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潜逃>十二 贵人相助 柳暗花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二 贵人相助 柳暗花明

小说:潜逃 作者:翻动牌 更新时间:2019/3/14 21:14:56

杜新宇忙了一天公务,刚回到家里准备吃晚饭,他的第一口饭还不曾送到嘴里,妻子就问他:“新宇,我前天让你办的事没忘了?”

丈夫没有立刻回答妻子,他把饭送进嘴里漫不经心地嚼着,好像没有听到妻子的问话。

“问你呢,听到没有?”妻子又问。

丈夫正想着监狱里发生的事。一个犯人要自杀,连日来被搞得焦头烂额,他最不耐烦在他考虑问题时,别人打搅他。见妻子一再问他,便不耐烦地回答说:“听见了,也查了,她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位钟太太。她叫周翠英,犯故意杀人罪,被判了三年半。”

“她杀谁了?她丈夫找到了吗?”妻子接着问。在从大陆逃来的轮船上,周翠英曾经把丈夫的事告诉过杜太太。

“她丈夫很可能留在了大陆,她一直在找。就因为找不到她丈夫,才被她丈夫部队上的一个光棍连长看上了,非要娶她不可,但她宁死不从。”杜新宇正说着话,他家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急忙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儿,对着电话说,“我刚回到家,一天没吃饭了,你总得让我吃了饭吧?”说完,悻悻地把电话挂了。

“后来呢,她杀谁了?”妻子没有看到丈夫焦头烂额的样子,更不知道监狱里发生的事,她只关心儿子的救命恩人。

杜新宇正烦着,本就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刚才监狱里又来电话说,那个要自杀的犯人的家属要见他。而这边妻子的唠叨没完没了,真的把他烦死了。他把眼一瞪说:“你烦不烦,还让我吃饭不?”

见丈夫发火了,妻子不敢再出声,坐在一边像是要哭。

丈夫吃了几口饭,觉得妻子没有错,自己不该向她发火,便放缓了口气小声说:“那连长见周翠英不肯嫁他,就来硬的,深夜里把周翠英绑架了。周翠英被绑架到连长那里,她誓死抗争,绝食多日还上过吊,险些出了人命,事情惊动了连长的上司,才把她放了回来。可事情并没有完,过了些日子,那连长又跑到周翠英的家里强暴她,被她捅了一刀。亏那连长命大,被人救活了,要不,不知要判多少年呢。我知道的就是这些。”说完,丈夫继续吃饭。

“噢……是这么回事,这也算不上是故意杀人啊?”妻子自语道,也是在问丈夫。

“这你就得去问法院了。”丈夫回答说。

“这是正当自卫,自卫也犯罪?这是个什么世道,什么国军连长,纯粹是土匪。”丈夫是狱长,妻子也有些儿法律常识。停了停,妻子接着说,“钟太太也太可怜了,一个人带着个孩子……”突然,她问丈夫说:“没听说她的孩子呢。”

丈夫回答说:“她在这儿没有亲人,据说,他的孩子是一位邻居给她带着。前几天,那位邻居老人还带着她的儿子来探过监呢。”说到这儿,狱长心里早已酸酸地。

心软的妻子看着自己的儿子,又想起恩人的儿子沦为孤儿,难过得眼圈一下子红了,他们一般大呀。自己的儿子娇生惯养,吃的喝的挑肥拣瘦,恩人的儿子却沦为孤儿。想到这里,妻子难过得抹起眼泪来。

妻子难过一会儿,又对丈夫说:“新宇,钟太太是我们虎子的救命恩人,她现在正落难,我们…… 我们不是早就想找到恩人、报答恩人吗?现在恩人找到了,你看……”张淑芹觉得周翠英太冤,她想让丈夫救她出来,但不知丈夫是怎样想的,便拿话试探丈夫。

妻子的话,丈夫还是好像没听见。他还在想着监狱里发生的事,嘴里缓缓地嚼着饭。

妻子见丈夫不理她,只好自语道:“可怜呀,一个弱女子,像那路边的小草,任人践踏却无力反抗。一旦反抗,却成了罪犯,哪儿还有天理?”

