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抗美援朝>第四十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章

小说:我的抗美援朝 作者:上阵莫回头 更新时间:2018/1/14 17:19:53

由于进攻发起的非常突然,几个小高地上的伪军直到最后一刻都不敢相信。进攻了好几天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的敌人,竟然可以在几个小时前凿穿他们前沿的防线,然后在几个小时后出现在了他们这样的大后方。在他们的认知中,即便是乘坐汽车,恐怕快不了多少吧。可是,他们神秘而可怕的敌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汽车。

根据美军方面提供的情报,他们有限的几百辆从苏联方面租借和购买的卡车,甚至还不够给他们的部队运送寄养。

他们到底是怎样在几个小时之内,从十几公里外的地方出现在这里的?恐怕直到当了俘虏,伪军的军官都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和部队中那些被当做壮丁拉来的农民不同,作为军官的他们有一些是参加过中日战争的,还有一些曾经是日治时期的地方警察或是保安部队。虽然算不上多么精通作战,但最基本的打仗事项他们是懂得。

但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反而容易被自己熟知的东西所蒙蔽。如果是一个从没打过仗的人得知前沿被凿穿,敌人有可能出现在这里进攻他们驻守的高地。那什么都不懂的人肯定是如临大敌的。可但凡是正经打过仗的人,就会算敌人的行军速度。

但偏偏,我们连夜行军,硬是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赶在天亮前,我们连在四连的协助下,几乎是轻而易举地夺取了293高地。只不过,因为我们刚刚赶到地方就要发起进攻。在进攻之前并没有很好地侦察敌情,所以进攻发起的很仓促。虽然进攻进展的很顺利,但还是牺牲了好几名战友。

战斗结束了,我们一边打扫战场,另一边连里派了几个人将俘虏先送下高地。我和小吴在伪军的一间帐篷里找到几罐罐头,我们赶了一整夜的山路,早已经饥肠辘辘,也不管身边都是敌人的尸体,便坐在帐篷里大快朵颐起来。美国人的水果罐头比起炒面和盐水煮玉米粒可好吃多了,很甜。

还没吃两口,我忽然感觉背后一股大力袭来,然后我就以一个极其不雅观的姿势趴在了地上。小吴在一旁愣住了,赶进把手里的罐头放下。我回头一看,顿时心里一颤,正是班长那张古井无波的严肃脸庞。

“他妈的,吃吃吃,就知道吃,不要命了?快点拿上东西走!敌机很快就来轰炸了。”班长没有多看我和小吴,骂了我一声后就走出帐篷。

小吴冲我伸了伸舌头,我涨红着脸爬起来。我俩简单搜罗了一下,能拿的东西都拿上。武器、弹药、毛毯、食物,我们什么都缺,所以什么都要。等我俩抱着一大堆东西走出帐篷的时候,整个小高地上就剩了我们两个人。我俩一溜小跑溜下小高地。

几乎是我们俩前脚下了高地,后脚美国人的机群就伴着清晨的第一缕朝阳匆匆赶到。十几架飞机对我们刚刚夺下的几个小高地进行了轮番轰炸,几个小小的山头瞬间被火海淹没,我甚至能感觉到身后袭来的热浪。顿时,我背后冷汗直冒。这要是我和小吴再晚下来一会会儿,必定凶多吉少。

“呸!这美帝国主义也真是不拿伪军的命当命啊,这万一高地上还有伪军的活人,岂不是全被炸死了。”小吴低声咒骂道,但我看到他的双手都在打颤,显然也是被吓到了。

轰炸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我们趴在茂密的松树林中谁都不敢动。因为飞机就在我们头顶上,一旦被发现,那等待整支部队的必定是灭顶之灾。

好不容易轰炸停了下来,美国人的几架飞机等地面上尘土消散过后,又在空中以极低的高度盘旋了好半天。飞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圈一圈的飞着。我们趴在树林里甚至有一种错觉,飞机再低一点就能擦着我们的头皮。巨大的声音像是厉鬼在咆哮,声势骇然。

“他妈的,美国鬼子的飞机真嚣张。”王志抄起步枪,就想瞄准正在头顶飞过的美国飞机。班长眼疾手快,还没等王志推弹上膛,一巴掌就抽到了那胖子的后颈上。胖子被这一巴掌打的龇牙咧嘴,但也知道自己冲动了,不敢说什么。

美国人的飞机在空中转了很久,久到他们似乎确认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了敌人。随后,那些飞机甩甩翅膀,在一阵轰鸣声中满意地飞走。

