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狼行天下>第四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小说:抗战之狼行天下 作者:大刀 更新时间:2013/10/23 21:53:13

向凯单枪匹马杀死一头独狼,在陈占武、蒙老友和石有田眼里,他的形象突然变得高大起来。

不经意间,陈占武对向凯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由原来一口一个“小向子”变成了“向凯”。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在当兵的人中间,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你本领比别人大,你就是“向凯”,本领比别人小,那就只能是“小向子”。不过我认为:这条原则也不单单军人中间适用,在普通人群中也同样适用。

“打鬼子!”这三个字非常干脆的从向凯嘴里蹦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陈占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愣愣的瞅着他追问道。

“我说咱们去打鬼子!”向凯一字一句的说道。

前世的时候,向凯老是哀叹自己生不逢时,空自练了一身本事,却因为天下太平,无仗可打,所以只能每天在训练场上跟那些毫无知觉的器械较劲。偶尔出去帮着警察抓个逃犯通缉犯什么的,都会乐上好几天,像这回处置人质绑架案,已经算是破天荒的干了个大活了。

不过现在好了,绑匪一颗炸弹把向凯的灵魂送回到1931年。九一八刚刚过后的东北,到处都是日本鬼子,只要他愿意,可以尽情的去屠杀、去折磨那些两条腿的东洋矮骡子。

从这一点上来说,向凯还真要好好感谢一下那个绑匪。如果没有那家伙的“敬业”和“努力”,说不定他这辈子就只能永远呆在训练场上,默默无闻的度过自己的军人生涯。抄起武器走上战场,跟敌人轰轰烈烈的打上一场,或者马革裹尸,或者凯旋而归,这种情景永远只能存在于臆想之中。

一想起这茬,向凯心里就忍不住一阵狂喜,竟然完全忘记了穿越的烦恼,甚至还觉得自己真应该为此大笑三声。

上战场痛宰日本鬼子,这几乎是后世所有中国军人的共同梦想,但当从当时的国际国内情况来看,能实现这个梦想的机会微乎其微。可是现在,实现这个梦想的大好机会已经实实在在的摆在他的面前,只要他愿意,就立刻伸手可取,难道他不应该为此感到高兴么?

向凯心里这么想,但不等于陈占武他们三个心里也会这么想,蒙老友第一个站出来反驳:“我说小……向凯,你小子是不是发疯了?就咱们手里这几条没子弹的破枪,还去打鬼子?你是不是嫌咱兄弟们的命太长了?”

“没子弹有什么要紧的?”向凯不以为意的笑笑说道,“小鬼子那里有的是!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没有枪,没有炮,小鬼子给我们造!况且小鬼子现在用的枪炮,有很大一部分还是刚从咱们手里抢去的,咱们再去抢回来用,也是理所应当的!”

深井子,是后世沈阳铁路局沈阳车务段所属的一个四等小站,但在1931年的时候,这里还只不过是抚顺线上一个为过往列车提供临时停靠加水的地方。只有一溜十几间平房立在铁路附近,周围用木栅栏围起来,十几个日军士兵驻扎在这里,此外就只有两名中国工作人员。

在原来那个时代,一直到日本投降,深井子站都始终默默无闻,从来没引起世人的注意。但是,随着特种兵向凯重生到这个时代的那一刻开始,它就注定要出名了。

早晨天将蒙蒙亮的时候,深井子站铁路北边不远处一座小山包后面,突然出现了四个黑影,他们就是向凯、陈占武、蒙老友和石有田。

向凯打来的那条狼,身躯和头颅部分当时就被他们三个吃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四条烤狼腿,被他们一人一条带在身上。

昨天晚上,向凯费了不少口舌,终于说服陈占武他们三个,同意跟自己一起去打鬼子。不过出于谨慎,三个家伙有言在先,先跟向凯试一把看看,行就接着干,不行就趁早散伙各奔东西。

向凯既然把他们骗上了贼船,就没打算再让他们下去,但是他也知道,要想让这几个人坚定跟自己打鬼子的信心,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武器问题。他们逃离沈北大营时带出来的步枪,因为没有子弹,向凯嫌带在身上累赘,所以全都他扔进坑里埋了,而那个坑原来是陈占武、蒙老友和石有田挖来准备埋他的。现在他们每人手里只剩下一把刺刀,解决武器问题就成了当务之急,当然他也需要借搞武器的机会树立起自己的威望,坚定他们跟自己打鬼子的信心

作为后世沈阳军区东北虎特种部队的一员,向凯对东北的历史,尤其是九一八之后的那段屈辱苦难历史,有着比较深入的了解,其中就包括臭名昭著的日本满铁公司和旧中国东北的铁路情况。

满铁公司全称是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是上世纪1906年---1945年间存在于中国东北的一家日本人经营的特殊公司,是日本人用来对中国东北进行经济掠夺的最主要工具。

