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5)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4/6 18:44:42

第5辑 抗争饥饿 打猎迷路

晚上,喜子牵着马小柱的手在帐篷外面的一块石头上坐下,喜子看着天上的星星说,小柱,你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吗?

马小柱使劲摇头。

小柱,你想家吗?

我没有父母,部队就是我的家。

潘分队长知道你看不见,怕你心里闷,托人给你买了一把口琴。

喜子把口琴交给马小柱,马小柱吹了几下,笑了。

潘大海和孔文在帐篷里写材料,马小柱提着一只暖瓶摸索着走了进来,他撞在桌子上,把暖瓶给撞碎了。

孔文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烫着了没有?

潘大海说,小柱,你都别干,等咱们的生活条件好了,你的眼睛就会好的,你去吹会儿口琴吧。

马小柱出去吹口琴了,中队的通信员进来递给潘大海一封信。潘大海接过信手舞足蹈地说,哈哈,我儿子来信了!

潘大海看信,罗恩泽进来兴奋地说,导弹已经进场了,二中队一大早就到发射场去了。这发导弹是咱们国家自己研制的,二中队可算是逮着机会了。

潘大海想去发射场看看,罗恩泽说,就怕人家二中队不欢迎咱们。潘大海来了犟劲儿,

我们是去看看能不能给他们帮上忙,他们为啥不欢迎的啊?他拽着罗恩泽跑了出去。

在50号发射场,二中队正在作战前动员,潘大海和罗恩泽站在一旁观看。

二中队中队长说,上面来了20多位将军来观看咱们的导弹发射,聂帅亲自带队,钱学森院长也来了,就连一中队的战友们都来看我们来了。同志们,咱们能不能打赢这一杖?

二中队全体立正,呼喊,能!

有个干部过来对潘大海说,加注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无关人员马上离开。潘大海说,我不是无关人员,我是一中队二分队的队长潘大海,我是来帮忙的。

那个干部说,谢谢潘分队长,如果我们需要你们的支援,会及时通知你们的,现在,请你们马上离开。潘大海和罗恩泽离开发射场。二中队的加注人员开始加注。

潘大海他们来到距离发射场两公里处的转运间外观看发射。1960年11月5日11时30分,导弹轰的一声,冲天而起。

中国成功发射了第一枚自己研制的导弹!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呀!

聂荣臻元帅的声音在发射场的上空回响,今天,在祖国的地平线上,属于新中国的第一枚地地导弹冲天而起,这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自己的战略武器,这是我国军事装备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我军军事实力一次质的飞跃,我们将以这颗导弹为基础,研制出更多更远更先进的导弹武器,同志们,让我们张开双臂,迎接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潘大海、罗恩泽和所有参加试验的官兵们激动的热泪盈眶,他们蹦着跳着,呼喊口号……

孔文带队出早操,潘大海跟着队伍的后面。跑着跑着,一个战士晕倒了,两个战士把晕倒的战士架出了队列,接着又有战士晕倒。潘大海喘着粗气说,同志们都没力气了,休息一下吧。

部队原地休息,大家都累的气喘吁吁。罗恩泽说,我看以后这个早操就别出了。孔文说,出早操是部队的传统。

那就改变个方式吧。

咋改变?

把跑步改成打太极拳。

为啥?

太极拳的动作缓慢,也能强身健体。

潘大海说,那就试试吧。

二分队全体官兵跟在罗恩泽的屁股后面学起了太极拳。中队长和指导员在不远处好奇地观看。指导员问,他们这是在干啥呢? 中队长答,他们在打太极拳呢。不过这太极拳让他们给打的比他们扭的秧歌还要难看。

战士们吃不饱,都没劲儿出早操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要不再组织部队打一次黄羊吧?

让潘大海带着二分队和勤务分队去吧,潘大海干这个内行,上回他们的收获就不小。

开饭了,潘大海和战士们围成一圈儿蹲在地上吃饭,菜是一盆黑呼呼的熬干菜,每人领到一个掺有各种野草磨的粉的黑面馒头,一个窝窝头,碗里是很稀的青稞粥。

潘大海把小黑馒头装进口袋,几口喝完了碗里的青稞粥,拿着小窝窝头边吃边往院外走。罗恩泽赶忙跟了过来。罗恩泽问他,啥时候走?潘大海答,马上就走。

黄羊都快让咱们给打绝了,这是在造孽呀。

只要黄羊能让战士添饱肚子,造孽就造孽吧。

你留在家里,我和孔文去吧。

就你那个臭枪法?真不知道你这个兵是咋当的。

我开车比你强。

咱们这是去打猎,又不是比赛开车,哦,对了,我差点给忘了,二中队的二分队长想请你去给他们上上理论课,你去吧,打猎的事儿有我和孔副分队长呢。

饭后,二分队和勤务分队的人员背着枪,集体登上了几辆大卡车,大卡车的前方是潘大海和喜子乘坐的吉普车。罗恩泽专门过来叮嘱喜子,你的任务就是跟紧了分队长。他对潘大海说,你开车时小心一点儿。

