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17)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17)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6/19 20:44:02

第17辑 军号立功 发射失败(下)

汽车停下,潘大海和一名战士跳下车一路搜寻,他看到一个黑东西跑过去捡起来一看是一块朽木,战士捡到一块铁皮给潘大海看,潘大海说:“这是火箭上的蒙皮,是残骸。”潘大海和战士在寒风中继续寻找,他们累的气喘吁吁,坐下来休息啃干馒头,战士想喝水时,发现水壶里的水都冻住了。

下午时分,刮起了大风,风夹着鹅毛大雪,能见度很低。潘大海对战士说:“这时候往回走很容易迷路,等风头过去了再说。”潘大海抱着小战士蹲在了地上。

罗恩泽和一位战士在风雪中不停地寻找,他们分别抱着一截电缆和三块铁皮,他们跌倒了爬起来,,爬进来了又跌倒,风太大了,罗恩泽抱着战士也蹲在了地上。

小四川和一个战士在风雪中艰难地走着。他们不停地走,走……

风雪交加的戈壁滩孤零零地伫立着几顶帐篷,几个战士在艰难地加固帐篷和天线。帐篷内,通信兵在急切地呼叫:“我是一号,听到请回答,我是一号,听到请回答!”首长急的团团转。

一位领导对首长说:“现在已经是半夜12点了,要不你睡一小会儿,有情况我马上叫你。”首长说:“这个时候谁还能睡得着哇?”他披衣走出帐篷。

一股夹带着雪花和沙尘的寒风吹来,差点把他给吹倒,他眯着眼睛,裹紧了衣服,望着漆黑的夜空说:“这是要冻死人的呀!”一位通信兵向首长报告:“报告首长,其他小组还是联系不上。”首长问:“为啥就联系不上呀?”通信兵回答:“太冷,设备失灵。”

两位领导急切地请示:“首长,我们出去找人吧。”首长说:“去吧,你们一定要把他们全都给我找回来,你们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寻找搜索残骸官兵的大卡车停在了潘大海和战士的身旁,从汽车上跳下几个战士,把冻僵的潘大海和战士抬到了汽车上,战士们用大衣和棉被裹住了他们的身体。另一辆卡车找到了罗恩泽和小战士,他们也被抬到了汽车上。

小四川和小战士在风雪中紧紧地抱在一起,风雪将他们的身子渐渐掩埋。

头上脸上手上都缠满了绷带的潘大海从昏迷中醒来,朦朦胧胧的他仿佛置身于鲜花绿树丛中,还有一位仙女在他的面前婀娜跳舞。他喃喃地问:“我这是在哪儿?”仙女说:“你终于醒了,你这是在医院。”潘大海这才看清楚了仙女是位女护士。女护士告诉他,他和那位小战士都冻伤了,在这次的搜索行动中还牺牲了一个干部和一个战士。

潘大海忙问:“牺牲的是谁?是怎么牺牲的?”

女护士说:“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听说他们在风雪中迷路了,他们向相反的方向走出去了15公里,等部队找到他们时,他们俩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沙子和冰雪埋住了他们大半截的身子,他们身上还背着几块蒙皮和几截电缆。”

潘大海急切地起身,从床上掉到地下,摔晕了过去。

第二天,头上脸上手上同样缠满了绷带的潘大海和罗恩泽分别坐在轮椅上,护士推着他俩步入了医院的太平间,小四川保持着冻僵时的弯曲姿式,他的身上蒙着白布,潘大海、罗恩泽走下轮椅掀开白布,凝视着小四川的遗容。

护士说:“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们俩人给分开……”

潘大海请护士出去,他和罗恩泽用冻伤的手抚摸着的小四川的遗体,潘大海痛心疾首:“好兄弟,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呀!”罗恩泽悲嚎:“你呀,你让我们怎么跟你的老婆孩子交待呀!”

大会议室的正前方,悬挂着小四川凝固微笑的大照片,他的遗体安放在大照片的下面,白被单盖住了他,全体官兵列队向小四川的遗体告别,两位女军人搀扶着小四川的爱人,一位男军人抱着小四川6岁的儿子,他爱人揭开被单看了一眼丈夫的遗容就晕死过去,儿子哭喊爸爸又哭喊妈妈,稚嫩的哭声刺疼了每个人的心!妻子醒过来后,轻轻抚摸着丈夫的脸庞,哭着说:“你好狠的心啊!你的爹妈还躺在病床上,你咋能忍心扔下他们就这样走了呀?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去跟他们交待呀?他们天天都在盼着你,你的儿子每天都在想爸爸,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呀……”

孔文泪流满面地向全体官兵发布命令:“立正!向斯小川同志的妻子,我们军人的好嫂子,敬礼!”

