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麒麟>第三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小说:麒麟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3/5/22 11:54:43

10

2006年11月11日

大学路今天一如既往的堵,从河医立交桥一下桥就一直堵着,原本下了桥两三分钟就可以到达郑大东门,可是现在半个多小时了,车还是没有驶过中原路。

一辆绿色的普桑出租车此时正堵在中原路大学路口的路北边停车线后的第一个车位,车上挂着休息的牌子,前面的车窗大开,坐在前排的两个人都吸着烟,紧锁眉头,没有任何交流。

开车的,正是唐玉林,在边上坐着的,自然是高天宝。唐玉林把高天宝送到了郑大东门,高天宝下车后,唐玉林依然挂着休息的牌子,不再拉人,径直开往回家的方向。

到了门口,他呆呆站着,手里拿着钥匙,却迟迟没有开门,犹豫了半天,他终于打开了大门,林慧赶忙过来帮他把外衣脱掉收了起来,然后给他拿来了托鞋,又端过来了一杯热茶,这是他每次回家,林慧都会为他准备好的。

“玉林,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你看起来怎么这么没精神,是哪里不舒服了吗?”

“嗯,好像,好像有点儿,我的头有点儿疼,所以才早早收车回来了,不过这会儿好多了,你不用操心。”

林慧走到他身后,帮他按摩肩膀,笑着问他:“嗯,要我说啊,呵呵,你一定是因为记得今天是咱们结婚八周年的纪念日,所以才特意的早回来的。”说着,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这不,这才刚五点多,呵呵,你好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早回来过了。”

唐玉林赶忙回过神来,勉强的挤出了些笑容:“纪念日嘛,当然要早点儿回来陪你过了。刚好刚才头又疼了一阵儿,所以就早点儿回来陪陪你,也可以好好庆祝庆祝。”

林慧也没再多问,独自走进房间把唐玉林送给自己的蝴蝶胸针取出来戴在胸前,追问唐玉林好不好看。

唐玉林从身上掏出烟盒,发现没烟了,又从桌上拿起另外一盒,打开一看,里面也没有了,他又打开桌上的抽屉,翻了半天,也没找着烟,他回过头来问林慧:“你把我的烟放哪儿了?怎么没烟了!”

“没事儿你就少吸点儿吧,瞧你天天烟不离手的,看你的手指头让烟熏的,黄的都快成黑的了。别找了,你先看看我着你送我的礼物配我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唐玉林抬头,扫了一眼,不经心的说:“好看,当然好看了,我老婆带什么都好看,再说了,不管这东西好不好看,只要你喜欢就好!”

“我就知道我老公最好了,今天星期天,又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平时我工作太忙,难得下厨,今天我要好好给你做几个好菜,一会儿我陪你喝几杯,好吧?”

唐玉林又在屋里找了半天,还是没找着烟,他越找越急,越急就越是坐不住:“小慧,今天晚上我们不在家吃,我一会儿带你去吃西餐,今天我们也学学那些年轻人,去浪漫一下。我先去门口买盒烟,然后在车上等你。你赶快换换衣服下去。”说着就抓起了桌上的车钥匙:“对了,千万记着,出门前把缸里的鱼喂一下。”

林慧呶了呶嘴,娇笑了一声说:“好好好,你就记得你的鱼,要我说啊,咱家的鱼比我的地位都高,你还说什么这鱼在玻璃缸里养不好,又专门给它们垒个水泥缸,唉,我今天过纪念日,还要先伺候伺候这几条小祖宗。”

唐玉林好像并没有听到林慧的话,披上外套回头对她说:“你喂了鱼就赶快下楼,我在楼下等你。”说完话,没等林慧回答,他就打开大门下楼去了。

其实他的心里一直在不断的反复想着,到底应该如何处理手里的那只麒麟,另外,有一件事更让他矛盾,就是到底应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林慧呢?

林慧收拾好一切,正要出门,突然有人按门铃,打开大门一看,外面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说是有人托他把一封信送到这儿,给一位唐先生。

上了车,林慧把刚才接到的那封信递给唐玉林,信封上没有写字,把信封打开,信是郭亮写的,内容是告诉唐玉林,他已经知道了金麒麟在他和高天宝的手中。让唐玉林三天之内主动把金麒麟送到他的公司,不然,就会动用武力。

唐玉林看完之后,把信撕了个粉碎。林慧见状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唐玉林却一直闭口不答。他拿出刚买的那盒烟,撕了半天也撕不开上面的包装,他手抖的厉害,越是急越是撕不开,最后,他硬把包装撕破,从里面投出一支,点着刚吸了两口,就把烟头用力的扔到了窗外:“他妈的,这是什么烟啊,这他妈是什么味儿?”说着,用力的把整盒烟揉搓成了一团扔到了窗外。林慧被这一幕惊呆了,这么多年来,她从没见过唐玉林发这么大的脾气,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呆呆的看着唐玉林,而他此时除了叹气就是叹气,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唐玉林双手紧握着方向盘,额头也压在方向盘上,像一只受了伤的狮子,大声的喘气,全身都紧绷着。林慧叫了他几声,见他没反应,只好下车找了家超市,又给他买了包烟,回到车上,给他点了一支:“吸一根儿吧,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过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儿的时候,这烟吸的更凶,吸完这根烟放松一下,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看我能不能帮你分担一下!”

