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4)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4/1 9:21:16

第4辑 发射成功 文件丢失

正在两个中队争持不下的时候,从窗外传来了一阵嘹亮的歌声。大队领导和两个中队长打开了窗子。

窗外,两个中队的干部战士全体守候在院子里,在焦急等待着大队党委的最后决定,他们为了显示各自的实力,先是比赛唱歌,各唱各的,使劲地唱,闭着眼睛吼。潘大海、孔文、喜子和小四川、马小柱他们干脆抬着锣鼓来到现场,他们敲锣打鼓,二中队的干部战士也抬来了锣鼓,双方又使劲地比赛打鼓。

潘大海带头喊口号,一中队不打导弹誓不罢休!

一中队的干部战士扯着嗓子齐声高喊,一中队不打导弹誓不罢休!

二中队也喊口号,二中队不打导弹决不睡觉!

二中队全体齐声呼喊,二中队不打导弹决不睡觉!

大队领导们被鼓声震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大队长看看大家,喊了一嗓子,行了,都别争了!

两个中队长跑到窗子前对窗外打手势,屋里屋外顿时安静了下来。

大队长说,这样吧,就按照大队的序列编号,来决定参加任务的顺序,这样谁都没意见了。也就是说,第一枚导弹,一中队打,第二枚导弹,二中队打,就这么定了,谁都别争了,都给我回去睡觉!

窗外,一中队的干部战士欢呼雀跃,孔文他们敲锣打鼓,潘大海带头扭起了秧歌,他们唱着跳着往回走,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站在窗前的大队领导们被一中队的官兵给逗乐了,哈哈哈,瞧他们,真是一群疯子!

大家都开心的笑了。

在装备库房里,一中队的官兵已全体集合,中队长站在队伍前大声地说,我们在中国的第一个导弹综合试验靶场上,就要发射试验第一枚导弹了。中国没有导弹的历史就要在咱们的手上彻底地结束了!我们要用科学求实的精神,用严肃认真的态度来完成祖国交给我们的神圣任务,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全中队官兵齐声呼喊,有!

中队长发出命令,请各分队做好准备!

各分队带队集合,潘大海在二分队队伍面前做战前动员,他慷慨激昂地说,打仗的时候,作风是战斗力,试验导弹的时候,作风还是战斗力。同志们,咱们要让那帮老毛子王八蛋好好看看咱们中国人的能力和志气,没有他们那些个臭鸡蛋,咱们照样也能做出香喷喷的槽子糕!全体上车!

二分队全体官兵登上自己的装备车,三、四分队也分别登了各自的装备车,21辆装备车徐徐驶出装备库房,向50号阵地浩浩荡荡地驶去。

车队驶进50号阵地,依次整齐地停靠在南场坪的进出口路上,苏制1059导弹昂首屹立地发射场坪中央,所有人员下车后立即被1059吸引,神圣感骤然而生。

值班员高喊,全中队集合!

全体发射中队在阵地上集合,几个分队长把人员迅速整队后,跑步带队到发射场坪,中队长来到队伍前面高喊,同志们!

刷!全体人员立正!

中队长说,导弹转运起竖很顺利,现在,序幕已经拉开,后面还有更多更重要的工作在等待着咱们来完成,苏联专家曾经以各种的理由卡我们,今天,也就是他们撤走的第17天,我们要靠自己的力量和智慧,亲手把我国的第一枚导弹发射上天,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好!让那些反对和阻挠我们发射第一枚导弹的人都见鬼去吧!全体注意,立正,稍息,我命令,现在开始进行导弹测试检查!

坚决完成任务!

各分队把人员带开,开始了紧张的测试工作。

基地准备发射首枚导弹的消息在内部快速地传播,大家都想看看导弹是什么样子,各级领导、机关干部、工作人员,穿着工作服的炊事员等都闻讯跑过来看热闹,发射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潘大海跑向值班首长敬礼说,报告首长,按照发射场安全警卫规定,加注期间,所有人员都要离开现场,不能参观。

值班首长说,自己的导弹为什么不能参观?他们都是从事导弹发射这项伟大事业的人员,为什么不能参观?

