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狼行天下>第一章 差点被活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差点被活埋

小说:抗战之狼行天下 作者:大刀 更新时间:2013/10/20 22:27:36

“怎么有点冷啊?”向凯的脑子刚刚从一片混沌中苏醒过来,还没等他睁开眼睛,就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凉飕飕的,冷的他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赶紧用力缩了缩身子,希望能让自己感觉暖和些。

“咦?不是我眼花了吧?武哥,我怎么看这小子的尸体刚刚好像动了一下?”

“尽他娘的胡说!这小子的尸体明明都硬了,又怎么会动?少废话,赶紧把坑填上,咱爷们好尽快开路!”

“不是,武哥,刚才我……我真的……啊——!你看!你快看!他又动了!不好!该不会是……是炸……炸尸了吧?”

“炸你娘的头!咦?他还真的在动!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蒙老友,你还不快下去看看!”

“啊?武哥,我……。”

“我什么我?快去!”

这些对话,向凯耳朵里全都听得清清楚楚,有心想要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说话,可是眼皮却重的像拴了秤砣似的,无论他怎么努力也睁不开,脑子里又有些迷迷糊糊,让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但是,他很快就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了。随着那一声“快去”的呵斥,他听到了踹人的声音,跟着又听到扑通一声,随即感觉到大腿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似乎有人在他腿上重重的踹了一脚。

因为他毫无防备,这一脚踹的又很重,把他疼的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忽的坐了起来,眼睛也随之睁开了。

可还没等他看清是怎么回事,就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啊——!炸尸了!真的炸尸了!鬼!有鬼啊!”

向凯努力睁大眼睛,赶紧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太明亮的光线下,只见一个穿着灰布衣服……呃……不对,应该说是军装!一个穿着一身有些破烂的灰布军装的家伙,正弓腰撅腚的站在自己对面不远处,满脸恐怖的看着自己。

看到向凯的目光盯向自己脸上,那家伙更是吓坏了,也不及直起身子,赶紧慌乱的向后退去,却忘了向凯的两条腿就在脚下。他这一退,一下子被绊了个正着,一个屁股蹲重重的坐到地上,想要重新爬起来,却因为惊惧过甚,以至于手脚酸软,怎么也站不起来。这让他心里惊惧更甚,赶紧手刨脚蹬的退到墙根底下。他的身子已经倚上了墙壁,双脚却仍然在不停地在地上乱蹬,似乎想要把身后的墙壁顶个窟窿,躲到墙壁后面去。

看看这个人的面容,再看看他的穿着打扮,向凯有点糊涂了。

可以肯定,他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满脸恐怖的家伙,可他身上的那身军服,看起来却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努力想了一下,很快就想起来了,以前看的那些狗血抗战影视剧里,经常能看到这种军服,包括八路军、新四军在内的所有国民革命军士兵,穿的都是这种军服。

还没等向凯想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个穿国民革命军军服的人坐在他面前,而且正满脸恐怖的看着自己,他很快又发现了一个更奇怪的问题。

向凯惊讶的发现,自己和眼前这家伙竟然是坐在一个长方形大土坑里,那家伙背后倚着的不是什么墙壁,而是土坑的坑壁,坑壁上露出的新鲜泥土,黑黝黝的泛着亮光。而在那家伙头顶的坑沿边上,还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他们跟眼前这家伙穿着同样军服,手里各攥着一支长长的步枪,此时也正在看着自己发呆。

看着眼前这种种反常的情景,登时让向凯如坠五里雾中,又闹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在做梦了。他本来以为自己现在是清醒的,可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倒好像还是在做梦。

为了尽快搞清楚这个问题,向凯狠了狠心,伸手在自己大腿上死命的扭了一把,却疼的他倒抽了口冷气。不过这一扭,也终于让他弄清楚了,自己现在确实是清醒的,看到的这一切也都是真实的,不是在做梦。

但是,弄明白了这个问题,非但没能让他感到高兴,反倒心里有点害怕起来,因为现在看到的这一切,跟他记忆中自己刚才所处的环境完全大相径庭,根本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向凯清楚的记得,作为沈阳战区东北虎特种大队的一名小队长,刚才他正在执行一场人质营救任务。一名自称身上绑有炸弹的暴徒,在公共汽车上劫持了十几名人质,反复谈判无果之后,上级下令强攻解决。他第一个冲进车厢,控制住暴徒,解除了炸弹威胁。

