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抗美援朝>第四十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小说:我的抗美援朝 作者:上阵莫回头 更新时间:2018/1/13 11:13:08

十一月二十五日,凌晨。

朝鲜北部,野松岭,无名高地。

气温零下二十八度,自从几天前的一场大雪,公路和两边的山岗已经被一尺厚的积雪覆盖。满山密密麻麻的松树上也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以至于枝头都被压得弯了下来。

天上满是阴云,山风卷起少量的雪花,呼啸着掠过窄窄地峡谷和几个突兀的山头。尽管看不见月亮和星星,但漫山遍野的积雪仍然在漆黑的夜里明晃晃地。

延绵近百公里的山脉和峡谷,在这里地势突然变窄。狼山峡谷最宽的地方几公里宽,而最窄的地方则是在这里,仅仅数十米。几座低矮的小山包扼守着这条朝鲜北部的重要道路。过了这几个小山包,便是几十公里在无险可守的平缓丘陵。如果公路是河流,那野松岭赫然就是那入海口。

野松岭在古代,是朝鲜西北部重要的通道,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荒无人烟,却是有名的古战场之一。历史上很多场传奇一般的战斗就是在这里发生。有些被载入史册,有些成为传说,还有一些已经淹没在历史云烟中再人知晓。即便是很多年后,这里依然可以挖到不同朝代的兵器、盔甲的残骸。有几十年前的,也有几百年前的,甚至还有千年以前的。

野松岭因为松树多而闻名,这里的松树要比周围山里的松树密集很多倍,而且一个个长得都比周围山里的松树粗壮。野松岭的松木是最好的松木,不仅木质细腻坚硬,而且松树长得极为笔直。一棵棵松树像是一个个从远古便伫立在这里的士兵,无形中有一种杀伐之气。周围的一些山民有时会来这里伐树,然后拉到城里准能卖个好价钱。

很多外人以为野松岭说的就是野松树,但这个‘野’字说的却并不是松树。这个‘野’字,是孤魂野鬼的‘野’。据说,因为这里死的人太多。每每到了夜里,就会有鬼哭声响遍山野。经常有人在这里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很多年前,这里并不叫野松岭,而是叫‘野鬼岭’。

几处高地上都有营地和帐篷,营地里生着篝火,帐篷的缝隙中依稀能看到灯光。在帐篷中还隐隐飘出热咖啡和食物的香味,营地周围有几道冻得蜷缩的身影在寒风中来回走动。在几处高地周围的松树林中,无数道僵硬缓慢的身影艰难地移动着。

这些缓慢的身影就像是山中的雾气一样,在轻微地沙沙声中,从数个方向将几处高地包围了起来。

从这些缓慢僵硬的身影中,钻出一些灵活的身影。他们棉衣反穿,身上披着白色的被单,与周边的雪景融为一体。从这些小山包的背风面,或是防守最薄弱的方向,悄无声息地爬了上去。

列兵华雨泽是南朝鲜1师15团的一名新兵,来自光州南边村子的他,祖上十几代都是农民。当然华雨泽本人也是农民,一个17岁的农民的儿子这个季节本应该在家里窝冬,等待来年春天的到来。但是他却被拉了壮丁,来到了北方的山里,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华雨泽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却也是唯一的一个了。大哥很多年前在华雨泽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去光州城买农具。大白天的在光州城的街头,被日本人持刀砍成了两截。原因却只是华雨泽的大哥不小心蹭脏了那个日本武士搂着的姑娘的衣袖。

华雨泽的二哥六年前去光州城里打工想挣点钱补贴家用,在街头被日本人拉去当了兵。二哥曾经写过一封信说要随军坐船出海,好像是要到一个不知名的岛屿上,却再也没回来。直到现在,母亲还执着的认为老二一定会回来。

