研究些考古和历史方面的东西,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当年唐玉林才拉着他入了伙。

收手之后,高天宝回到了工作的大学,上下打点,买通了好多的关系,几乎花尽了几年盗墓所分得的钱,终于坐到了历史系教授的位置。当然,包括他的妻儿也都不知道他曾经做过盗墓的事情。

其实后来,高天宝也很后悔当年盗墓的事情,他一直不向别人提起,一方面是想隐瞒自己犯下的过失,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自己能早日忘记这段过去,希望余下的时间,能过一些平淡的生活。

今天是两个人二十年后的重聚,大家的头上都增添了不少白发,高天宝一上车,就紧紧的拉住唐玉林的手,打了个招呼便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对视了很久,都只是傻笑着不说话,最后还是高天宝先开了口:“林哥,这么多年不见,您身体还好吗?”

“唉,我这身体啊,已经算是不错了,这不是去年上半年出了个车祸,做了个大手术,不过现在啊,总算还能跑能动的,就是每到阴天下雨,我这腿啊,就疼的厉害。可是这话说回来,咱们以前做过什么,咱自己心里最清楚,我想,这也算是报应吧,说实话,现在能留着这条命啊,我就已经知足了。天宝,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咱兄弟俩单独找个地方坐坐吧!”

高天宝点了点头,唐玉林就开着车来到伏牛路口的一家捷浓咖啡馆,要了个包间,点了壶花茶,要了盘花生。一坐下,高天宝先递给唐玉林一支烟,又打着火机帮他点燃,唐玉林笑着吸了一口,把烟拿在手里看了看:“天宝,你这几年过的不错吧,瞧瞧,这都吸上软中华了?”

“林哥,你就别取笑我了,你还不知道我,向来都是爱个面子,这不,我这个口袋里装着中华,另外一个口袋里,我自己吸的,还是这个。”说着,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红旗渠”。

“吸来吸去,还是这烟吸着对味儿,不过我平时在学校里,让个领导啊,让个朋友啊,他们还就认这中华!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顶着了。”

两个人吸着烟,喝着茶,寒暄了一会儿,聊了聊彼此的近况!

“说实话,林哥,这么多年了,我心里一直都没有真正安生过,我真后悔当年有过这么一段经历。我总想着,哪天早上一起来,就能把那段过去忘了,可是每当我这一闭上眼啊,那一幕一幕,还是那么真实。林哥,不怕您笑话,我现在一听到抓盗墓贼的新闻,我这心里啊,就……”

唐玉林深深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唉,这过去的事儿啊,不提也罢,你我现在不也过的挺好?你看你,现在都混上教授的头衔儿了,比哥哥我真的强的太多了!算了,不要想那么多了,天宝,到了现在咱这年龄,都让土埋半截子的人了,也没什么过高的要求了,只求能多过上几天安生的日子也就知足了。”

“谁说不是呢?虽说这些年我一直过的提心吊胆,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风平浪静。我本来也以为,那些事儿都已经过去了,咱兄弟几个,看来这有生之年,是真的很难相见了。可是最近我发现,有些人还真的是不想让我们把过去的恶梦忘了啊。”说着,把手里的书翻开来,把里面夹着的一页报纸递给了唐玉林。

唐玉林接过报纸,扫了一眼,“你也知道了?昨天我半夜在外面拉着活儿,也听广播里说这事儿了,天宝,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高天宝深吸了一口烟,挠了挠头:“林哥,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想干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非要把这陈年旧事给翻出来干什么,他这不是非逼着让咱兄弟们再重新面对那些痛苦的回忆吗?”说完,他把眼镜取了下来,放在桌面上,双手用力的搓揉着自己的脸,“不过,这话又说回来,我想了一夜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自己被关起来了,还要把这件事儿给揭出来叱?而且,他把这件事儿说出来对他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两个人面对着面,又沉默了许久,包间里弥漫着他们吐出来的烟尘。