不是不能参观……

就是吗,你刚才还说不能参观。

潘大海急了,他的声音明显拔高,按照安全警卫规定,按照勤务指南要求,在加注阶段就是不能组织参观!因为加注很危险。如果导弹的贮箱或管路的密封性能有一丁点的瑕疵,在高速高压的冲击下,就有可能造成泄露,泄露的酒精只要碰到火星,都会引起燃烧爆炸。因此,严格规定进入发射场人员不准携带火种,不准穿带钉子的鞋,不准穿摩擦产生静电的衣服,加注人员需穿防护服,不是直接指挥加注的人员绝对禁止接近加注现场!

值班首长愣住了。

潘大海说,首长,请您带头离开这里。

值班首长还想再说什么,指挥发射的首长吹响了哨子,他手拿着扩音器高喊,警卫人员负起责任,现在开始组织清场!所有参观人员,立即撤到转运间以外,各位首长请到地下室指挥间就位。

随着他的喊声,警卫班人员立刻出动,迅速驱赶人员离开现场,值班首长离开时,对潘大海挥手表示歉意。

一眨眼的功夫,场坪上只剩下了潘大海分队的加注人员。指挥发射的首长站在潘大海的旁边,潘大海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首长对他说,别看我,指挥加注。

潘大海说,是!开始加注!他把首长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准备随时保护他。

喜子和他的战友们开始加注,不一会儿导弹外壳迅速结满了白霜,潘大海紧张地盯着导弹。喜子报告,分队长,加注完毕。潘大海舒了口,他对首长说,加注完毕,一切顺利。首长同志,这里很危险,请您去地下室!首长说,是,我马上离开。

指挥发射的首长走进地下室,参试人员各就各位,正在紧张地工作,一位干部对首长汇报,光测、遥测系统工作正常,通信系统工作正常,落区设备运转正常!

有人喊口令,10分钟准备!

首长用潜望镜观察发射场坪,不同腔调的口令声音此起彼伏。

“1 分钟准备”,“接通舵机。”,“舵机接通。正常。”,“接通瞄准。”,“瞄准接通。正常。”“10、9、8、7、6、5、4、3、2、1、点火!”,“点火成功!”

导弹尾部喷出一缕火光,地下室的口令声在继续,“主级!”“起飞!”

导弹在五彩火光的烘托下,离开发射台,离开大地,冲天而起。让我们记住我国第一枚导弹从祖国大地升起的时刻吧:1960年9月10日7时42 分。

1059导弹尾部喷着长长的火焰,火焰时伸时缩,闪闪发光,上圆下尖,由里向外,白里有红,红中又裹着橘黄,像个长长的感叹号,越飞越远,越飞越小,随着导弹远去的轨迹,又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白烟,白烟不断翻滚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淡,像一条巨龙摆着长长的尾巴,向遥远的天际飞去。

50号发射场的地下室里,有人高喊,落区发现目标!首长激动地回过头来大声宣布,导弹飞行试验成功!

地下室里的人们一下子沸腾起来了,“成功了!”“1059成功了!”“咱们的第一枚导弹终于发射成功了!”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大家呼喊、跳跃、握手、拥抱……

在苏联专家撤走的第17天,我国第一枚使用国产推进剂的苏制地地导弹发射成功!

发射场坪上站满了人,笑声、喊声、欢呼声、祝贺声、问候声此起彼伏,汇成了欢乐的海洋。炊事员们手里提着饭勺等炊具敲敲打打。“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祖国万岁!”的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罗恩泽望着沸腾的人群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对站在他身旁流着眼泪跳着脚喊口号的潘大海说,潘大海同志,现在,你还只认枪杆子吗?潘大海说,我当然要认了,导弹就是我的枪杆子,有了它,我就更加坚定了打胜仗的决心,导弹能让咱们中国人的腰杆子挺起来,我也不会再眼红别人家的飞机能下蛋了,你说我能不认吗?孔文大声说,这枚导弹是他们制造的,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成功发射咱们中国人自己研制的导弹。

二分队所有人员齐声呼喊,浪跟滴!浪跟滴!!

