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战之蜂蛰>第四章 替死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替死鬼

小说:谍战之蜂蛰 作者:柳少校 更新时间:2014/5/25 18:57:28

一进到屋子里,何三春才知道进来对了,这屋子朝符力家那边巷子开了个小窗,倒是观察符力家动静的好地方。于是,他转身就冲那妓女问道:“有镜子吗?”

那妓女以为何三春要镜子是为了看被弄脏成什么样了,吓得不也吱声。

“我问你有镜子没有。”何三春依旧压着嗓子问,但声音已经严厉了很多,那妓女赶紧从抽屉里找出一面小圆镜来递给他。

何三春把窗户开了个小缝隙,拿着镜子伸到窗外试了一下,转头就对五疤说:“你来这边,先给我盯紧点,等凌春一走就叫我。我先收拾一下,一会换你。”

何三春没有心思和妓女作什么理论,径直就走进她的屋里。与其说她这是楼房,不如是间楼梯间。这是间利用前面上楼楼梯隔出来的小房间,也就七八平米大,朝着院墙上,开了个小洞,就算是另一个通风窗口了。房间有一张小桌子,还有一张占了房子一半大小的床。

“有什么东西可以洗洗吗?”何三春问那妓女。

这时候,那妓女一看这两个大男人走进屋里来,尤其是何三春那一脸死灰色的表情,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一股张狂劲,内心已经有了一些害怕之情。

“有的,有的,侬稍等一下。”妓女看五疤凶神恶煞似的,却依然如此害怕何三春,内心对何三春就有了更多的害怕。上滩什么人都有,杀人不眨眼的魔鬼,那是满大街都是。闹不好,自己今天就碰上了,那就基本上算是回老家见祖宗了。所以,一听何三春问她话,就如同听到圣旨一样,立马跑来跑去伺候起他来。

这妓女马上给何三春端来一盆水,还快手快脚地打开那扇小小的窗户,示意他把头伸到窗外去。那样子,她就可以给他洗头了。何三春看看自己身上也差不多都是类便了,于是,干脆把衣服一脱,就在他准备把衣服扔到地上去时,那妓女已经拿过来一只看样子是平时洗衣服用的木盆子,让他放衣服。

何三春在妓女的伺候下,一会就弄干净利落了。但是,他上身却是光着膀子了。他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妓女,她倒好象真是什么懂,就到床底下翻了半天,拿出两套男人的衣服来。“你这还有男人的衣服啊。”何三春感叹道。

“这是我男人的,他半年前扔下我跑了。这些衣服都没拿走,我正准备给扔了呢。幸好没扔。”这时候,那妓女已经不再是那装腔作势的上海话了,露出她那本原的安徽话来。

何三春也不理会她那么多,接过衣服,往身上一套,也顾不上感觉一下合适不合适,就让五疤过来也洗洗。

就在这时,凌春已经从符力家走出来了。何三春刚刚从五疤手里接过镜子来,就看到了凌春与符力道别。

“出来了!”何三春冲身后的五疤轻喊了一下。

“我这才上手,早着呢。”没想到身后的五疤却这样回答了过来。何三春回头看一眼,火气一下子就起来了:这才两分钟时间,五疤已经是光着身子,把那妓女压在床边上正干好事呢!赶情何三春说出来了,五疤还以为是问他完事了没有呢!呵呵。

“你他妈的也太过份了吧,都这份上了,还有心思玩女人!”何三春走过去,冲着五疤的屁股就是一脚踹过去,直接把他踹翻到床上去了。

五疤受到那妓女的服务内容,其实是和何三春一样的。也是脱衣,头伸出窗外洗洗,妓女也给他找了件男人的衣服。不同的是,在妓女给五疤洗头的时候,他的胳膊肘有意无意地触碰到她胸前的大奶妇,头还伸在窗外的五疤,就想起了刚才符力与凌春云雨的事情来,于是,头都还没洗干净,他的手就放到妓女的大腿上去了。

