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八六章:大道殊途,天机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六章:大道殊途,天机变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8/3/1 7:19:56

  中平五年,公元189年十二月中旬。

  刘辩领着典韦、许褚、张飞、赵云、关羽、程昱、郝昭、董昭、沙摩柯,并四千五百兵马随行。

  同行的还有何氏跟侍候她的一些贴身的宫女、太监等人,并有任宏昌随行。

  何氏先前毕竟是皇后,大将军何进之长姊,如今的藩王之母,身份尊荣。即便轻装简行,也直直的收拾了七天行囊,方才收拾完毕。

  行至冀州地界,刘辩领着赵云、张飞、程昱三人转道向西,往并州而去,其他人则各自按照行程前往幽州。

  刘辩及其麾下人马离开以后,宫中的董太后、王美人、张让等人方才松了一口气,神色轻松。毕竟刘辩在洛阳的时候,给予他们太大的压力了。

  刘辩走了,刘协的大势已经不可逆转,董太后吩咐有司,让他们准备登基大典的最后事宜。

  汉中平六年正月十五日上午,刘协身着黑色金缕九龙十二爪的长袍,脚踩金边玉丝流云靴,头戴十二旒的天子冠,按照程序,先在洛阳北临洛水而建的天坛之上,开坛祭天,宣布登基。

  下午,刘协转道嵩山,拜谒诸方土地,满天星宿,社稷礼乐五谷之神。祈求上苍保佑,赐予甘霖,护我大汉江山永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三日之后,刘协回返洛阳,居未央宫,寝长乐宫。接受百官和黎民的朝拜。

  正月二十日,刘协召开临时小朝会,改中平六年为永汉元年,尊董氏为太皇太后,王氏为太后,后又尊何氏为东宫太后。

  迁刘辩为赵王,都邯郸。罢除刘辩骠骑将军之位,除节制河北三州之权,有食禄之荣,无处理河北军政之权。收回先帝所赐之节钺,无事不得入京,不得擅言朝政。

  二月,董太皇太后以新君年幼之意,与王氏二人开始垂帘听政,把持朝堂。

  二月十五日,半月朝会之机,董氏罢免何进大将军之位,任车骑将军。之后与何进走得近的官员,或调或免,何进的朝堂势力开始被董氏拆分驱逐。

  何进势弱,张让等中常侍开始讨董王二后的开心,出入宫闱朝堂,再度把持朝政,因为少了何进一派的压制,张让等人开始势大,借助二后的威严,在朝中大肆的任命自己的心腹进入其中。

