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117懵懂的少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7懵懂的少年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10/1 11:06:06

满身淤青的花田小豆回到道馆以后只得到了父亲细心的关爱,为他擦药按摩,除此之外再无其它,甚至没有半点的支持怂恿,花田阪隶按着小豆的肩说“豆,来中国这么久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们的锋芒要展现在最需要我们的时刻,尝粪问疾,或许只是一个传说,他们可以做到受屈辱的极致,甚至以此为耀,我们为什么不行”说着,花田阪隶捡起一个身旁经过的臭虫放进嘴里,好臭,喝了口跌打损伤酒,继续对小豆说“记住你的使命,忍常人所不能,等待锋芒乍现时刻,我们一定会有机会”

小豆记住了父亲的话,等待着刺杀那两个学生的机会,小春和二毛,就是这两个人,让小豆在自己的女神面前丢尽了面子,而这女神真的是神一样的女孩,圣洁善良,并没有因自己的落败而撒手不管,相反却毫无理由的帮助了弱者,我心中的圣女是有着多么慈悲的胸怀,这让小豆非常的感恩,并且不再因没了面子而羞愧,他相信王恬恬不会把他看扁,他开始继续跟踪,甚至有些明目张胆,他不再畏惧任何拦阻的人,相反到希望有人将他爆打。

之后再没有发生暴力事件,那些人还是比较在意王恬恬的感受,这女孩看不得人们动粗。

王恬恬也不在警惕,虽然她知道有人跟踪,甚至显有几次,她还回身微笑,还有那么几次,王恬恬是哼着小调回的家。

花田小豆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脑子里哪里还有什么天皇的名号,我只要和我的天使,保持着距离,一对异国的少男少女,就这样一直是跟踪与被跟踪,保持着彼此都觉得很舒适距离,一天又一天的周而复始。

只可惜这样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战火的邻近让这对少男少女这种舒服的感觉遭受了强大的压力,尤其在之后花田父子接到了要求转移的命令,花田小豆极度的愤恨,他并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只是极力向父亲说出不愿意离开的心情,不是说忍耐会等到锋芒乍现时刻吗,为什么苦苦等待了这么久,却没有机会手刃那两个曾经祸害过他的少年,为什么刚刚找到自己的乐趣就要一走了之。

在孩子的央求下,花田阪隶也感到自己所付出的有些不值,吃了许多苦,就为了能换来有所表现的机会,于是向政府提出了留下来的要求,并且非常的固执。就这样,一对父子一个为了天皇的野心,一个为了心目中天使的纯洁善良,冒着炮火硝烟,留在了南京城内,于密室潜形数日。

没有想到的是,两人决定分头行动后,处心积虑为民族野心的人却事无所成,花田阪隶没有做成任何事,甚至死于谁手都不得而知。而花田小豆,一心为着纯洁的天使却荼毒生灵,多年来花田阪隶从没有让自己的孩子带刀出馆,而就在这最后的时刻,小豆多年的苦练终于锋芒乍现,武士的钢刀刺进了平民孩子的胸膛。

报了仇,花田小豆所挂念的就是自己的天使王恬恬,而在他脑子里,是真的没有把王恬恬与战争联系到一起,那女孩和硝烟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他一直认为他的天使会安静的呆在家中,稍稍有些恐惧,等着他去安慰,他要让王恬恬看到自己威武的一面,而不是被打倒在地。

然而事与愿违,这一路都是断壁残垣,炮火连城边地区也没有放过,王恬恬的家,没有了生灵的迹象,敞着门,院门和房门,他找边了里间外间,唯独没有打开衣柜,也没有见到一个人,他只能从又回到街上,在附近来回的寻找。在苦苦没有结果的时候,小豆把自己的怒火归怨了这场该死的战争,当遇到两个中国士兵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哪怕跌倒再爬起,就这样他又手刃了两个中国军人,一个机枪手,一个步枪手。

