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军机第零号>第十一章 郞艳独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郞艳独绝

小说:军机第零号 作者:麒麟一笑 更新时间:2014/6/17 16:37:20

  第二天我们沿着河道继续向前。一眼望去除了荒沙还是荒沙,不由得想起那一千古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大漠有了,太阳有了,长河……也算有吧,孤烟……如果汽车尾气算的话……

“你对罗布泊了解多少?”穆长安忽然开口。

罗布泊啊……

 罗布泊曾有过许多名称,有的因它的特点而命名,如坳泽、盐泽、涸海等,有的因它的位置而得名,如蒲昌海、牢兰海、孔雀海、洛普池等。元代以后,称罗布淖尔。在20世纪中后期因塔里木河流量减少,周围沙漠化严重,迅速退化,直至20世纪70年代末完全干涸(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自从罗布泊干涸后纳木错成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第一大是青海湖)。

 盆地中河流如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曾经形成了巨大的湖泊。此后湖水减少,楼兰城成为废墟。1921年后塔里木河断流,湖水又有加,1942年测量时湖水面积达3,000平方公里。1962年湖水减少到660平方公里。1970年以后干涸,主要原因是因为塔里木河两岸人口突然增多,不断向塔里木河要水,使其长度急剧萎缩至不足1000公里,使300多公里的河道干涸,导致罗布泊最终干涸。敦煌、哈密、鄯善、吐鲁番、库尔勒、若羌、且末、和田、阿克塞、肃北、瓜州、尉犁、民丰、于田、墨玉、玉门、铁门关等都处于罗布泊周边地区。[6-7]

自20世纪80年代美国公布已干涸的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以来,“大耳朵”被认为是罗布泊东湖的干涸湖盆。在已经结束的“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险之路”科学考察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罗布泊东湖连续向西延伸的湖岸线,由此测算出罗布泊古湖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

当然,如果罗布泊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让人如此着迷,让人着迷的是那些神乎其神甚至有些毛骨悚然的灵异事件。

对于彭加木和双鱼玉佩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但除了彭加木,同样还有大量无法解释的事情。

 为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舍生忘死深入其中,不乏悲壮的故事,更为罗布泊披上神秘的面纱。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 ,古丝绸之路就从中穿过,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到处皆是。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路过敦煌时,在《大唐西域记》中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许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远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事时有发生。

 1949年,从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一架飞机,在鄯善县上空失踪。1958年却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为什么突然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30余年后,地质队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红柳沟中发现了他的遗体。

1980年6月17日,着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 失踪,国家出动了飞机、军队、警犬,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地毯式搜索,却一无所获。2007年终于在罗布泊发现了一具干尸,但最后经过波折的DNA鉴定却断定这具干尸不是彭加木。

1990年,哈密有7人乘一辆客货小汽车去罗布泊找水晶矿,一去不返。两年后,人们在一陡坡下发现3具卧干尸。汽车距离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夏,米兰农场职工3人乘一辆北京吉普车去罗布泊探宝而失踪。后来的探险家在距楼兰17公里处发现了其中2人的尸体,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汽车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失踪。当直升飞机发现他的尸体时,法医鉴定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于偏离原定轨迹15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终干渴而死。死后,人们发现他的头部朝着上海的方向。(余纯顺就是上海人)

1997年,甘肃敦煌一家3口在父亲的带领下,前往楼兰附近寻宝,结果一去不 复返,最后3人尸体被淘金人发现。

1997年,昌吉有4个人开着大卡车,到罗布泊南岸的红柳沟找金矿,结果没有了消息。1998年,有人在红柳沟附近找到了4具尸体和一部烂车。

 2005年末,敦煌有人在罗布泊内发现一具无名男性尸体,当时据推测该男子是名“驴友”,法医鉴定其并未遇害。这具尸体被发现后,也引起了国内数十万名“驴友”的关注,更有人在互联网上发出了寻找其身份的倡议,最后在众人的努力下,终于确定了该男子的身份,并最终使其遗骸归回故里。经查明,该男子是2005年自行到罗布泊内探险,但为何死亡,却一直是个谜……

 除了死亡事件,罗布泊耐人寻味的还有它本身,最神秘的的就是它的坐标,无数次的科学军事探测后,竟然没人能给出它的坐标,原因就在于它会动!有人推测说罗布泊和另一处湖泊相连,水在这两个湖泊中流来流去,所以它会动。但到底是怎样的,大概也没有个官方解答,不过这些未解之谜的引人之处也就在于这里吧……

 在我想着这些事时车上的几个人一直在用望远镜看着什么,我往外看看除了沙子什么也没有。我收回目光,慕容云轩正坐在我旁边,同样在往外看。看看她,再看看黄沙,不由得又想起另一个故事。

