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英雄连里的指导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英雄连里的指导员 作者:南南 更新时间:2019/8/23 11:16:51

榆次县地处山西省中部,因地势比较平缓被称为晋中盆地,是晋中地委所在地。县城只有一个十字路口,除了政府、军分区、邮电局、专区医院几座四层楼外,基本上都是几百年的老房子。休干所位于县城北面,有一条凹凸不平的土路通向那里。在这条路上,牲口拉的粪便随处可见,路边的排水沟积满了绿颜色的臭水。这里的生存环境、生活水平和烟台相比,相差了太多。

南映森一家住的是四间正房,外加厨房、饭厅各一间的一个小院,屋内除了公家配的简单的床和桌子外,什么家具也没有。在邻居们的热情帮助下,他便开始了离休后的“小农生活”。

冬天来临前,他们的院子已建设的初具规模了。星期六的早晨阳光明媚,南映森身穿草绿色的军装,带着鲜红的领章和帽徽,坐在整洁、干净的院子里,一边喝着茶、抽着烟,一边美滋滋的欣赏着他的劳动成果:院子南面和东面已栽好了一排整整齐齐的柏树,把院子密密实实的围了起来,好似生活在茂密的森林之中;院子中间,已经栽好了4棵苹果树和2棵梨树,都是当地最好的品种,长势也还不错;通往院门的小路已搭上了葡萄架,玫瑰葡萄和巨峰葡萄秧已长得一人多高,后年就能吃葡萄了。“明年开春要在这盖个鸡窝,等小鸡上市后,养上10来只。”他站起来,来到东墙边的一块空地上寻思着。“这里还应该挖个菜窖,山西气候冷,要多储备点蔬菜。”在院子南边,他测量了一下距离,自言自语的谋划着。

刘莹在休干所被选为家属支部书记,她每天很忙,除了中午、晚上能回家,剩余的时间基本都在组织家属开会、学习、讨论。老二南义洋在榆次一中住校;南秋洋上6年级,成了两条杠杠的中队长,但班长还没当够一个月,就被老师撤了,理由是太捣蛋;南妮妮在铁路小学上学,改了名字叫南征。

日子过的很平静,南映森除了有时参加休干所的学习,基本上没有什么事。一天上午,他正在埋头整理他的镢头、耙子、锄头等全套装备准备过冬,休干所李政委手里拿纸一沓子材料进来了。“政委请坐。”南映森把李政委让到客厅对他说。政委坐下后,找出南映森填的写的简历。“南副主任,你填写的简历我们都看过了。”他指着职务和级别那几项说。“有同志认为你在海军高专政治部任副主任,是上校军衔,应该是正团职。”他看着南映森接着说。“对你填写正师职有点异议。”“海军高专是正军级单位。”南映森递给李政委一支烟,点燃后说,“政治部副主任应该是正师职,你们也可以看我的工资级别啊,哪有正团职拿11级工资的?”“这样吧,”李政委考虑了一会说,“你能证明一下最好,否则组织不好认定。”

刘莹开完会回来,得知此事不太高兴。南映森劝她:“算了吧,别和他们计较了。工资一分钱不少,他们按正团职就正团职吧!”刘莹一听有点耐不住性子了:“老南呀,你也太老实了!参军、入党这么多年从来没犯过错误,你几次被降职使用,抗战时期当了7年指导员,咱都不说了,咱就说这次离休,休干所没有正师职干部的房子,为了不给组织添麻烦,咱主动住了中校正团职的房子,他们不但不表扬,反而怀疑你欺骗组织,咱们的好心得到好报了吗?”她喝了口水,滋润了一下发干的喉咙,对南映森严肃的说:“以往大事上我都是听你的,但这个事绝对不能让他们。你晚上就给海军写信,让组织证明。”南映森被刘莹逼的无奈,只好从命了。

没过几天,海军回信了,信是这样写的:

南映森同志:

你的职务是很明确的,即:海军高级专科学校(正军级)政治部副主任。如还有问题,请以组织方式联系。

此致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干部部 章

1966年X月X日

信拿给休干所李政委看了。“事情弄清楚了就好。”他笑着对南映森说,“你们海军的军衔怎么这么低?”“我这还算是好的呢。”南映森把信收好,放进口袋说,“我们院校的副政委和三个副校长也都是上校呢!”李政委听后惊讶得目瞪口呆,他真不敢相信,副军职干部的军衔和他这个正团职政委的军衔竟然一样,都是上校。