唐玉林接过了烟,吸了几口,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唉,小慧,对不起,刚才我吓着你了吧?刚才我那是心里太乱,没什么事儿的,你放心吧。”

林慧明虽然明知道他心里有事儿,可是也了解他的脾气,只要他不想说的事,就算逼着他,他也不会说,所以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傻傻的看着唐玉林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吸到第四支烟,唐玉林扭头看了看眼前的妻子,又看了看地上刚才扔掉的碎纸,摇了摇头,随口编了一个瞎话,跟林慧说,刚才这封信,是以前一个老朋友写的,这个朋友十几年都没见面了,这次一写信,就要来借钱,自己和这个人交情不深,所以不想理会。林慧点了点头,没再追问。

两个人开车来到了郑大东门的豪享来餐厅,林慧点了两份牛排,吃饭的时候林慧仿佛已经忘掉了刚才发生的不悦,不断的回忆着她们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发生的有意思的事,唐玉林只是微笑的听着,偶尔点点头,没怎么说话。

饭后两个人一起回家,唐玉林一晚上总是心不在焉的,林慧又追问了他几次,他每次都说没事,只是因为太累,头有些疼罢了,林慧想再多问,看到他疲累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11

2006年11月12日

一夜辗转难眠,天一亮唐玉林随便吃了几口早饭就出车去了。眼下的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处理,他想了一夜,也没有结果。一上车,他马上给高天宝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直奔高天宝的住处,想听听高天宝的意见,也许他会有更好的处理方法。

到了郑大东门,高天宝已经在门口等着呢。一照面,高天宝问他:“林哥,你这么急又把我约出来,是出什么事儿了吗?”他急忙把昨天收到郭亮来信的内容讲了一遍。高天宝听后也是一惊,虽然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件事儿已经不可能再瞒着郭亮了,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郭亮居然敢这样直接的向他们索要金麒麟。他想了想,安慰唐玉林说:“林哥,您放心吧,我想亮子他也只是一时冲动,所谓的武力解决也一定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唐玉林此时显得很紧张,两只手搓来搓去,时不时的还用力挠挠头,最后,他低着头小声的对高天宝说:“天宝,我想了一夜,我决定了,还是把那只麒麟交给亮子吧,只要他不乱来,什么都好说。我年龄大了,再也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更不想再和亮子争什么长短,总之,我只想要我的家人平安,只要我能安安生生的过我的日子,他想怎么样我都没意见。”

高天宝惊奇的看着唐玉林,眼前的他好像和当年完全不是一个人似的,当年的他,好强好胜,从不服输,遇到天大的事也从来不会退缩。可是再看看眼前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服,蓬乱的花白头发,一对厚厚的眼镜片下面,两只眼睛在地面上扫来扫去,两只手还在搓来搓去,这会儿脚好像也开始不安了起来。

“林哥,您没事吧?”

“没,没事儿,没事儿,兄弟,我,我,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这心里啊,真有点儿没底儿,我真的不想等了,既然决定了,不如,你现在就陪我去找亮子吧。”

高天宝没答话,随手递给唐玉林一支烟,“林哥,来,吸根儿烟,您先别这么紧张,这可不像你啊!咱们现在先别想那么多了,你先冷静下来咱再商量应该怎么办。”

唐玉林接过烟,手好像有点儿抖:“没,我没,没有紧张。这么多年平淡的日子过惯了,我真的不想再淌这混水了,我这心里真的虚的厉害。去年的那场车祸,差点儿要了我这条老命。我上次也跟你说了,那都是报应!我们既然干过那种事儿,就别想有个什么好结果。可是话虽这么说,自打那次之后,我这胆子啊,就真的越来越小了。唉,我想我是真的老了。”

高天宝帮唐玉林把烟点上:“林哥,其实这事儿,我也想过了,如果你真的把那只麒麟给了亮子,这小子说不定会把事情闹的满城风雨,到时候,咱先不说警方会怎么处理他,单说你我,咱俩人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也都过惯了安稳的日子了,如果真的因为亮子把事情闹大,再让警方盯上了,早晚一定会把你我的旧事抖出来。你也不想让警察来翻你我的老底儿对吧?林哥!”