日俄战争后,日本人从老毛子手里夺去了南满铁路的经营权,接管经营的就是满铁公司。与此同时,日本人还攫取了在铁路两侧每隔十公里驻军十五名的驻军权。由此,包括抚顺线在内的南满铁路,就变成一个由满铁公司负责经营,日本关东军负责安保的怪物。

向凯现在只有四个人,而且都没有枪,第一次作战的主要目的就是搞武器,目标自然不能选的太大。因为他了解上面这段历史,所以自然就把目光投向了南满铁路沿线这些驻扎的日军。

向凯先从陈占武那里得到他们当时所在的大致位置,然后经过一番简单判断,确定了南满铁路所在的大致方向。于是,四个人连夜向西南方向疾行,在火车汽笛声和车轮铿锵声的指引下,终于在黎明前找到了一个符合向凯要求的目标。

他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天还未明,所以看不清楚站牌上标注的站点名字,只是根据它的规模判断,向凯觉得这是一个合适的目标。

当时,深井子站还隐藏在夜幕之中,只有站内平房下有一盏瓦数很小的电灯,在夜色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因为隔得距离较远,所以只能看到院内灯光下有一名哨兵在来回溜达,其余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向凯虽然在训练场上练出一身好本事,但真正走上战场,这还是第一次,也就是说,他也是一个初次上阵的菜鸟,因而他必须谨慎从事,在不确切了解站内情况的前提下,他绝不会轻举妄动。

向凯趴在小土包上的灌木丛中,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没发现什么异常,就跟陈占武商量,让大家轮流放哨,先好好休息一下,一切等天亮后再说。

1931年9月底的东北,日平均气温已经低至摄氏六七度左右,晚上的温度就更低,他们都穿着一身单军衣,所以虽然赶了一夜的路,个个都又累又困,却冻得谁也睡不着,只能挤到一起蹲在灌木丛中,瞪着眼睛等待天明。

天渐渐的亮了,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过,向凯和陈占武他们赶紧抢到土包顶上查看。之间对面深井子站上平房的房门相继打开,屋里的日军士兵鱼贯涌了出来,在一个指挥官的呵斥声中,开始列队出操。

“娘的!怎么还有跟咱们穿一样服装的人在里面?难道是这帮王八蛋投了小鬼子了?”陈占武正取出烤狼腿准备吃早餐,看到对面的情景,先啃了一大口烤狼腿,然后一边用力嚼着,一边含含糊糊的小声骂道。

其实不用他说,向凯也早就看清楚了,深井子站内出操的一共有十八名军人,但其中只有六名日军士兵,剩下的十二个人全都是穿着东北军军装的中国人,也难怪陈占武要骂娘了。

向凯对此倒没觉得有多么奇怪。后世资料上记得清清楚楚,九一八事变之后短短几个月内,就有五万多东北军投敌当了伪军,而驻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兵力总共才两万人左右,兵力明显不足,既然有这么多伪军可以利用,又何乐而不为呢?

对面的日军和伪军很快出完早操,回到站内洗漱一下,吃过早饭,六名日军仍然留在站里,伪军则立刻分成东西两路,沿着铁路路基向两头巡逻去了。

向凯一边观察,一边在心里暗暗盘算着作战计划。深井子站实在太小了,他很容易就把情况看了个清清楚楚,再看下去也没多大意思,不过现在已经天光大亮,想行动是不可能了,于是低声说了句:“睡觉睡觉!”然后慢慢退了回来,把灌木丛间的枯草简单整理一下,就合身躺下。这时候,太阳已经渐渐升起来了,从灌木丛缝隙中透进来的阳光,照得身上暖洋洋的,向凯很快就酣然入睡。

临近中午的时候,向凯一咕噜醒来,小声跟陈占武交代几句,就悄悄从小土包上溜下来,接着树木沟壑的掩护,一口气跑到几里外的浑河边上,用刺刀砍根木棍做成鱼叉,随手叉了几条浑河鲤鱼,在河岸下生火烤熟带了回来,四个人美美的吃了一顿烤全鱼。

傍晚,向凯又用木棍和树皮做了一副简易弓箭,到浑河边射了几只野鸭,同样生火烤熟带回去,四个人又大吃了一顿烤鸭。

虽然还没见识过向凯打仗的本事,但从昨晚到今晚,他弄吃食显露出的本领,已经让陈占武、蒙老友和石有田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感觉。

当初逃出来的时候,向凯在这四个人中是绝对的小弟,只有听那哥儿仨呼喝的份儿,但在这一天一夜间,向凯大显身手,连搞了三顿好吃的,把他们几个喂得饱饱的,因而不知不觉间,他在几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直线上升,大有压过陈占武,坐上第一把交椅的架势。

不过,这只是一种微妙的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陈占武虽然觉察出这其中的变化,但他已经被向凯的本领折服,因此倒也没什么怨言。

46

第四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