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我是反贼>第105章 抵达东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5章 抵达东莱

小说:三国之我是反贼 作者:又枫青 更新时间:2018/5/17 9:20:54

阳春日暖,一路行船。

他们一行抵达乐安国都临淄,这可是春秋战国以来的东方大都会,江面上的船只往来不绝。

自光武皇帝以来,五次省罢郡国兵,各郡国的楼船兵早就烟消云散了,人们见到这么一支庞大的楼船舰队时,不免心生疑虑。

为了不打草惊蛇,太过张扬,玄晔虽有心去逛逛临淄城却也不敢停留,直接路过。

直到济水沿岸的最后一座城池乐安时,他才停下来休整整,采购物资,补充果蔬和淡水,准备出海。

天公作美,一直风平浪静,行船还算平稳。航海就不比内河了,玄晔不免心生惶恐。

还好即将横渡的渤海相当于内海,风浪并不大,也不甚宽阔,再加上有罗盘和花了大价钱弄来的航海图,他心里才稍微有些宽慰。

鉴于这些平底船的抗风浪能力太弱,接下来玄晔并不打算直航辽东,而是决定向东沿着胶东半岛的海岸线航行,取道东莱郡黄县外海的长岛群岛,再北上走最短的航线横渡渤海,最后在旅顺登陆辽东。

一方面,沿着海岸线前进,有清晰的地标可以参照,若是遭遇大的风浪,也可以及时靠岸。即便翻船沉没,离海岸线近,生还的概率也更大一些,平底船倒是不惧暗礁的。

另一方面,玄晔打算顺道去拜访一下未来的历史名将太史慈,要是能拐骗过来,那就赚大发了,值得一试。

正想着,小甲跑来禀告道:“主公,小五又跟潘璋在船舱里打起来了!”

“这俩小子怎么这么不省心,在船上闷得发慌,没事找事,有气力没处使么?”玄晔没好气道:“把那俩小子都扔河里去,围着楼船游二十圈,再拉上来!”

“啊!真要这样吗?”小甲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河水还冷得很啊!”

“年轻人,练一练抗寒能力,没事儿。”玄晔话锋一转:“你也可以去试一试!”

“?!”

……

“主公,那俩小子在水里掐起来了!”

……

翌日一大早,迎着东升的红日,杨帆出海。

海上果然不比内河,船只颠簸得更厉害了。

尤其有一点玄晔有些失算,渤海封冻的时间比玄晔预计的要长些,虽是春日融融,陆地上的冰雪尽数消化了,海上却还有大块大块的浮冰随着风浪起伏飘荡,不时拍打船舷,惊险异常。

于是,玄晔派出坚固灵活的艨艟、斗舰去前面开道探路,勉强前行。

北风掠过冰面,吹在脸上,如刀劈剑刺,冷入骨髓。

艰难行船两日之后,很多人终于受不了海上的颠簸,出现了不适症状,严重的上吐下泻,有甚者生命垂危。

对此,玄晔无可奈何,只好走走停停,一日仅行舟半日,便靠岸休整,生火取暖,吃饭睡觉。

所幸他们有岸可靠,否则这一支船队恐怕要折损不少人手。

这日下午,船只早早靠岸,玄晔扶着脸色苍白的雪儿登陆岸上,坐在草席上休息。即便玄晔不晕船,但一踏上坚实的土地,悬着的心也顿时安定下来。

他看着岸上躺倒一片的士兵,不由得感慨:“航海哪里是那么容易的,非世代居于海边的渔民不可,生长于内地的人登船作战就是个灾难。曹操赤壁之战,败得不冤。”

雪儿无力地躺在玄晔怀里,幽幽道:“郎君,我是不是很没用?”

“你已经很厉害了,你没看见那帮大老爷们儿比你还惨呢。”玄晔安慰她道:“今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坚持坚持,明日就到黄县了。”

“我什么也吃不下,就想好好睡一觉……”她说着便安详地睡着了。

不远处,小美正和潘璋等几个少年在岸边捕鱼、拾贝、抓螃蟹,玩耍得不亦乐乎。

左近,另一只草席上,张宁也头昏脑胀地瘫坐着,靠在绿衣身上,眼睛时不时地瞧一眼玄晔与雪儿的所在,美眉颦蹙。

绿衣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愤恨道:“始乱终弃,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了!”

“什么新人旧人,你不要乱说。”张宁有气无力你地解释道:“我跟他本就没有什么,再者他二人在我之前就已经相识了。”

“那他当初为何还要招惹您,不就是始乱终弃么,我发觉他对您似乎越发地疏远了……”

“她是他的房中人,对她好是应当的,而我是什么呢?”

“您可是堂堂圣教圣女,哪是那商贾之女能比的?”

“你休要再提什么圣女,早就不是了。”

“那姐姐为什么不跟他说,让他娶了您呢?”

“怎么与他说?我是个女子!再者,让我过去做小么?”

