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红月弯>第十二章(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完)

小说:红月弯 作者:辽西小戟 更新时间:2016/11/5 2:59:30

第十二章

“好机会,快走!”屋内此时一片大乱,山猴子见机极快,左手抄起箱子,右手一拉渔郎,就想趁乱先混到屋外再说。

“救人。”不想渔郎的动作完全出乎山猴子的意料,眼看着竿鱼死死的压着张副官不放,渔郎已经扑了过去,将拂尘当成绳索来用,套过竿鱼的脖子用力后拉,又对旁边的官兵喊道,“还不帮忙?”

渔郎穿着黑皮的衣服,官兵们分不清渔郎到底是哪伙的。只是此时张副官命在旦夕,立刻七手八脚的过来帮忙。

人多力量大,竿鱼就算真的变成老虎也敌不过这么多人,更何况肩有刀伤,胸有枪伤,又断了一条手臂。被众人齐心协力之下,竿鱼硬是被拉了起来,身下的张副官一个打滚从地上翻起,脸色煞白。

只是竿鱼却仍不老实,虽然张副官已经脱身,竿鱼却突然扭过身一把又将渔郎扑倒在地,张开嘴又要去咬渔郎。然而才扑到渔郎的身上,竿鱼却突然停住了。低头再看,渔郎不知何时从官兵的手里抢过一把军刺,尖锋朝上,竿鱼这一扑等于是自己扑到了军刺上面。

渔郎又与山猴子不同,似乎早就算到竿鱼一定会扑他,那军刺的位置正对着竿鱼的心脏。竿鱼用尽浑身力气的最后一扑,恰好把自己的心脏顶在了刺刀之上。

“你……”吗啡毕竟不是仙药,心脏被刺,竿鱼力气顿时,连张了两下嘴,却再力气去咬渔郎。

也许是人之将死,回光返照,一直头脑糊涂的竿鱼却似乎一下子又清醒了。眼中的红丝暗下,竿鱼顶着刺刀伏在渔郎的身上问了一句:“你……你到底是谁?”

渔郎在竿鱼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我叫渔郎,打鱼的。”

渔郎反手推开竿鱼,竿鱼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心脏处直直的插着一把刺刀。嘴角已经开始有血花泛了出来,目光渐渐翻白,却还是死死的盯着渔郎不放。也许这个恶贯满盈的杀人魔王,至死也想不到,一辈子自诩湘江鱼王的他,最终却死在一个小小渔郎的手中,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山猴子连忙将渔郎扶起,上下打量着渔郎:“你莫事吧?”

“没事。”说实话渔郎也吓得够呛,强行压下心跳。

还没等二人说上第三句话,周围十余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了过来,山猴子一把将渔郎拉到身后:“干什么?我们刚救了你们长官的命,这是要灭口吗?”

再看过去,正见到张副官从墙边将丁大头扶了起来,似乎还低声在丁大头的耳边说了句什么话,丁大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张副官。

“行了,把枪收起来。”张副官喝了一声,“他娘的,老子被竿鱼这疯子扑在地上的时候,没见你们这么积极,这会儿到是横上了?”推开了几支枪口,张副官走到渔郎的面前,“这不是神医吗?怎么,还穿上黑皮的衣服了,可惜呀竿鱼已经死了,你又得换个山头了,有什么打算那?”

渔郎看了一下张副官,从山猴子的手里拿过箱子:“老本行呗,接着行走江湖。”

“神医的手段到是不错。”张副官也看着渔郎手里的箱子,“箱子里全是宝贝啊!”

“张副官过奖,要是不嫌弃,这箱子就送给张副官了。”渔郎毫不犹豫的将箱子塞到了张副官的手中。

这一下不光是山猴子吃惊,连张副官都略显意外,又听渔郎说道:“听张副官的口音,象湖南一带?”