金小妹在北京的家里抱着三岁的儿子小军,指挥七岁的大儿子小兵给潘大海写信。小兵认真地写信,信写完了,小兵打了个哈欠扬起秀气的小脸说,妈,我爸他咋还不回来呀?我都快忘了他长啥样儿了。

快了,等你爸在前边儿打完胜仗就回来了。

我们老师说全国早都解放了,我爸咋还打仗呢?

又问,忘了你爸咋跟你说的了?

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不问。

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小兵上床脱衣服去睡觉了,小军也睡了,金大妹坐在床边发呆。她在心里呼喊,大海呀,你的前边儿到底在哪儿呀?你的仗啥时候才能打完啊?

开饭了,在两排干打垒土房子围成的小院儿里,干部战士围成几个大圈儿蹲在地上吃饭,圈内的一只饭盆里是稀玉米面糊,一只大碗里放着咸菜疙瘩,戴着围裙的炊事员端着大盆给大家发主食,他发给每个人一个小黑面馒头和一个小玉米面野菜窝窝头。

潘大海把分给他的黑面馒头装进衣兜,他一只手端着饭碗另一只手拿着咸菜和窝窝头走过来,他笑呵呵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大家辛苦了,请大家吃好喝饱,喝饱吃好。有人说,这喝饱了也只能是顶一时的饱,一泡尿完了准饿。又有人说,我白天干活直冒虚汗,晚上睡觉做梦到处找吃的,唉,这人呐,要是不用吃饭就好了。

罗恩泽几口就吃完了自己的饭,他把潘大海拉到一边儿悄声地说,战士们吃不饱就没力气干活,这么下去可不行啊。

潘大海说,我知道战士们吃不饱,可眼下这粮食不够吃,有啥办法?咱们当干部的在这个时候可不能乱了阵脚,再说了,这困难都是暂时的。

这暂时的困难就能让战士们趴下,现在任务这么重,没有力气哪行?咱们总得想想办法呀。

你给我小声点!一到关键的时候你就沉不气,你们文化人儿缺少的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那股子硬劲儿。

你少跟我来这套,别忘了,我也是共产党员。同志,光有硬劲儿是不行的,咱们得想办法别让战士们饿趴下才是正事儿。

假如我们多捞点鱼,煮上一大锅鱼汤,是不是也能给战士们补充点营养呢?

对呀,你还给老毛子钓过鱼呢,咱们可以钓鱼呀。

钓不行,太慢。咱们得利用休息时间到河里去打鱼。吃完饭,让战士们拿上蚊帐,我带着他们下河去打鱼,你带着不会水的战士在岸上收鱼。

要不要跟中队长说一声?

不用,等我们打到鱼了,给中队送点去,那时候再说也不晚。

弱水河畔,阳光灿烂。潘大海带领着十几个战士们脱了衣服下河用蚊帐捕鱼,潘大海和战士们把捕到的巴掌大的鱼扔到岸上,罗恩泽、孔文、马小柱提着水桶在岸上抓鱼,大家兴奋的嗷嗷直叫。

喜子抱着一个保密包跑过来说,潘分队长,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中队长等着要呢。

潘大海答应着把手里的活交给身边的战士,向岸边走去。马小柱抓到手里的鱼逃跑了,鱼在岸边蹦跳,马小柱在岸边追赶,鱼和马小柱先后都掉到了河里。

潘大海站在岸边擦手,接过文件刚要签字,听到有人高喊,马小柱掉河里了!

潘大海把文件扔给喜子,立即扑到河里去救人,喜子没接住文件,风把文件吹进了河里,喜子在岸边打捞,没捞着。

在水里瞎扑腾的马小柱被潘大海救起,战士们把他拽上岸,喜子看到文件被水冲走了,他扑进水里去捞,滑倒在河里,水没过了他的头。潘大海手疾眼快,一把把喜子给捞了起来,喜子吐着水大叫,文件!文件!

潘大海在水里找文件,找了好几个来回都没找着。大家都帮着找,也没找着。喜子急哭了,这可咋办啊,那可是不能丢失的保密文件啊!

