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麒麟>第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小说:麒麟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3/5/22 11:57:51

21

2006年11月14日

汝河路上的一家川菜小店名叫“小四川”,店面虽然不大,但是做的却是正宗的川菜,老板平时经营也活道,所以生意一向不错,今天中午刚一开门,就来了三四桌的客人。

这家饭店离唐玉林的住处不远,特别是两口子平时也特别喜欢吃川菜,所以他们平时哪天不想做饭了,经常会来这里点几个可口的小菜,也算是改善一下生活。

唐玉林接着林慧,直接开车来到了这家小饭店。一进门,饭店老板就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因为常常来这里,所以老板和他们也算是半个熟人了。

两个人找了一个在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

“你刚才在车上那么专注的,看什么呢?”

唐玉林把手里的杂志递给林慧:“你自己看看吧!”说完,随手拿起了桌上的菜单。

林慧看完之后,点了点头,“哦,这东西背后原来还有这么个故事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玉林,说实话,你到底想好了没有,那麒……”刚说到这儿,唐玉林伸手在自己的嘴前面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林慧小声点儿,不要让别人听见。

林慧点点头,小声的说:“那个东西你想好怎么处理了吗?”

“我也不知道,我完全没有头绪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个叫郭亮的人不直接上门找你要?而要玩儿这么多的花样呢?”

唐玉林把服务员叫过来,点了几道平时喜欢吃的菜,然后直接把菜钱递给了服务员,等她离开后他才继续说道:“第一,因为他不知道那东西到底在我这儿还是天宝那儿,贸然下手,只会引起另一个人的过激举动,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第二,我很了解他,如果他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定不会自己主动出手,所以他现在才这样威胁我,是想让我自己乖乖的把东西交给他。”

“哦,是这样啊,不过我这两天也想了,这东西既然一直在咱们手里,为什么要交给他呢?我都替你想好了,咱把这东西交给国家固然是好,可是如果能,我是说如果啊,你看能不能等过了这阵风头,咱能找个主儿把那东西给卖了,有了这笔钱,我们后半辈子不就不用再这么奔波了吗?”

唐玉林看到林慧脸上突然泛起的贪心的笑容,冷笑了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说:“其实有些事儿啊,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到底的,眼前看来郭亮这小子是火头儿最旺的,不过他这也好,明刀明枪的直接招呼,不像有些人,背地里动刀子,更要人命。”

林慧听到这些话,很不自然的干咳了几声:“对啊,我也觉得那个叫杜国安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他把这事儿说出来,咱现在不也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唐玉林叹了口气,把面前摆着的筷子拿起来,用纸巾擦了擦,然后递给林慧,又把林慧面前的筷子拿起来擦了擦,然后放在自己的面前。随后还是习惯性的动作,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上:“依我看啊,那个在背后动刀的人,应该不是杜国安,就他那点儿心眼儿,我还不清楚,他还不至于有那个本事。恐怕,这背后啊,呵呵,另有其人啊!”

林慧抬头看了看唐玉林的脸,见他眼睛正看着远处窗外,若手所思,她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把桌上的小碟子拿起来擦了擦,没再说话。

菜很快就上来了,还是唐玉林最喜欢叫的回锅肉和林慧最爱吃的毛血旺。两口子正吃着饭,饭店老板突然过来对唐玉林说:“唐先生,我的伙计告诉我,外面有个人一直在你的车边上转,有好半天了,我怕他不安好心,过来给你提个醒儿,你最好还是过去看看吧。”

唐玉林谢过老板,起身来到店外,见一个个头儿不高,但很壮实的男人站在自己车边。那人一扭头,看到唐玉林,冲他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左眼眼角的刀疤,然后来到唐玉林的面前:“唐先生,你好啊,我们郭老板想见见您。”

22

2006年11月14日

唐玉林回到饭店跟林慧简单说了几句,就坐着那个男人的车来到了郭亮的公司,在电梯里,唐玉林递了一支烟给那个男人,帮他点烟的同时,还好像把一个什么东西放到了那个男人的口袋,那个男人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发觉,两个人点完烟,相互点头笑了一下。

到了办公室的门前,那个男人对唐玉林说:“唐先生,您自己进去吧,郭老板正在里面等您呢。”

唐玉林点了点头,那个男人就转身离开了,他正要敲门,郭亮突然从里面把门打开来了:“啊,林哥,您来了,快快快,来,里面请。”说着,郭亮一把拉过了唐玉林的手,紧接着把他拥入怀里,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