  二月之时,何进听从袁绍的建议,开始预谋废除刘协。

  昔日被先帝刘宏封为延平郡王的前幽州刺史刘虞,有子三人,长曰刘和年十七,次曰刘龄年十二,三曰刘平年八岁。

  何进跟袁绍、曹操等人谋划了一个多月以后,在三月十五日发动兵变,废除刘协。

  刘协手捧传国玉玺,在乱军之中被张让、段圭几人暗中送走,不知下落。

  刘协既走,何进与朝臣拥立刘虞三子刘平为帝,只因刘平是被何进以叛乱推选出来的,又没有传国玉玺为凭证,后世史学家皆称其为伪帝。

  四月初一,按照以前新君继位的步骤,刘平登基为帝,大赦天下以后,改元熙宁元年。

  四月十五日,何进贬董氏太皇太后至尊之位,将其遣回当年刘宏的封地。

  何进知道留下此妇人必为祸患,就在她经过的驿馆之中,预先埋伏好人手,在其经过之时,冲出来将董氏击杀。

  董氏既死,何进领兵进入永福宫,罢黜王氏之爵位,贬其为民。王氏出宫以后的第二天,她的尸体便被挂在了洛阳的城门之上。

  王董二后死后,何进矫天子诏,敕封刘和为都江王,刘龄为淮南王。

  刘虞被封为太王,留朝抚政,刘虞被封为太王之后,为了更好的帮助自己的儿子控制朝政。开始结交朝臣和各方名士,并联系现在担任长安令的旧部鲜于辅。

  六月,鲜于辅被刘虞以现任天子刘平的名义,调入洛阳,担任卫将军之位,宿卫皇宫。

  又迁刘辩为齐王,都临淄,享有节制幽、并、青、冀四州之权。

  刘虞一系列的举动,彻底的刺激了何进,可现在刘虞控制着朝堂近乎一半的势力,又将旧部鲜于辅调到洛阳,担任要职,宿卫皇宫。

  何进恼羞成怒之下,开始跟手下的人继续谋划,想要除掉刘虞。

  可是现在洛阳朝堂上的局势,大致的已经成型,何进已经没有可以借助的势力了。

  没有可以借助的势力怎么办?这个时候袁绍给何进出了一个计策,既然朝中没有势力可以借助,那么洛阳之外呢。

  于是,袁绍给何进出谋划,不如招外兵进京,以剿贼勤王之名,除掉刘虞。

  计划的大致方向已经定下,具体的细节,何进就跟袁绍等人慢慢研究,一连三日不曾出府。

  正在外面任职的曹操,在回京述职的时候,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迅速到何进府中,向何进进言,说现在朝堂的局势大概也就这样了,具体的事情可以慢慢的处置。不能这样急躁。

  不然的话,一旦等到外兵入京,洛阳好不容易平息的干戈,恐怕又要再起纷争。

  到时候,这洛阳城中恐怕不知道是谁的天下,你何进到那个时候也不一定把持朝政吧。

  何进听到曹操这样直白的话以后,心中很是不满,可曹操又是他的嫡系,他又不好呵斥曹操。只好握紧双拳,处在了暴怒的边缘。

  站在一旁的袁绍听到曹操的话以后,急忙的站出来,指着曹操就说道:

  “曹孟德,你此话差矣,大将军乃是天生贵胄,何太后之兄,齐王的舅舅。按照道理讲,大将军现在就应该是朝政的主持着,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人物。”

  何进听到袁绍的话以后,脸色才慢慢的好转,曹操见袁绍竟然如此说,心里面也很是不舒服,又要说什么。

  袁绍见到曹操又要说话,怕他会影响到自己的谋划,就高声说道:

  “孟德贤弟,你的祖上乃是宦官出身,你的父亲曹嵩也是靠着曹节的余荫,才坐上的太傅之位,你曹操几代出身贱末,我看以后大将军府的议事,你曹操也就不用来了。”

  曹操听得袁绍之言,脸色登时变化,满腔愤慨,拂袖怒声而去。

  何进见曹操这个下臣,自己的部属,居然敢跟自己发脾气,举起自己身前的酒杯就往曹操掷去。曹操马上就要出门,听得身后有声音,转身一看,那酒杯正中他的额头,酒水淋了他一脸。

  曹操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心中顿时怒极,左手紧握了握挂在腰间的倚天剑。面色不善的往何进走去,袁绍见状,大觉不妙,操起自己的配剑,横指曹操,怒言道:

  “你这贱末之人,居然还想对大将军不利乎?还不快快退去。”

  曹操见状,知道事不可为,冷哼一声:“大将军此举,乃取祸之道也,别怪我曹操没提醒你。我曹操自出此门以后,你我便再无瓜葛。”

  何进闻言却更是恼怒,大骂道:“滚,都他妈的给我滚,我这将军府里从此便没你这一号人。”

  曹操听得此话,面色一冷,遂扬声狂笑起来,舞着佩剑,高歌而去。

  曹操一去,袁绍低语道:“曹孟德此人,真英雄也。”

  旁边的何进一听,脸色一寒,怒声道:“袁本初,你说什么?”

  袁绍一听此话,就向何进说道:“下臣无话,下臣无话。”

  曹操在走出何进府门的时候,才转身高声大骂了一句:“乱天下者,必何进也。”

0

第八六章:大道殊途,天机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