潘大海得意地说,小看我?在朝鲜战场上我啥车没摸过?那老美的大坦克我都能鼓捣的让它到处疯跑。你快去上你的课得了。

当年的戈壁滩是黄羊家族的乐园,成群的黄羊在这里繁衍生息,它们从未被人类打扰过。自从这里建了靶场,这些黄羊就开始被饥饿的人们追杀。

黄羊越打越少,越来越难打了。官兵们开着汽车跟黄羊赛跑。潘大海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只黄羊,他举着长枪屏息瞄准,一声枪响,黄羊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喜子欢呼着下车去捡黄羊。喜子刚下车,潘大海又发现了一只受到了枪声惊吓的黄羊在奔跑,他开着吉普车追了过去。

扛着黄羊的喜子大声呼喊,潘分队长!你等等我呀!吉普车早已开出去了老远,卡车开过来,战士们把喜子和黄羊拽上了大卡车。

潘大海开着吉普车追赶黄羊,他用长枪把黄羊撂倒,下车捡黄羊时,他看见不远处傻站着一只黄羊,他掏出手枪迅速瞄准,枪声一响,黄羊毙命。此时的潘大海好似回到了战场上,一会儿长枪、一会儿短枪不停地射击,他时而开车猛追,时而下车奔跑,有时还卧倒在地上,他亢奋的热血沸腾,他觉得他是在打仗,而且是在打胜仗!

自从来到靶场,打猎就成了他最痛快的事儿!

潘大海把打死的黄羊扔到车上,他的车上已有了五只黄羊。天渐渐暗了下来,茫茫的戈壁滩,在夜幕的笼罩下,已变得朦朦胧胧,他开着吉普车寻找打猎小分队,此时,他已是饿的头昏眼花,眼前闪烁着无数的小星星。他怕自己晕过去,把车停下闭着眼睛想休息一下再走,谁知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

他一口气喝干了水壶里的水,开着汽车继续前行。不久,吉普车的汽油燃尽了,汽车彻底趴窝。

没有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没有了枪声的戈壁滩显得格外的寂静。

潘大海迷路了。他想鸣枪通知战友,长枪短枪里都没有了子弹,口袋里的备用军粮小黑馒头早就让他给了喜子,他已是弹尽粮绝。

他把汽车水箱里的水放进水壶,他背着枪,下车步行。他扯了把骆驼草放进嘴里使劲地嚼,用水壶里的水把骆驼草冲进肚里,他的嘴被骆驼刺扎的鲜血直流。他看到不远处的胡杨林里有一个小白点,他艰难地向着小白点走去,走着走着,他跌倒了,没有力气再起来,他就拼命地爬、爬,直到晕了过去。

放羊的蒙古族大姐发现了他,她使劲把潘大海背在背上,走了几步因体力不支摔倒了,她爬起来找来了一蔟红柳树枝,把潘大海搬到红柳枝上,她使劲儿拽着红柳枝走,她的几只羊跟着她的身旁咩咩地叫,她正费劲地走着,骑马的蒙古大哥跑了过来,他跳下马,把潘大海背在背上。

打猎小分队的官兵们返回驻地在食堂门前列队吼唱饭前歌,孔文副分队长问罗恩泽,潘分队长回来了吗?罗恩泽说,没有哇,他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 孔文说,潘大海自己开着车去追赶黄羊,我还以为他早就回来了呢。罗恩泽大声地说,什么?你们把老潘给整丢了?都别唱了,马上去找人!

歌声停止了。孔文说,都累了一天了,先让大家吃饭吧。罗恩泽吼道,吃什么吃,潘大海是死是活着咱们都不知道,谁还能吃得下去饭吗?

小四川和官兵们齐声说,浪跟滴!