唐玉林冲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郭亮显得很客气,先请他坐在沙发上,随后又递上了一支上好的雪茄。

“林哥,这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一转眼,咱兄弟俩都有二十多年没见过面儿了吧?哈哈哈哈。”说着,上前帮唐玉林把雪茄点着。

此时的唐玉林好像一改往日的颓废,原本微驼的腰板好像也挺直了些,哈哈一笑,拿着雪茄吸了一口,然后对郭亮说:“是啊,一转眼这么多年不见了,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也三十六岁了吧?”郭亮点了点头。

“你小子现在都三十六了,你叫我怎么能不老呢?这么多年不见,看看这玩意儿。”说着他把手中的雪茄仔细的看了看,“亮子,你小子倒学会享受了啊,这可是好东西啊。”

“什么事儿能瞒得过您老的法眼啊,其实这东西也不算贵,我每次去国外的时候都会买点回来的,我现在啊,就这个贱毛病,专好这口儿,其他的烟我吸不惯。您要是喜欢啊,一会儿走的时候我送您一盒儿,咱兄弟之间,这小东西算得了什么!”

唐玉林又把雪茄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把烟灰弹了弹:“亮子,你今天特意请我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让我来这儿品烟这么简单吧?”

“林哥,您看您这话说的,没事儿的话我就不能请您来小弟我这儿坐坐了?咱们几十年的好兄弟,又这么多年不见了,我这心里啊,还真的挺想您的,所以啊,我这才让赵三儿去把您给接来了,咱兄弟俩早就应该坐下来好好聊聊了。”

“亮子,你也知道我唐玉林这个人,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你有什么话,咱们不如直接开门见山,都把话说开了吧,这藏着掖着的,又有什么意思。”

“好,快人快语,我就喜欢林哥您的作风!好吧,那我就把这话说明了吧,不过我想其实我的意思,您早就已经清楚了吧,我呢,只是想拿回我当年少拿的那份东西。那只金麒麟,您不应该忘了,这里面还有我的一份儿吧?”

“呵呵,没错儿,你想要的东西是在我们手里,这事儿当年是我主张不跟你说,主要是怕你当时年少冲动,会把事儿给闹大了。原本吧,我想着过个几年,等到风平浪静了,再把东西拿出来,卖个好价钱,咱兄弟四个把钱分了,也好给各自日后生活找点保障。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兄弟几个还都还混的挺好的,这东西好像到没有什么必要出手了,所以这事儿啊,我也就慢慢给忘了。”

郭亮满脸堆笑:“哦?是吗?我说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是你老人家把这宝贝玩意儿给忘了啊!”

唐玉林没接他的话,接着说:“后来呢,我又想着,不如找个合适的机会,把那东西捐给国家算了。这人啊,年龄大了,胆子越来越小了,我再也过不得以前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平平淡淡才是我最想要的。把东西捐了,也算是给咱兄弟们积点儿阴德,你说对吗?。”

“林哥,您看您这话说的,这么好的一个东西,您一句捐就给捐了?我们兄弟几个不是还没点头儿呢,不是吗?另外,就算您老了,不是还有我嘛?您想过安生的日子,可以啊,我可以帮您处理这件事儿嘛。照我说啊,您干脆把那东西给我得了,然后我给您个百八十万的,您和宝哥他们三个人分了,好好地安度你们的晚年,这烫手的山芋就让我来处理,这也算是两全其美嘛?俗话不是还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咱为什么要便宜了国家呢?”

唐玉林站起身来,走到郭亮的桌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亮子,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我的脾气,这事儿吧,如果一开始,你是直接把我找来,好好跟我说,说你想要这玩意儿,这事儿嘛,还真有得商量。不过现在,你居然用我老婆的安全来威胁我,呵呵,你觉得,我唐玉林真的这么容易就可以威胁的了吗?”

郭亮听了这话一时摸不着头脑:“林哥,您说什么?我,您说我威胁嫂子?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儿呢?我郭亮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我一直都记着,我是您一手带出来的,没有您,哪会有我的现在呢?我再不是东西,也不会做这种事啊。”

唐玉林冷笑一声:“是吗?这么说,我兄弟倒还是很够义气的嘛,这事儿倒是我错怪你了?”

