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魔窟之行>第32章 一块未收割的田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2章 一块未收割的田地

小说:魔窟之行 作者:巴丁 更新时间:2017/8/12 10:28:24

我不嫌弃这次大山里的荒凉单调,反而喜爱这北国山野的粗犷、喜爱的缘由是因为我曾在这大山里有过昙花一现的抢险经历,还把辛劳的汗水和对探险挚爱的种子,曾播撒在了这大山里,但却因为意外的缘由而未来得及收获。

原来在黑路上我和二毛子商榷好的,一出山,先不用回局中心医院,要去就赶快去有关部门报告才对,因为我俩觉着发现的这1号洞,肯定就是个有巨大军事价值的战争遗址,可哪料,走着走着,二毛子的想法又发生了个很有趣的变化,这时他又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是报告也不能向别人报告,也得先向医院的保卫科报告。直到这时我才得知,原来医院保卫科的科长竟是二毛子一个还未出五服的三叔。

在医院保卫科,二毛子三叔听取了我俩有关述说一天一夜探险的经历,也看了用135相机拍摄的很长的一卷相关的黑白胶卷,二毛子三叔表现出异常的兴奋,他说是在去年,他在市公安局参加了个有各个单位保卫科科长参加的会议。会上,公安局领导说,在本世纪三十年代末,日本军方就在“猪栏山”地区的地下,苦心经营一批巨大的秘密工事,这批工事共有十几处之多,每处都有20多米深,十几公里长,其目的就是准备进攻当时的苏联而构建的。

“猪栏山”地下工事之完备,建筑之复杂,规模之庞大,施工质量之高,即使是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也堪称是一流的军事工程。

冬天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下,修建这批要塞和所有日军秘密工事一样,都是在枪口的威逼下,中国老百姓用冬穿洋灰袋子纸,夏天打赤条,一天只吃两顿发了霉的橡子面(即橡树的果实,也即栎树的果实,长圆形,也叫橡实,栎实,橡实栎实磨成的面粉,即叫橡子面)野菜粥,一旦有了病,得了工伤,干不了活,不是扔进万人坑,就是喂了狼狗,仅此一地,就强征了五六万劳工,在工程结束时,日军为了保密,竟将活着的劳工集中起来,用机枪全部射杀。

在这数万名被射杀的中国劳工中,只有一个叫崔大脚的男子,黑夜冒死从万人坑中带伤逃出,其余的数万青壮年男子都活活地死在了日本机枪的“突突”声中。正因为有崔大脚地逃出,“猪栏山”地下要塞的秘密才被揭露。

秘密刚被揭露出,由于崔大脚的伤势太重,头一歪,立刻便停止了呼吸,当时活着的人只有崔大脚一人知道这要塞的秘密,他这一死,要塞的秘密从此便成了千古之谜,再没1个人知道这地下要塞的秘密了,由于这批工程太大又太深,地质地形又太复杂,所以时至今天,要塞的全部真实面目就很难再探明了。

会议未了,入会有关领导要求各单位保卫科长回去后,要动手发动群众,提供线索,为早日探明地下要塞作出应有的贡献。

二毛子三叔说到这,顿了下又道:“你俩所看的,很有可能就是“猪栏山”十几处地下秘密军事要塞之一处呢,你俩的发现无疑帮了我个大忙,当时开会的有关领导在会上就明确说了,谁提供线索谁就有大奖,这回只要我向有关领导一请示,你俩得大奖这是定下来的事了,咋还不给你俩几沓人民币花花,我想,我别的不图,我这人平时就好喝个“8+1”,到时能在“猪栏山”最好的大酒店摆上一桌,跟你俩沾个光,喝上一杯,此生我也就不枉活了。

我立马揶揄道:“我俩咋也不能那么抠门儿呀,就是得9捆人民币,也有你3捆,给9根金条,也有你3根,你就把心放到肚里吧。”

分成定下来后,二毛子三叔的积极性就更大了,不过他说,他这人办事就讲个认真,从不玩虚的,这也是他几十年参加革命工作养成的好习惯,非要我俩这就给他画张线路图拿着,声称自己要亲自到大山里探个究竟,如果真地探着了1号洞,方能如实向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汇报,反之,他是不会就这么鲁莽地去汇报的。

我一听就急了:“要不你拿着线路图到大山里走一趟,你就会知道我俩的话是真是假了,你就是不相信我,还不相信你侄子二毛子。”

二毛子的三叔到底到大山里走了一趟,可回来见我却不言语,灰头土脸的往椅子上一坐不说只是唱:“我叫青春撞了一下腰。”

唱罢,抬起头来说我:“今天我算是白走了一趟,什么1号洞,什么混凝土灌注的可供1个人下去的方口,这纯属南柯一梦,纯属胡嘞嘞。”