张淑芹见丈夫还是不说话,便生着气说,“都是你们这帮混蛋造的孽,成天打呀杀呀,最后打不过人家就跑。有多少好人家,被你们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张淑芹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也在为周翠英鸣不平。

“我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狱长,人家把人送来,我就得好好地看着,别的权力我没有。”焦头烂额的杜新宇,心里正窝着火,他正打算如何救出周翠英,可偏偏在这个时候监狱里出了事。他是男人,不会把没有办成的事挂在嘴上。更何况,那是件非常怕人的事,妻子这样不理解他,他真的发火了。

妻子哪儿知道丈夫的心事?只顾着为恩人在监狱里受苦而着急。她怀疑丈夫,何时变成一个出尔反尔、忘恩负义的小人了,竟然把以前说过的话全忘了。但她没有忘,她接着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帮助她,要不,我的良心上过不去。你常说,要找到儿子的救命恩人,要好好谢谢人家。现在找到了,你却不冷不热地是啥意思?是因为她是个犯人,你怕了?怕她连累你,怕她穷,高攀不上你?那姓蒋的有钱又有势,你想帮人家,人家还不理你呢!我可不做那好了疮疤忘了痛、过河拆桥的事。”

面对妻子的喋喋不休,丈夫终于忍无可忍,他“嗵”地一下站起身来,大声吼着说:“闭上你的嘴!谁怕啦?你太幼稚了,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世道吗?不要说坐几年牢,屈死的人多着呢。在大陆杀的共产党成千上万,你知道有多少是真的?你管得着吗?奶奶的,人都忙死了,饭也不让吃!”杜新宇说完,“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到饭桌上,气呼呼地出门去了。

“那土匪连长该千刀万剐,怎么就没一刀捅死他呢!”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把饭没有吃完的丈夫气跑了,张淑芹心里愧疚不已。她也没吃饭,衣服也没脱,囫囵个儿上床躺下了。

“嘀嘀。”一辆救护车鸣着惊人的警笛,冲出监狱的大门,风驰电掣般驶进了一家医院。一群早就等候在医院的医护人员,七手八脚地从车里抬下一位女病人。女病人蓬头垢面,面色苍白,瘦弱的身躯被一件宽大的囚衣缠裹着。大夫们一阵忙碌,病人被挂上了吊瓶。病人患的是急性“心脏病”,一直在昏睡。

她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这时她醒了。她用力睁了睁沉重的眼皮,总算把眼睁开一条缝,但很快她又把眼闭上了。因为她睡的时间太长,眼睛有些儿羞明,强烈的光线耀得她睁不开眼。她好久没有睡过这样一个舒服觉了。她伸展四肢,张开大口,长长地打了个呵欠,全身的疲劳仿佛一扫而光。

她的病历上写着“心脏病”,她认为医生给她弄错了,她没有“心脏病”,她是因为身体过度疲惫和精神郁闷,致使身体极度虚弱引发的一些症候。最典型的症候是心律不齐,大夫们称为“早搏”。这是她入狱前,一家医院的医生告诉她的。她虽然一再说明,但医生固执己见,还是把写着“心脏病”的病历,盖上了大红印章送走了。

周翠英醒来后,发现桌上放着一束鲜花,她问护士,花是哪儿来的。护士说,鲜花是一位太太送来的。护士说着,又从桌子下面的厨洞里掏出一个纸箱来,纸箱里装满了水果和糕点。护士告诉她,这些都是那位太太送给她的。

周翠英看着鲜花和水果愣住了,自己在这儿无亲无友,谁会到医院里来看自己呢?难道是她?是那天放风时,她在监狱里见过的那位贵妇人?监狱是个不寻常的地方,一般人进不去。或者说,一般人不愿意去。那位出现在监狱中的贵妇人,定是与监狱有着某种联系。这时,她又想起了那位女管教的话:“有人要救你出去,你只要不说话就成,其他的事情不要你管。”是谁要救我,难道也是她?不可能,她是个女人,救她出来不是件简单的事。一个女人能有如此本事?周翠英怎么也猜不着,是谁救了她。