“哟哟哟,真的,林哥,这事儿我真的没必要骗您,我承认,我是对那只麒麟很感兴趣,而且我也确实是让赵三去跟踪过您和宝哥,想看看那东西到底在你们谁手里,不过也只是跟踪而已,其他的事儿我可什么也没做过啊。”

唐玉林拍了拍掉在裤腿上的烟灰:“照你这么说,那封信还有找人开车撞你嫂子的事,你都不想承认了?”

郭亮把手中的雪茄掐灭,用手摸着胸口对唐玉林说:“什么信?什么车啊?林哥。您怎么越说我越不懂了!总之,我说没做过就是没帮过,我没必要骗您,我再解释您也不信,我就这一句话,我对您说的这些事根本一无所知。我要是真的想要来硬的,今天又何必把您请过来呢?话既然说到这儿了,我不怕跟您把话全说透了,我让赵三跟踪你们,只是想先探出麒麟到底藏在你们谁的手里,然后好给你们开个价钱把东西买过来,如果你们卖,咱兄弟四个还都是好兄弟,你们得钱,我得东西。当然,如果你们不卖的话,我到也想过硬抢,不过,就算是抢,我郭亮也得是先礼后兵,祸及妻儿的事儿,我说什么也不会做。像您刚才说的这事儿,我姓郭要是知道是谁做的,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

唐玉林看着郭亮气急的样子,心中重整理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信和电话的确都显示是郭亮主使的,可是换句话说,又好像真的没有什么能直接证明就是郭亮做的。想来想去,本来想要质问郭亮的话,这会儿却不知怎么说出口了。

他回去坐倒在沙发上,两眼无神,心中反复思考着,如果那些事儿都不是郭亮做的话,那这个幕后之人,究竟又会是谁呢?

郭亮把椅子拉到唐玉林身边,坐下扶着他的肩膀说:“林哥,这话啊,反正我是都说尽了,信不信的,也就由您自己来决定了,咱兄弟几十年的感情,我心里一直记得很清楚,今天我请您来,也只是想和您谈笔买卖,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今天好像不适合再继续谈下去了,不如您回去好好考虑清楚,等什么时候你想通了,咱兄弟再坐下来慢慢谈。”

唐玉林这会儿脑子里乱的不得了,随便敷衍了几句,然后借口说要早点回去了。

郭亮也不好再多为难他,只好让赵三开车把唐玉林送了回去,当然还顺便让唐玉林带走了一盒上好的雪茄。

23

2006年11月14日

赵三把唐玉林送回“小四川”门口,他开着自己的车回到了家中。一进门儿,发现林慧并不在家,唐玉林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想让脑子清醒一下,眼前事情的发展,远远比他想像的复杂,这背后到底有几个人在打金麒麟的主意呢?幕后是不是真的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物正在策划呢?或者,这只是自己的猜测?想了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他一直以为最近的事都是郭亮所为,没想到这一切的背后另有其人。照这样来看,自己还真的低估了这个幕后的对手了。而且看来这个人一定是自己身边的人,因为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金麒麟就在他的手里,另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郭亮的关系,更不会利用郭亮的名字来骗人。那这个人会是谁呢?杜国安?还是……

正想着,林慧开门回来了,一进门,放下提包,脱掉外衣,把衣服挂到衣架上,转过头来问唐玉林:“玉林,你回来就好了,那个姓郭的怎么说?他没有为难你吧?他到底想想干什么呀?”

唐玉林摇了摇头:“他只是说,想花钱把那东西买走了!其他到也没说什么。不过我却发现,除了他之外,这背后还有其他人在谋划这个麒麟的事儿,给我写信和开车撞你的事儿,应该就是这帮人搞的。”

“你不是说这些事儿都是郭亮干的吗?怎么了?他不承认?”

唐玉林点了点头,林慧双手一拍:“我就知道他一定不会承认的。”

“你怎么知道?你还有什么别的看法吗?”

林慧看到唐玉林盯着自己的眼神,身体微微一抖:“没,没,没有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他到底怎么说啊?”

唐玉林其实已经注意到她刚才的一抖,不过却没有点明,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喝了口茶,点上支烟,这才把刚才和郭亮的对话告诉了林慧,林慧大吃一惊:“什么?照你这样说,这事儿还真的不是他做的?那也就是说,还真有另外一伙人在争夺这个金麒麟?”

“应该是这样!”

“那,那这个人到底会是谁呢?”

“对啊,我也一直在想,小慧,你说,这个人到底会是谁呢?”