“哎,三叔,你不能这么瞎比喻呀,你不是走错了路呀。”我道。

“我是按照你俩画的线路图,小心翼翼走的,咋会走错呢,若不信,你俩再到大山里走趟行吧,我撒谎都是小狗。”

“走就走,你当我还害怕咋地”,我说的毫不含糊,也有些愤懑了。

为了挽回我和二毛子的脸面,以此来证实我和二毛子的人格,并没二毛子三叔说的那么槽,我就决定去找地二毛子,我想二毛子也一定会理解我的心情,同我再走一趟的,哪料,我的话刚一说出口,二毛子的想法却和我的意见相左。

“他说没见这样,没见那样,你就相信。”二毛子站在我的面前,像钢钉把他钉在地上一样,说话时一动都不动。

“不相信咋。”我道。

“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你咋又这么笨了呢。”二毛子道。

“那你再好生说下,我听。”我又道。

“他知道你明天就要出院才敢这么说呢,你这一走,火车、汽车、汽车、火车,得走三天,路这么远,只要你以后没太重要的病,恐怕你这一辈子也再来不了局中心医院了,回不了,他得了大奖,还怕你回来要,他才不怕呢。二毛子倒了杯水给我,又让我坐下:“我没你那么好骗,你走后,我看看他到底要咋样再说,所以说,你要再走一趟我也不拦你,反正我是不和你再走的了。”

我从二毛子那回来后,心想到底是要听二毛子三叔的话,还是要听二毛子的话呢,一时举棋不定,但权衡过后,我还是带上135相机、带上望远镜、带上吃食和水、翻山越岭,又踏上了寻找那在大山密林岩壁下能进入1号洞的,那眼用混凝土灌注的方形孔洞的道路。

当我走了两个多小时,并且远远的就能看到,对面这座形似倒扣着脸盆的大山的密林,就是我要找的地方,我知从密林里的一条小路往里,在一处岩壁下,就藏匿着用混凝土灌注的方形孔洞的了。

那天来时,因为是和二毛子一块来的,所以就没感到怎么的累,今天也可能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来的缘故,所以一走到这里,就感到特别特别的累,特别特别的渴,又加之那天来时走的很匆促,又有雾,就在山的坡坡上找了块地方坐下,打开水壶的盖,喝了几口,就拿出望远镜,准备仔细饱览下对面这大山的美丽面容。

因为才时隔几日,所以用望远镜来看这大山这密林,还有这大山下的这清澈见底潺潺流淌的河水,远远望去,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原来的模样,山榆树、山核桃树、松树、白桦树、黄菠萝树,依旧同生同乐,相依相扶在这神奇的大山中,犹如远古时代,一个个由血缘相近的氏族结合成的集体,永永远远彼此依靠着过活,谁也离不开谁。

还有,一间间早年猎人留下的赭灰颜色的茅草房,现如今早已成为废墟,纵横杂乱地卧在山坡上,给大山凭添了无尽的思昔之幽情,这些还照旧。

还有,大山下清澈见底潺潺流淌的小河流水,还似拨动一根根无形的琴弦,缓慢地唱着一支支山野之歌,歌声柔情密意,在倾诉着对大山的爱慕之情,两边的大山快乐得象喝醉了酒,也几乎醉倒了我这个来寻找秘密要塞进出口的外来人,以上这些都是没有什么变化的。

有变化的就是前几天还是五花山的这大山,现如今却早已萎黄,还落满了一地的树叶,这说明冬天快要来临,春华秋实,飞鸟把一颗颗的果实籽粒,叼进巢窝,狗熊把一尾尾肥美的大鱼,叼进了树洞里,尖嘴的地排子把榛子塞满洞穴,准备过冬食用。

我不嫌弃这次大山里的荒凉单调,反而喜爱这北国山野的粗犷、喜爱的缘由是因为我曾在这大山里有过昙花一现的抢险经历,还把辛劳的汗水和对探险挚爱的种子,曾播撒在了这大山里,但却因为意外的缘由而未来得及收获。

正象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写的诗《一块未收割的田地》样,我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又无法收割到我该收割的庄禾。那么,我今天来到这里又为的是什么,是为的来收割的吗,当然是了。

但奇怪的是,我好几次进入密林里出来,再进入密林再出来,再再进入密林再再出来,去寻找那曾经能进入当年日军秘密构筑的1号洞的进口时,不知何故,却怎么也没有找到那一方形的进口。

也许,和1号洞连着的那进口被谁给封堵住了,抑或,这原本就是一场让人无法理解的“梦”呢。

2008年秋1稿完

2008年冬2稿完

2016年7月7日中午12时30分3稿终笔

1

第32章 一块未收割的田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