罗恩泽急切地说,让大家把饭带在路上吃,找人要紧,孔副分队长,你快下命令吧!

孔文立刻去通知炊事班的同志马上把晚饭分给大家,把每个人的水壶都灌满开水,汽车加满汽油。

罗恩泽对喜子怒吼,你走的时候我是怎么嘱咐你的,啊?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你?要是潘分队长有什么三长二短,我枪毙了你! 喜子哭的呜呜的,马小柱摸索着走了过来,他把自己的挂包和水壶交给喜子,对他说,你要是不把潘分队长找回来,我跟你没完!

凄厉的哨声响起来了,孔文、罗恩泽、小四川和喜子带领部分官兵登上大卡车出发了,他们在汽车上顶着风沙啃窝窝头,孔文把罗恩泽的窝窝头和黑馒头递给他,罗恩泽咬了一口,直着嗓子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咽了下去,他把窝窝头和馒头都装进了衣兜。

汽车在戈壁滩颠簸前进,扬起了阵阵的尘烟。

在白色的蒙古包里,昏迷的潘大海躺在蒙古大哥的怀里,大姐给他喂奶茶。大哥说,他这是饿的,奶茶能把他救活。大姐说,就是他们占了我们的牧场,解放军要牧场干什么?大哥说,那是国家的事儿,国家的事儿都是比天还要大的事儿,这些事儿你不懂,我也不懂。

喝完奶茶,大哥帮着大姐把潘大海的脏军装脱了下来,给他盖好被子,大姐轻轻擦试他满面的沙尘和嘴角上干枯的血迹。

蒙古大哥说,他们的人一定在到处找他,我出去看看。

蒙古大哥出去了,蒙古大姐把潘大海的脏军装清洗干净,在火上烤干,她找出针线给潘大海补军装。她边补边哼唱着蒙古长调,悠扬悲伤的长调在蒙古包里回荡,潘大海慢慢睁开了眼睛,朦胧中,他仿佛看到了他的母亲,潘大海流着泪声音微弱在喊了一声娘,又昏睡了过去。

官兵们在戈壁滩寻找了一夜,呼喊了一夜,个个都十分的疲惫。天亮时,喜子在望远镜里看到了潘大海的吉普车,他欢呼跳跃,吉普车,潘分队长的吉普车! 罗恩泽长长出了一口气,可算是找到你了。

大卡车向着吉普车的方向驶去。到了吉普车跟前,大家跳下汽车,他们看到车上有五只黄羊,但没看到潘大海。

罗恩泽检查完汽车说,汽车没油了,水箱里的水也没有了,他能去哪儿呢?孔副分队长让大家散开,在汽车附近寻找,他说,车在这儿,他不可能走的太远。

小四川发现汽车前面有一条长长的爬痕,他哭着说,这一定是潘分队长留下的,他这是在爬呀! 孔文说,快!顺着爬痕找! 一定要找到他!

大家顺着爬痕向前寻找,找了一会儿,爬痕没有了。大家急的无计可施,罗恩泽两眼含泪大声呼喊,潘大海,你这个混蛋,你在哪儿呀……喜子哭喊,潘分队长,你在哪儿呀?大家呼喊,潘分队长,你在哪儿里呀?

睡在蒙古包里潘大海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他,他猛然睁开了眼睛,蒙古大姐把补好的军装帮他穿上,把一大碗汤面片递到他的手里,潘大海接过大碗,靠在被子上把面片汤喝的山响。

蒙古大哥骑着马跑了过来,他用蒙语对解放军官兵们说,你们的人在我家呢。他看到大家茫然的眼神,改用生硬的汉话说,你们,跟我来。

蒙古大哥带着大家来到蒙古包前,罗恩泽大声喊叫,潘大海!战士们也跟着一快儿喊,潘分队长!孔文命令,大家原地休息,喜子,你跟我们进来。

潘大海听到外面有人喊他,激动的大声回答,我在这儿呢!

罗恩泽、孔文、喜子走进蒙古包。喜子扑到潘大海的身上哽咽地说,潘分队长,可算是找到你了,我们找了你整整一个晚上,你吓死我了呀……

蒙古大姐提着茶壶,蒙古大哥抱着一摞茶碗走出蒙古包。

蒙古包外,大家累得坐在地上东倒西歪,小四川看到蒙古大哥和蒙古大姐从蒙古包里出来,忙说,同志们,咱们站好队,解放军就应该有个解放军的样子。

干部战士在蒙古包外列队,蒙古大哥和蒙古大姐给战士们挨个倒奶茶,战士们一一给他们敬礼,喝茶。

蒙古包内,罗恩泽对潘大海没好气地说,你还活着啊呀你?我以为你早就死了呢。潘大海笑着说,我活着你不高兴啊?罗恩泽说,我当然不高兴了,你一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怎么样?差点没命了吧?我们眼睛都不眨地溜溜找了你整整一个晚上啊,你呀你呀,你欠战士们多大的人情你知道吗你?