因为这两件事,华雨泽的父亲变得时而清醒,时而疯疯癫癫。而华雨泽的母亲从六年前得知二儿子被拉走当兵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好,整日卧病在床。华雨泽家中还有一个十一岁的妹子,妹妹年纪很小,但很懂事。总是能帮着他这个当哥哥的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华雨泽十一岁的时候,便接过了养活全家的重担。不仅要照顾疯疯癫癫、时好时坏的父亲,还要去山里给母亲采草药治病。像他们这样的贫苦村民,根本买不起那些昂贵的药品,只能在山里找一些草药。不仅要伺候地里的水稻,还得照顾年幼的妹妹。一家人的担子压在肩上,让年仅17岁的孩子,却已经像二十七八岁的成年男子一样沧桑。干瘦的身体、粗糙的双手,甚至只有在一些五六十岁的老人身上才能看到。

一个多月前,华雨泽带着今年家里富余出来的粮食来到光州城里。他准备卖了粮食换些钱,然后再买一些今年过冬的日常用品给父母带回去。

结果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在光州城的街头,华雨泽被拉了壮丁。仅仅发了一身散发着血腥味的破旧的棉衣,华雨泽就糊里糊涂地被送进了军营。领到一支破旧的日本造步枪,华雨泽又糊里糊涂地被送到了北方的战场。

半个月前,没有经过任何训练。华雨泽和上百名和他一样被拉来的壮丁,作为新兵被补充到了陆军第1师15团。

被送进15团的当天,经过简单的询问,华雨泽的排长对分给他们排的新兵全都是从没有经过训练和上过战场的菜鸟很不满意。但华雨泽听到,排长骂的并不是他,似乎是他完全不认识的“上面”。在这一点上,华雨泽和排长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自己不过是一个农民,连枪都没摸过,怎么就被送到这陌生的地方了。

听老兵们聊天的时候说,一个月前他们遭到了中国军队的围攻,损失惨重。

即便只是那几个老兵围着篝火、打着扑克、聊着天说到的。但谈论到之前经历的那一场战斗,华雨泽依然能够听出他们语调中的颤抖和惊悚。好像这个排有一小半人都死在了那场战斗中,所以每个人提起那场战斗都惊恐万分。

华雨泽一点都不想打仗,一点都不想待在这里,他只想赶快回家。他更担心还在家中等着他回家的母亲和妹妹,对于打仗这样的事儿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更何况和他在一起的那些老兵,对他并不友善。自从来到15团,华雨泽等新兵似乎就成了受气包。行军的时候走在最前面,全排的衣服都是他们十几个新兵来洗,甚至是那些老兵的内裤也是他们洗。敢说个不字就要挨打,晚上还要被逼着去帐篷外面站岗放哨。

让华雨泽感到唯一幸运的是,从被送到战场到现在,他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敌人。

抱着冰冷的步枪,华雨泽蜷缩在帐篷边上。和帐篷里的温暖不同,外面是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他身上盖着一条厚厚地军绿色毛毯,这能让他感觉到暖和一点。他哪里会放什么哨,他甚至连枪都不怎么会开。这些老兵其实就是瞧不起他们这些新兵,要不然为什么什么脏活累活都逼着他们来做?

寒风逼得华雨泽不得不将帽子的护耳紧紧地贴紧耳朵。除了呼啸地风声,他什么也听不见。

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五十分,还有两三个小时天才会亮。华雨泽闭着眼睛胡思乱想着,昏昏欲睡。在他打着瞌睡的地方不远处,传来沙沙沙的声音,但捂紧耳朵的他什么也听不见。

“噗嗤……噗嗤……”

突然,华雨泽听到身后不远处的另一个帐篷里传出几声奇怪的声音。他将护耳稍微松开一点,企图听清到底是什么声音。

“唔!”