这妓女从刚才何三春和五疤的对话中,已经知道了这两个人可都是她惹不起的,因此,五疤的手在她的腿上乱摸,也没阻拦他,随他意去了。那妓女穿的是旗袍,腿间的衩开得高高的五疤的手两下一摸,就摸到了关键部位。

五疤一开始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妓女,但当他的手在她身上一摸,人家也没有什么反应,心里就知道,这刚才泼了他们一身粪便的女人,肯定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当他感觉自己的手一路没有任何阻拦时,心里就完全亮堂了:他哥俩是进了妓女的房间。

还没等头洗干净,猴急难耐的五疤就把女人给推倒到床上了。

到这时候,五疤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还以为是何三春要他先弄这个女人,赶紧双手一撑,从床上站起来,脑袋瓜还碰到了房间里斜着的那块天花板。但他这会已经顾不上痛上了,赤条条地就跳到地上。

五疤一站起来,那妓女就完全暴露在何三春的眼前了。

让五疤和妓女感到意外的是,何三春并没有去弄妓女的意思,反而拿她身边的床单,把她的身体盖了起来。转过头,何三春就对还光着身子站在地边的五疤说道:“还不穿衣服,凌春都从符力家出来了!你还不快去看看外边蹲着的几个共产党分子走了没有。”

“大哥,要不我通知行动队过来,把那几个共党分子给抓了算了。”一听凌春离开符力家了,五疤边忙着穿衣服边说道,“免得一会他们还会给我们添麻烦呢。”

“你以为上海真是你家了,想抓谁就抓谁,人家就是在那里呆着而矣,你有什么证据说他们是共党分子?没看人家那副打扮,明显是精心准备的,你现在去抓他们,我保证他们证件齐全各种理由你找不出任何毛病。而且,就算你能把他们怎么着了吧,那还不是打草惊蛇了?”何三春被五疤没头没脑的话气得抬脚又踹了他一脚。

过了一会,五疤回来报告说,那边几个跟着凌春和符力的人都走了。

“你再看着符力家,过五分钟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就执行计划。”何三春把手中镜子再扔给五疤。自己转身和那个已经穿好衣服的妓女聊起天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小娇啊。”妓女这会也已经和他们两个人混得有点熟了,说话也不再是那胆颤心惊的调子了。

“小娇,你刚才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以后不管有什么人来问,你都只能说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当我们两个是你的客人。听到了没有?”五疤一听何三春开始向那妓女问话,赶紧就插了一句。他知道等符力的事情一出来后,共产党的特工肯定要到这一带来调查盘问,以确定事情真相,他怕这妓女说漏嘴。

事实上,五疤的话也是说给何三春听的,他知道保密局的规矩,和他们接触这么久了的小娇,十之捌玖是要被灭口的。毕竟,她已经看到了太多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但是,如果何三春判断这小娇不会说出什么来,放她一马的可能性也不没有。

何三春听五疤和那妓女说这些,本想制止他。作为特务人员,最要命的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而五疤什么都好,恰恰就是那张嘴不好,经常说不该说的话。不过,何三春嘴刚张开,心里想了一下,又没说出来。

就在这时候,看暮色已经笼罩了夜上海,何三春看了一眼窗外,冷冷地说一句:“走吧,时候差不多了。”

何三春让小娇先行出门,帮他们看看,符力的家门口或者窗台前,是否还有人。

当走到屋外的小娇向何三春摆了摆手之后,何三春就和五疤出门了。而小娇看他们俩出来了,就想自己回屋云。然而,何三春却拉住了她的手,并冲符力的门口指了指,示意她一起走过去。

小娇被何三春带着一同走向符力的门口时,跟在后面的五疤就知道,这姑娘小命玩完了。连到符力家门口,何三春都让她看到,那她基本没有活下来的道理了。事实上,五疤只猜出一部分的内容,对于小娇的生命用什么方式结束,或者说小娇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他基本上是一头雾水,只能跟在后面走着瞧。