潘大海愧疚地说,我,我对不起同志们。

罗恩泽继续说,哼,我就知道你死不了,你潘大海是啥人啊?你就是那大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臭石头的命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呢?

喜子捂着嘴偷乐。

潘大海说,我怎么敢丢下你自己去死呢,我死了你活着还有啥意思呀?罗恩泽笑着说,老潘啊,我是越来越佩服你胡搅蛮缠的这张嘴了。

说实在的,要不是蒙古大姐救了我,我还真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唉,想当年我打了那么多的恶仗硬仗都没事儿,谁能想到在戈壁滩我差点翻了自己的小船。

就你那硬劲儿,连神灵都惧怕三分,你的船啊一时半会儿的翻不了。

蒙古大哥和蒙古大姐从外面回来。罗恩泽和孔文上前握住蒙古大哥和蒙古大姐的手,真诚地说,大哥,大姐,感谢你们救了我们的同志,我们会永远记住蒙古人民的恩情! 谢谢!

潘大海、孔文、罗恩泽和喜子走出蒙古包。潘大海指着胡杨树问罗恩泽,这是啥树啊?枝楞八峭,模样怪怪的。罗恩泽说,这是胡杨树,它与一般的树不同,她能忍受荒漠中干旱、多变的恶劣气候,对盐碱有极强的忍耐力。胡杨树活着不容易死,死了不容易倒,倒了不容易朽,再没有比胡杨树更加坚忍的树了。潘大海由衷地说,真是棵英雄的树哇!

官兵们在蒙古包前列队鼓掌,潘大海给战士们敬礼,同志们好,大家辛苦了!战士们给他回礼,潘分队长好!

潘大海给蒙古大哥和蒙古大姐敬礼。感谢大哥和大姐的救命之恩!孔文发布命令,全体都有,立正,向我们的蒙古族亲人,敬礼!

全体官兵给蒙古大哥和蒙古大姐敬礼,齐呼,感谢蒙古族亲人的救命之恩!

几个战士把吉普车上的两只黄羊抬下来放在了蒙古包门前,潘大海、罗恩泽、喜子坐上了吉普车(吉普车已加了水和油),孔文带着干部战士登上了大卡车,向蒙古大哥和蒙古大姐挥手告别。

吉普车颠簸前行,潘大海望着茫茫的戈壁滩出神。罗恩泽问他,想什么呢你?是不是想着回去怎么写检讨和挨处分呐?潘大海说,我潘大海就是出生入死的命,可是这次的感觉还真他娘的和以往不一样。

老潘啊,我想问你点事儿,也不知道该不该问,你要是介意呢,我就不问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那我就放了啊,你快要死时候,都想啥了?

我啥都没顾得上想就啥都想不起来了,唉,我要是真的就这么死了,连句话都没给我的老婆留下。

原来你最惦记的人是你老婆呀,你老婆对你好吗?

当然好了,那是蛤蟆吃秤砣,铁了心的好。

你用的啥损招儿让人家对你这么好呀?

别的事儿都可以用损招儿,就这事儿他娘的不行。我跟你说吧,我们两家是邻居,小时候我们就认识。那年我回家去看我娘,正好她在我家帮着我娘缝被子,她看到我时,羞达达地叫了我一声哥就走了,当时我就感到很奇怪,她小时候一头黄毛乱糟糟的,小脸黄黄的,长的也不咋地呀。可谁知道这一长大了还真挺好看。第二天,我就让我娘去她家给我提亲,没想到她爹说啥都不同意把她嫁给我,把我给愁的呀。

姑娘自己愿意吗?

她当然愿意了,这事儿还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呢。

那她爹为什么不同意呀?

他爹拥护共产党,也支持解放军,但就是不想把闺女嫁给当兵的,他说,当兵的见天的打仗,今天是人,也许明天就变成了鬼,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亲闺女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小寡妇。

后来呢?

