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麒麟>第六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小说:麒麟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3/5/22 11:59:03

30

2006年11月16日

二七路,是郑州商业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因为它紧临郑州的市中心“二七商圈”,早些年,那场惊动全国的“商战”就是在这里发生的。现在虽然商战已熄,但这条街依然是各大商家的必征之地。

郭亮的公司就设在二七路上的金博大商务大厦的B座十六楼。他办公室的落地窗,正对着二七塔,可以俯看整个二七商圈。

上次唐玉林来了之后,让郭亮意外的了解到,原来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的人也在打着金麒麟的主意,那么这个人和打电话给自己说能找到金麒麟的人,又是不是一个人呢?为什么会突然会有这么多人都打起这金麒麟的主意了呢?

想来想去,最后,他打了个电话,把赵三叫到他的办公室。

“郭老板,你不是说平时不让我来你办公室吗,怎么今天破例了呢?”

“别嘻皮笑脸的,我问你,赵三儿,最近唐玉林那伙人都有什么特别的动静没有?”

“基本上都还算正常,不过昨天唐玉林又去找高天宝了,原来那姓高的老婆住院了,好像还得了癌症,看样子,还挺严重的。不过他们两个人见面之后,只是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其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聊了一会儿之后,唐玉林就回去了。”

“那他们聊了些什么你听到了吗?”。

“他们在外面坐着聊,那儿也乱,我没听周全,总之大概的意思就是,那个姓高的说,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一大笔钱来给他老婆治病。”

郭亮心想:高天宝的老婆正好在这个时候得了癌症,他现在急着用钱也是理所当然,那个幕后要和我交易的人,会不会就是他呢?是不是他收藏着那只麒麟,这会儿想赶快套现呢?一定是的,他怕明着卖给我的话唐玉林不同意,所以才故作神秘的和我交易!怪不得电话里的人有意压着嗓子说话,看来是他怕我听出是他呀,哈哈哈哈,这小子还是让我看透了!

31

2006年11月16日

唐玉林一早就开车去找他开诊所的老朋友,又开了些安眠药,两天前,他吃三片安眠药,好像还能起点儿作用,可是昨天晚上,他一连吃了六片,这一夜,还是几乎没有合眼。早上起来,精神好像很不好,眼圈黑黑的,眼珠还是布满了血丝。开完药回来,林慧才刚好收拾好准备出门上班。林慧知道他心里有事,而且这一夜都没睡好,就跟他说,不要送自己上班了,可是他却坚持着要把林慧送到学校。

到了二中门口,林慧的同事赵丽芳老师也正好放好电动车,看见林慧从车上下来,走上前拉着林慧的手说:“林姐,你看你们吧,结婚都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甜蜜这么恩爱,我这姐夫真是个五好老公呀!”

“我只是顺路捎她罢了,顺路顺路!”唐玉林在车低冲她点了点头说。

林慧低下头,对唐玉林一再交待,今天就不要出车了,回去好好休息一天,他嘴上随口答应,可是等林慧和赵丽芳离开之后,他开车又一次来到了武警医院。

一进病房,看到高天宝不在,方丽见到唐玉林来了,勉强的抬起头来对他笑了笑:“您好,是林哥对吧,真不好意思,又麻烦您来看我了,老高这会儿不在,他刚有点儿事儿出去了,八成儿一会儿就回来了。”

唐玉林心想,高天宝不在,正好是个机会,可以从他老婆方丽口中得到些消息。

他把刚才在医院门口买的一箱奶放在了她床边的柜子上,转身对着方丽笑了笑:“弟妹,我其实也是闲着没事儿,正好从这门口儿路过,所以就想着再来看看你。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方丽微微一笑:“唉,又让您费心了,下次再来就别买这些东西了,怪贵的,我也喝不了呀。”说着,又是一阵咳嗽,她自己用手揉着胸口,看着非常难受,咳嗽完了,她又缓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至于我这病呀,唉,还是那样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一直都没个起色,听老高说的,也不算严重啊,可现在……”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弟妹啊,你可不要乱想,这俗话不是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嘛,这治病啊,就得慢慢来,急不得的,你得先把心态放好了,这样治病才能事半功倍嘛。”

方丽勉强点了点头,眼泪不停在眼眶里打转:“其实啊,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我这病一定不是老高说的那么简单,他是为了宽我的心,所以才骗着我的,我知道我的日子不会长了,我这心里啊,实在是放不下老高和孩子。”说着,眼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唉,看我,这眼泪啊,越来越不值钱了。不好意思啊,林哥,让您见笑了,您多担待,其实我不该跟您说这些事儿的。”

