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七七章:一纸调令,两年之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七章:一纸调令,两年之约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8/2/22 4:15:33

两个时辰以后,程昱从何进府中出来,简单的用了些便饭,就往张让府邸而去。

张让这里比何进那边倒是好办了些,张让等十常侍只是宦官,去势之人,不能贪色,不能**。唯好者,权钱罢了。

如今刘宏在日,张让于宫中朝中的权势已至巅峰,差的只是刘宏甍世之后的后继之事,一个虚名而已,程昱受到刘辩的提点,大可以尽数许他。

刘辩破乌桓时,掳掠了大量的牛羊物资,只因携带不易,刘辩让商社用他们的渠道,在冀州、兖州、豫州、青州、徐州等中原之地进行变现,兑换出布匹、金银、珠宝等物事。

刘辩从中取出一成,送与张让等中常侍,让他们在刘宏身边进言。又取出一成,送到袁家、王家、黄琬那里打点了一下。

大汉灵帝中平三年,公元187年,十月二十一。

洛阳的封赏和调令,便送了幽州蓟城这里。天子使臣到来以后,也不多做耽搁,迅速的就拿出出使的符节,以示象征,并取出诏书,念道:

“大汉皇帝诏曰:皇长子辩者,破黄巾,定乌桓,稳幽州,功莫大焉,今特剌封刘辩为骠骑将军,领征北大将军位,开府仪同三公,持黄钺,节制幽、并、冀三州,刺史以下,有先斩后奏之权。

并有节制北方民族之权,与北方民族之间的攻伐、迁移、建城、封官诸事,刘辩有率先专制封赏之权。

迁刘辩为代王,享郡王之荣,食邑三千户。听调不听宣,如无朕之诏书,无事不得入京。”

第一封诏书念完以后,天子使臣又拿出第二封册封楼班的诏书,念道:

“大汉皇帝诏曰:楼班首领能够辨明是非,聚族归顺与我大汉天威,其功甚伟。今剌封楼班为归定侯,食禄三百户,邑于幽州新城,受代王刘辩节制,享亭侯之华贵。”

天使念完以后,刘辩微笑着拍了拍楼班的肩膀,说道:“恭喜大王你封候啊,晚上,孤在府中设宴,还请大王你不吝光临啊。”

话说完,刘辩附在楼班身旁,低声说道:

“田方,你就安心的当这乌桓王、归定侯吧,你的家中,孤会好好照顾的。”

二人片刻即分开,楼班遂扬声说道:“殿下相邀,小人怎敢不去,小人今后一定会好好的在殿下身边做事的。”

话不多提,且说诏书颁布的当日晚上,刘辩在府中设宴款待天子使臣和楼班,并请麾下文武在座相陪,一时间,宾主尽欢。

第二天,天使本欲往右北平、辽东、上谷而去,刘辩却将其拦下,说幽州苦寒,道路崎岖难行,恐其在路上颠簸,受那风霜之苦。

刘辩派人去将公孙瓒三人请来便是,那名使臣也觉得刘辩此言有理,就半推半让的在刘辩这里住下了。

三日之后,公孙瓒、公孙康、鲜于辅三人到来,等到他们几个到来以后。刘辩让天使宣读诏书。

“大汉皇帝诏曰:皇天厚土,今加封公孙瓒为安平侯,淮南太守。鲜于辅为平邑侯,领长安令之位。公孙康为云乡候,领东平太守。诏书下日,尔等三人,即刻赴任,除本部三千兵马以外,不得多做停留,如果敢多带走一员兵马,则以谋逆篡国论处。

若尔等领诏之后不赴任,对代王口出不逊之言。联不以代王谮越之谦,令其可先斩后奏。

钦旨。”

三人听罢诏书,表情各自不一。

鲜于辅是一片释然之色,当初刘辩在幽州大封官职,控制幽州各郡,又有收复乌桓之功。他鲜于辅作为前幽州刺史刘虞的旧臣,迟早会被刘辩拿下。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免职罢官的打算,可不曾想,今番诏书一下,他居然有幸被封列侯,领长安令之衔,那长安作为先汉旧都,虽然这二百年来略有废弃,可那个地方再怎么废弃,那也比上谷这个什么油水都没有的荒凉之地要强上不少。