潘大海急眼了,他跟大家继续找文件。岸上的罗恩泽急的眉头紧锁,他想了想,把喜子叫了过来,跟他说了几句话,喜子帮着罗恩泽把几个水桶里的鱼倒在一个水桶里,罗恩泽跟马小柱交待了几句,他提着大半桶鱼,和喜子开着吉普车走了。

中队长和指导员从外面回来,端着军用茶缸在喝水,中队长喝完水抹抹嘴,兴奋地说,真是太好了,我们国家终于有了自己研制的导弹了,这么些年了,想想可真不容易啊!

指导员说,万事开头难,咱们这只是刚刚开个头,以后的任务会更重大,咱们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

中队长说,咱们的责任越重大,就越光荣!一个国家要想不受他人的欺负,必须得有强大的国防。咱们有幸……

门外有人大声喊报告,打断了中队长的话。指导员命令,进来。罗恩泽走进来说,中队长、指导员,我是来给我们二分队长潘大海请功的,部队吃不饱,有好些战士都快顶不住了,他想出了一个用蚊帐捕鱼的好办法,他刚才带领战士们捕捞了一些鱼,让我给你们送来。

湿淋淋的喜子提着大半桶鱼进来。中队长和指导员高兴地看水桶里的鱼,指导员说,好哇,捕鱼,我看这个办法可以普及到全中队,还可以普及到全基地吗。中队长说,哈哈,潘大海这个愣头小子还真行!我咋就没想到呢?哦,对了,他是在海边长大的,难怪他能想到捕鱼。嘿,这些鱼的个头还不小呢。

喜子怯怯地说,我们潘分队长在捕鱼时为了救人,他……

中队长打断了喜子的话,问道,你也下河去了?我让你签的文件呢?喜子胆怯地嚅嗫着,中队长顺着喜子的眼神去看罗恩泽。罗恩泽说,潘大海带领战士们捕鱼时,一个不会水的战士掉进河里,分队长为了救他,不小心,把文件给掉进了河里……

中队长瞪大了眼睛问,然后呢?

我们来的时候,分队长还在带着大家在河里拉网式地寻找……

中队长怒气冲天,他一脚踢翻了水桶,桶里的鱼跑的满地都是,他冲罗恩泽和马小柱咆哮道,你们不去帮着他找文件,来给我送什么鱼呀?

喜子流着泪往桶里捡鱼。

指导员说,罗工这是打着送鱼的幌子,来给你我送信儿的。

中队长说,咱们去河边看看那个愣头小子找到文件了没有。

别去了,要是能找到,他也不会给咱俩送鱼了。

那可是份机密文件啊,就这么丢了?潘大海!我要处分你,我要撤你的职!

你现在就是把他给枪毙了,文件也找不回来了,咱们还是赶紧先想个补救的措施,看看怎么能把损失降到最小。

罗恩泽说,指导员说的对,就算是文件找着了,在水里浸泡过也不能再用了呀。

中队长说,文件可以上报基地重写,时间还来得及,对导弹发射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只是那份原件要是流传出去,就是严重的泄密事件。这个责任谁都担当不起的呀!

喜子哭着说,潘分队长把文件交给我时,我没接往,都是我的错呀。

中队长怒吼,别哭了!你是军人,不是个孩子!你们都给我马上回去,去看看潘大海找到文件了没有,找到没找到,都赶快向我汇报!

罗恩泽和喜子应着,跑了出去。

天渐渐暗了下来,潘大海和干部战士还在河里寻找文件,马小柱在岸边儿急地直跺脚,喜子跑了回来,他冻的直打哆嗦,颤声对潘大海说,天都快黑了,你们快点上来回去吃饭吧。

潘大海和战友们上岸穿衣服,喜子告诉潘大海,罗工把文件掉水里的事儿跟中队长都汇报过了。

潘大海瞪着眼睛说,好你个姓罗的,你不想法儿帮我也就算了,还给我来了个落井下石,喜子,你不会也跟他一块儿去打我的小报告了吧?