“哈哈哈……神医果然见多识广,我是从长沙来的。”张副官象是很随意的说了一句。

渔郎点了点头,他身后的山猴子这才似有所悟。

一边有卫兵走过来,估计是想替张副官提箱子,却被张副官推到一边:“滚开,这么个小玩意,老子还提不动?”那箱子虽然不大,但里面的东西却极有份量,如果让别人来提的话,一下子就露馅了。紧跟着张副官提高了声音:“都给我听着,刚刚得到消息,竿鱼这家伙杀了咱们的邓团长!”

这消息一出,所有的官兵们都是一呆,又听张副官高叫道:“冤有头、债有主,竿鱼杀了咱们的邓团长,咱们当然要给邓团长报仇,这事就算是捅到南京去,咱们也占着理呢。传我的命令,让城外的人马杀进城来,看见保安团的黑皮都别他娘的客气,全给我宰了。你们几个,还有你们,带着外头所有的兄弟给我杀进鱼府,有敢不服的,不管男女老少,通通给我宰了。今天晚上,咱们要将莲花县保安团连根拔起,给邓团长报仇。”

被张副官几句话一挑火,这些汉口丘八杀气顿升,更何况嘴上说着是替邓团长报仇,其实就是抄竿鱼的家啊。这竿鱼在莲花县横行霸道了多少年?家里有多少金银细软?这时候那还不谁抢着就是谁的?立刻所有的官兵如打了鸡血一般,嗷嗷鬼叫着抄着长枪往竿鱼的内宅杀了过去,不多时鱼府内枪声如爆豆般响起,一片大乱!

直到此时,张副官才与渔郎一握手,才要表明身份,渔郎已经抢先说道:“比竿鱼更重要的,是鱼府的那个管家,他是中统的人,身上掌握着重要的情报。”

“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不一会儿就会有消息。”张副官答道,“为了安全,你们不如先穿上灰狗子的衣服,先出城再说。”

“不行,还不能出城。”渔郎一边将地上一名黄狗的衣服扒下来一边摇头,“我们还有一位同志不见了,我必须找到她。”

“交给我们吧。”丁大头也走了过来,“竿鱼死了,莲花县大乱,我马上去联络县委的其他同志,不管是什么人,我们一定帮你找到并且送回苏区。”

“那可是不行。”这回连山猴子都说话了,“那个贼女子倔得狠,不是学生伢说话,她不会听的。”

“女人?”丁大头一愣,“没说这次行动会女同志参加啊。”

“那就要问队长同志喽。”山猴子一脸兴灾乐祸的样子,这时候他嘴里的“学生伢”又变成“队长”了。不过山猴子更感兴趣的则是张副官,他上下打量着张副官,“你真是长沙来的同志。”

“那就要问你们的队长同志喽。”张副官学着山猴子讲话的语气,“我从长沙转路到武汉,又从武汉一路赶过来,所以担误了时间。本来想在黄家洼与丁大头同志联络,没想到被竿鱼打乱的计划。”

山猴子更想知道却不是这些,而是看着张副官手里的箱子:“这任务算完成了吗?陈主任派我出来的时候,就说是保护学生伢,还没说任务到底是啥呢?这小箱子,到底咋回事?”

渔郎给出了山猴子一直想知道的答案:“党费。”

“啥?”山猴子愣了一下。

“这就是苏区全体共产党员上交给长沙省委的党费。”渔郎郑重的说道,“我们完成的不仅仅是军事任务,还是一项政治任务。山猴子同志,恭喜你,任务完成了,你现在是一名合格的红军战士了。”

山猴子大喜:“你这队长说话可得算数!”

这话到是引得张副官与丁大头发笑,却突然从门外有一名官兵跑了进来:“报告,有人看到鱼府的管家从东门跑出城了。”

“跑了?”渔郎吃了一惊,“城门不是官军把守的?怎么把人给放走了?”