唐玉林安慰了她好半天,又和她聊了些关于高天宝小时候的趣事,方丽的心情才慢慢的平复了一些。

言谈之间,唐玉林感觉到她好像对高天宝以前盗墓的事也是一无所知。

“弟妹,你住在医院一定有很多不方便,经济上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天宝他太客气,有事儿也不好意思跟我说,你只管告诉我,如果能帮上忙儿,我一定尽力。”

“谢谢您啊,林哥,您的好意我和老高都心领了,我这次住院是花了不少钱,而且不怕你笑话,家里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不过老高说,他有办法,最近几天他就可以弄到一笔钱给我治病的,其实啊,我这病,治下去,只能是白花钱,唉!”

唐玉林赶忙接道:“那天宝有没有说过,他怎么凑这笔钱啊?”

“这个我也说不太清楚了,他在外面的事,我平时很少过问的,不过我今天听到他在这走道里打电话,好像说要和一个什么人做笔什么买卖,生意做成的话就可以挣到一大笔钱了。”

唐玉林点点头,冷冷的说道:“是这样啊,那真希望他这个买卖能早点儿做成。”

方丽并没有听出他的话音不对:“借您吉言。希望如此吧!”

正说到这儿,高天宝突然走进了病房,看到唐玉林在这里坐着,很不自然的和他打了个招呼。把手里提着的饭盒放到桌子上,方丽坚持要自己坐起来吃,高天宝把床头摇了起来,又把饭盒放到她面前的支架架上,然后把筷子擦好了,递到她的手里。

把方丽的事安排好之后,高天宝把唐玉林拉到外面问他:“林哥,您没跟她提起她的病情吧?”

“你放心吧,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了,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刚才和弟妹聊了会儿,想开导开导她,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高天宝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林哥,麻烦您今天又来看方丽,您今天不用出车吗?”

“哦,今天刚好车有点儿小毛病,我下午准备去修理厂收拾收拾,这不,刚送个客人,到这附近了,就想着来看看弟妹和你。”

高天宝拉着唐玉林的手,握的紧紧的:“谢谢您,林哥,唉。”

“哦,对了天宝,我刚才听弟妹说,你最近要谈个大买卖,好像能挣不少钱啊,有什么好路子也拉哥哥一把呗。”

高天宝听到这里猛的一惊,拉着唐玉林的手突然松了一下,然后他的表情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林哥,您别取笑我了,我哪能做成什么买卖啊,我只是和一个老板谈一本书的出版问题罢了,还不知道成不成呢。”

唐玉林没再逼问,高天宝也尽量的叉开话题,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唐玉林就离开了医院。

32

2006年11月16日

唐玉林刚走出医院大门,突然又接到了那个神秘人的电话:“唐老师,请问你考虑好了吗?那麒麟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们了呢?”

“你们又有什么新花样了吗?”

“没有,没有,只是我老板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让我告诉你,只要你同意把东西交给我们,价钱方面嘛,我们愿意再加两成。”

“对不起,请你告诉你老板,有事儿让他明打明的来找我谈,这样偷偷摸摸的,老子不奉陪了!”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33

2006年11月17日

今天方丽的气色,看起来好像比昨天好了许多。早上还自己起床去楼道外面转了几圈!

高天宝做好了早饭给方丽送来,看到她面色明显比昨天红润了,也很高兴。他坐到床头,一口一口地喂方丽吃饭,方丽的嘴角一直都带着笑容,高天宝自己,也享受在其中,这种感觉,如果能一直延续下去就好了。

吃完饭,护士过来帮方丽打上了吊针,高天宝站起来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和方丽说了一声,就去水房洗饭盒去了。离开了病房以后,他把饭盒放到水房,转身来到楼下的小花园,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您好,我是高天宝,对,我考虑好了,只要你能准时把钱汇到我的户头,我会按时把东西交给你的,对,没问题。你放心吧!”

34

2006年11月17日

站在落地窗前俯看二七广场的人流,郭亮每次看到这种情景,都很好奇,这么多的人,天天都拥挤在这个广场,来来往往的,到底都在干什么呢?购物吗?难道天天都有那么多的东西要买吗?在他眼中,这个广场一直在自己的脚下,他则凌驾于众人之上,吸着雪茄,看着外面的人群为了生活辛勤奔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正想着,突然电话铃响,郭亮拿起电话:“喂,您好。”

“您好,郭老板,是我。”对方还是那个故意压着嗓子的声音。

“哦?又是你,怎么?你这次打电话,是不是要告诉我,那麒麟已经到手了啊?”