后来我就偷偷带她回部队了。

什么?你把人家大姑娘给拐走了?你可真行啊你。那是个多封建的年代啊,好人家的姑娘能跟你私奔,那得下多大的决心呐,就冲这一点儿,你这辈子都应该好好地待人家。

这还用你说啊,她把命都交给了我,我把我的一切也都交给了她。

在这个极度保密的地方,咱们就是死在这儿了都没人知道。

咱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干嘛非要让别人知道啊。

你说咱们这是图啥呀?

我们在朝鲜打仗的时候,吃亏就吃在他娘的武器不如人,唉,那么多年青的战士白白地牺牲了,他们也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呀,你说他们图的又是啥?现在,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只有这一个导弹试验基地,国家有那么多的人,只有我们这些人在从事试验导弹这种高尖端的先进武器,你说党有多信任我们呀,就冲这一点,咱们遭多大的罪都值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武器虽然重要……

不是虽然重要,是非常的重要!特别的重要!中国要富强,就必须有强大的军队来保护,军队没有先进的武器怎么能强大?你虽然有文化,可你骨子里就是个车夫,你没跟敌人面对面地打过仗,你不懂。这样跟你说吧,咱们国家要是永远在武器方面不如人,那就在世界上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好!你的那股硬劲儿没垮,还在。

哈哈,你把政治思想工作都做到我头上来了?你可真行啊你! 哎,停车! 哪儿有只黄羊,就在哪儿,快把你的枪给我,快点呀! 罗恩泽看了一眼黄羊说,我枪里没子弹了。

军人的枪里咋可能没有子弹呢?潘大海夺过罗恩泽身上背的手枪,抬手“砰”的一声,不远处的那只黄羊应声倒下。罗恩泽把车停下对潘大海怒吼,潘大海,你也太残暴了! 你还有没有点儿人性啊?你没看见那是只怀了孕的母羊啊?

她怀孕了就不是羊了吗?我才不管她怀孕不怀孕呢,她能让我们的战士添饱肚子那才是正事儿,别的我不管,也管不着。

你这是在杀鸡取卵! 你这是丧尽天良! 像你这样残暴下去,黄羊迟早会在咱们的手上绝迹,你这是在犯罪你知道吗?

你少他娘的在这儿给我扣大帽子,我犯罪?笑话! 我问你,是黄羊重要还是我们的战士重要?你呀,你那个小资产阶级的臭毛病再不改你早晚要犯错误,犯大错误。

喜子把黄羊扛回来,罗恩泽下车帮他把黄羊扔车上,他刚下车就晕倒了。潘大海呼喊着罗恩泽的名字跳下汽车,他抱起罗恩泽问喜子他这是怎么了,喜子说,罗工着急找你,连晚饭都没顾上吃,又忙活了一夜……潘大海用手砸自己的头,我就是个浑蛋啊我!他和喜子把罗恩泽抬上汽车,他流着眼泪给罗恩泽喂水,他喃喃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罗恩泽苏醒了,潘大海从他的口袋里摸出一个窝窝头,他让喜子掰开喂给罗恩泽吃,自己泪流满面地开车。

潘大海回来后,立刻跑到中队去汇报情况,要求组织上给他处分。中队长瞪了他一眼出去了。潘大海茫然地看着指导员,指导员说,你看我干什么,以后少给我们找点事儿就行了,快回去吧。

开饭前,中队长在中队的队伍前讲话,他说,因为营养不良,有好些的同志都得了夜盲症,基地专门给我们发射大队调配了一批黄豆,每人每月两斤,同志们,两斤就不少了,这批黄豆基地首长没有,别的部队也没有。这是基地首长对我们发射官兵的特殊关怀,我们要在这个非常的时期,把各项试验任务完成好,我们要对得起各级首长对我们的关怀,对得起这些来之不易的黄豆!