渔郎此时换成了官兵的衣服,进来的传令兵也不知道渔郎的底细,见渔郎站在张副官的身边,只当是张副官的亲信,便如实回答道,“莲花县四座城门,有三座是咱们把守的,只有东城门是保安团把守。鱼府的管家要出门,保安团不敢拦着。听说,管家还带走了一个女子。”

“女子?”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在渔郎的心头,他已经猜到管家带走的女子是谁了,大叫一声,“备马,备马,我要去追人。”说完,大步的往外冲了出来。

张副官看渔郎如此着急,急忙叫人牵来几匹战马,与渔郎和山猴子一同上了战马。丁大头也想上马,渔郎却道:“你就不用去了,马上去联络已经失踪的人,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而且一会儿药效过了,你的身体也吃不消,还需要静养。”

“那你们小心。”丁大头知道渔郎说的是实话,莲花县委急需重整,大战在际,更多的工作在等着他。

虽然张副官来莲花县已有两天,但还是山猴子最熟悉这里,在山猴子的带领下,三个人骑着马飞奔东城。看山猴子骑在马上还用左手捂着肋骨,渔郎问了一句:“猴子,我先给你包包伤口吧,万一这骨头要是错位的话……”

“莫事!”山猴子本就是个倔强的人,“连个女子都救不回来,就算真的当了红军战士也矮人一头嘛。快追,那管家不简单,要是被他跑进山里,可就抓不住他了。”

莲花县附近的山地十分复杂,在来路上渔郎已经深有体会,知道山猴子所言不虚。

等到三人赶到东门时,东门的保安团早已经散了,估计都知道竿鱼已死,谁还替个死人卖命?三个人一路冲出城门,山猴子于黑暗中分辨了一下方向,领头往东面追了过去。

对于追踪之术,无论张副官还是渔郎显然都没有山猴子这份本领,天色尚黑,夜风呼啸,四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可山猴子仿佛是从风里嗅到了管家的味道,一直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眼看着快要追到山脚下时,果然有两个人影从他们的视野中出现。

“站住!”张副官一提马头抢了出去,对准天空开了两枪。

前面的两个人果然站住,但听管家骂了一句:“妈的,到底晚了一步!”而在他的身边,树娃却奋力挣扎,虽然没有管家的力气大,却管家一时手忙脚乱。若是没有树娃的拖累,估计管家早就跑了。

但管家也是没有办法,在竿鱼家的卧底失败了,自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了怎么向上峰交待?

一看张副官冲了过来,管家一把将树娃按倒在地,用枪口顶着树娃的脑袋:“别过来!”

张副官的马停在管家身前约有十米之处,眯着眼睛看着管家:“怎么,拿个贼女子还想威胁我?”

管家深吸了一口气:“张副官,这是一名女共党,拿住了她不难套出共党的秘密。你今天放我离开,等将来立了功劳,我忘不了你那份。”

“哈哈哈哈……”张副官笑了一声,“狗屁,邓团长都让你杀了,你现在拍拍屁股想走?我怎么向上头交待?还功劳,脑袋怕是都保不住了。”

“血口喷人!”管家也是急了,“邓团长不是我杀的,是竿鱼杀的。”

“不是你杀的,你跑什么?”张副官身后的渔郎突然喊了一句。

渔郎虽然说话,却是刻意的压着嗓子,外加天色又暗,管家虽然一愣,但却没有细想,他更着急的还是摆脱自己的嫌疑。要知道,虽然他是中统的人,但如果被查证他杀了一个国军团长的话,他也吃罪不起呀!

“当时邓团长身后的卫兵全看见了。”管家急道,“你们可以派人去查。不是跑出去一个,给你们报信了吗?”

“是吗?”渔郎冷笑一声,“就是给我们报信的卫兵说,是你杀了邓团长。”

“放屁,放屁!”管家一向冷静此时也有点急了,他一把拉起树娃,“我现在没功夫和你们废话,你们也别想把这个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我说不是我杀的,就不是我杀的。”

可树娃却是极不老实的,就算是被管家用枪顶着,却还是连撕带打。管家有心开枪,又不敢,气得连打了树娃两拳:“给我老实点,要不然老子现在就宰了你!”可越是这么说,树娃反抗越激烈。

“哟,这还真是中统的高手,一个女共党能拿捏不住啊?”张副官很有兴趣的看着管家。

“少说风凉话。”管家一边努力的想要按住树娃,嘴上却不服输,“别以为你装得象,老子就不知道。我告诉你,你那点事都装在我肚子里呢,等到了长官部,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中统的厉害。”

