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壮岁旌旗传>第四十六章:辩形势、韬光养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辩形势、韬光养晦

小说:壮岁旌旗传 作者:请缨 更新时间:2017/10/6 20:13:09

海蓝玉因延池战役失败,退守双城郡,烈铭得以保全,在东郡大宴群臣。席间,举杯说道:“多亏众将士力战,才保全国家,孤敬诸位。”

丞相炎谙站起来说道:“大王,此时且莫高兴,海蓝玉虽败,但实力尚存,况且英举在北,神树荣在西,日后三家再来犯,恐怕到时难以自保。”

烈铭叹道:“东州虽然兵强马壮,然而难以敌三面。此次攻打海蓝玉不能得手,反而与神树荣结仇,孤还能指望谁?”

炎谙说道:“大王能依靠的,便是北国英举。”

烈铭笑道:“英举欲得孤东州久矣,靠北国,岂不是与虎谋皮?”

炎谙说道:“自古所谓结盟,皆是与虎谋皮。两家合力去打另一家,打完以后,两家便自相残杀,天下从来都是这样。”

烈铭问道:“丞相有何良策?”

炎谙说道:“英举欲得东州,然而现在,北国军队陷在西南,一路无法渡江,一路被余明、襄武所阻,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倘若大王能与之结盟,攻打神树荣,占得敕州之地,则霸业可成。”

烈铭说道:“孤占了敕州,英举不得寸土,他怎愿与孤结盟?”

炎谙说道:“请大王割让东阳、津口两郡与英举,英举必然肯与大王结盟。”

这时,大将军烈云站起来,说道:“大王,不可,如若割让东阳、津口两郡,东津河便成了两国的边界,倘若北军背盟,率军渡河则我国危矣。”

烈铭问道:“大将军是反对割地,还是反对与北国结盟?”

烈云说道:“割地自然不可,但与北国结盟,并非是唯一计策。海蓝玉与神树荣虽然结盟,但二人相互猜测,海蓝玉才兵败延池。臣以为,大王可与海蓝玉修好,攻打神树荣。如今神树荣主力在北,倘若我两家结盟,必破神树荣;或者,大王派人联络神树荣,我两家联手先灭了海蓝玉,海蓝玉刚打了败仗,臣料她必敌不过我两家联手,请大王三思。”

炎谙对着烈云说道:“大将军此言差矣,如若与神树荣结盟,神树荣怎肯再信我等,他必然坐观成败;如若与海蓝玉结盟,则战胜之后,我国占了敕州,南面是海蓝玉,北面是英举,两面受敌,到那时,敕州必然得而复失。”

烈云上前要说,烈铭阻止道:“大将军、丞相,你二人莫要再争,前日海蓝玉部下因意见不合而相争,才导致兵败,如今孤方得胜,怎能重蹈覆辙。以前,孤太过苛刻,不愿引狼入室,如今孤想明白了,欲将取之,必先予之,不就是割地吗,无妨。诸位听着,先前孤与戟成治结盟,功败垂成,孤现在才明白,既然要结盟,就要与强者结盟。神树荣、海蓝玉毕竟是弱者,倒不如割让两郡,与英举结盟。”

群臣不约而同说道:“大王英明。”

炎谙奉烈铭之命出使北国,到朝堂上,说道:“外臣奉东王之命,拜见陛下。”

英举笑道:“朕听说烈铭在延池郡打了胜仗,可喜可贺呀。”

炎谙说道:“全仗陛下天威。”

英举问道:“东国与木红国交兵,干朕何事?”

炎谙说道:“前番余恪起兵北上与北国为敌,又约神树荣、海蓝玉一同出兵,我王为减轻陛下负担,才联合戟成治攻打木红国,这怎能与陛下无关?”

英举笑道:“看丞相的话,你家东王是为朕打的这一仗?”

炎谙笑道:“不敢,我王既然奉陛下为尊,凡是与陛下为敌者,也是我王的敌人。”

太师蒙龙问炎谙道:“既然你家东王奉吾皇为尊,为何当年攻打黄圃口,夺取东阳、津口两郡?”

炎谙说道:“请陛下、太师见谅,黄圃口战役,非我王无礼。我王既然尊重陛下,安敢无礼,但陛下无故兴兵南下,我王只是自保而已。如今,我王击退海蓝玉,可喜可贺,命臣前来,归还二郡,以表我王之心。”

北国丞相山德对炎谙说道:“贵使归还吾皇城池,本相当然看得出东王的心思,如今你家东王面临神树荣、海蓝玉两家强敌,知道不能独自抵挡,所以才割地求和,借我国之力,击败强敌,是与不是?”

山德说完这话,北国朝堂群臣哈哈大笑。

炎谙虽被识破,但面不改色,说道:“或许是吧。”

群臣又哈哈大笑,山德问道:“或许是?贵使不知道?”

炎谙说道:“在下只是奉我王之命前来,我王只吩咐在下,归还城池,以表我王之心,并没有说借北国之力,击败强敌,至于是与不是,在下也不知。”

听了这话,群臣都安静下来,坐在上面的英举却哈哈大笑,说道:“贵使说这样的话,不怕被他人耻笑吗?”

炎谙说道:“在下只是照实说明我王的意思,贵国丞相山德大人竟然把国家大事放在明面上,才会被他人耻笑。莫非山德大人是怕陛下看不明白?”

山德说道:“贵使说笑了,本相一贯如此。敢问贵使,你家大王宁愿割地,与我国结盟,如此铤而走险,与虎谋皮,究竟是何居心?”