何三春知道,符力的房间是留有一个后门的,于是,他就对五疤说:“你到后门堵着,如果他逃路,你直接干掉他。”

五疤绕着里弄走了之后,何三春让小娇去敲符力的门,他自己则躲在门外的死角处。

何三春等人准备就绪了时,符力还在楼上兴奋地写报告:凌春在他的说服下,已经同意北上参加中共中央组织的大会,他得抓紧把情况汇报给上级,毕竟这算是了了他一番苦心。笔墨刚刚准备好,一字都还没写,楼下就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稍等一下。”符力想都没想,就张口应答了。凌春刚离开时间不长,他以为敲门的人肯定是凌春,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下来没拿走?符力看了一下房间,没发现凌春的东西,于是,他就空着手下楼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不是凌春,而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当符力面对这陌生的姑娘诧异时,一个冰凉的枪口,已经从门边过来,对准了他的头部。这时候,符力仿佛知道了什么似的:自己被保密局特务抓了。

何三春用枪指着符力的脑袋,把他逼退到楼上,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环视了一周房间的物品,笑道:“符大主编,好久不见了。”

何三春拿枪顶着符力,把他逼回到了楼上,过了一会,五疤也上来了。“脱,五疤,要不你帮帮符大主编的忙,给他解个扣子?”

符力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何三春要他脱衣服,但他看到他脸上那诡异的笑,还有他带进来那个一直躲在旁边浑身发抖的姑娘,就感觉到这些保密局特务肯定是没安什么好心。

但是,现在是人家拿枪指着自己有脑袋,只能遵照他们说的去做。边脱衣服,他一边向窗口方向移动过去,嘴上还边说,“何组长,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说啊。”当他到了窗口时,想趁人不注意,把一盘放在窗台内侧的吊兰挪到窗台外面去。这是他和组织上的同志约定的示警标志。外面的同志只要看到这盘吊兰,就知道这里暴露了。

但是,符力这个动作引起了五疤的注意,他以为符力是要跳窗跳跑,下意识中,他手中的枪就响了。

五疤的枪法不错,一枪就打中了符力后背正中心脏的位置。当五疤还在为自己的枪法感到自豪的时候,何三春的耳光已经到了,“谁让你开枪的,你上来之前,我已经搜过他的身了,没有枪。这下倒好,窗口全都是血,留下破绽了。”

不过骂归骂,人都死了,也没办法了。

这时,何三春的枪口掉转了过来,对准了已经缩蹲在墙角的小娇。在枪口之下,小娇脱了自己的衣服,坐到了符力的床上。

当小娇姑娘雪白的身子完全赤裸了,何三春把手中的枪往五疤手里一扔,就向她扑了过去。或许是因为极度地兴奋,何三春这一次时间特别地长,久久地,他整个人瘫倒在那女人的身上。

何三春爬了起来,冲着站在一边傻乐的五疤说道:“刚才都猴急猴急,现在倒傻了啊,上啊!猪。”

五疤刚才在小娇的房间里根本还没找到感觉呢,就挨了何三春一脚踹,这会得到恩准的指令,马上饿狼一样向已经是疲惫且恐慌的女人奔去。

等到五疤也完事了,屋子里那带销声器的闷响枪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一回开枪的是何三春。

“道具带来了没有?”

看到呈大字形倒在床上的小娇整个抽搐了几下,然后就不动荡了,何三春就问五疤。

“带来了。”五疤赶紧把一个女包递给何三春。

“这诲气的东西给我干什么,扔门边!”何三春手都不伸,让五疤直接扔到门口的地上。这包是何三春他们特意从凌春家偷来的,包里装的也是从凌春家拿出来的一些手稿什么的,上面还写着作者名字呢。

子弹的硝烟味在房间里还没有完全消失,何三春和五疤已经走出那条短短的里弄口。天是彻底地黑了下来,蒙罩着大上海这个繁华与没落交织的都市,当然,还有楼上阿娇那永远不会闭合上的眼睛。

28

第四章 替死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