官兵们排着队打饭,每人两个黑馒头,一个土豆,一小碗白菜汤,一个炊事员给大家分煮熟的黄豆,他盛一勺,晃成大半勺后把黄豆放进战士的碗里。喜子要打二份黄豆,炊事员说,每人只有一份。喜子说,这份是马小柱的。

炊事员给马小柱碗里的黄豆盛的多一点,给喜子盛时,勺子晃的狠了一点,喜子碗里的黄豆明显少了一些。

喜子端着马小柱和他的饭菜边走边嘟囔,不公平,欺负人!他把黄豆和饭菜交给马小柱,把自己的那份黄豆又给马小柱的碗里倒了一点儿。轮到潘大海打黄豆时,潘大海对炊事员说,同志,你手里的勺子能不能不晃啊。炊事员说,不晃不够分啊。

潘大海说,你这样晃有时晃的多,有时晃的少,不公平,同志们会有意见的,要不你这样,你盛好黄豆后,用一根筷子在勺子上刮一下。炊事员试了试说,这个办法好,谢谢潘分队长。

潘大海把他的那份黄豆倒给了马小柱一半,喜子一半。他对马小柱说,小柱,多吃点啊,多吃点黄豆你的眼睛就能看见了。

金小妹抱着四岁的儿子小军在听七岁的儿子小兵读信:小兵的来信我收到了,我在前边儿挺好的,你和孩子不用惦记我。潘大海。

金小妹问儿子,就这么几句话?

小兵说,嗯,就这么几句话。

金小妹愣了一会儿说,吃饭吧。

小兵几口就喝完了自己碗里的稀面条,他问正在喂弟弟的妈妈,还有面条吗?

有,在锅里,你自己去盛吧。金小妹说。

小兵打开锅盖,锅里只剩下小半碗的稀面汤了,他看看妈妈,看看面汤,舔舔嘴巴懂事地放下了碗筷。金小妹喂完小军,对小兵说,妈出去一会儿,你带好弟弟。

金小妹挎个篮子出去了,小兵哄小军坐在床上玩儿,一会儿,金小妹挎个篮子从外面进来,她从篮子里取出干草和干树叶在盆子里洗洗,放在锅里煮,小兵说,妈,这能吃吗?金小妹说,能,妈小时候吃过。

金小妹头晕的差一点摔倒,把小兵给吓坏了。金小妹吞吃煮好的树叶和干草,对儿子说,别怕,妈没事儿。小兵说,妈,我爸在前边儿也吃草吗?金小妹头一歪昏倒在地上,小兵哭着想拽妈妈起来,拽不动,他只好跑出去找人。

小兵叫来了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军医叔叔,军医把金小妹抬到床上,给她打针,好一会儿,金小妹才醒了过来,医生问她,你吃啥了?小兵把煮过的干草树叶拿给军医叔叔看。一个军医说,她这是饿的。另一个军医说,我去向教导员汇报,她家肯定是断粮了。那个军医跑了出去。

小兵吓得直哭,妈,你这是怎么了呀?我害怕!爸爸,你回来看看妈妈吧。军医叔叔抱起了小兵,给他擦眼泪,孩子,想爸爸了是吗?

想,我想让爸爸回来。

门开了,出去的军医和教导员快步走了进来,教导员手里提了一小布口袋粮食,军医的手里提个大饭盒,他把饭盒里的稀饭倒进碗里,递给醒过来的金小妹,他说,嫂子,家里没粮了你跟我们说一声呀。

军医叔叔分别喂小兵和小军吃稀饭。小兵说,叔叔,我爸在前边也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稀饭吗?

中队长在全体大会上讲话:同志们,这个冬天不好过啊,大家吃不饱,肚子里没食就会格外的冷啊!怎么办呢?国际歌告诉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学习南泥湾的精神,要自己养活自己。基地号召大家行动起来,自己动手,兴建水库,种菜种粮,度过灾荒!从明天起,我们在保证试验任务的前提下,每个分队都抽出一些能够抽出的人员,参加基地的修建水库和平田整地建设,食堂也要行动起来,到工地去捡草根芦苇根野蒜头什么,把能吃的能嚼的都给我捡回来。

西北风呜呜地吹,潘大海带领大家刨地,挖树根,修整土地,有几个人学潘大海的样儿,脱掉了棉衣,只穿一件衬衫,汗水湿透了他们的衬衣,风一吹,冻成了冰,背一抖,咔嚓、咔嚓响。马小柱站在一旁为大家吹口琴。

小四川使劲儿挖着树根,他手上的冻疮已红肿溃烂,孔文让喜子给小四川上药。潘大海把自己的手套摘下来给小四川戴上。喜子使劲儿地拽着树根,树根拽了出来,他却摔倒在地上,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爬了起来。

潘大海对大家说,同志们,我知道你们都很饿,因为我也很饿。同志们,等我们平整好了土地,就可以播种了,到了秋天,我们就能吃上饱饭了。

晚饭后,潘大海去工地修理小水渠,二分队的官兵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1

大漠航天人(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