喜子说,我去了,分队长,罗工他不是去打你的小报告,他是为了你好,他说,咱们要顾全大局,文件丢了,你的心里已经够难受了,要是再因为丢失文件而拖了导弹试验的后腿,你会难受死的。

潘大海点头默认。

喜子告诉潘大海,中队长说,文件可以重写,时间还来得及,不会影响到导弹发射。他最担心的是……

潘大海打断喜子的话,泄密?喜子点头。

潘大海心急如焚,他让其他人回去吃饭,他要自己留下来继续寻找文件。温淋淋的马小柱也要留下来,他不让。正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罗恩泽开着吉普车过来了。

罗恩泽把吉普车停在潘大海身边,他对马小柱说,你们都快回去吧,这儿有我呢。

大家登上大卡车走了。

罗恩泽从吉普车上拿出一个饭盒递给潘大海,潘大海阴沉着脸说,不吃。罗恩泽问他,你跟饭有仇还是在跟我有仇?潘大海没回答,他在岸边搜索寻找,罗恩泽对他说,我把咱们丢失文件的事儿跟中队长汇报过了。潘大海心里有气,话也说得冲,你没看我还在继续寻找呢吗?

就算是找着了,文件被水泡过也不能用了。

潘大海用鼻子哼了一声。

罗恩泽又说,我把你救人的事儿也跟中队长说了。

潘大海终于找到了发火的契机,他大声吼叫,你提那事儿干啥呀?那件事儿掩盖不了这件事儿,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我弄丢的是保密文件,我这回犯的是罪,不是错!

罗恩泽不紧不慢地说,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它就是个意外,中队会全面考虑的……

你别在我耳边瞧嗡嗡了行不行啊?你还嫌我不够烦啊?你给我滚远点儿!

好,我滚。饭盒里有馒头,记着吃。

罗恩泽把饭盒递给潘大海,潘大海不接。罗恩泽说,我不能走,我对你不放心,我得陪着你。潘大海瞪了罗恩泽一眼,你真烦人,算了,这天黑的啥都看不见了,回吧。潘大海和罗恩泽开着吉普车回营地了。

潘大海回来后阴沉着脸坐在地铺上啃馒头,孔文递给他一杯开水,劝他想开点,他不接水也不搭话,孔文把茶缸放在他面前,讪讪地离开了。

熄灯的哨子响了起来,各个帐篷都关了灯。潘大海没脱衣服就倒在了地铺上,戈壁滩的夜晚出奇的宁静,潘大海的心里却在翻江倒海的闹腾,如果那份文件真的泄密了,那他就是国家的千古罪人,不行,我必须得找到文件!他悄悄起身,蹑手蹑脚地往外走。

住在另一个帐篷的罗恩泽躺下后,因心里惦记着那份机密文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文件顺着河水会飘向何处?文件被水泡过后字迹是否还清楚?如果字迹看不清就不会泄密了。想到这儿,他一轱辘地从床上爬起来,摸黑找到半张文件稿纸浸泡在水盆里然后才去睡觉。

潘大海从帐篷里出来,他躲过哨兵,向弱水河畔的方向走去。孔文默默地站在帐篷门口看着他渐渐消失在夜幕里。

潘大海在戈壁滩独行。月亮慢慢的升起来了,清冷如水的月光倾泄下来,戈壁滩愈加宁静、愈加深邃了。星光灿烂,夜风习习,从黑暗中挣脱出来的戈壁滩朦朦胧胧,沙包、骆驼刺、芨芨草在月光下形成大小不一的黑影,黑影在风中摇曳,在月光下变幻莫测。

潘大海迷路了。他爬到沙梁的高处四下瞭望,他看到远处有闪烁的灯光,他朝灯光走去。他走着走着,那灯光又没有了,他看看天上的星星,努力辨认着方向,他掏出手帕试风向,手帕没拿住,被风吹走了,他顺着风,踉跄地向前走去……

出早操时,罗恩泽没看见潘大海,就问孔文,孔文说,昨晚潘大海从外面回来后,吃完馒头就躺下睡了,起床后我才发现他不在。罗工,你说他不会是因为文件泄密的事儿想不开吧?

