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二毛驴子探亲记>(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六)

小说:二毛驴子探亲记 作者:孙勇 更新时间:2013/6/5 7:39:45

上午小凤没去上班,在家里休息。明法上种子站了,联系一下明年的棉花种。明法老伴吃完了饭就上了炕,把昨天拆洗的被子做上。

明法老伴坐在炕上,扯着线对爬在一旁看书的小凤说:“回到家了,也不知道给我帮帮忙。”

小凤只顾低头看书,好象没听见她娘在和她说话。

明法老伴说:“我说话你听见没有,成天就知道看这些没用的书。”

小凤回过头来说:“娘,你安静点行不行,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让我看会书行不。”

明法老伴说:“看什么看,半天了没翻一下,也不知道你在那想啥。”

小凤的脸不自然的红了一下说:“这是电脑书,你以为是小人书呢。”

明法老伴说:“什么猴脑驴脑的,我不懂,成天看这个没用的,这么大个姑娘了,唉。”

小凤气的说:“大姑娘怎么了,真是的。”说完拿着书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小凤刚回到自己的屋里,二宝他媳妇就来了。二宝媳妇是妇女主任,除了管妇女工作外,平时还爱牵个线跑个媒。

二宝媳妇坐在炕沿上说:“婶子,三蛋那事我已经问完了,人家八里庄的那位姑娘说行,哪天我把三蛋带过去见一见吧。”

二宝媳妇这么一说,明法老伴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忙说:“好,我说蛋他嫂子,你就多操心吧。”

二宝媳妇把话的意思一叉说:“咱家小凤有主了吗?”

明法老伴说:“还没呢,当妹的哪能找到当哥的前边,不过,要是有合适的你也帮着留点心。”

二宝媳妇说:“三蛋的这个事儿,我还是很有把握的。小凤这边呢,我这也正好有个人家,但是不知你是怎么个态度。”

明法老伴说:“是个什么人家,你给我说说看。”

二宝媳妇见已经扯到了正题上,她这才打开了话匣子,说:“我前天上宝富家去,宝富大爷让我给他儿子找对象,这不,我就想到你这里来了。他家那小子婶子你也知道,人老实,在粮库上班,也是国家正式工人。家里更没的说,父母都好,房子也是新盖的。”说媒的嘴,那简直就是蜜糖做的,什么人家到她的嘴里一加工,个个全是五好家庭。

明法老伴听完了这一番介绍说:“这事我得和老头子说一说,还得问一下小凤的意见。”

二宝媳妇说:“行,下次我领三蛋相亲的时候再听信儿吧。”

二宝媳妇又和明法老伴唠了一会儿,然后就走了,说还要去乡里开会。

送走了二宝媳妇,明法老伴回到屋里刚想跟小凤说一下刚才那事,没想到小凤先从屋里走出来说:“娘,刚才那事你也不用和我爹说了,我不同意。”说完又转身回屋里去了。刚才二宝媳妇说的时候,小凤在里屋里一字不拉的全都听见了。宝富家儿子上班的粮库,离小凤的化工厂不是很远。每次见到小凤都一低头就过去了,是个鬼点子多爱冒坏水儿占上风贪小便宜的人,小凤看不上他。

铁头和他姐金花来到金花家的时候,天已经中午了。锁柱见铁头回来了,忙从屋里走出来,笑的很不自然的说:“你这是啥时候到的?”

铁头支上自行车说:“我是前天到的,小虎上哪去了?”

锁柱说:“上他奶奶家去了。”

等进了屋以后,锁柱对金花说:“快做饭吧,我和小虎他舅喝两杯。”

金花没吱声,上外屋忙着去做饭了。铁头和锁柱在屋里谈了些自己部队上的事情,至于他和金花吵架的事,铁头一字没提。

等酒倒上菜摆上,铁头举起酒杯说:“姐夫,我敬你一杯,这杯酒敬你长出息了,能打老婆骂孩子了。”

锁柱自知理亏,拿起来一口就喝了。

铁头倒上第二杯酒说:“第二杯,姐夫,我还是敬你,学了不少好东西,能喝了也能赌了。”

锁柱又喝完了第二杯,他在喝酒的同时也感觉到,铁头变了,现在不用拳头评理了。

铁头又倒上了第三杯说:“来,姐夫,见面三杯酒,这三杯还敬你,发家了致富了。”

锁柱又把酒喝了下去。

金花这时站在一旁不让了,用手按住酒杯说:“行了,你俩谁也不能喝了。”

铁头说:“姐,你坐下,你和姐夫听我说会儿话。”

金花把手拿开,坐在了炕沿上。

铁头说:“姐夫,一个男人,能打老婆,你自己说说,那叫啥能耐,老李家的姑娘跟了你,给你生儿育女,日夜操劳,你就这么对她呀,行,你锁柱真行,有出息了。能喝了,你也会赌了,你都是学的好事,公安局抓赌怎么就没找到呢,要我知道我第一个去举报,到班房里一呆多美,让我姐领着孩子给你送饭,那简直太光彩了。你发家了致富了,要不然怎么又是摔又是砸呢。你现在自己看一看,结婚时啥样,现在还是啥样,锁柱啊,我说姐夫,我们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啊!”

