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魂缠五百万>第四十二章 交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章 交锋

小说:魂缠五百万 作者:云峰 更新时间:2016/6/7 10:59:48

小冯有幸赶上威庆的最末一班过路车,天黑不久,就到了县公安局,准备将证物袋交在聂雷手里。一问方知,聂雷到丰水去了,正好在途中错过。

其时,三楼办公室灯光明亮,刑警队正在紧张加班。小冯直接将证物袋送到技术室。

次日上午,聂雷一行回到了县公安局,聂雷才有空过问物证的情况。

小邓向聂雷汇报说,头次送到市里去的两个物件:秦蛮女从凶手身上咬下的肉皮,郑刚在诊所遗下的纱布血迹,提取DNA均告失败,原因是市里的DNA检测仪出了故障。送检的小李又立刻送到省城公安厅,结果,两个物件上DNA不是一个人的,就是说,不能说明秦蛮女咬下的肉皮是郑刚的。

聂雷丧气地说:“我们等了几天就得到这个结果!”

小邓摆了摆头:“这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我们是县级单位呢?高精尖的现代化科学仪器,一时都轮不到我们。麻烦是少不了的!”

确实,要把一个物件从雍城送到市里检测,正常情况下乘车也要三、四个小时。近两三年来,车子增多,路况不好,几乎天天堵车,那少说点也要大半天时间。从市里到省城又需半天。而提取检测又非吹糠见米那么容易,加上路途往返,不要几天怎么行!

聂雷不由得呻唤:“难哪!”

小邓亦很感慨:“还不谈来自内部的阻力!”

聂雷催促小邓务必将现在到手的毛发、癣痂和皮屑等尽快送往省厅,等待就等待,只有认命。他忽然想起问:“还有秦蛮女身上的精斑呢,那才是更重要的呢,你怎么没有谈到?”

小邓说:“别提了,还没送出去就已经变质了。”气得聂雷跌脚。

尽管情况如此,聂雷觉得目前嫌疑最大的仍是郑刚和尤大勇。

“理由呢?确凿有力的证据呢?”在当晚刑警队的研析会上,第一个提出质疑的就是丁会学。他还补充说:“在头几天,我还差点被聂队的分析蒙蔽了!”

聂雷一听就明白,丁会学指的是他在提四点建议时,丁会学勉强认可的态度。

见聂雷没开口,林兴、小邓、小宋和其他队员就陆续谈开了。他们说有的是理由。

那晚,明明在罗礼成家打牌到十二点就结束了,郑刚尤大勇却要说打到下半夜两、三点钟;明明在打牌结束后,郑刚尤大勇偷偷潜出罗礼成家,随后又偷偷潜回去,他们却说一直在罗礼成家睡觉。在关键的时间段上说谎,这究竟意味什么?

再说,郑刚和尤大勇为什么在那晚半夜一两点钟打开烟站的门进去,而且,郑刚的圆珠笔为什么刚好掉在徐三娃的床下,笔上指纹,货单上的指纹,为什么同纸箱上指纹完全相同,这些都是偶然的巧合吗?

据烟站的赵祥提供,郑刚尤大勇同徐三娃关系十分密切,常到烟站与徐三娃一起喝酒打大贰,还一起到处去卡拉耍小姐,这仅仅是一种朋友关系吗?

郑刚尤大勇同烟站的狼狗很熟,每次他们进出烟站,狼狗都不会咆哮,原因是他们经常都要用猪肉牛肉什么的喂狼狗,这其中,难道没有作案的蓄意吗?

……

聂雷想起,贺巴二在丰水派出被关了半天出来,郑刚特别问他,**门是否问及烟站一案。这不是偶然碰巧,这是不小心露出马脚。

林兴说:“单凭以上这些,我认为,且不说对郑刚尤大勇的行动监控,就是拘捕审讯也够条件!”

“好,那你们对徐三娃的失踪作何解释?”丁会学大声问。

大家听得出丁会学的潜台词。在前,秦蛮女尸身的发现推翻了他对徐三娃与秦蛮女共同携款潜逃的确认,现在,他唯恐因为找到一些线索和证物,又要推翻他对徐三娃独自携款潜逃的判断。

聂雷在心里说:“该推翻就要推翻!”但他却向大家说:“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情况,我大体有了个轮廓,说出来请大家分析研究!”

丁会学“哼”的一声,不满地说:“你讲吧!”