这时林慧好像正在出神,唐玉林叫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嗯?问我啊?这个人是谁?这,我怎么会知道呢?呵,呵。”

唐玉林点了点头,又轻笑了一声。

过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都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唐玉林一支烟接一支烟的吸,林慧则是一直抱着一杯茶水发呆。

林慧手中的杯子忽然一歪,茶水刚好洒在唐玉林的腿上。林慧猛的惊醒,连忙从桌上拿出纸巾帮他擦拭,唐玉林反到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吸烟。

林慧边擦边试探着和唐玉林说:“你说,那个幕后的人,会不会是高天宝呢?”

“哦?说说看,你的理由!”

“我想了半天,原因有很多啊,第一,他知道金麒麟现在到底在哪里。第二,他也知道郭亮和你的关系。第三,从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他都参与在这件事之内。第四,也是他坚持不让你把金麒麟交给郭亮的。不把麒麟交给郭亮,会不会就是为他自己打算呢?”

唐玉林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觉得她说的话也有些道理,可是他和高天宝从小一起长大,四人当中他们两个的关系也是最好的,在他眼中,高天宝一向老实忠厚,不像是这么处心积虑的去安排这一切的人。

“如果他真的想得到金麒麟的话,为什么二十年前,他不直接接受这只麒麟由他自己保管呢?”

林慧点了点头:“咦,你说的也对啊,那么说,他的嫌疑看来就可以抹去了?”

唐玉林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可以这么说吧!反正我是绝不相信天宝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林慧想了半天,突然拉了拉唐玉林的衣服说:“玉林,玉林,你说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性呢?也许是高天宝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事,需要很大一批钱,所以他才突然打起了金麒麟的主意呢?”

唐玉林没有回答,心中暗想,对啊,如果真的是这样,他还真的有可能这么做,而且当天杜国安在监狱为什么要到高天宝走了之后才提醒我让我叫心身边人呢?难道……

24

2006年11月15日

昨天的一场雪,虽然下的不大,可是因为气温太低,所以到了今天早上,树上的雪,还是没有化。早晨不少的群众自发到路边清扫道路上的积雪和冻结的冰。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今天的气温好像比昨天又下降了不少。高天宝把那辆已经骑了十六七年的自行车从车棚推了出来,其实他老婆常常催他换一辆自行车,可是他总是不舍得,她常常和他开玩笑说,他这自行车,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他却说这辆车是防盗的,因为就算小偷也不愿意偷这么个破烂玩意儿,另外他骑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有感情了,所以这车就一直服役到了现在。他把车座好好擦了擦,骑着车来到了武警医院,昨天离开的时候,大夫通知他,他老婆的肝功能检查结果今天就会出来了。

当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他的眼睛不觉湿润了,他强忍着,没让自己哭出声来。结果上写的很清楚,他太太方丽,患的是肝癌,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

高天宝知道了这个噩耗,只感觉两腿发软,天旋地转,他硬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孤伶伶地坐在走廊的角落,时间仿佛突然静止了,他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脑海中不断上演着他和方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知过了多久,方丽的主治医生来到了高天宝的身边,安慰了他几句,这一瞬间,高天宝好像老了许多,他勉强地抬起头来问大夫,方丽还能再活多久,大夫的回答是最多三个月。

出来医院,高天宝打了个电话给学校的校长,把太太的病情大概和校长说了一下,希望可以请一个月的假来照顾方丽,校长听后马上同意了,还说这明天一定抽空去医院看望他们。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方丽已经睡着了,他轻轻把椅子搬起来,慢慢地放在她的床边,坐下之后,他拉起了她的手,过去十几年来两个人在一起走过的无数风雨,再次出现在脑海,此时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奔涌而出了。此时他的眼前,全是方丽笑着的样子,开心地笑,生气地笑,害羞地笑,幸福地笑......

“丽,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没有好好照顾你,才……我整天都只会说忙,忙,忙,其实工作再忙,哪能有你重要啊?可是我呢?却一次又一次的因为工作而冷落了你。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真的,我现在知道,你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有了你,我们的家才完整,有了你,我才算是真正的幸福。如果你真的走了,我们的这个家,还算是家吗?留下我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人世上,你说,还有什么意思呢?丽……唉,你说,有什么方法能让我替你受这场罪呢?这老天爷真是不公,明明是我做错了,明明是我造了孽,可是为什么要让你来承担这报应呢?为什么,为什么不冲着我来?”说着说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可能这些话,他只是说给自己的心,过了许久,他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的说:“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你开开心心的过完这三个月的。你放心吧,你放心,我一能做到。我一定把欠你的,全部都还给你,所有,所有......”