杀了人,他并没有感到高兴,他还是找不到王恬恬,反倒有些失落,这向往已久的行为也没有任何人表扬,花田小豆茫然了,他四处寻找想能解释这一切的人,四处都是废墟,满目皆是硝烟,他渴望看到自己熟悉的东西,也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花文犀,可是这个自称是他大伯的人并没有给出一个很好的解释,一幅瓶子底只顾着询问一些有关身世的无关紧要的话,而且这个大伯还很忙,总有新弟子归队,于是小豆又悄悄的私跑了出去,想寻找答案,或者是人,或者是东西,甚至哪怕得到一两句表扬,他疯狂的追逐想要杀人,却总快不过日军,直到后来他又看到了自己无法理解的一幕,那种能被奉为天使的性别,应该是冰清玉洁,那能有一点点的血污,矛盾和茫然中又出现了想要套近乎的三夏木里。

听到这里花文犀再也听不下去了,也无须多听,后边的事情已经知晓,更不愿意面对这个孩子脑中诸多的为什么,他叹了口气,伤感的说“哎,一对异国的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情素,即使不能长久,也是多么美好的回忆,却因为畸形的教育,因为校园暴力,更因为这场可怕的孽战,被侵略者毁灭在萌芽,想不到事实竟然会如此无情”

花田小豆依然一头雾水“大伯,你着说的都是什么,小豆听不明白”

接着花田小豆又走到白雪面前“白雪姐姐,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恬恬的画像,你一定见过她,她在哪”

白雪也叹了口气“她一直就在家中,你去的时候,她应该是躲在了柜子里”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她厌恶暴力的,太好了,我要去找她”说完小豆转身欲走,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接着问白雪“不对呀,我有呼喊的,她应该能听见,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白雪摸不做声,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花文犀接过话来“因为你杀了人,杀了她的同胞,她连动粗都见不得,能看惯你提着带血的刀,你选择了以暴易暴,可是就在你杀人的同时,也丢失了爱人的权力,在她眼里,那个昔日在身后很舒服的距离就只是跟踪的男孩,那个害羞的小豆,一下子变成了嗜血的恶魔,弱者时她出于善良和同情,但是没有人会喜欢恶魔。满街到处都是你的同胞在杀人,她能明白你去的目的吗,就算知道,但是否肯接受你的庇护,她应该庆幸看清了你的本来面目,更或者说,她可能还有些民族情爱国心,所以无论哪一种理由,她都不会出来见你”

“哎呀大伯你别说了,我这就去和她解释,我向她道歉”小豆再次转身欲跑。

“站住”白雪叫住了小豆“已经来不及了,王恬恬和她的家,都已经不在存在了”

花田小豆停下脚步“这话什么意思”

白雪接着又说“她在衣柜中忍受了很长时间,由于惦记外出寻求生路的父母,就在四周非常安静的时候,她终于大着胆子迈出了衣柜,却遭到了无情的摧残,就是你所见到的看不惯的冰清玉洁上的血污,而她更无法承受这迫害,心结不开,在吞食鼠药后,将自己的家付之一炬,按她所说那是她自己的战斗,家就是她的阵营,可以被毁灭,却不苟活于战败”

“什么,这不可能,你一定是骗人的,我要去见她,我一定要见到她”

花文犀拽住小豆“你先不要去,听白雪把事情说清楚,许多事与愿违,却无情的发生,听清楚了再说”

接着白雪将自己和方放进城被打散后所有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清楚楚。当然,不能在那个神龛位方放牺牲的地方说实话,并且还要编造后来的一个小遭遇,这遭遇要编的让众人以为方放有大概其安全的去向,其实白雪对谎言并不在谱,不过这次编的到是十分圆满,基本上所有人都相信了,除了花文犀心里有数。

在讲述的过程中花田小豆自然是屡屡的打断,听到王恬恬遇难,受辱,甚至食药自焚,他哪里忍受得了,不断的吵闹并且粗暴无礼的捣乱,最后只能让柯阎王死死把小豆按在椅子上,并时不时的捂住他的嘴。

花田小豆,早就被按不住了,终于忍受完了,他挣脱了束缚“大伯,她这都说的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你的弟子在造反,他们在和日本人交战,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去见恬恬,她说恬恬死了,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胡扯,我不听你们在这里胡言乱语,大伯你让我走”

“还在叫我大伯,到还没有六亲不认,不过对不起,孩子,我骗了你”花文犀站起身来“我不是你大伯,我知道这很残酷,但事实如此,我只是借用了你父亲的衣服,还有你父亲已不在人世,我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衣裳,这么做是逼不得已,要怪你只能怪这场侵略战争”

1

117懵懂的少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