罗恩泽说,他潘大海是谁呀?他就是一块被战争淬过火的钢,你说他想不开?笑话!我想他一定去找文件了。

罗恩泽叫上喜子准备开着吉普车去找潘大海,正要发动汽车,中队长出现在汽车的前面。

中队长问潘大海在哪儿,罗恩泽说可能去找文件了。

中队长严肃地说,熄灯不久他就出去了,直到现在他还没回来。他擅自离开部队整整一宿了,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啊?有人对我说,对潘大海的失泄密事件一定要严肃处理,要杀一儆百;还说,他不光是失泄密,还是叛逃,这要是在战场上,都够枪毙的了!

中队长,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

啥事儿?

那天我到飞机场去办点事儿,看见基地的一个司机开车时看到机场停有飞机,他好奇地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就让保卫部门给抓到指挥所审问去了。

什么?他们也太神经过敏了吧?

咱们的文件都是油印的,字迹经水泡后就会掉色,字迹就会变的模糊不清,这是昨天晚上我专门把半张废文件纸泡在水盆里的试验结果,所以,那份机密文件只是损毁,不会泄密。这是其一,其二,就因为潘大海离开了营地一晚上,就说他是叛逃,是不是也太神经过敏了?他可能迷路了,我们正准备去找他。

中队长说,要找就开大卡车去找,再多叫些人,带上报话机,随时保持和中队的联络。我去基地开会,就不跟你们去了。

罗恩泽和喜子找人找车去了。孔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他对中队长说,说不定潘大海早都越过边境线了。

中队长说,没有事实根据的话请不要乱说。

孔文说,现在靶场正在轰轰烈烈地大抓保密工作,潘大海这回可是撞在枪口上了呀!

中队长说,潘大海他不可能叛逃,他只是迷路了,你马上带人去找他,你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回来!

大卡车在茫茫的戈壁滩上行驶,孔文、罗恩泽带着大家站在卡车的车厢上,他们身上背着老式的报话机和望远镜,罗恩泽用望远镜瞭望。

马小柱使劲儿呼喊潘大海的名字,喜子说你别喊了,喊他也听不到。马小柱说,都怪你,要不是你把文件拿到河边去,分队长就不会受这个罪了。喜子说,要不是分队长为了救你,文件怎么会掉进河里?马小柱说,要不是因为你也掉进水里,分队长为了捞你,文件也不会丢失。

孔文吼道,别吵了!让你们来不是为了吵架的,你们都给我把眼睛瞪大点,看仔细了。

大家瞪大眼睛仔细搜索,突然,马小柱看到电线杆上的手帕,他惊呼,快看!在哪儿呢!

孔文让汽车停下,问,在哪儿?在上面,在电线杆的上面。马小柱回答。他怎么可能会到电线杆的上面去,哎呀,真的在上面!罗恩泽看到了电线杆上面有块手帕在风中飞舞。

马小柱和喜子跳下卡车,马小柱拿出他的弹弓,捡块小石头,对准了手帕打过去,手帕掉了下来,喜子捡起手帕交给罗恩泽,马小柱激动的直嚷嚷,这是潘分队长的手帕,是他的手帕没错!罗恩泽用手帕试了一下风的方向,他对孔文点点头,孔文立即发出命令,向西开,快!

正午时分,太阳把光秃秃的戈壁滩烤成了一张焦黄的大饼,潘大海在这张大饼上翻滚、挣扎,他嘴唇干裂,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了又跌倒,他咬着牙,再次艰难地爬了起来。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能死在这儿,要死我也得死在战场上,死在这儿我就是逃兵,我不能当逃兵,我不能死在这儿……

恍惚中的潘大海看到了那条大河,他还看见了罗恩泽和马小柱在河畔冲他招手,他还听见了他们在叫他,潘大海,我们来了,他激动的晕了过去。

卡车停在潘大海的身边儿,马小柱和喜子跳下车把潘大海给抱了起来,他们哭喊着,潘分队长,我们可找到你了……

在靶场的党委扩大会上,首长说,同志们,目前保密的形势很严峻。毛主席曾对我们说过,保密工作要十分注意,九分不行,九分半不行,九分九也不行,非十分不可。保密工作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这里不必多说。现在我们讨论一下发射一中队二分队队长潘大海的问题,他在率队捕鱼时因为救人将机密文件不慎掉进河里给整丢了。