当班护士刘英正好来病房里面给病人们送药,看到这个情景,过来递给高天宝一张纸巾,小声的对他说:“高叔叔,您不要再哭了,不要打扰了病人休息,您不是说过不能让病人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吗,你这一哭,让她知道了,她一定会乱想的,压力过大,对她的治疗没有好处的。”

高天宝接过纸巾,擦了擦泪水,对着护士点了点头,连声道谢。

刘英离开后,高天宝继续呆坐在床边,陪着方丽,看着她睡着的样子,泪水还是忍不住地往下流。

25

2006年11月15日

又是一夜没睡好,自打出了这事之后,唐玉林几乎没有一夜能够睡好,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想,幕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早上一起床,林慧说,他的眼圈越来越黑了,眼睛里还布满了血丝,看起来他整个人憔悴的不得了。劝了他好半天,让他不要再乱想了,可是他也只是随口答应,从睁眼的第一刻开始,就已经是烟不离手。

带着重重疑问,他开车来到高天宝家,想试探一下他的口风,看看是否真有可疑。可是到了他家,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答应。对门的邻居王大妈,刚好买菜回来,看到唐玉林在高天宝家门口敲门,就上前问了几句,原来高天宝的太太方丽住院了,他这会儿应该正在医院陪护。

唐玉林问了是哪家医院,赶快买了点水果,开车直奔医院。

26

2006年11月15日

眼泪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它可以是幸福的,也可以是悲伤的。可以是甜蜜的,也可以是苦涩的。有时希望它流出来,可是它却躲的远远的,有时想控制着它,不要流出来,它却像忘了关紧的水龙头一样,一直流个不停。

这会儿,高天宝的泪水,就好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一样,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流下,偶尔有一滴流到嘴角,品尝到的,只有无尽的苦涩。

方丽,静静的躺在那里,睡的很甜,很香,嘴角时不时的,还会露出丝丝幸福的微笑,每每看到这微微的笑容,高天宝的眼泪都再次决堤,回想起结婚这么多年来,方丽对自己百般的照顾,和无私的付出,自己究竟给了多少的回报呢?

坐了一个多小时了,他站起来伸伸懒腰,真的感觉有些累了,打开柜子,拿出来了两个苹果,准备去水房洗洗,回来好削给方丽吃。

从水房回来,刚一进门儿,方丽刚好醒了,他把苹果随手放在桌上,赶忙上前把方丽扶起来,又把床头摇了起来,然后把枕头垫在她的身后,好让她坐的更舒服一些。

“老高,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你今天不是还有课吗?”

“哦,没事儿,大夫不是说今天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嘛,我就请了个假,来给你取结果来了。”话还没说完,他就后悔了。

“那取出来了吗?大夫说我得的是什么病啊?”

高天宝好像没有听到似的没有接话,起身来到柜子边拿了把水果刀,把苹果拿起来,低着头削起苹果来了。

“老高,我问你呢,你怎么不说话呀?”

高天宝应了一声,想了想:“结果啊,出,出来了,那还能有什么事儿?唉,要不大家都常说嘛,现在的大夫啊,只要你有点儿小病就让你住院,然后总是在你面前把你的病说的很严重,不然咱们都不住院,他们怎么挣咱的钱啊?其实啊,你也就是有点儿心血管硬化,有点儿轻微的肝硬化,吃点儿药,打两天针就好了。”

方丽点了点头:“哦,是这样啊,你看,我就说我没什么事儿吧,都是你,非要拉着我住院。”

“这来医院检查检查总是好的嘛,咱就当是来做了个全面的体检,现在最少不是知道你有这病了,好给对症下药嘛,治好了病,让我老伴儿健健康康的多好啊,呵呵。”

“可是这一住院,就要花很多钱的,你挣点儿钱也不容易嘛,照我说啊,咱不如去外面药店取点儿药,回家去吧,我真没事儿的。”

“那可不行,你这病怎么能出院呢?”