但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还另有一名伪装成人质的同伙,身上同样绑有炸弹。见势不妙,那名伪装成人质的同伙立刻拉燃了身上的炸弹引信。就在炸弹即将爆炸的前一刻,向凯及时发现了险情,来不及多想就一跃上前,死死抱住这个家伙,两人一起从已经被打碎的车窗里跳了出去,但还没等落地,炸弹就爆炸了。

然后……,然后就是现在他听到看到的这幅光景。

作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向凯有着远非常人可比的稳定心理素质。但是,因为眼前的所见所闻,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能力,也远远超出了他的心理所能接受的范围,因而他的心里也不免有点打鼓,呆呆的看着眼前这所有的一切,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坑里坑外那三个家伙,显然也对向凯的死而复活感到很难理解,所以一个个傻呆呆的愣在那里,作声不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直站在坑沿上的那个高个的家伙最先反应过来,他把手里拄着的步枪用力往地上一杵,大声喝骂道:“向凯你这王八蛋,你他娘的装神弄鬼的玩够了没有?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听这家伙喊自己的名字,向凯不禁呆了一下,这坑里坑外的三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这家伙却一口就能喊出自己的名字,真是奇哉怪也。

“呃……我说兄弟,你……你认识我?”顿了一下,向凯终于开口问道。只是一张口,却是满嘴的东北大碴子味,而不是原来的标准普通话,反而他自己吓了一跳。

“放你娘的屁!”向凯这句话显然让那家伙很是生气,瞪起眼睛跳着脚骂道,“你奶奶的小向子,你他娘的这是说的人话么?你小子扒了皮老子都认得你的骨头,你说老子认不认识你?少废话,既然你小子又活过来了,那算你丫的命大,赶紧给老子滚出来,老子要好好跟你这王八蛋算算账!还有你,蒙老友,你也赶紧滚出来,别他娘的老坐在那里跟条抽了筋的野狗似的!”

这家伙显然脾气不怎么好,一张嘴就把向凯骂了一顿,而他后来骂的那个蒙老友,自然应该是现在仍然坐在向凯对面那个家伙了。

只是他这一骂,却让向凯更是迷糊了。听这家伙的口吻,肯定是跟自己熟得不能再熟了,可偏偏他就是想破脑袋,也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个人的。

向凯皱着眉头,努力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可能与这个人有关的资料,但终究是徒劳无功。偶尔一低头,目光不经意间掠过自己的身体,他意外的又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他身上穿的竟然也是一身单薄破烂的灰布军服,脚上穿的则是一双已经“空前绝后、鞋底开窗”的千层纳底黑布鞋。这身穿着打扮,跟眼前这三个家伙倒是一模一样,而不是他原来那一身威武帅气的数码迷彩作战服和黑色高腰牛皮陆战靴,而且原来他身上的武器装备也都不见了踪影。

这一发现,对向凯精神上的打击显然极为惨重,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霎时间又是一片空白。一个此前他脑海里一直刻意回避的狗血问题终于跳了出来:老子……是不是……穿越了?

还没等向凯彻底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坑沿上那家伙又开骂了:“我说你他娘的在里面呆着挺舒服是不是?你再不出来,信不信老子真的把你埋了?!”说话间,抬起左脚用力一扫,把一大片堆在坑沿上的泥土劈头盖脸的踹到向凯脑袋上,弄得他满头满脸满身都是。

“你他妈的……!”向凯登时大怒,用力晃动几下脑袋,甩掉上面的泥土,跟着“呼”的跳了起来,戟指指着那家伙怒声大骂。可是还没等骂完,又有一大堆泥土飞到身上,那家伙冷笑着说道,“怎么?你丫的还想跟老子比划比划?来呀!你上来试试,看老子不把你再扔进坑里!小样!”

从向凯当兵到现在,除了当初作为东北虎大队预备队员的时候,被那些不通人性的教官如此折辱过,又几时曾受过这样的挑衅?大怒之下,立刻奋力向上一跃,想跳出去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混蛋。

但是一跳之下,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失算了。如果放在以前,这个二尺多深的浅坑,他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轻松的跳上去,可这回他像往常那样跳了一下,却觉得浑身上下到处都不听使唤,只跳起一尺多高,就又落回到坑底。

“嗤——!”看到这一幕,已经从坑里爬出去的那个叫做蒙老友的家伙登时笑了起来,讥笑着说道,“小向子这家伙明明死得好好的,却又活了过来,这一来一去的,是不是把脑子给折腾坏了?现在竟然连武哥都敢不放在眼里了!”

“嗯,我看也是!”此前一直没开口的另一个家伙也笑了起来,“不过他就是再活过来十回,也照样不是武哥的对手,想跟武哥呲毛,这不是存心找抽么?”

