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惊鸿>二 (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 (1)

小说:惊鸿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3/3 9:48:47

 二、

(1)

李世群抓起桌上的电话要通了梅机关影佐的办公室:“影佐将军,他们二人已经走了,凌若飞枪杀了武冈浩南!我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杀了武冈君,将军,这是我的失策,抱歉,是我失职,是我……”

李世群的话还没有说完,影佐雄一就挂断了他的电话,李世群拿着电话呆站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他缓缓放下电话,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偷鸡不成蚀把米!”

犬养健看着一言不发的凌若飞,凌若飞此时的心里也在盘算着,回到梅机关如何将今天这件事情向影佐雄一讲清楚,尤其是自己开枪杀了那个武一刚。凌若飞凭着多年的经验判断,今天这就是一场针对自己安排的苦肉计,目的就在考验和印证自己的身份。他的脑子飞快的转着,那个女的应该是日本宪兵司令部的机要秘书,而被自己一枪打死的武一刚如果自己记得不错的话,是在自己刚到上海的那天,在影佐的欢迎晚宴上应该见过此人。

犬养健见凌若飞一直沉默不语,实在感觉气氛有些沉寂,不由得开口问:“凌君,你刚才说那个武一刚是西尾的人,不知道凌君何以有次判断呢?”

凌若飞没有看他,轻松的转动着方向盘说:“犬养君的记性,据我所知是很优秀的,不会不认识刚才那个武一刚吧?我知道日本特高课目前正查尾崎秀实的事情,而西尾又是尾崎秀实的学生,这个武一刚正好是西尾的属下,而犬养君与西尾君的关系不用我说了吧?那个武一刚根本不是中国人,他是日本宪兵司令部情报课的,难道犬养君不知道?你想想,在这种敏感时刻,犬养君一旦和尾崎秀实以及西尾他们扯上关系,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犬养健没有直接回答凌若飞的问题,而是问道:“凌君,何以见得他是日本人呢?”

凌若飞笑笑说:“犬养君是在考我吗?你没有看到那个武一刚的两只脚吗?他的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相隔较远,脚趾根处有明显磨损迹象,这就是你们日本人常年穿木屐,木屐的绳扣正好卡在两个脚趾之间,时间久了自然形成磨损,脚趾之间的空隙也就比常人要大了。另外,犬养君何时见过梅机关或者76号抓的人有如此体胖之人了,一看此人就知道是一个衣食无忧,一日三餐正常,且生活较优裕的人,当前的上海,乃至中国还能找到几个反日分子能把自己吃的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人,他们每天都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食不果腹,寝不能安,何以会有这般身材肥胖的人呢?”

凌若飞的这番话让犬养健心中一阵发紧,他没有回答凌若飞的问话,而是话锋一转问道:“那凌君打算如何向影佐将军回报呢?”

“我按着犬养君的意思说就好了!”凌若飞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我的意思?我什么意思?”犬养健侧脸看了看凌若飞问。

凌若飞嘴角一动说:“犬养君的意思不就是让我一人把责任承担下来吗?”

犬养健摇摇头说:“凌君,你应该知道影左将军的脾气和秉性,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甚至可以说他怀疑所有人,不管是身边的,还是76号的,这是他的职业习惯和他的人性取向,所以,这可不是简单几句话就可以蒙混过关的!”

“我可没想蒙混过关,我会一五一十的讲清楚,犬养君只需在旁帮我敲敲边鼓就可以!”凌若飞表情轻松的说。

犬养健叹了一口气,现在他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真不知道一会面对影佐雄一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局面,今天这一关到底怎么能过去,他也不知道,顿时之间,他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心里透过一丝凉意,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凌若飞冷冷一笑说:“放心,犬养君,影佐将军不会难为你的!”

梅机关,影佐雄一的办公室,影佐让人煮好了咖啡,又沏了一杯上好的龙井茶,静静地等着凌若飞和犬养健二人。

随着门前的卫兵进来报告后,凌若飞和犬养健二人一前一后走进影佐的办公室。影佐看着二人,笑容可掬的说道:“爵爷,三公子辛苦了,快快请坐,请坐,我这里备好了咖啡还有上好的龙井,不知二位喝点什么?”

犬养健看着影佐一脸笑容,心里不由得更加紧张,他太清楚影佐这个人了,影佐是日本军界少有的中国通,目前虽是梅机关的机关长,同时也是汪伪政府的最高军事顾问,板垣征四郎的得力干将。

凌若飞哈哈一笑说:“机关长真是有心啊!我就来咖啡吧,习惯了!”

犬养健忙跟着说:“我喝茶就可以了,喝茶!”

影佐看着二人笑眯眯的说:“请坐下说话,二位辛苦!”

“机关长客气了,您吩咐的事情,怎敢怠慢,幸不辱使命,我跟您汇报一下今天的情况吧?”凌若飞看着影佐说。

影佐亲自端起一杯咖啡递到凌若飞手里说:“不着急,先喝杯咖啡暖暖身子,我知道你爵爷出马肯定是大有收获,不急,不急!”