美国飞机刚刚飞走,我们排就上了高地。那小高地很小,根本摆不开太多的部队,一个排就撑死了。

小高地上此刻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原本郁郁葱葱的松树此刻全都成了焦炭,有的还在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本来满是积雪,银装素裹甚是好看的小山包,此刻变得坑坑洼洼,丑陋无比。一个个被炸弹炸出来的大坑,坑里焦黑的泥土还很烫手。在高地上,还有一些帐篷的破片和烧焦的肉块,而原本伪军的营地已经成了废墟,整片高地上弥漫着焦糊味和尸体烧焦的难闻气味。因为炸弹的温度太高,地上有的土已经被高温烧成了亮晶晶的水滴状玻璃,黑黝黝的看着还挺好看。

小吴看见地上亮晶晶的,就好奇地摘下手套用手去捡,结果手指上被烫掉了层皮。

“嘶!烫烫烫!!!”小吴捂着手指一个劲儿地用嘴吹,一个硕大的水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起来。

李建坤在一旁打趣道:“咦,我怎么闻着一股烤肉香啊。”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说阵地上的味道还是小吴被烫伤了手,但我们其他几个人不厚道的笑了,蔡宁笑得直咳嗽。

玩笑归玩笑,虽然大家都不太喜欢李建坤那张臭嘴。但大家也都知道他这人就那样,没什么恶意。而且人也还不错,所以大家都懒得和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家伙计较。

蔡宁掏出针来想要帮小吴把水泡挑了,但手拿着针却抖得不像样子。我看见蔡宁嘴唇发青,脸色很不好,有些担心。蔡宁说他没事,只是受了冻。

我想拿过针帮小吴挑了水泡,这天气太冷,如果水泡留着不挑破很容易冻伤手指。

这时班长说道:“行了都别笑了,小葛,小蔡,你们去挖工事。我来就行。”说着,班长从蔡宁颤抖的手中拿过针,仔细地帮小吴挑了水泡。

因为小高地刚刚挨过轰炸,土地很是松软。上面厚厚的一层都是浮土,再加上有炸弹炸出来的弹坑,挖掘战壕和单兵坑并不像上次挖冻土那么艰难。我们不仅在阵地面向公路的正面挖了战壕和防炮洞,还在北面挖了一些防炮洞。但还没等我们完成工事,哨兵报告说伪军撤退的车队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

战斗一触即发,气氛顿时凝固。我们谁都明白,这场战斗和之前轻易便能打赢伪军不同。上一次我们是进攻,伪军没有战斗意志,取胜并不难。而这一次我们是截断了伪军的退路,后路被断,任谁也得急眼。迎接我们的很可能是一场血战。每个人都默不作声尽量将掩体挖得更深一些,将战壕周边的土拍的坚实一点。

只要我们在这里能够守得住,堵住敌人的撤退。那从后面压上来的主力部队最起码也能重创伪军,给予他们大量杀伤。而一旦我们这里守不住,大量敌人就可以从这里从容后撤,那就又成了第一次战役时候的击溃,而不是围歼。

可能是因为这场阻击战的重要性,指导员亲自上了阵地给我们做动员,并且要和我们一起战斗。班长是党员,所以去开会。

李建坤给自己找了七八个掩体,又在掩体中放了一些已经拧开盖子的手榴弹。这样方便他随便进入哪个掩体,都有手榴弹可以随时扔的出去。

蔡宁将一个炸弹爆炸过的弹坑改造成一个圆形的单兵坑,坑很小,但挺深。那单兵坑是蔡宁跟美国人学的,坑只有一米多的直径,深倒是有快两米。蔡宁在坑底放了一块石头,踩在石头上的他刚好能将枪伸出来瞄准射击。挖了一阵坑,可能是身上暖了点,我看蔡宁的脸色好了些。

赵德树给自己找了好几处机枪阵地,每一处都经过专门加固。然后还在几个阵地上都放了压满子弹的弹夹,还有备用的枪管。另外,赵德树还让张茂才在阵地的边上都堆了一堆雪,方便冷却枪管。

之前在偷袭伪军的时候,缴获了两挺重机枪,被排长安排在了阵地两侧,这样能够最大限度形成交叉射角。

经过第一次战役,我清楚的明白,只有给敌人沉重的打击,才能真正获得胜利,保家卫国。不只是我明白,很多原本对入朝参战抱有很大抵触情绪的人,也开始明白。和平不是靠别人施舍的,而是要向敌人展露出足以让敌人畏惧的力量,才能赢得和平。

刚刚诞生的新中国是虚弱的,这种虚弱来自于一百多年的动荡和战乱。我们知道自己虚弱,敌人更加知道,所以我们才不得不示强于敌。

“凡与敌战,若敌众我寡,敌强我弱,须多设旌旗,倍增火灶,示强于敌,使彼能测我众寡强弱之形,则敌必不轻与我战,我可速去,则全军远害。”

——明·刘基《百战奇略·弱战》

43

第四十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