“那倒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所以才打电话给你,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忙。”

“哦?有什么我可以为你效劳的呢?”

“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什么?杀人?你开玩笑吧?我郭亮可是正经的生意人,这种事儿,听听可以,做,我可是绝对不会的。我只当你是在和我开玩笑的!”

“郭老板,你是个明白人,你帮了我这个忙,我是不会让你亏本儿的。”

“是吗?说说看!我到想听听这生意我怎么个不亏本儿法!”

“如果你能帮了我这个忙,到时候麒麟到手了,你只需要给我五百万就行了,其余的钱,就算是你帮我这个忙的好处。”

“哦?有这样的事儿?呵呵,那我看来真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你不用考虑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这个忙的,对吧?郭老板!”

“那还要先看看,你想让我帮你杀什么人呢?”

35

2006年11月17日

几天没有刮过胡子了,林慧催了他多少次,才硬把他推到了镜前面。唐玉林对着镜子看了半天,他发现,最近自己的白头发,好像又多了不少,而且眼袋好像也越来越显了,黑眼圈和眼里的红血丝好像也比昨天又多了不少!这让人头疼的事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呢?

昨天晚上他又是一夜没睡着,好不容易快天亮的时候刚刚要睡着,林慧上班定的闹钟就响了,没有办法,他只有托着沉重的身体,收拾好一切,又被林慧硬逼着把胡子好好刮了刮,然后他依旧开着车把林慧送到了学校。

这几天,他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心情去拉生意,而且如果感觉没错的话,这两天被电子眼拍的也不止两三次了,可是这些事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想来想去,还是去找杜**把这件事问清楚再说吧,到底他所说要小心的身边人到底是谁,如果杜**说的真的是高天宝的话,那么他就一定要做些什么了。

他用手把后视镜的位置调了一下,发现赵三开的车就停在自己后面不远的地方。

唐玉林冷笑了几声,开车直奔市监狱。

36

2006年11月17日

郭亮放下电话,马上联系了几个黑道上的朋友,想先打听一下那只金麒麟到底能值多少钱,最后一个广东的买家开出了两千三百万的价格。

郭亮心中的小算盘算了半天,如果打电话的那个人,真的能把那只麒麟弄到手的话,看来,他所让帮的忙,还是值得一帮的。只要能把金麒麟弄到手,杀一个人,又算得了什么。想到这儿,他不由得笑出声来。另外生意之道,也不能把所有的保都压在一家之上,唐玉林那边儿,也不能放弃,如果能逼着他把东西交出来,这买卖就更有做头了!

他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桌上的《汉代文物鉴赏》正好翻在介绍避水金睛兽的那页,他右手的食指在书上那只麒麟的图片上画了几个圈,然后拿起电话:“赵三儿,你现在在哪儿?”

“我现在正在跟着唐玉林,他正往市监狱去呢。”

“哦,他这是去找杜**了,你给我好好的跟着,只要那个麒麟一出现,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那东西给我弄到手,记住,只要你能拿到那东西,一百万就是你的了。”

“我记着呢,郭老板,您放心吧。”

“另外,小子,好好听着,我另外再给你安排个差事,帮我杀个人,事成之后,我额外再给你一百万……”

37

2006年11月17日

张新平到市监狱工作已经六年了,六年里他见过不知多少的犯人,有的天天在牢房骂人,有的天天在那里发呆,包括自杀的,打架的,总之各种情况,他都见的太多太多了,可是最近几天却有一个特别的犯人,和别人都不一样,因为每天他除了吃饭和休息,其他时间,全都是看着高窗之外,默默地流着眼泪,偶尔还会冲着窗外叫几声妈。

今天早上做完了监狱安排的工作之后,这个人就一直坐在床头,呆呆地看着窗外,眼泪一直不停的流。

他知道这个人是犯了商业诈骗罪入狱的,他的外表看起来并不像是个穷凶极恶的人,瘦瘦高高的,看着病怏怏的,可他的两只眼睛却很有神。

另一个看管员告诉他,就是这个人在报纸上公布那个麒麟的事,他就是那个一夜之间闹得满城风雨的杜**。入狱前,他曾是郑州市最大的商业公司的老总,可是现在来到了这儿,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呢?

唐玉林来到探访室,等了一会儿,杜**被看管员带了过来。他一进门,看到唐玉林坐在桌边,冲他点了点头。

“大哥,您来了。”

唐玉林笑了笑:“嗯,你最近过的还好吗?”