炎谙笑道:“既然丞相大人质问在下,在下不妨也说明白点。我国面临强敌,自然需要贵国帮助,但贵国也需要我国帮助。往昔,北国自恃强大,望雄战役更是能以一国之力击败六国,在下实在佩服。但毕竟一国之力单薄,不能与诸侯长久相持,如今陛下兵分两路,西路军在晟州之北不能渡江南下,东路军在靖阳郡内被余明、襄武牵制,对峙了半年之久,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倘若我王从东面进军,兵发敕阳,在侧翼攻打神树荣,到那时,贵国大将军山穹顺势南下,我两家平分敕州,岂不快哉?”

蒙龙、山德都没有说话,英举也在沉思,稍后,英举说道:“有劳贵使为朕考虑,你且下去歇息,朕与众臣商议完毕,便回复贵使。”

炎谙刚刚退出,赤思成便上前进言道:“陛下,臣以为与烈铭结盟,不如远交近攻,联合海蓝玉拿下东州。”

英举问英湛:“太子以为如何?”

英湛说道:“儿臣赞同赤思成将军的看法,远交近攻,铲除烈铭。”

英举说道:“赤思成将军,你且详细说说你的看法。”

赤思成说道:“烈铭派人来结盟,便是暴露了他的弱势,东州三面受敌,唯有倚靠陛下,才能够保全,陛下如要保之,烈铭可保,陛下如不保之,烈铭可破。既然烈铭可破,不如趁机攻打,占其城池。”

英举说道:“言之有理,不过朕还想听听丞相的看法。”

丞相山德说道:“臣认为可以与之结盟。先前烈铭割地,陛下趁机攻打,结果兵败;而今烈铭又割地,如若陛下又趁机攻打,则我国丧失诚信,失信于人,必将失信于天下。况且,天下之大,我国靠一国之力,难以与诸侯抗衡,余恪欲图我塞州之地,神树荣欲夺我望州之地,这两人必然不会与陛下结盟;而理间乃是反复小人,随波逐流,不可轻信;能与陛下结盟者,唯有海蓝玉、烈铭二人。但是,我军主力在西南二地,不可再分兵攻打东州,现在我军不能前进,此时烈铭出兵相助,算是天赐良机。”

赤思成反驳道:“烈铭欲夺我明州,如若与之结盟击败神树荣,则烈铭必然北上,而我国大军远在西南,到那时,还不是三线作战?”

山德笑道:“非也,烈铭顾虑海蓝玉,必不敢轻易北上。而将军所言,才真正对我国不利。倘若我军与海蓝玉结盟,平分东州之后,海蓝趁机北上,如何当之?海蓝玉可没有后顾之忧呀。”

英举笑道:“丞相所言有理。”

山德又明确说道:“陛下,方今不足以灭其一国,应当保全此国,使诸侯相互牵制,此乃是大将军山公达制衡丹秋、乃亦之道。”

英举说道:“妙哉!朕命太子英湛、赤思成二人前往东州,交接烈铭所献二郡,绝不可出兵攻打,违令者定斩不饶。”

英举与烈铭盟约已定,英湛、赤思成便率本部兵马前往东阳郡驻守,路上,英湛对赤思成说:“将军不必难过,父皇虽然不肯采用将军的计策,但是,派将军前往交接土地,将军可知为何?”

赤思成说道:“因为我历来主张攻打东州,有太子殿下与我在此,烈铭必然不敢犯境。”

英湛笑道:“将军果然厉害。”

赤思成说道:“看到的再长远,陛下不肯听从,又有什么用?”

英湛说道:“将军与山穹、蒙龙比较,毕竟是后辈,早在十余年以前,山穹便为父皇谋划好了夺取天下的计策,起初,完全按照山穹之计,而今,天下大势瞬息万变,父皇也没有完全听从于山穹。所以,将军再委屈数年,待到我继位时,必然重用将军。”

赤思成轻声说道:“殿下,这话万万不可让他人听到。”

英湛笑道:“无妨,我若如同兄长一般,凡事都听从父皇,父皇肯定不高兴。父皇喜欢的,是有主见的继承人,即便意见是错的,只要有,便是好的。”

赤思成问道:“殿下,你也曾经在大将军军中,为何如此不看好大将军?”

英湛说道:“大将军虽然忠义,且兵法韬略当世无双,但有两点,我不喜欢。其一,自恃功高,处处都自作主张,为君者,最忌讳臣下如此;其二,当年我欲娶闰淑,大将军不知何故要阻拦,还说闰淑并非吉祥之人,我很气愤。”

赤思成说道:“大将军的战略是,先西北,后东南,末将却不赞同。末将以为,西州、晟州之地,不可轻易夺取,鸣沙战役及中江渡口战役,都是前车之鉴。”

英湛说道:“对,鸣沙战役虽然战胜,但却拿不下晟州。”

赤思成说道:“我军在望雄战役既然击败六国,占领了望州,就应该趁势南下。末将有两策可行,其一,夺取东州,然后夹击敕州,如此一来,天下最富裕之州郡,便全在我国手中;其二,直接南下攻取敕州也并非不可,神树荣占据了天下中心,只要将其拔除,我国夺取敕州,天下自然可图。”

英湛说道:“以前将军在两军阵前,屡出奇谋,都称将军为沙场鬼才,我还不信,如今看来,将军的谋略,丝毫不在大将军山穹之下。”

赤思成叹道:“陛下如若听从末将的策略,此时,敕阳早就能够拿下了。”

英湛说道:“当年望雄战役后,山穹命将军守靖阳,必然是看到了将军会取代他的地位,我奉劝将军,韬光养晦,不可张狂,早晚能大展宏图。”

赤思成说道:“多谢殿下,末将记住了。”

0

第四十六章:辩形势、韬光养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