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宋周定鼎>第七章 冤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冤狱

小说:宋周定鼎 作者:妙笔书丹青 更新时间:2017/6/23 18:00:00

这次符二娘写给李岱的新闻也还是关于高层的一件陈年旧事,翰林学士徐台符上书朝廷,要求处死当初北汉时期跑到史宏肇和苏逢吉那里污蔑李崧谋反的葛延遇、李澄两个人,并且给李崧平反。这已经是他第四次上书了,之前的几次要求全部被冯道打了回去,当朝太师之所以不同意这个请求,是因为这两个人之前多次被中枢赦免,还被前朝表彰嘉奖过,要知道虽然朝廷换了,但是中枢执政的那些人可基本都还在,现在又被处死不是打脸中枢吗?但是最近事情出现了转折,枢密使王峻闻知这件事情,对徐台符的义气非常赞许,直奏皇帝郭威。

说起来这件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的起因是由于一桩非常小的事情,当时前朝宰相李崧的弟弟李屿因其家仆葛延遇藏匿钱财,对他加以笞责,并进行追讨丢失的财物。这是当时常见的做法,而且只是打了几鞭子算是比较仁慈的了,五代这个年代,活活把家仆打死的暴戾主家也不少,虽然杀死仆人会带来一些麻烦,但是当时连天子之家都几年一换,政府对案件的处理也断断续续,只要运作得当主家最多被判罚以重金而已。

不过这葛延遇却觉得很受委屈,当天他夜宿在苏逢吉部曲李澄家中,为了报复主家,同李澄一同谋划之后向苏逢吉诬告李崧谋反。当时的辅政大臣苏逢吉得知这个消息,就命人将李崧送交侍卫狱。

卫狱的本事堪比后世美国中情局,可以让一只入狱的狗熊承认自己是兔子。李屿进去不长时间,就在狱中屈招,供词如下:“我与兄弟李崧、李鳷、外甥王凝以及家僮二十人,打算在皇帝下葬时纵火焚烧京城。我们还曾派人带蜡丸密书到河中城,勾结李守贞,并招引契丹兵。”

这样充满想象力的供词充分说明了卫狱里面还是有人才的。最后李崧全家因为谋反被杀了个干净,葛延遇、李澄这两个陷害雇主的卑鄙小人反而升官发财,这事汴梁城的老百姓没有不给李崧家喊冤的。所谓不是不报时刻未到,现在李崧终于是平反了,王峻也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李岱读着符二娘的信,总觉得他这个靠写信骗到手的女朋友很有去做侠女的潜质,这样的侠气在古代这种不食烟火的贵门小姐身上出现可真稀奇,不过这就是李岱欣赏她的原因之一。一面看书信李岱一面把玩着手里的钱币,这是新铸造出来的南山钱,由南山银行发行的钱币。

这次发行的钱币和李岱原来预想的略有不同,重铸的铜钱仍然是外圆内方的方孔钱,还有铜币、银币和金币都是实心的。铜币面值为一分,价值等于十文钱,银币面值为一角和一元两种,价值为百文和千文,金币则是十元和百元两种,百元的金币等同百元钞票。这样一元钱就可以和一足贯等值流通。

所谓足贯就是一千文,因为显得钱币,逐渐变成780文为一贯,而只有单独称为“足贯”的才真正的指一千文,这样的原因就是铜钱质地不足造成的,现在南山军重新规范了币值和铜钱的样式,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社会资源浪费。

除了铜钱,每样钱币的正面是南山塬的高台和无定河的样图案,并且写着“南山银行四个字”,背面是用汉字和阿拉伯数字写的金额。周围用模子打印出了花纹,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把钱币拿去,刮掉周围的部分重新熔铸。

新的铜钱其实同原来的铜钱不同,大小一致,虽然也是外圆内方,但是没有写什么通宝之类的,而是同样写“南山银行”,背面写“一文”两个字。所有的钱币都混合了一定的其他金属,约莫占重量的百分之七到八。这样混合铸造增加了钱币的硬度,可以让钱币更加耐磨损。整个钱币的价值比表面价值低上百分之四左右,这百分之四就算是李岱赚到了。

当然这样的价值差别已经很有良心了,历朝历代经常会出现国家财政不足然后用降低币值的办法来弥补发,好让老百姓来给政府的赤字买单,这和现代某国家经济不好就大量发行纸币其实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古代的政权只能在小范围聚敛,后世的大国却可以在全世界刮地皮。