锁柱连鼻涕带眼泪一块摸了一把说:“兄弟 ,别说了。”

铁头一看到这份上了,转头对金花说:“姐,把饭拿来吧,这酒我们不喝了。”

金花忙擦了一下眼,下地去给他俩端饭。

铁头叹了口气,把话软下来接着说:“姐夫,我这个当小舅子的按说不应该说你,可是我看到你们过的日子不好,我心里着急呀,我成天盼你们好,唉,行了,姐夫,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也好好想一想吧,我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你也别往心里去。”

锁柱用手拧了一把大鼻涕摸在鞋帮子上说:“对呀,兄弟,你说的句句都对呀。”

从姐家出来的时候天就有些黑了,金花和锁柱留铁头住下,铁头没同意,说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办,金花和锁柱就没再拦。

铁头的自行车骑的飞快,不长时间就看见了杏树屯的影子。就在铁头快要进村子的时候,铁头忽然发现自己家的白菜地里有人影晃动,铁头把自行车放在大柳树下面,便向地里走了过去。到了近前铁头看清,原来是宝富家老二正在弯腰拔白菜。

铁头紧走了,几步来到他的跟前说:“哟,二兄弟,家里用两棵白菜呀?”

宝富家老二,听到后面这一说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铁头忙上前扶起了他,为他拍着身上的土说:“没事,接着拔吧,这都是自己家的。”

宝富家老二说:“哥,我,这是,那个......”

由于夜色,铁头没有去注意他的脸色,估计也不能太好看了。铁头打断他吱吱唔唔的说话,说:“兄弟,老头老太太种点菜也不容易,你这是何必呢。如果,你家今年你家要是没种白菜,只要你吱一声,明天我就给你送一车去。真的。”铁头还想接着往下说,可这时看见又一个人向这边走过来,走近了后才看清原来是小凤。

小凤来到近前说:“铁头哥,咋了这是?”

铁头说:“没事,宝富大爷家今年没种菜,我来给他家拔几棵白菜。”他说完又对宝富家老二说:“我说二兄弟,行了,你拔下来的这几棵你抱回去吧,明天我们家就开始收菜了,到时候你拉辆车过来。”

宝富家老二说:“哥,这菜,我不......”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铁头说:“兄弟,听我的,这菜你抱走,要不哥可生气了。”铁头说着把地上的菜抱起来放在了他的怀里。

宝富家老二,当着小凤也不好意思在说什么,怀里象抱着两个大刺猬似的抱着白菜转身走了。

望着走远的身影,小凤说:“养成这毛病可不好。”

铁头说:“怎么,刚才的事你都知道?”

小凤笑了笑说:“我们原来是一个班的,我最了解他。”

铁头和小凤走到了路上,铁头从树下推回自行车时,看见小凤站在了原野的星空下,夜风又吹起了她秀美的长发。

铁头说:“小凤,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小凤说:“我也不知道,心里烦出来走一走,这不就碰上你了。”

铁头说:“今天,你都忙什么了,还是上班吗?”

他俩又开始肩并着肩一起往回走。

小凤低着头想了一想说:“我,嗯,今天休息,在家相亲了,有人要给我介绍对象。”

铁头一愣,推着自行车停了下来,停顿了一下说:“相亲,怎么样,你看好了吗?”

小凤也停下,抬起头说:“就是刚才过来偷白菜的宝富家老二,我不同意 ,我家里也不怎么同意。”

宝富刚吃过饭,二宝媳妇就来了,向他汇报了说媒的情况。宝富觉的不管怎么样,明法那头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凭自己家的条件应该差不多。故此宝富心里很高兴。马上决定今晚就去一趟明法家,有些话光靠说媒的也不行,还得自己去唠。宝富这里还没等离开家,他们家老二抱着白菜就进来了。宝富看二儿子的脸色不太好看,一问才知道顺手牵羊让铁头和小凤碰上了。宝富气的一跺脚,骂了一句:“败家完意儿,下次再他娘的胡搞,我砸断你的腿。”说完气冲冲的出去了。宝富走到村前正在想明法家还去不去的时候,无意间向村口的路上看了一眼,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宝富很不理解的呆站了许久,心里决定不去明法家管闲事儿冒傻气了。人影渐渐的近了,宝富无奈的转身往回走。

铁头和小凤彼此无言,就这样默默地走到了村前,小凤先停下,铁头也手扶自行车停了下来,在黛蓝的星空下他们互相静望。

小凤头轻轻的一低,手扯着衣角,说:“铁头哥,我有话要对你说。”

铁头用手正了一下军帽,望着小凤说:“你说吧,我认真地听着呢。”

此时,一轮新月升起在天际,一有股清新的夜风从原野上扑面而来,带上他俩的丝丝细语,闯入了温馨的点点灯火,溶入了静谧的夜色。

0

(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