“他们还没有举行婚礼,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

……

一日后,船队终于抵达东莱郡黄县外海。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有三个比较大的岛屿,即长山岛、北山岛和黑山岛,三岛两两相望,呈三角形分布。它们周围还有些零星的岛屿,这便是长岛群岛了,目下岛上只有几个打渔的村落,设了个亭部进行管辖。

长岛群岛中,长山岛最大,呈南北长东西窄的月牙形,南端离大陆最近,不到二十里,长山亭的亭部就设在这里。

玄晔打算把船队驻泊在长山岛西侧的海湾内,略作休整,等探明了辽东的实际情报,再伺机北上。

为了解长岛诸岛的具体情况,玄晔亲自带着亲卫斥候巡查各岛,绘制地图。

长山岛上的原住民不多,一千余人,以打渔为生,也种些旱地。岛上有几条小溪,饮用的淡水倒也不缺。

最后,他决定在长山岛修建港口和据点,作为青州连接辽东的节点和中转基地。在没有登陆辽东之前,这里将作为他们的临时根据地,也是唯一的立足之地。

堪画地图回来,玄晔来不及做任何休息,连夜绘制施工图纸。

翌日,便由诸葛昝组织人手修建港口和城墙。

而玄晔则带着乐进、赵信、孙仁和雪儿等十余人,乔装打扮,驾着小舟南下黄县。

海上有少许船只往来,却不是打渔的渔船,而是往返于辽东的客船,船上载的多是前往辽东避世的人家。

不多时,他们抵达一个渡口,名为蓬莱渡。早在先秦之时,就有海船从这里远航东瀛、三韩等地。

码头上只有三个栈桥,驻泊的船只也不多,大型的海船更是一艘也不见。作为后世大名鼎鼎的登州港,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样子。

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此时造船技术限制,龙骨造船技术还未发明,抗风浪程度高的海船难以建造。再者,因航海技术所限,海图还未完备,司南、浑天仪也还未应用在海上。

尤其是海图,若没有国家出面测绘,全靠个人,万万没有这个实力去做的,它需要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和投入。

若真有某个财力雄厚的大家族绘制成了海图,也不会轻易拿出来分享。

由于航海风险极高,投入极大,门槛极高,因此海路还未大规模开通,海外贸易也还未流行起来。其次,冬季才过,港口的封冰才刚刚化开,出海打渔的旺季也还未到。

此时虽已初春,却还未转南风,并不适合渡海北上,渡口中仍有一些渡客,大包小包,拖家带口,正等着渡船北上。

玄晔见此,心中想道:“移民辽东似乎已初具规模,我的选择似乎没有错,正当其时也,正好可以收纳这些移民为己用,对抗当地土著,兴办实业,开发边疆!”

他忽然心生一计,叫来赵信吩咐说:“如此如此……”

玄晔一行上了岸,问明去路,沿着大道向南走去。

走了十余里,临近傍晚时,一座大城横卧在原野上,这应该就是黄县了。

城池渐近,官道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道边的田野一望无边,远近庄园林立,小者占地数十亩,大者占地上千亩。庄园四周环以沟渎、垣墙,沟深垒高,望楼高耸,像一个小型城池似的。

庄园周围,数十上百的农人、奴婢散布田间,正忙春耕。一个裹着绿帻的管事正挺胸凸肚站在道边的田垄上,监督几个壮奴驾犁耕田。

耕者两人一组,一个在前牵牛,一个在后扶犁。他们用的是二牛驾辕的方式,犁是木制的,形似一个三角形,牛在前,扶犁的在后,地下连着一个楔形的木制犁头,犁口镶了铁。

地块有些湿,即便有两头牛拉,看起来犁得也颇费劲,扶犁的壮奴汗流浃背,脸上噙满了汗水也不敢去擦。

管事见有谁犁得慢了,就跑过去用手中的竹篾在扶犁的庄奴后背抽几下,喝骂几声,却不舍得去抽那拉犁的耕牛。

临近黄县,有一条官道自西向东而来,在城北与南北向的官道交叉汇合。

这条官道上车水马龙,有单衣布履的儒生,有衣服文采的商人,有穿着黑衣或白衣的黔首,更多的却是衣衫褴褛的流民。

往来行驶的车辆,有高大庄重的辎车,有四面敞开轺车,也有破旧的木板车。

辎车贵,四面皆有帷幕,两边可以开窗,封闭较严,可以挡风遮雨,车身也大,铺陈设施,可卧、可居、可乘,较为舒适。

这种车,最先只用来载物,故名为“辎”,后也用来乘坐。拉车的是两匹马,马嚼子的两端悬有鸾铃,随着行进,铃声悦耳。车上有御者扶辕。

车队的周围散布了二三十个或骑马执矛,或步行带刀的家兵随从,鲜衣怒马,还有四五个婢女打扮的妇人、少女,亦跟在车后。

轺车贱,前边有马驾辕,无帷无幔,只有一个车盖,四面都是敞开的,跪坐车中,可以四下远望。

轺车有马拉的,也有牛拉的。眼前这辆就是牛拉的,没辎车走得快。

轺车的御者,看打扮是个宾客或者徒附,宾客、徒附虽非奴仆、近似奴仆。

他听到了铃铛声,御者扭过头去看:“哎哟,后边有车。”他连忙将车开往路边,给后头的辎车让开道路。

车上正襟危坐着个儒者,年约三旬,高冠长剑,衣带飘飘,目不斜视,迎着春风,随着牛车晃动,悠悠然,颇为惬意。

“小礼动,中礼轼,大礼下。”

轺车御者看见侧身而过的华贵辎车,不敢无礼,收起赶车的木鞭,扶住车轼,躬身低头,眼睛看着前面的牛尾,以示敬意。

木板车是用人力拉的,车上堆叠着些铺盖家什,锅碗瓢盆之类的,应有尽有,还有一两个童子。

男子低头在前面拉,绳子勒进了肉里,妇人低头在后面推,草鞋磨得只剩下脚后跟了。

不知这辆破旧板车行了多远的路,车轮已经严重变形,开动起来一会儿一高,一会儿一低,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不禁让路人替它捏一把汗。

10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