离休后,南映森设法找到了老部队的战友,并和他们取得了联系。当初的战友好多已成为14军和昆明军区的各级领导干部了。

南映森1945年10月去东北后,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成立,他的老部队太岳军区1分区25团(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纵队25团),改名31团,隶属于4纵11旅;1949年又改名118团,隶属于第二野战军第14军第40师。部队在官雀战斗中,31团作为主攻团与32团并肩作战,歼灭了“天下第一旅”国民党第2团;在嵋阳战斗中又作为主攻团,与33团一起歼灭了号称“御林军”的国民党10旅28团;在淮海战役南平集阻击战中,31团奉命抗击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18军,在敌人飞机、坦克的猛烈进攻下,他们守如泰山,完成了任务,受到纵队嘉奖。渡江战役后,31团又参加了广东、广西战役,进军云南。从华北一直打到西南,历经12个省,行程二万五千里。在南方战事中,118团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英雄团”荣誉称号;118团8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英雄连”荣誉称号。

了解到老部队这些骄人的战绩,南映森打心里为他们高兴。

山西盛产红枣、核桃,小杂粮品种也很多,用莜面、荞面、豆面、红面、小米面等做出的各种的面食,非常好吃,是山西人常吃的主食。云南解放后,老部队留在了那里镇守边疆,战友们一直也没回过山西老家,很想念家乡的亲人,很想再吃到家乡的红面。榆次休干所地处郊区,离农村很近,有的村子偶尔会偷偷的搞点小规模的农产品交流活动。南映森得知消息后便去买点红面、荞面、莜面回来。不开会、不学习时,他和刘莹把红面、莜面分开,装进用布缝好的袋子里,逐一给战友们寄走。每当收到云南的回信,得知他们吃得很香,他俩会很高兴。

小鸟长大了,都飞走了。南映森和刘莹的孩子们也都天南地北、各自东西了,家里只剩下老两口安然度日。一天,通信员像往常一样按时送来了参考消息和解放军报。南映森坐在院子的藤椅上,戴上老花镜正准备翻阅报纸,一封来自南京第三海军学校的信掉了出来。他拆开信看了一下署名,是以前在烟台海军高专政治部的一个干事写给他的,信中说:海军高专已于1970年1月迁往南京,改称第三海军学校了。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1976年秋。一天上午,南映森开完会回到家里,听到母鸡咕咕哒、咕咕哒的叫声,来到鸡窝一看,母鸡们给他下了5个还透着体温的鸡蛋,他小心翼翼的把鸡蛋拿出来,看着母鸡们自豪、得意的样子说:“别着急,马上犒劳你们。”他在地里拔了棵白菜,撇下几片叶子用菜刀剁碎,然后又在米袋子里抓了六七把小米,与菜掺和到一起拌好后,便倒在了食槽子里。他点了一支烟,站在一边欣慰的看着母鸡们咕咕、咕咕咕,你争我抢的吃着。

院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刹车声,一辆海军车牌的北京吉普停在了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海军军装的首长。南映森上前仔细一看,惊喜万分,来者原来是烟台海军高专的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他的老上级—张正德,他们热情的握过手后,俩人在葡萄架下坐定。

多年未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老二南义洋见是张副政委来了,问过张叔叔好后,便非常麻利的给他沏上了茶,便招乎司机去了。没一会,刘莹回来了,当她发现是张副政委来了时,很是惊喜。“原来是张副政委呀,你好啊,10年没见了,你身体还是那么好!”她一边和张副政委握手,一边笑着说,“是来山西出差吗,爱人和孩子们都好吧?中午在这吃饭,不许走啊!”“刘莹同志,她们都好。我这次是带队来大寨参观的。老边(张副政委的爱人)专门嘱咐让我来榆次看看你们。”张副政委笑呵呵的回答道。刘莹进屋放下学习笔记,赶紧忙着摘葡萄、洗苹果招待客人。