唐玉林为难地点了点头:“唉……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小子,是个属孙猴儿的,东西真的给了他,他一定不会安生的,一定会把事儿闹大了,唉,这事儿,还真是让人头疼,还是,还是让我再想想吧!”

其实在唐玉林的心里,既不想让郭亮做出冲动的事来,也不想轻易的就把金麒麟交出来,因为多年来他一直想靠这只麒麟让自己安度晚年,这宝贝东西,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拱手送人呢。矛盾的想法在心里斗争了半天还是没有结果。他和高天宝又聊了很久,最后,他让高天宝回家去,自己就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的乱逛。

刚走到二七广场,突然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来电号码,并不认识,再看看广场四周也没有警察,最近警察抓开车打电话抓的很厉害,确定没有警察之后,他才接通了电话。

“唐老师,您考虑好了吗?到底要不要把那东西交出来啊,我老板的耐性可不是很好,他交待我说,这么多年不见,他做兄弟的,应该主动去您家看您的,这不,他让我代他送给您一份小小的见面礼,希望你和你太太能喜欢。”

“你是谁?郭亮呢,他在哪儿,他到底要干什么?”

“您不用管我是谁,反正我知道您昨天刚过完结婚纪念日,你们两口子的感情看起来挺好的嘛。哦,对了,今天周一,这会儿十二点了,林老师一定骑着她那个红色的小电动车在回家的路上吧,哎,对了,让您说,如果这会儿突然有辆车一不小心……”

“你们不要动小慧,这一切都不关她事,她什么也不知道,喂,喂,喂。”

“嘟……嘟……”对方挂断了电话。

“喂,喂,喂?说话,你们不要伤害她。”唐玉林声嘶力竭地喊着。他赶紧把车靠在路边,拨通林慧的手机号:“喂,小慧,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咱门口的菜市场买菜啊,你怎么了玉林?什么事这么着急?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先别管发生什么事了,你听我的话,现在赶快回家,什么也别买,什么也别问,快回去,我马上就回家。”话音刚落,就听见电话里林慧啊的一声尖叫。

“小慧,你怎么了?小慧,小慧……”唐玉林疯了似的拿着电话大喊。

电话那边半天没有回答,只听见一些很嘈杂的声音,唐玉林这会儿心里像火烧一样,难道林慧真的让车撞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正要挂掉电话,电话里突然听到了林慧微弱的声音:“玉林,喂,玉林,听到了吗?你不要担心,我没事儿。刚才吓我一跳,有一辆车突然从路那边冲过来,猛的一下就撞到我后面的大树上了,旁边的人一乱,刚好把我碰倒了,脚扭了一下,我的头刚好碰在边上卖菜的车角儿上了,好疼,手机屏幕也压碎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人没事儿。”

听到这里,唐玉林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哦,你没事儿我就放心了,小慧,你这会儿别乱动了,就乖乖地坐在路边休息一会儿,我这就去接你。”

林慧挂了电话,在路边的台阶慢慢坐了下来,把鞋脱掉,揉着刚才扭伤的脚。这时,从刚才撞人的汽车里下来了一个人,冲着林慧点了点头,冷冷的笑了笑,然后飞快的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12

2006年11月12日

“杜国安,你的信!”

杜国安从窗口把信接过来。看到信封上的字,他显得非常激动,看完信之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把手里的信撕成碎片,散落在地上,他抬起头,从高窗看着外面的天空:“妈,是孩儿不孝,都怪我,害得您老人家受苦了,唉!”

13

2006年11月12日

下班的点儿,到处都堵,唐玉林绕了几条路,终于来到了家门口的菜市场,远远的看着林慧一个人坐在路边,他赶忙停车,跑上前去扶起林慧,先她扶上了车,转身把她的电动车推到路边锁好。他反复讯问林慧到底哪里受了伤,林慧不断的说自己没事,只是脚扭到了,头上让碰着的地方有点肿,其他就没什么了。他看了看她的头,又帮她揉了揉脚,这才放下了心头的担心。林慧本来还没有觉得这事有什么惊奇,可是看到唐玉林紧张的样子,反倒觉得这件事的背后一定另有隐情。她很想问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刚一张口,就看到唐玉林的眉头紧锁,这话到了嘴边又硬咽了回去。

其实唐玉林这一路上,脑子里一直在纠结着一件事,应不应该把全部的真相告诉林慧,他在想如果她知道自己曾经是个盗墓贼的话,能够接受自己吗?她能够接受这眼前的这一切吗?一连串的问题,在他脑海翻来复去。

回到家里,唐玉林一下倒在了沙发上,林慧一拐一拐的端来了一杯热茶,递给唐玉林:“玉林,喝茶。其实,我早就想问你,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一连几天,你好像一直怪怪的,你心里一定有事儿,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你不能跟我说说吗?”