“还看什么呢?还不过去帮忙?”张副官不失时机的说道。

在张副官和管家说话的时候,渔郎与山猴子已经跳下马背,悄悄绕到了管家身后的一块巨石上,听到张副官的吩咐,跳下巨石连同树娃与管家一同按倒在地。山猴子手狠,先抢了管家的短枪,而后对着管家的肩头一压,管家疼得冷汗都下来了:“干啥?抓我干啥?”可山猴子的两只手就象两把老虎钳子,管家又如何动得了?

树娃还要撕咬,已被渔郎一把拉住:“是我。”

树娃惊讶的看着渔郎,做梦也想到渔郎会突然出现。

张副官这才打马向前:“行了,我不管邓团长到底是竿鱼杀的,还是你们中统杀的,反正长官死了总得有个交待。CC长官部的面子,我个小小副官也惹不起,有啥话你回去和我们师长说。咱可把话说清楚,你要交待,我们也要交待,见了我们头,怎么说随你,但是这一路上你要是敢耍花招,我这两个兄弟可不客气。你们两个,客客气气的,这可是中统的人物,咱们得罪不起。”

说完话,张副官一扭马头:“城里太乱,我得看着点,你们俩个送贵客回团部。”

眼看着张副官打马走了,山猴子更不客气,把马缰绳伸过来,不由分说就绑住了管家的双手。

“这是干啥?”管家大怒,“我也没说要跑,还绑我干啥?”

“少废话!”山猴子一巴掌抡过去,把管家的半边脸都打肿了。

管家气极反笑:“好,好,这一巴掌我给你记着,等回头我再和你算帐。”

事已至此,管家反而气定神闲了:“走,见你们长官去,我就不信了。”说完话,到是管家当先走了出去。

“这边!”山猴子一拉缰绳,象牵马一样牵马管家往山里走。

“去哪啊?”管家一头雾水,“军营不是这个方向。”

“我带你走近路。”渔郎笑了一声,“走得更快。”说完,扶着树娃往山路上走了过去。

“你小心点!”管家却有些急了,“那共党你怎么不绑上?共党要是跑了,你们吃罪得起吗?”到是让管家也有些不明白的是,这一路上树娃象个疯女子一样又踢又打,怎么现在却老实了?果然乖乖的跟着两个大兵往山里走。

行路不多时,已到了山腰,管家更觉得不对劲了,这么走下去不是离城外的军营越来越远吗?反到是往井冈山越来越近了。管家一屁股坐在上:“我不走了,说清楚,这到底是要去哪?”

晨曦穿过树林,斑斑驳驳的照了过来,渔郎走过来蹲在管家的面前:“你真不认识我了?”

“你?”管家吓得一哆嗦,又立刻扭过头看着山猴子。

山猴子撕掉了身上的灰狗子军装:“这次可是大发了,不光是完成任务,还抓了一个中统,这回头队长还不往死了夸我?长脸了,长脸了,哈哈哈……”

“你们是共党?”管家到此时才如梦方醒,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老子和你们拼了!”

山猴子哪会给他这个机会?用柴刀的刀背对着管家的脑袋就拍了过去,管家顿时晕倒在地。山猴子一把将管家扛在肩上:“走吧,队长同志!”一时间豪气顿升,仿佛肋骨的伤痛都不觉得了。

“准备归队!”渔郎大声的说着,才走了一步,却觉得手上一阵温软,却见树娃正拉着渔郎的手。见渔郎扭头看过来,树娃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只是那手却抓得更紧了,说什么也不放开。

“你看!”渔郎站在一块山石之上,指着初升的旭日对树娃说道,“我同你说过,我们就是红月,我们光虽弱,但我们终将迎来灿烂的朝阳!驱走一切黑暗,将大地照亮!”

金色的阳光照亮大地,渔郎、山猴子、树娃脚下的路,一片灿烂!

0

第十二章(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