“照你说的,我这也不算什么大毛病,这个我懂,我们回家我吃点儿药,一样能治得好啊。”

“不行,因为,因为,因为大夫还说你有点儿贫血,所以你才会整天的没力气,回了家你还是得躺在床上让我好好照顾你,既然都要静养,咱还是好好在医院慢慢儿调养一下吧。你啊,你平时,总是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这下得病了吧?正好趁着这回住院,好好把身调养好了,也省得我和儿子操你的心。”

“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老高。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高天宝把削好的苹果递到她手里,“咱儿子现在在国外上学,在家的就咱老两口,咱两家又都没什么亲戚,你是我唯一最亲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治好,多少钱我都舍得花!另外,以后你别总是这不舍得吃那不舍得尝的,以后啊,咱什么好吃就多吃点儿,身体养好才是最重要的。我的工资要是不够了,咱家的存折儿上还有,使劲吃,看你能不能把我给吃穷了,呵呵。”

方丽很勉强提着劲儿笑了笑,嘴唇好像多少恢复了点儿血色:“我什么时候不舍得吃了?我平时吃的挺好。其实啊,只要你和儿子好,我就什么都好了。”

高天宝听到这里,眼圈不禁又红了,强忍住泪水:“你啊,总是这样。”他背过身去,把眼角的泪水擦去:“这个是我专门儿给你削好的苹果,你赶快吃了吧。”

方丽看着递到她手里的苹果,甜甜地笑了:“老高啊,你还记得你上次帮我削苹果是什么时候吗?”

“那我哪还记得呢!”

“我啊,可记得很清楚呢,那是有咱家高强的那一年,那时候,我也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你啊,那时候刚做爸爸,乐的嘴都合不住了,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冲着我傻笑。你那会儿的那个傻样儿啊,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高天宝听着,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然后长叹了一口气,想想,自己真的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好好和方丽坐下来聊聊天了,每天白天工作,回家就是备课,总是把家里所有的事务全部交到方丽身上,包括对儿子的管教和照顾,自己也是几乎从不过问。儿子出国读书后,自己也没有增加对方丽的关心,总把她为自己准备好的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方丽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自己给她的回报又在哪儿呢?

想着想着泪水终于还是坚守不住阵地了。

“老高,你怎么哭了,我这不是怪你,真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觉得我现在真的很幸福,很开心啊。”

高天宝再也控制不住,猛的冲上前去,一把把方丽紧紧地抱在怀里:“丽,你别说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一定让你每天都这么幸福,真的,真的,相信我。”

方丽一时间好像很无措:“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老高,对不起啊,我……”

高天宝没让她把话说完,用手指捂住了她的嘴,“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我刚才只是回想起来我们在一起的十几年里,你对我的好,我感觉我自己真的很对不起你,想着想着,我这眼泪就……呵呵,看我这没出息的样儿。”

他把头枕在方丽的腿上,方丽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近些年高天宝头上已经生出了许多白发,额头上的皱纹好像也多了许多,这么多年来的风风雨雨,全部都记载在这纹理之间,一幕幕过去的发生的情景,都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老高,你的白头发,好像又多了!”

“你自己不也是一样!”

“对了老高,你还记得咱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当然记得了,那是八八年的六月……”

1988年的6月,高天宝站在讲台上,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大字“金字塔”。然后他转过身来:“金字塔是古埃及文明中,最璀璨的一颗明珠,关于他的传说和故事,多的讲都讲不完,不过今天我想和大家说的是一些关于金字塔的小秘密,说到这儿,我想问一下各位同学,圆周率大家还能记得吗?”

台下的学生齐声回答:“3.1415926到3.1415927之间!”

“对,说的没错,圆周率是我国南北朝的祖冲之最早确定的,距今已经有一千多年了,但是在四千多年前建造的胡夫金字塔,用他的原始底边长度的两倍除以原始的塔高,就正好得出了圆周率。因为他的塔高和塔基周长的比,就是地球的半径和周长的比。这绝对不能说是巧合,就是在四千多年前,埃及人已经知道了地球是圆的,而且知道了他的半径和周长的比,这是不是太让人情叹了?”

台下的学生一个个张大了嘴:“太神奇了吧?”

“还有更神奇的呢!把胡夫金字塔的原始塔高乘以10亿,你们猜猜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神奇数字?”

“是什么啊,老师,您快告诉我们吧!”

“得出的数字,正好是地球到太阳的距离!”

学生们不断的赞叹这些神奇的数字,赞叹着古埃及人的智慧,高天宝又继续讲了一些关于金字塔的神奇传说,听得台下的学生都入了神。

下课后,一个女生来到了高天宝的身边,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高天宝:“高老师,您讲的这节课太有意思了,请问您下节课还会继续讲这个课题吗?”