“挺好,还是老样子。”说着就坐在了唐玉林的对面。

“**,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啊?”

“哦,没什么事儿,我只是这两天失眠罢了。”说着,他赶忙用手揉了揉眼睛。

“没事儿的话,好好休息,要多注意身体啊,有什么事儿,马上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谢谢您,大哥,我在这里面儿,还有什么事啊?天天除了吃就是睡,过的反倒比在外面的时候更自在了。”

“那就好,那就好。”

“大哥,您今天专门来找我,是又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其实是这样,我前两天听说,杜大妈好像失踪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听到这话,杜**眼圈一红,手捂着嘴,点了点头。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话音刚落,刚才一直很平静的杜**突然猛的站了起来,一把拉住唐玉林的手,抓的很紧。看管人员上前把他的手拉开,提醒他们注意规定。

杜**忍住泪水,双手握紧,对唐玉林说:“大哥,我妈她,她受苦了。”

“**,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妈她,她,其实并不是失踪,而是让人给绑架了。那伙儿人还用这件事逼着我把咱们当年盗墓的事情公布给了媒体,还让我把麒麟的事也说了出来,你上次来的时候我本想把这一切告诉你,可是他们却拿我妈的安全威胁我,不让我开口。现在我每一步都按他们信上的要求做了,可是他们呢,到现在都没有把我妈给放出来,我实在是担心她老人家的安全,我怕她老人家……大哥,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妈吧!我就她老人家一个亲人了,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啊。”

听完这些话,唐玉林这才算把这件事的起因弄清楚,看着眼前杜**激动的样子,唐玉林安慰了他几句,然后问他:“是什么人把大妈绑架了,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也不知道,我进来之前一直忙着公司的事,公司的财务上出了点问题,我一直解决不了……”

唐玉林打断他说:“先不说这个,你公司的事儿我多多少少也听说了点儿,你现在直接说你是怎么知道大妈让绑架了呢。”

杜**点点头:“那天我在公司,有人寄给我一封信,说我妈在他们手里,如果我想救她的话,就要听他们的话,在媒体上公布金麒麟的事儿。我还没来的急考虑,突然冲进来一帮警察,说我涉嫌了几起商业罪案,要带我回去调查,然后他们就把我带走了。之后的事儿,您差不多也知道了。我进来之后,也托朋友帮我打听我妈的下落,可是没人知道她老人家在哪里。而且他们还不断的写信威胁我,让我进一步的把事闹大,我一步一步的都听他们的安排,可是到现在他们还不放我妈。我真的受不了了,他们怎么对我都行,可是我妈她老人家是无辜的,他们把她带走这么多天了,她老人家的身体怎么能经的起这样折腾呢?再说我也怕他们会对她不利,如果我妈出了什么事儿,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我她老人家,怎么面对我自己啊?”他越说越激动,越说嗓音越大。看管员几次提醒他,他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唐玉林点点头:“**,你先别这么激动,你放心,我一定尽力帮你把这帮人找出来,救出大妈的,你放心,交给我了。”

杜**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谢谢,大哥,我真的全靠你了。”

“我们是兄弟,跟我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杜**含着眼泪勉强的笑了笑:“嗯,好,我不说了。大哥,我心里都记着!”

“另外,**,上次来看你的时候,你提醒我说,让我小心身边人,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在这里面的时候,仔细想过,绑架我妈的人,既然知道金麒麟和我们弟兄几个过去的事,一定不会是外人。”

“我也这么想,那么你觉得最有可疑的人是谁呢?”

杜**正要开口,看管员提醒他们,探望的时间到了,要送杜**回去了。

唐玉林跟看管员说了几句好话,又递上两盒好烟,他这才答应让他们多说几分钟。

杜**说:“我想过了,那个人,最有可能就是亮子,这小心最贪心。”

唐玉林马上否定了他这个想法,因为郭亮之前一直都不知道麒麟的事,所以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而且他告诉杜**,自己也曾去质问过郭亮,觉得郭亮并没有可疑。

杜**想了想说:“我一直认为就是亮子,上次还专门提醒你,听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想不通了,不是他,还会是谁呢?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你我,还有宝哥了,难道,会是宝哥?不不不,绝对不会是他,绝对不会!”

唐玉林摇了摇头:“不过,我现在最怀疑的,就是他。”

杜**却摇头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宝哥的为人我最清楚,他一定不会做这种事儿的,绝对不可能。这一点我可以用人头保证!”

