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二十九章:战鸣沙、十面埋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战鸣沙、十面埋伏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9/16 15:39:50

晟州之地,虎踞中江上游,自古民殷国富,本是夏洲人始祖龙兴之地。晟州的治郡如成郡、炎郡、理城郡、公并郡,乃是成、炎、理、公并四姓的发祥地。数千年以来,凡是能占领晟州的,皆可袖手天下,所以天下诸侯,对此地莫不垂涎三尺。此处是并氏王朝的都城所在,也在权臣夏王政和枭雄余恪之间几度易手,如今,余恪终于得到了这片土地,而英举也将兵锋指向了这里。

山穹的计策被佑顺识破后,蒙原、烈燕两路大军也都败退,余恪挥师北上,山穹不得已,退守越雄山下寨,据险而守,余恪的速战速决之策不能实现。

余恪每日差人到山穹营寨叫阵,山穹都坚守不出,这时,左军师禾黎从赤汉送书信来,书道:“主公,天下之利,在西北而不在东南。如今山穹据守越雄山,主公不能进军越州,但塞州空虚。在下以为,主公可派人在越雄山作疑兵,而大军朝西北去,进攻塞州。如若能夺取塞州,则天下必然被主公所得。”余恪看完书信,对佑顺说:“佑顺先生,禾黎先生建议孤在此疑兵,迷惑山穹,而大军趁虚而入,夺取塞州,你以为如何?”佑顺说道:“此计甚好,但是山穹兵精粮足,为何每日坚守,臣不知其意,如若哪天山穹突然攻我,如何取胜?”余恪说道:“孤必然要让山穹以为我大军在此,锐气正盛,如此才可确保万无一失。”

余恪将诸将召来,说道:“山穹占据险要,坚守不出,我军兵马虽多,但粮草短缺,不能与山穹持久对抗。孤决意,余明、佑顺、余非、成鹰四人在此据守,每日到山穹营寨叫阵,必然要山穹以为,我军锐气正盛。孤与其余诸将,率军七万,趁虚直取塞州。”余明说道:“兄长,臣弟以为,如若大军猛攻山穹营寨,山穹兵少,必然被我所破。”余恪说道:“不可,即便击退山穹,我军也伤亡惨重,就算北上夺取越州,也将面临明州、北州、塞州三面围攻,你不可轻举妄动,只需每日佯攻,不出两个月,为兄便可拿下塞州。”

且说山穹退守越雄山之后,稳固防线,任凭余恪如何叫阵,都坚守不出,如今已经近二十天,余明又来叫阵,山穹命军士高挂免战牌,坚守不出,烈燕气愤,直入山穹大帐,说道:“大将军,我军精锐而敌军皆乌合之众,为何不开门击敌,大将军难道没听见西州鼠辈骂得如此难听,末将不能忍受,请大将军命我擒杀余明!”山穹笑道:“烈燕将军莫要气愤,破敌宜缓不宜急,再等数日也无妨。”烈燕说道:“主公命我等西征余恪,是要攻城略地,如今反而被人家打到家门口,这是何道理?”山穹说道:“烈将军,请随我到寨门观看一番。”

山穹与烈燕到寨门,登上门楼,看见余明率领着数万人马在营外,余明挺着方天画戟,在军队前面,叫阵不止。山穹大喊道:“余明将军,稍安勿躁,我前日计谋被将军所破,兵败蒙城、炎郡,早已疲惫,所以才高挂免战牌。而将军每日叫阵,却也不体恤将士,敢问将军的人马是否还有锐气?”余明看着山穹,哈哈大笑,喊道:“世人都称赞北国大将军山穹,用兵如神,如今南下伐我,却落得如此狼狈,不怕被他人耻笑吗?如若是好汉,就开门与我决一死战!”山穹喊道:“在下智谋实在不如将军,不敢出战,望将军速速退兵,如若将军退去,我便率军返回,让出塞南、理城两郡。”余明笑道:“我奉兄长之命来与将军交战,岂能退去,你若再不出战,我便猛攻你营寨,到时,恐怕将军性命难保。”

山穹看了看烈燕,走下门楼,对烈燕说道:“烈将军,余明扬言要进攻,他若真的进攻,我倒是有所顾虑,可不过,余明只是故作声势,我早已料定,禾黎必然使余恪分兵而去,攻打塞州,余明在此,不过是佯攻,疑兵迷惑我军。所以,再等数日,等余恪大军远去,我军方可进攻,到那时,将军必然打头阵。”烈燕问道:“大将军,可余恪已经奔塞州而去,如若塞州有失,如何是好?”山穹说道:“余恪、禾黎如此轻率与我,难道烈将军也不知我的计策?”烈燕想了一会,说道:“末将不知,请大将军明示。”山穹说道:“主公早已封拉恒图为西丹秋可汗,又准许西丹秋人在塞州草场放牧,这拉恒图岂能不对主公感恩戴德?我已经派人送书信一封告知拉恒图,说如若余恪拿下塞州,西丹秋人便失去塞州草场,所以,拉恒图必然替我击溃余恪。”烈燕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大将军,论阴谋诡计,虽然禾黎、佑顺等胜过我等,可谈论兵法战略,大将军天下第一,当之无愧!”山穹笑道:“既然如此,烈将军就不必心急,你可下去安顿军心,不出十日,我便下令进攻。”

