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七六章:刘辩之虑,洛阳冲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六章:刘辩之虑,洛阳冲突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8/2/21 14:45:38

大汉灵帝中平三年,公元187年。

幽州发展的大致方向已经制定好了,只要后期依照章程按部就班的去执行,就没有什么大的变故了。

凉州那边也传来消息,朱隽、皇甫嵩二人已经平定羌族叛乱。

孙坚因功而被封为乌程侯、长沙太守。曹操因功被封都乡侯、陈留太守。董卓被封列侯,领凉州刺史,后刘宏欲迁其为并州刺史,卓称病不纳。

四月,有武威人伏波将军马援之后马腾起于凉州,威势极大。七月,羌族首领北宫伯玉病死,韩遂杀边章,并其部族,领金城太守。九月,刘宏诏书下来,封马腾为伏波将军,领武威太守,控制凉州西北敦煌、张掖、酒泉四郡。

韩遂为金城太守,控制凉州西南西平、南安、陇西四郡。

而董卓则控制凉州东部广魏、安定、北地、京兆、扶风、冯诩六郡。

凉州地方上除这几个人,其下尚有如李蒙、王方等十几路豪强,控制凉州各地郡县,相互对峙警惕。

凉州之事已定,刘辩让麾下的情报组织对于那边的事情不用再报的那么频繁,半月一报改为两三月一报。

凉州那边是没什么事情了,可幽州这边还有几个人让刘辩如鲠在喉,食不安寝,分别是右北平的公孙瓒、辽东的公孙康、上谷的鲜于辅,坐镇幽州三郡。

幽州这边经过了大半年的恢复发展,大局已经稳定,刘辩就想要对这几个人下手。可他们几个人毕竟是朝廷上面的正规编制的官员,如果没有什么原因,刘辩贸然对他们几个下手,恐怕会引起外人的诟病。

毕竟现阶段大汉朝还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动乱,董卓还没有入京,郭汜、李傕还没有霍乱长安,各地诸侯还没有各自为政,刘辩如果此时动手,恐怕会留给别人一个可以攻讦他的理由。

故而,近两个月来,刘辩一直为此事食不安稳,睡不安寝。整日里愁容满面,眉头紧锁。

整日出入王府的郭嘉,看出了刘辩的心思,忽一日夜里,郭嘉轻装至刘辩房中。

刘辩见郭嘉深夜过来,心中好奇,问郭嘉道:

“奉孝,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到孤这里来干什么?”

郭嘉笑了笑,说道:“嘉知道殿下近日的忧愁之心,所以我是专门来为殿下排忧解难的。”

刘辩闻言大喜,拉着郭嘉的衣衫,慌忙坐下,问及他怎么排忧解难。

不曾想,郭嘉却整了整妆容,肃然而坐,沉声说道:“殿下此时已不同与往日,如今的殿下已经可以算作是一方君主了。既然是一方君主,那就要有做君主的样子,即便殿下你真的对某个臣子比较亲近,也不可如此失礼,喜怒哀乐完全写在脸上,这对于殿下是很不利的。殿下只有把自己的心思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多看少说,这样才会给臣子一种神秘感,给当臣子的一种威严之感。只有当臣子的猜不透君主的心思,才会更加的小心翼翼,办事情才会更加的勤恳,殿下对于这些还是有些欠妥,希望殿下你以后常自警醒,引以为戒。”

刘辩听完,面色微红,才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郭嘉的话,他也暗自记在了心里。可当刘辩看到郭嘉这个浪子非要装成一个老学究的样子来提点他,就觉得心里搞笑。不过,当刘辩看到郭嘉神情严肃,不似玩笑。不由得,他自己也只能整了整衣服,肃然而坐,听郭嘉所言。

郭嘉见刘辩做好之后,才向着刘辩行了一礼,躬身说道:“不知道殿下可是在为公孙康、公孙瓒、鲜于辅几人伤神。”

刘辩见郭嘉问起,点了点头,示意郭嘉说下去。

郭嘉接着又说道:“殿下啊殿下,我叫殿下几声,就是希望殿下能明白自己现阶段的身份,既然殿下自己碍于身份不能对他们动手,那就让有身份的人处理不就好了。”