“这天是够冷的,今年的冬天,这上海滩怕是要难过了!”凌若飞接过咖啡杯一屁股坐在影佐对面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抿了一口咖啡,看看影佐说:“想不到将军这里有这么好的咖啡,我可是好几年都没有喝到这么地道的巴西产的咖啡了,真不愧为魔鬼饮料!”

“哈哈,看来爵爷对咖啡是深有研究啊?”犬养健附和着看着凌若飞说。

凌若飞摇摇头:“研究不敢说,只是喜欢喝而已,仅仅是喜欢而已!”

影佐喝了一口茶水,慢慢放下杯子,看着二人,犬养健刚要说话,凌若飞抢着说道:“影佐将军,我觉得今天的76号之行完全没有必要,这是李主任他们唱的一台苦肉计而已,我不知道您是不是清楚这戏份,或者您是看戏的,还是演戏的呢?”

“哦!这话从何而来?”影佐依旧满脸笑容的看着凌若飞问道,一旁的犬养健听了凌若飞刚才的话,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手心不由得沁出汗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凌若飞,不知道凌若飞往下还会说出什么更意想不到的话来。

“今天这三个人其中有两个是日本向兵司令部的人,那个胖子,对了就是那个自称武一刚的人,是日本宪兵司令部情报课的,那个女的是日本宪兵司令部的机要秘书,是一个有着多年打字工作经验的打字员,那个自杀的男人是一周前被76号抓捕的军统上海站的一个情报员,此人姓古,名月明,我在来上海之前做过功课,看过此人的简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这是一场布置周密,安排紧凑的苦肉计,一环套一环,其目的就是为了验证我的身份,看看我是否是真的一心一意服务于阁下,忠实于帝国,顺便也试探一下犬养君是否和尾崎秀实以及西尾等人有瓜葛!无论是大象贸易公司,还是达祥贸易公司,这两个贸易公司都是共产党在上海的地下组织,三个月前已经被将军绞杀干净,怎么还会再冒出一个襄理或者会计呢?古月明也没有死,他也没有服什么氰化钾,这只不过是李主任和张世昭他们精心策划的一出戏而已,那杯水里提前放好了目前美国中情局最为新进的一种药物双氯芬酸,只需要百分之二十的计量,就可以令人心脏骤停,处于假死状态,十分钟内不施救那就可能要永远停跳了!因此他只喝了一口以后,就把剩余都浇到自己的头上了,这要是全都喝了,恐怕他就真的再也不能为您效忠了。”凌若飞说着,喝了一口咖啡,看看影佐,影佐脸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凌若飞说:“请说下去!”一旁的犬养健此时已经完全被凌若飞的话惊呆了。

凌若飞点点头继续说:“张世昭把一个已经降服的古月明说成是共产党的谍报人员,这就是在试探我对共党的态度,这也是一箭双雕,无论是我看出来古月明是军统的人,还是判断出他是共党,只要我有任何不正常反应,那么就可以给我扣上共党或者军统的嫌疑,他们让古月明假死,来观察我对古月明之死的态度,从而分析我是身在曹营还是心在汉,姓共还是姓国?至于那个胖子武一刚,我为什么要开枪打死他,我也是在为影佐将军清理后患,试想,如果此人真的和尾崎秀实、西尾他们有瓜葛,那岂不是会被李世群等人抓住把柄,他既然能配合李世群、张世昭他们演这出戏,我猜想将军一定不会提前知晓,一旦,被李士群查出并知晓尾崎秀实以及西尾的事情,会牵涉到很多人,犬养君是您最为重视也是最为忠实的得力下属,将军总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人被人陷害和诟病吧?那样不仅是犬养君的前途会有影响,更会影响到日本本国各个层面的人物,试想一下,如果日本前首相的公子是日共,那将是多么令人震惊的一件事,这种事情的波及面将会影响到梅机关,影响到新政府,影响到整个大东亚战略的布局,将军,机关长阁下,您说,我能眼看着这种事情在76号继续发展下去吗,这种能够为李世群演戏自甘堕落当小丑的人,难道还需要他再继续胡言乱语,颠倒是非,混淆视听吗?因此,我当时就决定必须除之,以绝后患,这是我为将军,为犬养君,为梅机关,乃至整个大日本帝国,大东亚共荣必须尽力做的事情,您说是不是呢?”