十一月二十五日,山穹升帐,将烈燕、蒙原、倾礼、越文、赤思成、越颉城、越鑫达七人召来,说道:“我料定余恪已经率半数军队北上攻打塞州,不过诸位不必担心,西丹秋可汗拉恒图可助我将其击败。如今,我军正前方,仅剩余明、佑顺的十余万兵马,此时出击,正合时宜。”烈燕说道:“请大将军速速下令出战,我等俱不能忍受,早想生擒余明。”山穹说道:“诸将听令,余明屯兵鸣沙县,兵马虽然两倍于我,但早已疲惫,不足为惧。倾礼听令,你率军两万到鸣沙县东南三十里处埋伏,如见余明败军经过,不可出战,待其逃至江边,渡河之时,可趁机掩杀;越颉城听令,你率虎贲师到鸣沙县东面十里外埋伏,余明败军必然从此地经过,可率军冲出,就算不能生擒余明,也必然要击杀其大半兵马;越鑫达听令,你率骠骑师,绕道而走,到鸣沙县西南方埋伏,如若余明率全军出击,可趁机攻打余明大营,攻克之后,据守大营,不准出战;越文听令,你率天马师到鸣沙县西北方十五里埋伏,如见大路有狼烟升起,可趁机杀出,击杀余明;赤思成听令,你率龙骧师在鸣沙县北二十五里处埋伏,余明若率军杀来,你可趁机进攻,将其击溃;烈燕、蒙原二位将军,随我带一万人前往余明大营叫阵。”

山穹与烈燕、蒙原二人率军去攻打余明营寨,到寨前,山穹对二人说道:“两位将军,如若余明派部将出战,可将其击败,如若余明亲自上阵,只许败不许胜,我等速速撤退便可。”于是,蒙原挺强上前,叫道:“西州鼠辈,我大将军亲自率大军到此,为何闭门不出,快速速出寨一战。”余明得知,与余非、成鹰、佑顺率兵马两万,到寨门外,见山穹亲自到了,说道:“大将军能亲自到来,在下倍感荣幸,请问大将军,是否忘记了蒙城、炎郡之败?”蒙原怒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今日一决生死。”余明遣余非出战,余非提着大刀便拍马上前,对着蒙原一刀劈下,蒙原横枪挡住,举手一抬,将余非的大刀弹开,便迅速双手执枪,刺向余非,余非急忙用大刀拨开,两人就这样打了三十个回合,余明见余非胜不了蒙原,便让成鹰上前,与余非一同战蒙原,这下蒙原便打不过,才二十回合,就败下阵来。蒙原拍马逃走,烈燕挺着点钢枪,直取余非,余非拿大刀挡住,这时,成鹰也手持点钢枪,直取烈燕,烈燕便闪开余非,来战成鹰,三人对战了二十回合,余非被烈燕一枪拍打到马下,成鹰见状,急忙拍马逃走,烈燕大喝一声,成鹰的马被惊吓到,将成鹰摔下马来,烈燕等人哈哈大笑。余明大怒,叫道:“贼将休狂,看我取你性命!”

余明手持方天画戟,来战烈燕,烈燕一枪刺来,余明拿戟拨开,然后一阵猛攻,烈燕假装抵不过,慌忙应战,大约有三十回合,烈燕丢掉点钢枪,仓惶逃走,余明哈哈大笑,拍马追杀,山穹叫道:“烈将军速速回来,待我亲自出战!”山穹挺长枪,来战余明,不到二十回合便拍马而走,一边逃一边叫道:“传令全军,速速撤退!”

余明见烈燕、蒙原、山穹都战败,于是在后面追赶,佑顺冲到前面来,说道:“将军,小心埋伏。”余明笑道:“无妨,我军数倍于敌,何惧之有,况且,我兄长攻打塞州,想必已经拿下,传令全军出击,我要与兄长在北国会师!”余非、成鹰二人换了战马,与佑顺率西州军十三万之众,随余明在后面追杀山穹。

余明追出鸣沙县,向北追击了二十多里,山穹部下丢盔弃甲,战旗遍地,被余明斩杀了两千多人,余明大喜,对大军说道:“山穹不过如此,我等速速追赶,一定要拿下山穹大营。”于是大军又继续追击,才前进了三四里,这时,天上突然一轮箭阵射来,西州军猝不及防,被射死数千,还没有缓过来,又一轮箭阵射来,又倒下数千人,余明大惊,叫道:“众将士,盾牌!”只见西州军全部蹲下,将盾牌举起,这时,第三轮箭阵射来,竟然被西州军挡住多数,有的箭直接钉在了盾牌上。余明等人藏在盾牌下面,佑顺说道:“将军,我等中了埋伏,速速撤退吧。”余明说道:“山穹竟然如此狡诈,我命,大军速速撤退!”西州军还没有站起来,这时,北面便有两路大军杀来,左边是山穹、烈燕、蒙原三人的兵马,右边是赤思成的龙骧师。原来方才的三轮箭阵,都是龙骧师所放。