窗外,伏牛路上,出了个小车祸,车上的两伙人没说几句就打了起来,坐在二楼,隔着窗户,也能听见他们的声音。此时的包间内却一声不响,两个人许久都没说一句话。

“林哥,其实这次我贸然来找您,除了这件麻烦事儿以外,还有一件事儿想告诉您。”

原来,前两天,高天宝收到了一封杜国安寄来的信,写信的日期是在他被捕之前,信里只是简单的和高天宝说了说他近些年的发展,还提到最近生意上有些不顺,甚至可能会有牢狱之灾。但是信中只字没有提过金麒麟的事。

没想到,收到这封信后没几天,杜国安就真的因为生意上的事被捕了,更没想到的是,他被捕后居然还把这件旧事给公布了出来。这件事发生的这么蹊跷,让高天宝百思不得其解,这才打电话约唐玉林见面。

唐玉林听完整件事,只是点头,依然一句话也没说。

又停了两支烟的功夫,唐玉林才轻咳了几下:“其实啊,这事儿发生之后,你知道我最怕的是什么吗?”

“您是怕亮……”

唐玉林打断他的话:“没错,我就是怕这小子知道这件事儿,我听说亮子这小子现在混的挺不错的,还开了家什么郭氏金融公司,其实你我都很清楚,他背地里还在做着盗墓的老行当。当年这麒麟的事儿,咱仨没有告诉他,现在么一闹,他肯定会认为咱弟兄三个有意背着他私吞了。这小子一向冲动,我真不知道他这回,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

6

2006年11月11日

“郭总,我一直跟着唐玉林他们的车,现在他们在咖啡厅找了个包房坐下了,我就在他们隔壁,两个人具体说些什么我听不到。不过那个麒麟应该还没有出现,您放心吧,只要他们一把麒麟拿出来,我马上就动手,咳,您放心,我自有我的办法,嗯,好的,没问题,我会做的很干净的,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7

2006年11月11日

唐玉林让服务员又续了一壶茶,转身给高天宝又倒了一杯:“天宝,这二十年里,我每次跑车从西流湖附近路过,都会想起,咱兄弟几个小时候一起在那里玩儿的情景,有时候,我真的想过,要是当年我没有带你们走上那条道儿,现在又会是个什么情况呢?”

高天宝又抓了一把花生,“我也一样,其实我都不知道后悔过多少次了,可是这事儿啊,做过终归是做过,再后悔,也是枉然,唉,要不是这次这事儿,我真的都以为我已经把那麒麟的事儿给忘了呢!”

唐玉林从桌上拿起了自己的那包红旗渠,抽出一支递给高天宝:“来,来一根这吧,虽然不是什么好烟,可是这么多年,吸这烟吸惯了,吸别的还是吸不惯!”

高天宝伸手接过来顺手拿出火机,先帮唐玉林先点上烟,然后才点着自己这支,吸了一口,拿在手里,看了看:“是呀,这五块钱的红旗渠,还是最对味儿!虽然现在咱当年吸的郑州的彩蝶烟没有了,可是这黄金叶的牌子还在,不过出了多少种烟,都不是那回事儿,吸着不顺,也就这红旗渠还一直吸着不错。唉,话说回来,其实还是当年的彩蝶散花吸着顺啊。真是岁月不饶人呀,这时间,过的怎么这么快呢,转眼咱兄弟都头发花白了!”

唐玉林吸完了手里的这支烟,随手又抽出一支,让了让高天宝,高天宝摆了摆手,他就把烟继续点着,吸了起来。

“林哥,您的烟瘾还是这么大呀?”

“唉,没办法,多少年养成的毛病,特别是有烦心事儿的时候,这烟啊,真的就离不了手。”

高天宝从身边把拿来的那本书打开来:“林哥,我今天还拿来一样儿东西,您来看看,这是什么?”