他最不愿提到是郑刚和尤大勇,而聂雷恰恰提到的就是他们两个。聂雷说,他们两个常在徐三娃放有保险柜的屋里喝酒打大贰,或许时间久了渐生歹心,或许本有盗窃之念,才有意与徐三娃交往密切。他们寻机灌醉了徐三娃,将徐三娃身上的全部钥匙翻成胶模,然后复制,不是不可能的。

在案发当天,郑刚和尤大勇得知烟草公司的烤烟款已运到烟站并锁进了徐三娃的保险柜,认为机不可失,事不宜迟。于是,就在当天晚饭时分约徐三娃出来喝酒,被徐三娃谢绝了。随即,他们又以女色诱惑,徐三娃才同意了。烟站的赵祥当时听到的电话,可作如是推测。

徐三娃被骗到某个地点,郑刚他们或许把他控制了,或许干脆把他杀掉了。这是当晚八点左右的事。这里,不但被骗地点待查,而且,出现个问题:如果徐三娃被控制,藏在哪里?如果徐三娃被杀掉,尸体在何处?

随后,郑刚他们便到罗礼成家打牌,并且住在罗礼成家,为的是获得不在作案现场的证明,而且是派出所所长的证明。

在半夜一、两点时候,郑刚他们潜出罗家,偷偷来到烟站,用他们早已复制好的钥匙,打开了烟站一道又一道门,顺利地进入了烟站。狼狗是他们十分熟悉的,打了个响鼻不吭一声。但是,被秦蛮女撞见了。于是,他们很快制服了秦蛮女,并且把她拖上二楼徐三娃的屋里,实施了强暴。这期间,秦蛮女人的一双红拖鞋,一只掉在院坝,一只掉在楼梯间。憨妹和赵祥听到的响动可为佐证。

他们没有在当时就弄死秦蛮女,不是说没有必要,是他们要抓紧时间,而且他们深信他们的处理法会让秦蛮女活活憋死!于是,他们在藏好了秦蛮女之后,顺利地打开保险柜,盗取了巨款。然后,又回到罗礼成家睡下。这里又有个问题:巨款盗出后临时藏在哪里?亦有待查找。

天亮之后,他们又装出没事一样,大摇大摆地走出罗礼成家。在烟站闹事时,他们又若无其事地去维持秩序,其实是去观察烟站被盗后的动静……

聂雷还没有完全讲完,只听丁会学干咳两声,慢悠悠地说道:“我有个战友在上海东方影视艺术制作公司当领导,我想推荐聂雷同志到他那里任编剧,一定能拍出几部像样的电视剧出来,轰动五湖四海**神州。”

有人轻轻地笑出声来。他是领导,明知他在调侃,没人敢挑明顶撞。

“我是说聂雷是个出色的编剧,”丁会学自我解释道,“他的虚构编造能力,不是一般电视剧的编导能够赶上的!”

“丁局,”聂雷反唇道,“生活本就是一部比电视剧还要复杂的戏剧!”

“那你认为,徐三娃在其中扮演个什么角色?是同谋还是受害?”丁会学问。

“受害的可能性更大!而且,说不定与‘夜来香’的邱梅梅有关!”聂雷当即谈起了赵祥老婆王有芬提供的买包谷粑一事。

丁会学顿时哈哈大笑:“包谷粑,!包谷粑!简直是捕风捉影,风、马、牛不相及!”

小邓说:“未见得就没有关系!据烟站憨妹的提供,可以推测,邱梅梅不可能是个好料,她不但与烟站案子有关,同时还可能参与违禁物品的交易。”

丁会学说小邓把话题扯远了。

林兴说:“那我们集中谈这个案子吧!我觉得聂队的分析推论至少有一大半是站得往脚的!”

大家也纷纷表态支持聂雷的看法。并且一致认为,如果,拘捕郑刚和尤大勇暂时定不下来,也要派人二十四小时监控,掌握他们的全部行踪。

丁会学生气地站起来:“说半天,你们还是认为徐三娃不可能携款外逃,要把注意力放在本地?”

聂雷也站起来直言相对:“丁局,你还在坚持徐三娃携款外逃,证据呢?确凿有力证据呢?”

“啊,你用我问你的话来反问我了!”丁会学勃然大怒,“不错啊不错,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

“对不起,丁局,我的话问重了!”聂雷连忙道歉,“我是想说,我们是该换一下思路,再不能偏执当初的判断了!”

没想又是火上浇油!

“怎么?!你认为我思路陈旧?你认为我偏执?好,我管不住你们了!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看你们怎么去监控郑刚他们!”

丁会学涨红着一张脸,愤愤地离开了会场。

3

第四十二章 交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