华雨泽听到了一声闷哼声。

怎么回事?华雨泽想要去看看究竟,但一想到那些老兵可憎的嘴脸,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看到几道身影从刚才那个帐篷中鬼鬼祟祟地钻了出来。

明亮的积雪让华雨泽隐隐约约看到那几个从帐篷中钻出的黑影手中提着长长的步枪。

“上个厕所怎么还带着枪?这些老兵可真够神经质的,哪儿有敌人呢?”华雨泽胡思想着。

但随即,华雨泽惊恐地发现,那几个黑暗中的身影并不是他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而且,他们手中的步枪上,还带着明晃晃的刺刀。有几个人的刺刀,竟然是红色的,还在向下滴着什么液体。

“鬼?”华雨泽被自己的发现吓得半死。华雨泽不由想起白天的时候,那些老兵讲给自己听的有关这个地方的一些传说。据说,‘野鬼岭’这个地方,经常有孤魂野鬼出没,生的青面獠牙,专门吃落单的和迷途的行人。不光吃,还会让这些被野鬼吃了的人,鬼魂也不得安宁。

华雨泽发现自己在颤抖,他想停下颤抖,但根本停不下来。

那几个‘鬼’从帐篷中钻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向着自己身边的帐篷走来。华雨泽感觉自己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他甚至连呼吸都不敢了。牙齿都开始有些打颤,华雨泽赶进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好在那几个‘鬼’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径直钻进了帐篷里。

华雨泽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他放下心来。自己身边的帐篷里,便传出几声诡异的声响、

“噗嗤……唔……”

“噗嗤……唔……”

“噗嗤……唔……”

……

这是……什么东西刺入身体的声音!华雨泽突然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全身忍不住颤抖起来。华雨泽以前在家杀过羊,尖刀刺入羊腹的声音就和现在的声音一模一样!帐篷里哪有什么羊,只有——人!华雨泽想到了那些‘鬼’手中的刺刀,那鲜红的难道是……?此刻的华雨泽脑中一片空白,恐惧让他丧失了所有的理智和勇气,他只想逃离这里。

华雨泽悄悄地站了起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转身向下山的方向跑去。随着他这一跑发出的脚步声,好像是惊动了那些黑暗中的‘鬼’。华雨泽听到身后传来沙沙声,那些怪物好像追向了自己。但华雨泽一点儿都不敢回头,他手中的枪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刚刚跑出营地,华雨泽就听到身后的营地里传来了几声枪响。枪声变得密集,在枪声中还夹杂着嘈乱的人的喊叫声。随即,无数爆炸声从营地中传来,通红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小高地。不只是自己所在的小高地,周围的好几个高地上都传来爆炸声和枪声。

奔跑,摔倒,爬起来奔跑,再摔倒,再爬起来,奔跑。华雨泽甚至在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儿,只知道无边的恐惧,好像身后便有无数的厉鬼追着他。这些厉鬼不仅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还要张开血盆大口,咬碎他的骨头,让他也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得翻身。

华雨泽感觉自己肺都要被喘出来了,他跑不动了,只好停下来喘着粗气。寒冷的空气让他不停的咳嗽,华雨泽终于回头看了一眼,他忽然发现并没有什么鬼怪追着自己,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原来自己竟然已经跑出了一两公里,小小的山包和燃烧的营地此刻距离自己似乎是那么遥远。

附近的整片群山中回响着他听不懂的喊声,那声音像是无数厉鬼在咆哮,又似乎是千军万马在冲锋。那可怕的声音,在他余生的六十二年中不断在脑海中回响。那声音如影随形,永远消散不去,成了华雨泽一生的梦魇。那声音,赫然是:

“杀!”

突然华雨泽身上打了一个冷颤,汗毛似乎都竖了起来。一种危险的感觉遍布全身,但还没等他转身,后脑勺就挨了一下重击。

华雨泽晕晕乎乎摔倒在雪地上,模糊间他好像听到了几个人在说话,但他发现自己一句话也没听懂。之后,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嘿,班长,这儿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袁怂怂,你他娘的,人家没拿枪你咋给人打死了。你他娘的真是个怂货,就不能抓个活的?”

“班长,我没把他打死啊,只是打晕了。”

“嘿,还真是活着的。这小子跟你一样,也是个逃兵。逃兵抓了个逃兵啊。”

“班长,我都抓着俘虏了,以后能不能不说我逃兵?”

“那要看你表现。”

“……”

39

第四十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