新的钱币其精确的价值肯定可以让其大受欢迎,李岱满意地想着,他又想起前世的传说,于是把一枚银钱拿在嘴边,用力一吹,再侧耳倾听,果然有“嗡嗡”的声音传出来。这样的金币和银币价值恒定,只要一看就能确定价值,而不需要专门学习检验纯度的技能再把夹剪,秤等各种设备随身带着检查,完全可以承担起货币的流通功能,人们做买卖不需要再用车来装钱买东西了。

至于这“废两改元”或者称之为“废贯改元”并且强行把一千文的足贯铜钱等值一元来铸造钱币的措施纯粹是李岱为了自己叫着方便,反正自己的地方自己说了算。

铸币厂需要考虑安全问题,所以直接被设在南山塬顶上,离南山银行仓库不远的地方,这样可以把两个地方的防护工作一起安排,并且在南山银行的金库里面取用贵金属过去铸币厂加工铸造也方便一些。

现在李奎一去了延州,南山银行的业务是李岱领着李满仓和一群学生在做,李岱盘算这,等这铸币的事情都解决好,那就可以防守给东院政务院来处理,让申晖监管,李满仓来执行,等金融财务的人员再多一些再把南山银行独立出来,这个部门在将来会发挥出这个时代的人难以想象的威力。

李岱看看房间外面雪花飞舞的一片素白天地,据说黄河又在郑州和滑州一带决口了,他默默地念叨着:“广顺二年就要过去了,明年我要让拓拔肇殷彻底退休!”

元旦在这个时代叫做元日,也一样有守岁要燃爆竹,不过这个时候的爆竹是真的竹子在火上烧,然后听竹子发出噼啪的响声。竹子:我招谁惹谁了?

元日的时候李岱给南山城的人直接放假七天,除了安排值班的有加薪之外,其他人都可以随意游玩。上一个元日李岱带着他的队伍在扫荡西面的隔壁草原,再上一个元日李岱从汴梁刚到杨坎子村,仅仅是吃饱饭而已,今年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不过别人都休息了,今年李岱还是不能在南山城踏踏实实地过元日,因为他要陪申晖去麟州拜会亲戚,申晖的这亲戚还是和李岱有关。去年末,由折德扆和李岱做中人,给申晖在麟州杨家说了一门亲。据说女方是杨重勋的远房堂妹,不但人长得好,还知书达理。按理说申晖现在也是朝廷五品大员,本来折德扆还担心杨家女不是嫡宗,做正室似乎配不上申晖,但是申晖看了杨家女的诗之后,又听说女孩子长得也不错就直接同意了。按照他的说法:我申晖也不过是个平民家子弟,妻子能够贤惠知礼最好,其他的反而不重要。李岱对此大加赞赏,这亲事就算是定下来了。所以这大过年的,李岱就陪着申晖这毛脚女婿上门去拜年了。

现在麟州城到南山城的二十多里的道路已经休整得十分平坦结实,每天往来的四轮马车络绎不绝,因为南山城现在的人口超过四万,规模已经超过了麟州城里的三万人,再加上南山城商业发到往来商贾不断,城内物资供应丰富,很多麟州城的有钱人都在南山城那里置办产业,一些麟州人一年中倒是有一半的时间住在南山城。现在已经发展出专门从麟州和南山城往来的“班车”业务,据说还挺赚钱。

一大早李岱和申晖再加上来凑热闹的杨隆仁和郭开道,四个人带了几个卫兵骑着马再带着一辆四轮大车装这礼物,直接往麟州城过来。李岱坚决抵制坐轿这种以人为畜的行为,南山军系统的人无论会不会骑马都没有人坐轿,现在四轮马车小一些的也不贵,有人贪图快捷,或者懒得走路就坐四轮马车往返,有钱的就自己造一辆小一点的四轮马车,在上面修个小棚子,走在宽敞平坦的路上其实比轿子还宽敞舒服一些。

李岱他们一起出发的这个马车就是申晖平时用来办事乘坐的,申晖倒是会骑马,不过现在南山军体系的事情越来越忙,申晖其实是做了政府首脑的职务,一开始的事情肯定最多,所以很多时候太劳累或者文件资料需要携带在路上看,还是用车方便一些。

二十多里路,一眨眼就到了,大家先去麟州杨府拜年,杨重勋也早早就在等李岱他们,大家见礼之后一阵寒暄,又有年长的杨家长辈过来,带着申晖去见杨家女的长辈。申晖难得的表现的有点紧张。他今天打扮的很精神,虽然相貌不出色,但是看起来就很精干敏锐,再加上那一副漂亮的胡子,也算是仪表不凡了。

2

第七章 冤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