鲜于辅想到此处,心中一片轻松,当日便跟着刘辩派遣的官员将领前去上谷郡,商量交割政务兵马之事。

刘辩在鲜于辅离开以后,就将上谷的百姓尽数迁移到幽州内陆地区,并修建沟通上谷连接幽州各郡县的直道,派遣关羽、张飞领七千人坐镇此地,守备南匈奴、鲜卑二族。争取把上谷郡建造成幽州西面的一座军事重镇。

而公孙瓒其实在当初和刘辩麾下文武一起攻破乌桓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刘辩是一个不仅有实力,也很有野心的王者,不会臣服于任何人,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地方有别的势力存在。

而他公孙瓒号称“白马将军”,屡破乌桓、鲜卑于北地,谆谆报国之心,天地可表。而他公孙瓒同样是一个高傲的武者,也不甘心就此臣服于别人之下。所以,他把自已的治所交给更有实力和野心的刘辩,心服口服,并无半点怨言。他相信,幽州有刘辩在此庇护,局势会比以前更好些吧。

只是因为公孙瓒坐镇右北平已经有些年头,手下握有数万兵马,这一下子就要全部交出去,到扬州去做一个清平侯爷、太守。他的心中难免有些空虚和失落罢了。

不过好在,公孙瓒是一个有坚定之心的武者,他迅速的收拾好失落的心情,在交割完政务、兵马以后,潇洒离去。

公孙瓒一走,他的三万“白马义从”就被刘辩拆分,其中两万人调给赵云统领训练。而右北平的太守之位则由原公孙瓒治下主簿田楷接管。

不管公孙瓒和鲜于辅的心情如何,至少上谷、右北平二郡能够和平收复,为刘辩解决了一大难题,刘辩心中也是好不痛快。

唯独公孙康此人,心思缜密,在颁布诏书的当天晚上,公孙康趁着夜深人静,刘辩的人马防守松懈的时候,悄悄领着自己的随从逃跑了。

公孙康逃跑以后,刘辩就接到了馆驿那边的禀报,刘辩怎么也没有料到,公孙康居然敢抗旨,就这么跑了,刘辩的心中很是恼怒。

他迅速派人往辽东那边去追击,并让情报部门迅速传递消息,让驻守辽西的贾诩、太史慈、徐盛几人在此拦截。

五日之后,刘辩麾下的情报部门传来消息,说是公孙康没有回归辽东,反而乔装改扮从范阳经过,绕道昔日乌桓故地乌丸山,从此地往东向高句丽而去了。

那公孙康也真是一个狠人,他跑就跑了,居然连全家老小都不管了。

因为刘宏的诏书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不按诏书上的意思去办,那就是要按照谋逆篡国论处的。

按照此时的大汉律法,叛国那可是要被夷三族的。

公孙康既然跑到高句丽去了,刘辩暂时也管不到他。刘辩就让剩余的一万“白马义从”,各分五千,由徐盛领本部和其中五千人马,合兵八千,继续镇守辽西。

然后让太史慈领本部和其中五千人马,合兵八千,镇守辽东,并赐于贾诩节制辽东、辽西二郡之权。

又调出两万乌桓兵,分成四份,由田畴节制,分别驻守在乐浪、带方、玄菟、昌黎四郡,以备三韩。

又调黄忠率兵驻扎在辽东郡南,以备三韩民族。赵云领本部两万五千人镇守辽东郡北部,以备高句丽来攻。

待这些处理完毕,刘辩当着天使之面,陈述公孙康的罪过,迅速拘拿公孙康的家人来蓟城。

刘辩从公元184年至今,已历三四年,他嫌自己这几年的杀戳之气太重。

所以刘辩也不再将公孙康的家小处死,反而他将公孙康的家小贬为奴隶,男丁被流放到建造基础设施的地方去做苦力。

女眷则被刘辩留在府中为仆,并以两年为期,如两年之内,公孙康能翻然悔悟,刘辩定赦免其族前罪,还其自有,如果他们能够有悔过之心,刘辩没准还能给他们几亩薄田,让他们安养度日。

不过这一切,最终还要看公孙康的最后决断了。

0

第七七章:一纸调令,两年之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