“老南,你日子过得很滋润啊,瞧瞧这满树的苹果,满架子的葡萄。”张副政委四处打量着院子,品尝着南映森亲手栽的葡萄,很羡慕的说,“海军高专已于1974年9月迁往辽宁锦西,改称海军第二炮兵学院了。我去江西工作了一个时期,后又回到锦西海军第二炮兵学院工作。”张副政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感觉很苦还很辣,他放下茶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把口中的茶水咽了下去,继续说“我昨天在太原的海军电子学校住了一晚上,今天要了个车来看看你们,顺便带了点东北大米。”他招呼司机和南义洋把满满一麻袋大米从车上抬了下来。

看着南义洋不太强壮的身体,他关心的问道:“义洋,这些年还不错吧,入党了吗?”“张叔叔,我还是光杆司令一个,党员、团员都没入。”南义洋不好意思地答道。又坐了半个小时,张副政委起身向南映森、刘莹道别:“我就不在这吃饭了,回去还有事,有机会还会见面的。”他不顾南映森和刘莹的再三挽留,坐上车走了。

张副政委走后,南义洋坐在桌旁吃着葡萄、哼着小曲,回忆着小时候和张副政委的孩子张贝力调皮的往事,乐的偷偷直笑。他看到给张叔叔沏的茶还剩了不少,倒了有点可惜,就拿过来喝了一口。“啊噗—”刚喝进嘴里,还没等咽下,他就全部吐了出来。“爸爸,你这茶是什么味啊,怎么又苦又辣?”他边呸、呸的吐着发苦的唾液问南映森。南映森问:“你放的是哪个茶叶筒里的茶?”“是茶几上那个皮包包里的。”南义洋指着那个皮包包说。“坏了,你把烟丝给张副政委当茶叶沏上了!”南映森内疚的说。

1977年1月,南映森收到最好的战友来信,信中说他已于1975年8月从昆明军区调济南军区。全家已经搬到济南,如有事请往济南写信联系。

10月27日晚,南映森身体格外不舒服,晚上翻过来复过去怎么也睡不着。凌晨2时许,他忽然看到老战友朝他走来,深情地对他说:“老南,我先走一步了,你多保重啊。”南映森情急之下想拉住他,一伸手惊醒了,原来是场梦。早晨起来,他把这个梦和刘莹念叨了一下,也没太当回事。让他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济南军区给南映森发来了电报,告诉他:他的老战友在工作中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1977年10月28日凌晨去世。

老友的突然去世对南映森打击很大,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深陷在悲痛的回忆中。1936年10月他们一起参军,在太原军政训练班学习,被分在一个班;1938年7月在山西决死1纵队游击1团,老战友在3连当指导员,南映森在9连当指导员,战斗中他们经常协同作战,相互支援;1940年11月南映森在山西决死1纵队25团3连任指导员,老战友升任25团1营教导员。他们一起参加了百团大战,在残酷的红崖头、血战关家垴战斗中,他们更是结下了深厚的情谊。1944年10月,老战友调386旅20团任政治处主任,从此,俩人天各一方。谁能想到一个噩梦竟真的变成了现实,他才56岁,他还很年轻,还能为党和国家做好多事情,战友之间还有好多想说的话没说。南映森想不通,他银丝渐增,日渐苍老。

老二南义洋和媳妇毕丽玲结婚后一年,南映森、刘莹终于抱上了第一个孙女,起名南芳。这个孩子自从生下来就很聪明、可爱,两只大眼睛总是在四处观望,寻找她没见过的新鲜事物。南芳的出生给南映森、刘莹带来了很大的快乐,看着孩子日益长大、天真烂漫,带孩子的辛苦也就变成甜蜜了。老三南燕洋的媳妇刘炎是阳泉市铁路医院护士长,他俩先后生了两个女儿,老大漂亮活泼;老二聪明伶俐。刘炎的父母很不错,一直帮着南燕洋和刘炎带着这两个女儿,所以不用南映森和刘莹操心。老大南津洋在26军某师任作战科长,因为和媳妇两地分居,南映森和刘莹就帮忙带上了孩子。这个孙女长得白白胖胖,红红的小嘴旁一边一个小酒窝很是可爱。她不调皮,每天醒着时,常是玩自己的手指头,很少闹着让人抱。

1982年4月,根据总政治部1982年11号文件“关于提高部分军队老干部职务等级的决定”,经党中央、中央军委批准,对部分资历较深、级别较高、职务等级明显偏低的离休干部,提高其职级待遇,南映森从正师级提高为副军级。