高天宝合上教材,抬头看了看她:“会的,这位同学,你好像不是我们班的吧?”

这时,从这个女学生背后站出一个人:“高老师,她叫方丽,是我表姐,她是美术系大四的,今天是来陪我的!”

方丽的脸突然红了,高天宝冲着她点了点头:“欢迎你常来听我的课!”

27

2006年11月15日

刚来到武警医院门口,一个外地口音的妇女来到唐玉林身边,问他:“大哥,麻烦跟你打听个道儿吧,这康复后街到底在哪儿啊?”

唐玉林向北指了指:“那不是,往北,第一个路口就是了!”说完,他和这个女点了点头,就往医院里面走去。

这个女的道了声谢,转过身来自己小声嘀咕:“这郑州,怎么取的路名,康复前街,康复后街,还有个康复中街,我们外地的来这儿不认路吧也就算了,问了这三四个郑州人,也就这个大哥知道,真不知道这郑州人平时是怎么认道儿的。”

唐玉林来到住院部,找到护士站打听了半天,也说不清楚,因为到了这儿他才想起来,他只知道高天宝的名字,可是不知道他妻子的名字,所以想打听她住哪个病房也没办法。无奈之下,他只好一间间的找找看了。

从一楼一直找了三层楼,也没找着高天宝他们,正当他要再上一层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楼梯口正对的房间里,高天宝正在和一个躺在床上的女人说话。

唐玉林刚走到门口,正好听到高天宝和他妻子的对话。他没有进门打扰他们,静静地在门口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

高天宝把方丽吃完的苹果核扔到垃圾筒里,然后拿起了一条湿毛巾把她的手和嘴都擦了擦,两口子的眼角晶莹,但嘴角却都泛着幸福的笑容。

方丽无意间一抬头,看到门外站着有一个人,就拉了拉高天宝的衣服:“老高,你看看,那门外站的有个人,一直看着你,是你认识的人吗?”

高天宝一回头,看到唐玉林就站在门口,马上迎过去把他拉进屋来,“林哥,您怎么来了?”

“我这会儿正好儿没事,本来是想去你们家找你聊会儿天儿,谁知到家门口儿听说弟妹住院了,这不就马上赶来了嘛。给,这是给弟妹买了点儿水果,也不知道合不合弟妹的胃口。”

高天宝赶忙上前把水果接过来,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转身跟方丽介绍:“丽,这位是咱林哥,是我从小一起玩儿大的一个好朋友,好哥哥!从小到大,林哥一直都像亲哥哥一样照顾我,只是最近这十来年发生了点儿小事儿,所以联系不上了,前几天我们才算是重逢。”

方丽吃力地想要坐起来,高天宝赶快帮忙在后面扶了她一下,方丽坐起来之后冲着唐玉林点了点头:“林哥,您好。”

三个人在病房几简单的寒暄了几句,过了一会儿,唐玉林找了个借口把高天宝拉出病房来。两个人来到医院住院部楼下的花园里,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林哥,您这么急着来找我,是不是又出什么事儿了呀?”

唐玉林脑子里一直在考虑着应该怎么开口,是不是应该直接质问他呢?如果问了之后他不承认,自己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猜测,搞不好还会打草惊蛇。可是如果不问的话,这个谜题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先转移话题,然后见机行事:“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最近哪,那事儿闹的挺不开心的,本想找你出去喝两杯,谁知道却赶上弟妹她……”

高天宝拿出烟让了一支给唐玉林,他摆了摆手,说刚吸完一支,过会儿再吸。高天宝自己点上一支,刚吸两口,眼圈渐渐又红了起来:“林哥,我跟您说实话,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她病的这么重,也是刚刚才明白原来这么多年了,我自己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她那样对我,可我呢?”

唐玉林心想,我才没心情听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故事,但又不便说透,便连忙打断他的话:“弟妹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

“肝癌,晚期,大夫说,最多只能再活三个月,三个月啊。”说着,两只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兄弟,你别这样,什么事儿都想开点儿,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说不定会出现奇迹的,你可不能自己先放弃啊。”

高天宝慢慢的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唉,林哥,你不知道,大夫跟我说了了,她的癌细胞已经扩散的非常严重了,已经没得治了。”

“天宝,你别难过了,你可要保重身体,弟妹这会儿最需要你的照顾和支持,你可不能先倒下了,而且你还要好好的安排安排,好让弟妹开开心心的过完这最后的日子。有什么哥哥我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开口!”

