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宋周定鼎>第十四章 肇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肇殷

小说:宋周定鼎 作者:妙笔书丹青 更新时间:2017/5/26 17:06:34

已是夜中时分,此时是月末,月色晦暗,一钩残月的银辉夹杂着满天星斗的光洒落整个原野。举目望去,庆州北面的包山下,牛皮帐篷一座挨一座望不到边,在暗淡的月光下泛着淡青色的光,像是一大片石砌的坟场。

在这片营帐就是党项定难军主力在宥州的主营。定难军计划了多年,准备一举吞并盐州盐池和庆州,最好还能够极力浸削灵州的势力。这次庆州野鸡部落造反的事情已经是箭在弦上,定难军的努力也终于到了收网的时机。为此拓拔肇殷亲自带队,数千党项精骑悄无声息地在宥州和庆州交界之处潜伏已经超过了十天。

拓拔肇殷亲自坐镇宥州,所有主力除了一千多主营拓跋氏嫡系队伍,全部都被派往庆州宥州交界之处潜伏,准备等野鸡族发难的时候,一举出兵横扫庆州所有反对势力。这个事情做得十分隐秘以至于到现在很多定难军下层的兵士都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更不要说传播消息了。

但是现在事情却有了变化,这营地中间的一座巨大主帐内此时依然灯火通明,营寨中人来人往,里面团团坐着目前在宥州的定难军所有要员,正中是身材胖大的定难军节度使拓拔肇殷,他下手是宥州防御使兼知本州事拓跋彝远,夏州衙内都指挥使拓跋光睿,定难军管内都知蕃落使拓跋彝言,以及定难军节度判官房当毓秀,这房当毓秀是房当家有名的才子,见识明睿,再加上房当家一向以拓拔家马首是瞻,所以拓拔肇殷对他也十分器重,只是身体不太好,这时候看起来脸色潮红略略有些气喘,似乎刚咳了一阵。

虽然人很多,但是大厅里面很安静,因为节度使大人用力的搓左手的虎口,这说明节度使大人正在生气。定难军节度使拓拔肇殷身材胖大,长得也如同弥勒佛似得,慈眉善目,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族里都知道这个节度使大人的手段。今年春天,一个汉人奴隶不小心把节度使大人心爱的紫骅骝的前掌弄伤了,当时节度使大人就笑眯眯地搓了搓左手虎口,接着就命人把那个奴隶剥光了捆在木桩子上,用铁刷子一下一下把全身的血肉都刷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一副骷髅丢在草原上喂野狼。现在节度使大人又在搓他左手的虎口了,而且自从听到银州被什么南山军偷袭丢失费听家投敌之后,搓动着的手就没停过,于是大家都小心翼翼,谁也不愿意触动这个霉头。

拓拔肇殷确实非常恼怒,中原动荡,关内也是诸侯纷乱,他党项定难军经营数十年,一直困于西北一隅之地。所以历代定难军节度使都在考虑如何壮大势力,尽快冲破这片贫瘠的土地的桎梏。眼下却是一个十分好的机会,现在任上的庆州刺史郭彦钦是个颟顸而贪婪的人,他上任以后,为治下百姓课以重税,特别是对周围散居的胡人部落更是苛刻,盐州和庆州的胡人早就不堪重负,暗地里暗流涌动十分的不稳当。

他拓跋氏知道这个情况后就开始在里面做各种动作,现在已经从中经营一年多,打算趁着这个只知道捞钱的刺史的东风激起被欺压的最厉害的野鸡族等数十族羌族党项族的反叛,等局势不可收拾的时候就是他定难军就可以找借口吞并盐州盐池,光明正大地把势力延伸到庆州北面,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只要在盐州和庆州站稳脚跟,到时候他们定难军就在南面和西面都有了突破口,将来向北可以沟通漠北诸胡,向南可以沟通河湟羌人,这两个地方都和他党项八部亲近,稍加笼络就可以加入党项部,到时候党项八部无论是实力和人口都会成倍的增长,有了更多的兵力和地盘,到时候问鼎关中也不是没可能,想想当年多少汉人豪杰不都是掩有关中最后称霸天下的?

现在眼看着拓跋氏就要把庆州的火已经要点起来了,他定难军自己的后院居然先起了火,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的土豪,老鼠一般的人物就敢摸老虎的胡须!他已经认定必定是费听德望这个老狗狗急跳墙为了争夺费听氏的利益联合外人来对付他拓跋氏的了,拓拔肇殷正在考虑如果把费听德望和南山军的头目抓住后要怎么料理他们了。

拓拔肇殷侧头看看房当毓秀,他和银州的拓拔光俨关系很好。眼下西面庆州是箭在弦上,但是银州和绥州是定难军不过的粮食产地,也是丢失不得的,这让他有点拿不定主意。彝景家的拓拔光俨也是个废物,他爹病得只剩下一口气,银州本来指望着他能看着点费听家的,谁想还是丢了银州。拓拔肇殷想到这里又暗中咬了咬牙,说道:“毓秀说说,是回军去平费听家还是先拿了盐州的盐池?”

房当毓秀咳的好一些了,此时声音中有点暗哑,说道:“按说咱们党项八部休戚与共,谁想到费听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银州落入费听氏手中不打紧,毕竟是咱们党项家的事,等大军回银州,凭借节度使的威望,登高一呼恐怕银州就可唾手而得。我担心的是府州和麟州。”

拓拔肇殷弥勒佛似的圆脸上绿豆一样的眼睛微微一抬,问道:“麟州和府州有什么异动?”

房当毓秀道:“南山村就是麟州治下,这个村子小侄也曾经略有耳闻,是去年才兴起的商贸集镇,人口繁多十分富庶,但是从没听说当地有兵的。再说党项八部您的威望他费听德望也是

知道的,凭什么敢贸然反叛,公然和您对敌?”

拓拔肇殷沉声道:“你是说他费听德望卖了好处给麟州府州,引了外援所以才闹出事来?”

房当毓秀说道:“没错,府州和麟州还是折掘家强些,但是折掘家最近刚刚攻占了北汉苛岚军的地盘,暂时南下是不可能了,麟州那五千兵可是一直空闲着,之前只是乏粮所以从来不曾

轻易出动,如果费听德望许了他足够的粮食,甚至平分银绥两州之类的,那么说不定麟州杨家和费听氏合作一次。”

旁边的拓拔光睿接口道:“这的确是可虑,但是我们在庆州经营多时可怎么办?”拓拔光睿是拓拔肇殷的亲儿子,将来必定要接任节度使大位的,所以说话也略随便一点。

房当毓秀说道:“我们在这里引而不发已经快一个月了,但是既然银绥有事,自然要以那里为住,这边毕竟还要少许时日,我的意思是可以留少部分兵力在此,继续鼓动野鸡族起反。原来等庆州变乱直接拿下盐州的计划可以稍稍改改,我们派少量兵士先占领几处盐州要隘,给将来进兵留下余地,反正等他们真正造反,到事情闹大还要些时日,等节度使大兵平灭银州再回师庆州也不迟。”

眼看拓拔光睿还有点不甘心,这时拓拔肇殷开口说道:“就这么定了,后院都起火了,再一心盯着眼前的肥羊有什么用?我们留下千把人牵制庆州郭彦钦,让他和野鸡族好好闹一闹,等我们平定费听氏驱逐了麟州再来消遣他也不迟!”

众人轰然应诺,纷纷退出大帐,只留下拓拔光睿和房当毓秀又和拓拔肇殷细细商议了许久才离开。

6

第十四章 肇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