别一位首长说,他丢失的是保密文件,谁知道这份文件的机密会不会给泄露出去呢?关键是,他弄丢了文件以后,不能正确对待,还采取了擅自出走的行动,难怪有人怀疑他是叛逃。我认为,对这种行为必须要严惩,我建议给予潘大海降职降衔处理。

一中队指导员说,咱们的文件都是油印的,字迹经水泡过后会褪色,我们中队的罗恩泽工程师专门做过这方面的试验。文件掉进河里时,河里都是自己人,他们当时正在河里捕鱼,如果文件顺着河水飘去了别处,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字迹早就没有了,所以不可能泄密。

一中队中队长说,潘大海弄丢文件后非常着急,想找回文件的心情也非常的急切,他是晚上去找文件时迷的路,第二天中午他才回来。有人问,他是自己回来的,还是部队给找回来的?一中队队长说,是我们找回来了的,我们找到他时,他正在赶回部队的路上。

领导们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

潘大海是因为救人才弄丢了那份机密文件,他本人平时表现的也不错,我觉得降职降衔处分有些过重了。

年轻人,哪能不犯错误呢?我们这些老革命还常常犯错误吗,作为上级,不能总揪着部属的缺点不放,既然他回来了,说明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愿意回来改正错误,这样的人应该给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吗。

他是为了寻找文件才擅自出走的,方法虽不可取,但也有情可原。

首长问,发射一中队的意见呢?一中队指导员说,我们的意见是,给予潘大海同志记大过处分。首长说,同意发射一中队意见的请举手。好,全体通过,经靶场党委集体研究决定,给予一中队二分队队长潘大海同志记大过处分。

潘大海发了疯似地在戈壁滩上狂奔,罗恩泽远远地跟在他的后面。他跑累了,就躺在地上,用军帽盖着脸上遮挡炙热的阳光。罗恩泽站在他的面前默默地看着他。

潘大海说,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罗恩泽说,对,我就是想看看是石头硬还是处分硬。

我就是毛粪坑里的臭石头。

关键的时候,臭石头扔出去他也是战斗力。

潘大海哼了一声。罗恩泽说,记大过处分对你来说是有点冤,不就是弄丢了一份文件吗,多大点儿事儿呀?

那份文件有多重要你比我心里清楚。

你还知道那份文件的重要性啊,给你个处分不应该吗?你还有啥好委曲的呀?

我没觉得委曲,我就是觉得窝囊!潘大海站起来说,过去打仗,只要是想尽办法把敌人给揍趴下就行了,可你看现在,唉!

潘大海往回走,罗恩泽跟着他。俩人默默走了一会儿,潘大海对罗恩泽说,那个骆驼草不能再吃了,那玩意有毒,吃得人全身浮肿,这个事儿我得跟大队说说去。

大队早就知道了,已经下令把部队采集来的骆驼草都给烧了。

额济纳牧民把咱们打沙枣毁坏了沙枣树的事都给捅到周总理哪儿去了,沙枣说啥也不能再打了,再说那沙枣树也早都让咱们给打秃了。

是呀,基地已派专人去给人家道歉了。

可咱们的战士吃不饱哇,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让吃,你说这可咋办呀?

看来你没被处分给打趴下呀?

活着就不能趴下,除非我死了。

因为吃不饱,靶场的人们营养严重不良,好些人都得了夜盲症。这天,马小柱走路时撞到了墙角上,把头给撞的鲜血直流,喜子把他送到卫生所去包扎。潘大海和孔文闻讯赶过来看马小柱,马小柱说,我的眼睛以前是晚上看不见,现在白天也看不见了。夏荣芳医生告诉他们,马小柱得的是夜盲症,是营养不良引起的眼部疾病,部队患夜盲症的战士现在是越来越多了。潘大海问有办法治吗?夏医生说,有,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就会慢慢地好起来。夏医生小声告诉他,马小柱撞到了头部,这可能会对他的眼睛有不好的影响。

马小柱问,你们在说啥呢?我是不是瞎了呀?

潘大海说,小柱,你不会瞎的,夏医生刚才说了,等咱们部队条件好了,你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眼睛就会慢慢好起来了。

潘大海把马小柱交给喜子照顾。

0

大漠航天人(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