“谢谢您,林哥,有事儿我一定说话!唉,对啊,我也是想着好好安排一下这三个月,好让他开开心心的,说实话,咱兄弟们当年挣的那点儿钱,我这么多年也花的七七八八了,现在我每月的那点儿工资,除了做家用,剩下的还要存起来给儿子寄到国外。其实我也做过白日梦,想着吧,要是现在能有一大笔钱,我一定带她去国外去治疗,虽然我知道治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是再怎么样我也要试试,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欠她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唐玉林脸上掠过一丝冷笑,紧接着马上恢复了平时的笑容:“是啊,要是现在能有一大笔钱就好了。”

高天宝把烟头丢掉,随手又点了一支:“唉,总之我一定要想办法弄到一笔钱,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一定要让她多活些日子,哪怕只是一个月也好!”

唐玉林冷冷的问了一句:“那你有什么挣钱的好门路吗?”

高天宝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语气,随口回答:“这次我想通了,再困难我也要做,想尽一切办法,我也要弄要一笔钱,为了她,再不情愿我也要去做。”

唐玉林小声的接了一句:“说的对啊,为了钱,什么事都得做啊!”

28

2006年11月15日

“老板,您安排我做的事儿我都已经办好了,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

“下一步的事儿,我暂时还没有考虑好,等我有了新的计划,再联系你。”说话的人有意掩示自己的声音,压着嗓子说。

“好的,没问题,只要您把事儿交给我了,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不过,您别怪我多事儿,您这又是给唐玉林寄信,又是让我开车装着撞她老婆的,我真的很想知道您到底要干些什么啊?”

“这个不需要你管,你不必多问。总之有什么事我再和你联系,你应得的钱我已经转帐到你的账户上了。”

“好的,谢谢老板,下次有事儿,您可马上联系我啊!”

黄河路边的一个公用电话前一个男人挂了电话,自言自语道:“哈哈,开着车吓唬吓唬人也能挣一千块,呵呵,这生意还真好做,哈哈哈哈。”

29

2006年11月15日

从医院出来之后,唐玉林开着车,又在路上拉了几趟活儿,也算多少挣了点儿钱。晚上十点多回到家中,林慧早已经把晚饭做好了,餐桌上摆着四个碟子,都用碗扣好了,林慧坐在桌边,面前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他把外套脱掉扔在沙发上,然后就势往沙发上一坐,一动不动的,也不说话。林慧把茶给他端过来放到茶几上,然后叫了他好几声,他才算是回过神来。

“今天你不是去找高天宝了吗?他怎么跟你说的?这事儿到底和他有关系吗?”

“还真让你猜中了,他家里真的是出事儿了,而且他也真的是急需用钱。”

“我就说是吧,那这事儿准保是他做的了,不会错的。”

唐玉林中心暗想,难道天宝真的动了贪念?这件事儿真的会是他做的?这可不像他啊。

“他家出了什么事儿急着用钱呀?”

“他老婆得了癌症,晚期。”

“她老婆到是挺可怜的,还这么年轻就赶上个这事儿!唉!”

“对啊,唉,是挺可怜的。我下午特意问过高天宝,这事儿他准备怎么办。他告诉我说,他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弄到一笔钱,来给他老婆治病,而且他还说不就算再不情愿也要做。不知道他指的会不会就是这件事儿呢?”

“那还不是明摆的?一定是,没错儿。”她的话好像没有说完,看了看唐玉林,这后面的话就止住没再说下去。

林慧看到唐玉林眉头紧锁,就没再多说什么,拉着唐玉林一起坐到餐桌边,把四个扣着的碗拿开,四个菜都是唐玉林平时最爱吃的,她夹了一块排骨给唐玉林,然后才又试探着问:“其实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见过那只麒麟呢,那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儿啊,我真的很好奇。玉林,那东西现在是在你手里吗?”

唐玉林夹着排骨,一边吃,一边点了点头。

“那,你到底藏在哪儿了呀?能让我看看吗?我真的很好奇,想看看那宝贝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唐玉林摇摇头,把啃完的骨头夹到桌上的空纸盒里说:“那东西我一直收藏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了,那个地方很不好找,等回头儿有机会了,我再去把它取回来给你看吧。”

林慧还要再缠,唐玉林却赶快把碗里的饭吃完了,然后站起来跟她说,有点事要去办,说完没等她回答,直接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就下楼去了。

2

第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