刘辩听完这话之后,眼神一亮,伸出手指往上面指了指,问道:“难道奉孝是想要上面那位出手。”

郭嘉道:“然也。”

刘辩沉思片刻,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情恐怕难办啊,让父皇下诏不难,可这事情最终还是要经过张让和大将军的审批的,可是孤现在已经到了快跟他们决裂的边缘了,这事情恐怕不大好办啊。”

郭嘉笑了笑,说道:“此时易耳,前几天,嘉已经通知了在洛阳的仲德,想必这几日,洛阳那边就会有消息传来了吧。”

刘辩听郭嘉说完,眼神望向洛阳,眼中一片希冀之色,沉声说道:“希望如此吧。”

此时,洛阳大将军府中,程昱拿着礼品到此拜访何进。初时,何进听闻刘辩手下人过来,他本想吩咐门房,让门卫把来人给轰出去。

可如今事情紧急,程昱也不能再讲究什么礼节了,指挥着沙摩柯这个诨人,让他领着几十个人冲了进去,何进无奈,唯恐事情闹大,惊动到司棣校尉府和刘宏那里,双方面子上都不好看。无奈之下,何进只好穿好衣服,到会客厅接见程昱等人。

两方坐好以后,程昱直接开门见山,将来的目的告知。何进听完,心中大怒,骂道:

“那小兔崽子,不是要跟我这个当舅舅的为敌吗?现在又求到了我这里,他这是什么意思?”

程昱凝眉看着何进,沉声说道:“大将军请慎言,殿下毕竟是大汉的皇子,即便大将军您是殿下的舅舅,殿下那也不是你能够如此谩骂的。”

何进听到程昱居然敢如此对他说话,心中一怒,拿起房中悬挂着的宝剑,架在程昱的脖子上,骂道:

“你这酸人,不是敢指责我吗,有能耐你就可再敢说我一句。”

程昱顶着剑慢慢站起,一身正骨,朗声说道:“殿下毕竟是殿下,大将军毕竟是大将军,身份尊卑不可造次,今日我程昱就站在这里,大将军辱我易,辱殿下难,若大将军再敢妄言,我就算是血溅五步,死在当场,也要护殿下之声名。”

何进见程昱一副悲壮之意,心中一时起了敬佩之心,暗道:那刘辩小儿,竟然聚集了如此人物,惜哉痛哉,此等人物为何不是我的部下,倒真是便宜刘辩那小子了。

何进虽然起了惜才之意,想要放了程昱,可面子上又过不去。

正此时,站在门外的沙摩柯听到房中的动静,心中大惊,领着手底下的人就冲了进来。

沙摩柯进来以后,看到何进居然举着剑架在程昱的脖子上。沙摩柯的心里又惊又怒,操起流星锤就往何进身上砸了过去。

程昱见到沙摩柯的兵器已经接近何进的脑袋,心中大惊,慌忙对着沙摩柯叫道:“兀那莽汉,还不快快收起你的兵器,这可是当朝的大将军,殿下的亲舅舅,如果你真的动手伤了他,恐与殿下不利啊。”

沙摩柯听到此话,心中一惊,可是他的兵器已经发出。扔出去容易,收回来却难了。不过好在沙摩柯武艺不错,收手又收的及时,最终才没有酿成大错,以至于当场击杀何进于此。

可沙摩柯的身体也同样不好受,他因为强行拉回因为惯性而重达上百斤的流星锤,被惯力一震,顿时胸口一闷,头昏脑涨,眼冒金星,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程昱见状,心中也是吃了一惊,他迅速挣脱何进手中之剑,走到沙摩柯身边,查看他的伤势。待程昱检查沙摩柯的身体无事之后,程昱就让沙摩柯出去,继续守在门外。

等沙摩柯出去以后,程昱转身坐下,他看了看呆立当场的何进,微笑着对他说道:

“大将军,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商量一下刚才的事情了。”

过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的何进才面对着程昱坐下,惊奇的说道:“辩儿麾下多猛士也。”

0

第七六章:刘辩之虑,洛阳冲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