唐玉林低头一看,书上面印着一张图片和几行文字,图片上是一只金眼玉麒麟,猛的一看,样子和当年他们盗得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图片上这只麒麟的眼睛是金黄色的,身子的材质是玉石的。

下面几行介绍的文字大概意思是说,这只金眼玉麒麟的名字叫“避水金睛兽”。是公元前23年左右汉哀帝刘欣的随葬品。后面的一页,还讲述了一段这件古物背后的故事:汉哀帝在位六年,痴迷鬼神之说,而且他不爱女色,偏爱男宠,他有个最喜欢男妃名叫做董贤,他告诉刘欣,人死之后一定要走的阴间路,分水和火两条路,阴魂必须要走完其中的一条路,受尽这水深火热的痛苦之后才能够投胎转世。刘欣生性胆小,听了董贤的话,害怕自己死后要饱受水火之苦,便命人全国上下遍寻高人,最终在一高人的指点之下打造了两只祥兽做为陪葬品,以帮助自己度过苦难,这两只祥兽分别可避水火,在自己死后陪伴入葬,到时候不管是走水路还是火路,只要骑着这两只祥兽,就可免受水火的折磨。

这只水兽,就是图片上这只避水金睛兽,火兽名为“踏火翔云兽”,若干年前被人从哀帝墓穴之中盗走,至今下落不明。

高天宝还告诉唐玉林,他从多方面的资料中查得,他们手中的那只金麒麟,便是书中提到的火兽“踏火翔云兽”,从墓中的壁刻中得知,这只祥兽,通身由足金打造,身上镶着七七四十九颗琥珀色的宝石,两只眼睛是由两枚晶莹通透的红宝石打造而成。先不说这只麒麟的由来背景和制作工艺,就单说它身上的这些黄金和宝石,就已价值千万以上。

高天宝说完这些话,额头上不觉泛出了点点汗珠,他拿出纸巾擦了擦汗,叹了口气:“唉,林哥啊,我一查到这玩意儿有这么大的来头儿,我还真有些后怕,还好这么多年来都风平浪静,这些年来,黑道上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打听这只麒麟的消息,这次再经国安这么一闹,这只麒麟可就更烫手了!”

其实唐玉林也没有想到这只麒麟居然能值这么多的钱,这会儿听了高天宝的话,也不由得心跳加速。回想自己这二十年来的平淡生活,再想想这手上烫手的金麒麟,到底应该如何处理,一时间真的不知应该如何决择。

8

2006年11月11日

张子东在捷浓咖啡已经工作三年了,虽然已经二十四岁了,可是每月挣的钱还总是不够花,平时他工作的时候手脚就总是不太干净,常常从厨房偷点儿东西到市场上卖了换钱,这不是,昨天刚从厨房里偷了两块牛肉,今天就买了一盒玉溪烟,正跟几个新来的服务员炫耀呢,突然有个人在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去:“三哥,你怎么来了?”

唐玉林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一壶新茶,不一会儿一个服务员把茶送到,并为他们面前的茶杯倒上茶水,脚下一个踉跄,手中的茶水猛的洒了出来,刚好洒在桌上的那本书上,服务员赶忙上前道歉,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抹布在书上擦拭。

唐玉林摆了摆手,让服务员离开,这服务员再三道歉,小心翼翼地把擦过的书合好放回了桌上。

服务员出来后,直接进入了隔壁的一间包房。之后笑着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两张红红的钞票。

服务员出门后,只听见包间当中传来声音:“郭老板,是我,赵三儿,您现在在哪儿啊?我一会儿去趟书店,去给您找本儿书,我想,您一定会对这书里的内容很感兴趣的。”

9

2006年11月11日

赵三把准备好的东西送到郭亮公司楼下的保安处,然后给郭亮打了个电话,转身就走了。以前郭亮经常交待他,平时没事儿不要和他见面,因为郭亮的公司表面做的是正行生意,黑道上的人,当然是见的越少越好。转过身来,赵三回头看了看郭亮的公司大楼,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就离开了。

郭亮打开赵三送来的纸包,里面包着一本书《汉代文物鉴赏》,书的中间夹了一张纸条。把书翻到这一页,纸条上写着:踏火翔云兽。纸条下面的图片上,是一只金眼玉麒麟,下面印着几行小字:避水金睛兽,此物乃汉哀帝刘欣的随葬品……

4

第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