“哈哈哈哈……!”三个家伙一齐开心的大笑起来,那个蒙老友还不时冲着向凯挤眉弄眼,似乎觉得自己刚才被向凯吓得那副丢人的怂样,这样就可以找补回来了。

向凯现在真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他不知道在那个暴徒引爆炸弹的一瞬间,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的身体现在非常虚弱,别说是特战队员那钢铸铁打的身板了,就是作为一名普通士兵,都不怎么合格。

“嗨——!”向凯轻轻叹了口气,高高抬起右脚,放到坑沿上面,然后左脚用力在坑底一蹬,身子向上一耸,终于出了那个大坑,站到了地面上。可还没等他站稳,猛不防一根手指就直直地杵了过来。若不是他及时把脑袋猛地往后一缩,只怕这根手指就戳到他的鼻子上了。

“你小子自己把坑填了!”那个被称为武哥的家伙把手指在他面前连着虚点了几下,气哼哼的说道,“我说你小子玩什么不好,偏要玩这种死去活来的把戏?你他娘的知不知道,为了埋你,害的老子们在这里用刺刀挖了半天坑,你自己说,这账咱们该怎么算?”

向凯这时还是满脑子的云里雾里,除了看到地上的黑土,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是在东北以外,其它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听了武哥的话,一时竟不知如何接口。

“我说以前你小子一向油嘴滑舌的,现在怎么倒是哑巴了?”见向凯没有理睬自己,武哥很是生气,抬起脚来,不轻不重的在他大腿上踹了一下骂道,“老子他娘的问你呢!你害的咱们哥仨在这里瞎费了半天力气,连手指头都差点磨破了,你小子打算怎么报答我们?”

“对不起,武哥,”向凯停下手来,看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抬手摸摸自己的脑袋说道,“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连自己身在哪里、我是谁、你们三个又是谁,这么简单的问题都闹不清楚,你让我怎么报答?”

向凯的这番话,明显把武哥他们三个给吓着了。三个家伙瞪大眼睛,呆呆的看了他半晌,突然又一起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说向凯你这混蛋,就算你死了一回,也用不着跟咱兄弟开这种没意思的玩笑吧?”武哥一边大笑着一边指着他说道,“你说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我们三个是谁,这种屁话说出去,只怕连傻子都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向凯认真的说道,“武哥,我现在除了知道我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余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能不能给提醒一下?”

“嗯?”武哥歪着头上上下下的把向凯好一番打量,确认他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不禁嘟囔了一句,“真他娘的奇了怪了,难道死过一回的人,就把以前的事全都忘记了,怎么我以前从没见过这种怪事?”

“武哥,难道你以前见过死了的人又活过来的?”站在他旁边的那个没怎么开口的家伙问道,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挖苦的味道。

“去你妈的石有田,你小子竟敢取笑我,皮痒了是不是?”武哥瞪着眼睛骂了一句,抬手欲打,石有田赶紧笑着躲到一边。

“你小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武哥再次回过头来,又把向凯仔细打量了一番,终于一脸狐疑的问道。

“真的,武哥!我现在就连我自己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说我还能知道什么?”向凯回头看着武哥,一脸郑重的问道,“武哥,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他早就看出来了,在这三个人中,显然是以武哥为首,所以他自然就把武哥当成了第一交谈对象。

“以前的事你能都忘记了……倒是个好事,现在不知道也罢!”武哥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声音嘶哑的说道,跟着又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嗨!奇耻大辱啊!”说最后这几个字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都在剧烈的扭曲抽搐,语调更是惨痛至极,显然心里极为痛苦。

武哥的情绪语调前后反差如此之大,让向凯心里登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想了一下,他抬头盯着武哥,平静的说道,“武哥,若是我就此死了,自然用不着再知道以前的事,可偏偏老天又让我活过来了,那我就还得继续活下去!所以么,以前的事,不管是好也罢,坏也罢,我总得知道!要不然的话,我一天到晚过得就跟在梦里似的,只怕要不了多久,我就非疯了不可!”

“嗯,你说的也对!”武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枪说道,“那我就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你叫向凯,他叫蒙老友,他叫石有田,我叫陈占武!”武哥挨个指了指他们三个,又回手指了指自己说道,“咱们四个都是东北保安军司令、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少帅麾下的士兵,咱们部队的番号是陆军独立步兵第7旅620团,编制是2营1连3排7班,……。”

“咱们的旅长是王以哲,团长是王铁汉?”向凯刚在武哥身边坐下,听到这话,忍不住突然插口问道。

24

第一章 差点被活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