秋天,南映森的弟弟和弟媳带着家乡的土特产品来到榆次,看望多年不见的哥哥和嫂子。自打南映森1956年回过一次老家就再也没回去过。妯娌俩闲谈之间提到了南映森的这几个儿子。“南映森这人挺老实的,”刘莹很不理解的问妯娌,“哪来的这么一群捣蛋玩意儿?”她把这几个儿子从小到大所干的光辉业绩如数家珍般的一一道来。妯娌听后大笑起来。“嫂子,你也别怨这些孩子们了,”她看南映森不在傍边,悄悄的告诉刘莹,“南映森小时候捣蛋在全县是有名的。有一次,一家老百姓结婚娶新媳妇儿,驼着新媳妇的毛驴胆子小,磨磨蹭蹭不敢过河,南映森看到,上前便往毛驴屁股上踢了一脚,毛驴往前一窜,一下子把新媳妇掉在河里了。”说完,妯娌哈哈大笑起来。以前,南映森对小时候的事从不提及,刘莹以为他小时候可听话呢,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他们这群捣蛋的孩子原来都是南映森遗传的。

刘莹得了冠心病,为照顾她身体,南映森默不作声的承担起了更多的家务劳动。白天除了要洗尿布、做饭、洗碗、看孩子,半夜还要起来给孩子热奶、喂奶、换尿布。孩子们回家,有几次看到他累的坐在沙发上站都站不起来。南天一天比一天大了,笑起来很甜,而且看到爷爷累了,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哄爷爷,令南映森很开心。快到上学前班的年龄了,为了让她适应一下她爸爸那边的生活,也为将来上学做好准备,和南津洋商量后,南映森和刘莹带着孙女南天去了山东栖霞县暂住。南津洋所在部队生活条件还也不错,部队有食堂,不想做饭时可以到食堂去买,挺方便的。

1986年春,远在山西的几个弟弟和妹妹同时收到了大哥的来信,信中说:父亲身体最近不好,晚饭吃得多了点,在洗衣服时造成胃出血,已住进莱阳市145医院,望速来。接到来信后,他们几个放下手头的工作,火速赶往山东莱阳。

见到父亲由于失血过多,日渐消瘦的面孔,几个孩子强忍住喷薄欲出的泪水。曾经是那么雄伟、高大,令孩子们无比崇拜的父亲;曾经用坚实、有力的臂膀,无数次搂抱、亲吻孩子们,给他们以信心的父亲;曾经多少次深夜背着发烧40度的孩子去医院,一直陪伴孩子到天亮的父亲,此时此刻,却及其虚弱的蜷缩在病床上。他们深深的自愧得到的父爱太多,回报父亲的太少。为了让父亲早日康复,他们努力的在父亲身边尽着自己的孝心。孩子们的到来,给南映森带来了最后的幸福与快乐。弥留之际,他想起了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党;想起了曾倾注全部心血战斗过的部队;想起了同洒热血为共和国而战的战友;想起了他那些从小顽皮捣蛋,和他小时候一样不服管教的可爱的孩子们……

1986年5月5日凌晨,南映森带着微笑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刘莹得知南映森去世的消息后,从来没见过妈妈流过眼泪的孩子们,此刻只见她泪如泉涌。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也许她是因为失去了一位共同生活了38年的首长和战友而伤心;也许她是因为身体不好,没有更多的体贴、照顾好他,尽一个妻子应尽的责任而忏悔。或许两者都有。

注一: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白刃格斗英雄连”方队,就是现在的成都军区14集团军40师118团8连,它前身是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1纵队25团8连。在南方战事中,118团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英雄团”荣誉称号;118团8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英雄连”荣誉称号。

注二: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1纵队,简称:山西决死1纵队,或者:决死1纵队。1937年11月,决死1纵队在沁县成立。1939年“12月事变”前,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形式上是阎锡山的新军,实际上是我党领导的人民武装。3总队和游击1团的军事干部全是老红军、党员和进步分子;政工干部都是党员和进步分子,无论在军事、政治上都无条件地听从党的指挥。1939年“12月事变”后,3总队和游击1团合并组成25团,隶属决死1纵队,在军事、政治、组织制度等方面完全同八路军一样,开始归十八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后即正式编入129师战斗序列。

注三: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工程学院的前身是:东北军区炮兵6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炮兵学校、海军高级专科学校。

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