“那个女的为什么不再问下去了?”影佐盯着凌若飞问。

“无须再问了,她的眼神告诉了我一切,那种眼神里没有坚毅,没有愤怒,更没有信仰,有的只是渴望,她渴望尽快尽快离开76号这种地狱般的环境,我也替李主任他们感到纳闷,您说说,既然要演戏,为什么不找几个好演员,偏偏找了这些三流演员,结果呢,挺好的剧本,不错的编剧,很好的导演,可是让演员给演砸了,真可谓功亏一篑!”凌若飞端起桌上咖啡看着影佐,影佐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凌若飞,此时,时间仿佛凝固了,房间里的三个人都以一种静止状态停在那里,犬养健看着二人,心里扑通扑通的狂跳,凌若飞的脑子在飞快旋转,思索着影佐的下一句问话或者下一个动作,以便于自己快速做出应对。

凝固的时间终于被影佐的动作打破了,影佐伸出他宽大而厚实的手掌鼓起掌来,边鼓掌边缓缓站起身来挪动着脚步,一种近乎于压抑在嗓子眼的干笑被他挤出来:哈哈哈…….嘿嘿嘿…….“凌若飞,爵爷,哈哈,这是我听到的最为传奇也最为合理的一种解释,您真不愧是梅机关的高参,不愧是爵爷,好,非常有见地,您今天的举动顷刻间让我,包括梅机关,还有犬养君都松了一口气!我真是低估了您的能力,今日一席话,让我要重新认识一下凌君了!”影佐弯下身子把脸凑到凌若飞眼前看着他说。

凌若飞迎着影佐的眼神也站了起来,冲着影佐敬了一个礼说:“多谢将军赏识,凌某不才,愿为机关长分忧!”

影佐猛地一转身看着犬养健说:“犬养君的看法和凌君是否一致?”

犬养健赶紧站起身来道:“报告机关长,我只是陪同凌君,并没有参与直接讯问,所以,在下还是认可凌君的说法的,我个人建议,可以让李主任和张世昭队长也给您呈报一份审讯记录,或者……”

影佐摆摆手说:“不必再说下去了!”说完他看着凌若飞说:“凌君,目前我们正在着手新政府成立一年的庆典,明年一月份新政府就是一岁生日了,届时会有南京方面以及日本本土,满洲国等要员汇聚上海,共同见证新政府的周年庆典,你在个时候能够将尾崎秀实以及西尾的事情阻隔决绝于梅机关之外,让我们能够全身心投入到庆典的筹备工作中,还是很有必要也是有功之作啊!我代表梅机关和犬养君向你表示感谢!”影佐说完冲着凌若飞一个九十度的弯腰,犬养健见状也忙跟着弯腰鞠躬道:“多谢凌君!”

凌若飞微微欠了一下身子,笑着说:“分内之事,但愿没有给机关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影佐微笑着说:“那就请凌君先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您了!”

看着走出办公室的凌若飞,影佐双手握拳狠狠地砸在桌子上骂了一句:“八嘎!”

当凌若飞走出梅机关的大门时,回头看了看东北角三楼影佐办公室的那扇窗户,隐隐约约的看见影佐和犬养健站在窗前向外张望,凌若飞微微一笑冲着窗户摆了摆手,然后掏出香烟,潇洒的点燃,迈步向前走去。

雪,还在零星的飘着,风已经停了,给人的体感温度没有那么冰冷了,凌若飞没有开车,他把羊绒大衣对的领子竖起来,紧了紧脖子上的围领,沿着四川路径直往前走,今天,是他和老谭约好见面的日子。

在四川路的尽头,是和兴里,一间位于和兴里的林氏小餐馆,是有着几十年历史的上海普通市民最为喜爱的鸡汤馄饨铺,凌若飞是这里的老主顾。店主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经营着这家小店,在这十里洋场惨淡讨生活。

老林头见凌若飞走进店来,满脸堆笑的跑过来,擦拭着油光发亮的桌子说:“先生好久没有过来了,快请坐!”

凌若飞坐在凳子上看着老林头笑着说:“进来生意好吧?老伯!”

“嗨,勉强,勉强挣口吃喝,谈不上好坏,都是您这样的老客人赏脸光顾”老林头点着头说。

凌若飞掏出一支烟点上,继续说:“是呀,像您这样的小店目前还能每日客人盈门已经是很难得的了,老伯的手艺,还有这地道的味道是这小店的招牌了!”

“如今这世道,生意难做啊,先生您看看,这大街上,人不少,租界的巡捕、日本人、警察、黑帮的混混们、要饭的、逃难的,形形色色,可是有几个能真正踏踏实实的在店里坐下来,尝尝我这地道的馄饨呢,有的吃完了抹抹嘴转身就走,有的答对不好,不但不给钱还要砸掉你的桌子碗,哪个都不敢得罪啊!唉,这世道变了,变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大上海滩才能有个安顿的时候,现在每天看到眼里的都是抓人,杀人,死人,这不就在刚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学生打扮的姑娘被日本宪兵当街打死在路边,尸体刚被拖走,那个血啊,足足淌了一地啊,真是可怜啊,你说说,一个女孩子能犯什么王法啊?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这世道,现在死个人就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就不明白了,这些个学生娃不好好上学,你说搞什么这个运动,那个运动,白白送了自己的姓名性命!”老林头摇着头,一脸惋惜的说着。

13

二 (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