唐玉林坐起身来,接过茶杯放在茶几上,叹了口气,然后把眼镜取下来,揉了揉眼框:“小慧,有些事儿,可能你不知道那么多,反倒会轻松一些,唉,这事儿啊……”

林慧终于按捺不住了,突然打断了唐玉林的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啊?玉林,我们结婚都八年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过,有什么事儿,连你的妻子都不能说呢?你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上你呢,就算不帮不上忙,最少我也应该帮你分担一下你的心事啊,毕竟我们是夫妻,夫妻本来就应该患难与共,不是吗?”

唐玉林喝了口热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呆呆地,好半天才开口对林慧说:“小慧,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你到底怎么了?你是我老公,我当然觉得你很好啊!不然我怎么会嫁给你呢?”

“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一直没有问过我太多我以前的事情,告诉我,你想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林慧坐到唐玉林的身边,搂着他的胳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我才不管以前你是干什么的,因为我只知道现在的你是我的老公,你对我很好,你很爱我,我也很爱你!这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这件事儿,如果全说出来的话,很可能会让你对我非常失望,不过,我纠结了很久,也想通了,这件事儿还是应该告诉你,应该让你知道我以前做过的错事!”他顿了顿,拉起林慧的手,眼眶泛出了泪水,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出了几个字:“我,我以前,盗过墓。”

林慧猛的一惊,睁大了眼睛看着唐玉林,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玉林低下头,不敢看林慧的眼睛,接着把以前所做的事,全都告诉了林慧。

听着这一连串让人惊奇的事情,林慧起初并不能接受,可是看着唐玉林含泪的双眼,再想想这八年来他对自己的关爱,她只得努力让自己慢慢的把心情平静下来,她大口的吸着气,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听他慢慢的讲述自己曾经以为只会在电视上出现的故事。

“你是说,你和那天打电话来的叫高天宝的人,还有另外两个人都做过那种事儿?”

“对,小慧,我知道我不应该欺骗你,其实我自己也非常后悔当年做过这样的事儿,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尝试着多做一些好事,希望可以弥补我以前犯下的罪过。我一直想让自己忘记过去的这段历史,可是最后我发现,我越是想忘记,就越是不能忘记。其实这些年来,最让我担心的,其实还是你,我怕你会知道这件事,我怕你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更害怕你因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而离开我,我越是害怕失去你,就越是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你!”

林慧抽出了唐玉林握着的手,紧紧闭上眼睛:“那你今天为什么又突然决定把这件事儿告诉我了呢?”

“你记不记得前几天的大河报上说有个叫杜国安人,说他以前也是盗墓的出身?”

“你是说他也是你们……”

“对,他也是我们四个的其中一个。”

“那他所说的那个什么金麒麟,也是真的吗?”

“是真的,而且那个东西现在就在我们手里,也就是因为这东西,才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最近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东西。我最近之所以这么烦,也是因为我一直想不出这件事儿应该怎么解决。今天我把这些事儿全部都告诉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有意的欺骗你,我只是……唉,总之,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感受,当然,如果你真的决定离开我……”

没等他把话说完,林慧就用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含着眼泪对着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两个人都没再多说话,四目相对,深情的看着对方的眼睛……

接下来唐玉林又把当年盗得金麒麟而没有告诉郭亮的事以及最近郭亮搞出来的一连串事情也都一一告诉了林慧。

“玉林,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我本来也在考虑把东西交给他算了,可是天宝说如果把东西交出来,我们的老底儿一定会让郭亮给抖出来的,所以后来我又犹豫了。可郭亮这小子现在居然用你的安全来威胁我。刚才你在街上,路边冲出来的那辆车,多半儿是冲着你来的,还好你福大命大!”

林慧回想起刚才差点儿被撞的事,刚才扭到的脚脖猛的一疼。

“小慧,小慧。”。

唐玉林叫了好几声,林慧才回过神来:“嗯,我没事儿。他现在这么逼你,你打算怎么办呢?”

唐玉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支烟,抬着头一直看着天花板。

林慧告诉唐玉林,她觉得不应该把金麒麟交给郭亮,他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来威逼,如果因此妥协的话,只会助长他的这种气焰,那只金麒麟还是应该交给国家。

唐玉林只是点头,眉头依然紧锁,因为他并没有对妻子坦白自己的私心,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收藏多年的宝贝交出来呢?

2

第三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