余明见中了埋伏,急忙令大军后退。赤思成首当其冲,率龙骧师冲入西州军中,西州军阵脚大乱,烈燕、蒙原二人随后掩杀,余明仓惶逃走,逃了十里左右,只见旁边有狼烟升起,佑顺大惊,说道:“将军,这里也有埋伏。”佑顺说完,只见道路两边北军杀出,是越文的天马师,余明还没反应过来,越文就已经杀入军中,西州军大怀,余非、成鹰两人率本部兵马列阵,对余明说:“将军快快撤退,末将断后。”

余明又被越文杀败一阵,损失了三四万人马,才逃出重围。余明、佑顺逃回营寨,刚要叫门,只见寨门开处,越鑫达率军杀来,越鑫达叫道:“余明将军,我家大将军命我在此等候多时。”余明欲拍马迎战,佑顺拉住余明的战马,说道:“将军,眼下危急,不可再战,我等速速撤退吧。”余明问道:“营寨已丢,该退往何处?”佑顺说道:“鸣沙县东面,地面宽阔,可从此路到中江渡口,渡了江边安全了。”

余明、佑顺残部往东逃走,余明一边逃,一边说道:“先生,此战我战败,丢了江北,如何向兄长交代?”佑顺说道:“将军战败,正好引山穹大军南下,北方空虚,主公的进军才会顺利。”两人退了五六里,天已经黑了,不见北国兵马杀来,才令全军休息,这时,后面有马蹄声,余明大惊,正要备战,一看是余非、成鹰二人带兵马来,才放下心来,对二人说道:“今日若不是二位将军,我命休矣。”余非说道:“末将奉主公之命,保护将军,应当如此。”余明又问佑顺:“先生,我等该往何处去?”佑顺说道:“再向东四五里,便可南下渡江。”余明说道:“事不宜迟,速速向东去。”余明又率西州军向东了四五里,那里枯草林立,道路难行,突然,一阵阵长枪从两边掷来,刺死数百人,西州军吓得背靠着背,不敢再动,余明大怒,叫:“何人在此,为何不现身?”突然,喊声四起,越颉城手持方天画戟,在高处沙丘上,叫道:“越颉城在此,余明休走!”余非对余明说道:“将军速速撤退,我与成鹰将军断后!”余明、佑顺率卫队仓皇向南而逃,余非、成鹰率本部兵马迎战越颉城,损失大半,越颉城才退去。

二十六日黎明,余明离中江渡口还有十余里时,下令全军休息,余非、成鹰二人也率军追来,佑顺说道:“将军,北国将领中,还有倾礼未曾出现,在下以为,倾礼必然在中江渡口埋伏。”余明问道:“先生,那该当如何?”佑顺说道:“可让余非、成鹰两位将军率本部兵马分别在我大军两侧,搜索前进,以防止倾礼埋伏。”余明说道:“就依先生,命余非部在大军左侧五里处前进,成鹰部在大军右侧五里处前进,以防敌军埋伏。”就这样,余明的残部五六万人退到中江渡口,未曾遇到埋伏,余明说道:“看来山穹还是输了先生一筹,如若山穹占据了中江渡口,即便不能将我活捉,也必然能击杀我大半兵马。”佑顺吃惊,说道:“将军怎么能说如此不吉利的话呢?”余明说道:“如今已经脱险,无妨,可令大军分批渡江,退到江南岸,我军便安全了。”

当时渡口的大小船只虽然有一百多艘,但西州军尚有五六万人,所以,要分作若干批才能尽数渡江,而余明、佑顺等第一批便渡了江,余非为第二批,成鹰为第三批,即使这样,才有两万多人渡江。这时,倾礼两万大军杀来,西州军尚有三四万人还在江北岸,倾礼对部下说道:“命大军围而不攻,告诉西州军,投降免死!”余明在江南岸,听说倾礼杀来,将北岸的部队团团围住,大惊失色,对佑顺说道:“看来山穹确实高明我等十倍,他命倾礼击我于半渡,却围而不攻,如此一来,我北岸的兵马,都成了他的俘虏。”佑顺安慰道:“将军不必难过,我等可在江南岸据守,使山穹不能前进,在下以为,此时主公必然已经拿下了塞州。”

鸣沙战役,山穹击败余明,重新占领晟州的江北二郡,余明退守炎郡,命余非、成鹰两部据守中江渡口,以防山穹渡江南下。

0

第二十九章:战鸣沙、十面埋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