“可是要是他遇到了麻烦事儿,急需用钱呢?”

“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玉林把高天宝身边发生的事大概的告诉了杜**,包括方丽提到高天宝最近有笔买卖的事。

杜**大吃一惊:“这么说,真的是他?亏我还一直最相信他,他居然这么对我,这么对待我妈,这个禽兽,我……”

唐玉林拦住他说:“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测,不到最后,不要轻易伤了我们兄弟的感情,本来我想着你知道是谁在背后玩儿花儿的呢,可是现在你也只是怀疑罢了,这件事,交给我了,我会尽快找出个结果的。”说完这话,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个幕后人布玩儿的还真够意思呢!”

38

2006年11月17日

从市监狱出来,没跑多远,就有客人拦车,唐玉林一直忙到下午四点多,才算是轻闲了一点。这人闲下来之后,才感觉肚子早就饿的受不了了,他这才打起休息牌,开着车,准备回家休息休息。

一进家门,唐玉林把衣服一脱,先拿出鱼食,喂了喂那几条金鱼。虽然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是他家里的金鱼一点儿苦也没受,每天照样能吃到自己的美餐。鱼食刚一下去,几条大点儿的鱼就上去争抢了起来。

他站在鱼池的边上看了一会儿自己的宝贝鱼争食,终于露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下午下班时间,林慧给他打来电话,说今天有两份卷子要赶着做出来,明天学生测验的时候要用,所以今天晚上可能要加班到十一点多才能回来。唐玉林看看表,这会儿才刚刚六点多点,他不慌不忙的来到厨房准备了一番,出来看了会儿电视,看着表,十点钟准时又进到厨房,亲手做了几个菜,然后摆到餐桌上,也用碗把菜一个个都扣上了,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等着林慧回来。

拿着遥控器换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想看的节目,现在的电视,好像都是一个老板开的,说放什么电视剧,大家都一起放,有的甚至几个台,播的电视剧还都是那两集,这到也好,不怕去洗手间的时候错过情节了,只要换个台,看另外一个台播的内容,弄不好,还真能接得上。

最后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只好把电视关掉了,刚关上电视,林慧就开门回来了。

林慧把外衣脱掉,唐玉林上前帮她把衣服挂了起来,然后陪着林慧一起坐在餐桌边:“加班加到这么晚,累吗?”

“不说还好好的呢,你这一说啊,我这腰和背啊,还真是疼的要命。白天坐了整整一天,动都不敢乱动,今天学校换了个新校长,新官上任,开了整整一天的会,我刚好又坐在第一排。好不容易听完他忽悠了,才想起来明天刚好要考试,卷子白天开会也没弄成,只有晚上加班儿了。唉,还好那会呀,明天不开了,不然啊,我这腰就算真的完了!”

“你们这新校长还真够能说的,开会也能开一白天,我刚才说去接你下班吧,你又不让。”

“你不是也累了一天了嘛,再加上我也知道,你这几天都没睡好过,我自己坐公交车回来,不也挺好嘛!”

“好,好,好,来吧,让我帮你揉几下吧。等你腰好一点儿了,我去把菜热热,咱一起吃饭。”说完,他把她拉到沙发上,让她趴在上面,然后双手在她的腰间用力的揉了起来:“重吗?”

“嗯,刚刚好,还是你对我好。”

按摩完之后,林慧说腰感觉好多了,唐玉林拉着她让她坐在餐桌边上,然后自己去厨房把菜热了热,两个人坐到桌边,边吃饭,边聊天。林慧问他为什么今天看起来心情好了许多,唐玉林告诉她今天他去见了杜**了,他们两个人也怀疑幕后的主使人就是高天宝,而且方丽也说高天宝最近有笔买卖,只要成功就可以有钱给她治病了。

话音刚落着,唐玉林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

“你好啊,唐老师,那麒麟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你交出来,我们老板说了,什么都好商量,你已经考虑了这么久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有了这笔钱足够你们后半辈子用的了,你还是老实点儿,快把它交出来吧!”

“我上次不是让你回去跟你的老板说,让他有本事的话自己上门找我要,光干这种事儿,我姓唐的可不吃那套。”说完他很用力的把手机挂断了,然后用力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林慧赶忙过来把摔在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试了试,还好没有摔坏。

唐玉林走到窗边往楼下看了看,发现赵三还坐在楼下的花坛边上,正在往上看,他冷冷的对着外面笑了笑,眼角仿佛突然闪过一丝光亮。

2

第六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