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军机第零号>第九章 塔克拉玛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塔克拉玛干

小说:军机第零号 作者:麒麟一笑 更新时间:2014/5/11 12:59:04

“这是一种很精巧的密码。单看字的意思,你怎么拼都读得通,关键是丝帛本身。纺织时在丝线里混了金丝,金丝的排列是有规律的,按照规律排好,就是一张密文,再翻译过来就好了。”穆长安结了账,“也不用你干什么,想去走走就走走,想看苏冥就去看她,我先回去了。”

这话听得我有些不舒服,不过我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在街上走没准又碰上一帮杀马特,还是去看苏冥保险些。

医生说苏冥的骨头裂了,但还没断,平时活动带个矫形架就好,不过现在还是要上石膏,在这里在呆一会。

我出了医院,意外地发现慕容云轩站在医院门口。她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有些类似于袄群的衣服,头发挽成了一个高雅的发髻,看着颇有一种大明十二闺的感觉。路边好几个男的看得眼都直了,不过她眼里流转的不是什么大家闺秀的羞涩甜美,而是再盯着老娘看等着被废吧……

其实凤川霖本身并不是特别漂亮,最多就是一班花水平,但她身上有一股特别的“态”。

“女子,有态者,即为**。”

而慕容云轩是真的天生丽质,尽管她不说话,也无法抹杀她作为一个美人的事实。

不过姓慕容的还真是多美人啊。慕容冲,他姐姐慕容燕,天龙八部里的那一溜,还有慕容云轩,还有慕……穆长安,也算一个吧……

话说,等哪天他归西了,估计“中国十大美男”就要变成十一大了……他要是穿回去,大概也能混成个男皇后什么的……

出了医院大门,慕容云轩就一直跟在我身后,不多于十步也不少于十步。我心说怎么跟遛狗样的,你跟着我干嘛呢?问她,她压根就不理我。

我在街上逛了逛,她始终跟在我身后,整一冷面保镖。被美人跟着倒也舒服,幸好不是一大汉,不然路边某种人的脑细胞又要开始活跃了。

等我回去后,苏冥还没回来。周远的房间在我隔壁,我吃完晚饭又上网上到十点多准备睡觉时,他房间的灯还亮着。

第二天吃早饭时,他们三没一个下来。等我吃完了准备走一走消化一下,周远和穆长风才下来,却没见穆长安。

“差不多了,下午就可以出发。”周远打了个哈欠,“你两没问题吧?”

我后腰不碰它也不疼,就是有种酸胀感。苏冥已经把石膏拆了,问他是哪里。

“塔克拉玛干,你知道罗布泊吗?”

“罗布泊?”我吃了一惊,但想想又觉得很正常。

罗布泊在国内外都算是鼎鼎有名的。不管是丰富的自然资源,还是各种失踪死亡事件,传说中的食人巨蜥,都无比的吸引人。当然,最著名的还是彭加木的七字之谜和双鱼玉佩。

早在十年动乱之前,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我国大大西北发生了一些事情(据说在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此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这些疯者脚部已经磨烂,也就是说他们毫无知觉。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带回来了一些拓片和一些古代装饰品的碎片还有一块玉镰)当时已经开始进行了一些调查,但不够充分。然后**爆发,国家行政机构实际处于瘫痪状态,此事就搁置了。**结束后,军方首先提出继续调查(所以彭加木综合考察队的队员组成其实是很微妙的,主要成员是军队里的一些人,还有很多方面的专家,包括民间的专家,大家可以猜到是什么人。但最大疑点是**之前那些去淘古物的青年的出事原因,而又在其胃中发现未知植物,军方将此事故断定为未知生化事故,其实是为了培养特种部队),所以最后选定为彭加木领队。【本段摘自百度文库】而部队已经决定派水,彭加木却还是执意要自己前往找水,只留下“我向东去找水井”七个字。在高温的沙漠中,随身仅有几颗奶糖,还有那一株传说中的植物标本,一个已经不年轻的人能走到哪去呢?而后的几次大规模的地毯式搜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彭加木到底去了哪里,大概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双鱼玉佩则更加灵异。为什么叫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外形,而是因为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初次发现它灵异的功能时,是用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今天看来,这个“双鱼玉佩”装置有可能是一个“超人类文明的时间机器或物质转移装置”,极有可能是被运用于某种物质的超距输送的。这种装置使被传送的物质具有了类似于佛教中的神足通的功能,即可以自在无碍的在多个物质空间进行传输。当复制出一条鱼后,科学家们感到很惊奇,为了证明复制的鱼和原始的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在鱼的一侧作了标记,结果复制出的鱼也有这个标记,不过位置是相反,非常象中国的阴阳太极鱼的阴抱阳,阳负阴的藕合结构。两条鱼在同一时刻下的动作完全不同,就象是两条不相干的鱼在游动。为了证明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把其中一条鱼注射了毒药,这条鱼很快死了,但奇怪的事出现了,另外一条鱼仍然活着!但在七小时后这条鱼也死了,于是证明了这两条鱼之间的关系仍然是同一条鱼,只是经过玉佩装置的功能,呈现了两条处在不同时空状态下的不同状态。从鱼都死亡的时间延续上说,这个装置往返另一个未知物质空间的时差在7小时,天知道那是个什么世界?【本段资料摘自百度文库。】

……

上次“继续希特勒的伟大事业”,这次莫非我们要“跟随彭加木的光辉足迹”?

“不过入口位置还不确定,得看情况。我们有地图,应该没问题。”他又说。

我一听就不干了。应该?什么叫应该?上次你说应该不会诈尸我差点给咬死,这次没准我跟彭老爹爹一样失踪!

“别闹!”苏冥怒喝。

这两年在军营里呆惯了,我条件反射的就闭了嘴。不过,我瞥了苏冥一眼,这几天她都蛮暴躁的。莫非……亲戚来了?

周远他们本来打算明天再走,给我两再休息一下,但苏冥执意要今天出发。我有点不太乐意,她居然拿军衔压我。军令如山,不得不从。

周远说我们还要买些东西,主要是水,在沙漠里断了水死路一条。我们分头去采购,搞着搞着,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一直到中午穆长安都没个影,我不由得怀疑他们仨昨晚干了啥……随即又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他哥把饭端上楼,没再下来了。

下午我们开车出了吐鲁番,上了高速,一直到晚上才下来。准备在宾馆住一晚,明早入沙漠。

我们在宾馆的餐厅里吃晚饭,上菜的是个小眼睛的年轻人。因为我们都穿着军服,他多看了我们几眼,之后说:“哎最近热闹啊,尽是军人往这跑,几位不会也进沙漠吧?”

穆长安正在玩杯子,听到这话笑了笑,说:“最近流行自驾游啊。怎么?营里的哥们抢先了?”

没想到那人一听就摆摆手:“那哪是自驾游啊!进去一大堆,出来个疯子!”

0

第九章 塔克拉玛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