 郎独其艳,世无其二。

 慕容冲,小名凤皇,当年倾绝五胡十六国。而当苻坚大帝踏平他的国家时,他还只有十二岁,因为长得太漂亮了便和他姐姐清河公主一起被苻坚收入后宫,当时市井歌曰:“一雄复一雌,双飞入紫宫。”后来苻坚迫于言论把他放出后宫,高官厚禄。而慕容冲很争气,趁苻坚战败后率军围城,在城头上苻坚派人送一件白衣给他,希望他顾念旧情,而这一件白衣更是激起了他的怒火。太元十年(385年)正月,慕容冲在阿房城称帝,改年号为更始,太元十年(385年)五月,慕容冲率军登入长安城,太元十年(385年)十月,慕容冲派车骑大将军高盖率军五万进攻后秦,太元十一年(386年),慕容冲喜欢居住在长安,而且又畏惧慕容垂的强盛,不敢东归,便督促农耕,建筑宫室,作长久安居的打算,因此遭致鲜卑人的怨恨,最终被杀。

 他后半生也确实可怜,苻坚认为凤凰不是梧桐不栖息,不是竹子的子实不吃,就在阿房城种植梧桐、竹子数十万株等待凤凰。不知当他独居阿房时,是否想起过苻坚……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我们离开了河道,我看见前面的穆长风膝上摊着两张地图,一张是塔里木的地图,另一张是自己画的,纸上线条像是小蛇一样蜿蜒。

 我问周远到底在看什么。

 “胡杨。”他说,“有水的地方就会有生命,如果哪里有过大量的水,周围一定有胡杨,干死了也不会那么快就倒下,还是找得到的。你也看看。”说罢就塞给我一架望远镜。

 胡杨啊……我举起望远镜,但除了黄沙以外什么都没看见。想想在西藏时除了白雪还是白雪,不由得感慨大自然真是无情,连一颗生命的种子都不肯播下。同时人类又是多么渺小,一阵风,一滴水,都能轻易地取走一条生命。

 一直到晚上我们也没有发现什么胡杨。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一早又出发了。在这茫茫沙漠中我对方向完全没感觉,只有指南针角度的变化,我才知道我们在改变方向。

 将近中午,我眼睛都要瞪爆了,脑子也昏昏沉沉的,正想着下次要不要试试好视力,视野里忽然出现了什么东西。

 “左边!”穆长安喊了起来。

 望远镜里赫然是一片干枯的树林,大半都给埋了。如果不是枝干的颜色还是比较明显的,肯定会漏过去。

 车子缓缓靠过去。树枝几乎被彻底埋没,但从露出来的还是能看出一个湖泊大概的痕迹。

 甚至还是个颇大的湖泊,穆长安绕着轮廓转了一圈,回来冲他哥点了点头。

 “然后呢?”苏冥看了看远处的沙丘。

 周远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不是说意思奇怪,而是我无法从发音上判断是哪几个字,就像佛经一样。

 接着他又说:“沿着飞鸟留下的痕迹,将会到达神都。”

 飞……鸟?飞鸟是什么情况?!我抬头,你他娘这可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我看见苏冥也抬起了头。

 “啧,痕迹就是指这个湖。”周远指着湖泊。

 ……

 一只鸟能留下这么大的痕迹?这什么鸟?北海有鱼名鲲,化而为鸟,双翼不知几千万里?

 “神都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从某种概念上来说,确实可以称为‘神都’”周远掏出水壶喝了一口。

 “神都?”

 “是。”

 “接着呢?”苏冥问,“要往哪边走?”

 “你觉得这像什么?”穆长安指着湖泊问我。

 苏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疑惑地看着他。我看了一下,也没觉得像什么,只是形状很不规则。

 “唉……你过来。”穆长安拉着我往边上走了走,“从这到这,再到那边,绕回来,像不像一只鸟?”

 这一提醒我一看,还真的是,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鸟。

 “所以,我们要往鸟头指着的地方走,百鸟逐日,那神都就相当于太阳,不会很远了。”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找到两片枯林,下午又找到一个,周围的沙地上开始多了一些大石块,被风雕成各种奇怪的形状,嶙峋怪石插在金白得山丘上,在炫目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壮观。前面的穆长风举起一个黑色的东西,我一看,又是单反。

 之前是不是有人说过,他喜欢摄影?

 路上也有不顺的时候。当经过一处巨石下时,另一辆车忽然出了问题。一检查,那车的轮轴磨得狠了。这一修就耽搁了不少时间,修完后有检查了一遍我们这辆车。等我们发现第五个湖时,太阳落山了。

 “如果没错的话,接下来就该是神都了。”周远看着远处的地平线,那里还留着最后一丝光亮。

 听到这话我心里又兴奋又紧张,在遇到这类事时相信大家都有这两种感觉。但我还是紧张更多一些,“我不去!”“我看到了!”那个疯子不去哪里?又看到了什么?

 这一夜除了另外一辆车上的人,其他人都睡得不是很好。我半梦半醒间还听见周远和谁在说话,篝火跳动,我翻了个身,心想着明天会怎样……

 清晨沙漠几缕清冽的风卷起一阵砂砾,把我弄醒了。我把衣服上的砂砾拍了拍,洗了把脸,天边的朝霞仿佛贵妃的披帛,美得令人心醉。等大家都醒了后我们吃了点东西,便上路了。

 在这一片死亡之海中,那传说中的“神都”又是怎样的存在呢?

0

第十一章 郞艳独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