一个星期后,周翠英出院了,一辆警车“轰隆”着把她送回了家。随车来的两个年轻人,还从车上搬下来一些吃的:有面粉、大米,还有小孩子吃的糕点类零食。

心怀感激的周翠英,正不知如何报答救她出狱的恩人,怎好再收受恩人的财物?她猜想,这些物品,一定也是那位恩人所送。她再三推让,不肯接收,并追问两位年轻人,东西是谁送的,又是谁送她去医院的。

两位年轻人听了她的话,相视一笑,其中一个说:“夫人,您遇上好人了,但现在不能告诉您,以后您会知道的。”年轻人说完,跳上车去跑走了。

周翠英回家的第二天,又来到海边那块凸起的岩石上。久违了,石头老人,她这样想。这块矗立在海边的巨石,仿佛是她家的私产。是她家的一件物品,一处小憩的别墅,一处抒发情感的平台。她与这块巨石,已经结下了不解之缘,多日不见,还真有些儿想它。她来这里,好像能望见丈夫,能听见丈夫说话。多日不来,丈夫会不会怨她?想起丈夫,想起自己的屈辱,她又哭得死去活来。

涛涛见妈妈哭,他也哭。他不明白,人家的爸爸都和妈妈在一起,领着自己的孩子逛商店、游公园,而他连爸爸长得啥样子都不知道。妈妈常来这儿等他,总也等不着,爸爸真的不要我们了吗?一个个的问号,塞满了涛涛的小脑袋。

多日的屈辱憋在心里,使周翠英被堵塞得几乎窒息,她连发泄情感——哭的地方都没有。只有这里,才是她宣泄情感的唯一去处。没有人劝她,没有人交流,更没有人与她掏掏心窝子,只有通过哭,来释放压抑在心底的愤懑与屈辱。她哭呀哭,哭得大海波涛汹涌,巨浪滔天,哭得苍天闪电雷鸣。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骤雨倾盆,她和儿子瞬间成了落汤鸡。但她依然不动,她要让苍天帮她把周身的屈辱洗刷干净。

她恨这个大海,是大海让她与丈夫天各一方。更恨这个吃人的社会,是这个社会害得她生不如死。除了哭,她还默默地告诉丈夫,今天她给丈夫带来了好消息——她遇上好人了。这是几年来与前截然不同的、唯一的一次好消息。好人救她出监狱,好人给他们娘儿俩送来吃的,但她不知好人是谁,更不知该怎样报答好人。她告诉丈夫,除了让丈夫跟她一起高兴,也让丈夫给她拿拿主意。

涛声如吟,一拨拨海浪呜咽着,自遥远的海面上滚滚而来。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也许带来了丈夫的回答。周翠英仿佛听到丈夫的回答声,伴着呜咽的涛声对她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周翠英听了丈夫的回答,默默地点了点头,像是记住了。

雨停了,风止了,那位拾贝的老太太又来到她面前,喃喃地对她说:“孩子,别哭了,世事难料,事在人为,磨难是对人的考验,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你要振作起来,你这样哭,是会哭坏身子的。”拾贝的老太太,一直关心着这个曾经欲跳海轻生的少妇。

周翠英回头看着老人说:“老妈妈,我今天是高兴的,我遇上好人了。”

“噢,噢,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太听了周翠英的话,似乎放心了,缓缓地答应着离开了。

连续的波折,使周翠英把原来的工作丢了,娘儿俩坐吃山空,只靠好人接济她的那点儿粮米维持生活。还是房东大婶可怜她,又张罗着托人给她找了份清洁工的工作,在不远处的一条马路上扫马路。

虽然做清洁工收入微薄,又脏又累,但周翠英干得却很认真。不管烈日当头,还是风里雨里,她都尽心尽职的,把那段马路打扫得干干净净。她要以自己的辛勤养活儿子,把儿子养大成人,让丈夫放心。

风尘仆仆,满脸汗水,肩上扛着一把大扫帚。在周翠英身上,再也看不到“洋学生”,与“阔太太”的影子了。

0

十二 贵人相助 柳暗花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