全体官兵齐刷刷地向斯小川的爱人敬军礼,斯小川的妻子哭泣着拉着儿子给官兵们鞠躬还礼。

孔文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礼毕!”官兵们整齐地放下了举起的右手。

潘大海语气沉重地说:“同志们,她是斯小川同志的妻子,是我们军人的好嫂子!自从她嫁给斯小川的那天起,她就担负起了照顾斯小川生病父母的重担,她抚养孩子,养鸡喂猪下地干活。虽然她早就办好了随军的手续,因为家里离不开她,她迟迟不能到部队来与丈夫团聚,她是在替我们这些做儿子的尽孝啊!斯小川同志活着是革命军人,死了是革命烈士,可是她呢?她有啥?她没有职务,没有工资,她有的只是对公婆的责任和对丈夫的思念!无论她吃多少苦,受多少累,没人给她请功,也没人为她鼓掌。但是,她却是斯小川家的擎天大柱!斯小川走了,她的精神支柱没有了,她的天却不能塌,因为斯小川的父母还在家里等着她!斯小川的儿子才6 岁,还得靠她抚养长大。斯小川同志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她同样是生的伟大,活的光荣!她就是我们军人心目中的菩萨,是军队的好嫂子!她的困难比我们多,责任比我们大,同志们,有这样的好嫂子支撑着我们,我们的军队一定能强大起来!你们说,对不对呀?”

全体官兵眼含热泪齐声呼喊:“浪跟滴!浪!跟!滴!!”

罗恩泽含泪把口袋里的钱全部掏出来放在他手里端着的军帽里,他把军帽放在斯小川儿子的手上,全体官兵有序地在孩子的面前一一走过,每个人都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放在孩子捧着的军帽里……

斯小川的妻儿离开基地时,潘大海从口袋里掏出一摞钞票装进斯小川儿子的口袋,他说:“有困难给我来信。”斯小川的妻子拉着儿子给潘大海鞠躬,孔文抱起斯小川的儿子,女军人搀扶着斯小川的妻子上了火车,斯小川的妻子在火车上流着眼泪向潘大海挥手,火车开动了,斯小川的儿子趴在车窗上高喊:“潘叔叔,我叫斯鹏,我长大了要替爸爸来当兵!”

潘大海、罗恩泽和全体送行的官兵齐声呼喊:“浪跟滴!”

潘大海的眼泪喷涌而下。

一天,潘戈哭着回家跟妈妈说:“潘方姐说,你妈当初硬赖着你爸,现在你爸把你妈和你们都给踹回老家不要你们了,我爸真的不要我们了吗?”金小妹说:“你爸不会不要我们的,他一定会回来接我们的。”

潘志军说:“哼,我就不信我治服不了那个破婶子。”金小妹怒吼:“你敢!”小军说:“她太坏了,咱们为啥非得受她的窝囊气啊!”金小妹说:“你说为啥?为的是能让你爸安心,让你奶顺心,为的是不给乡亲们添麻烦,不让外人笑话咱们军属没素质,你说这些个理由够不够啊?”

12月中旬的一天,奶奶跟金小妹在家里学着包饺子,潘志军和潘戈趴在桌上写作业,从门外走进一个人,他大声地说:“我回来了!”潘戈兴奋地大喊大叫:“我爸回来了!我爸回来了!”

潘大海给老母亲鞠躬:“娘,我回来了。”老母亲抱着潘大海老泪横流:“崽呀,你还记得我这个娘呀?你是不是不想要娘了呀?”

潘大海泪流满面:“娘,我怎么可能不要您呀,没有你就没有儿子我呀,我就是一心想让娘过上好日子,才去当的兵呀,娘想儿子,其实儿子更想娘呀。”

“儿呀,娘不怪你,娘就是想你呀!”

金小妹在厨房煮饺子,潘大海和潘志军、潘戈聊天,老母亲看儿子,怎么看都看不够。

潘志军对潘大海说:“哎,你的那个军号实在是太棒了,我站在树林边上,举着军号滴滴答答的这么一吹,偷砍生产队大树的一家三口就乖乖地回来认错自首了,哈哈!”潘大海说:“儿子,你吹的是啥号呀?”

“冲锋号呗,我不是你的儿子,咱俩早就断绝父子关系了。”

“咱俩都不是父子了,你凭啥还吹我的军号呀?小猴崽子,我跟你说,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不能吹冲锋号,可以吹别的号,比如出操号、下操号,上班号你会吹吗?”

潘志军用口哨吹上班号。潘大海说:“对,以后就吹这个号。”潘戈抢着说:“爸,你该听我说了,爸,我都教会东方红好多好多的生字了,可她娘还是总说我妈的坏话。”潘大海问:“东方红是谁?”潘志军说:“东方红就是二叔家的仨丫头片子。她们分别叫潘东、潘方和潘红,简称东方红。”

金小妹端着饺子出来:“你们别缠着你爸了,让他吃几个热乎饺子暖和暖和吧,走了那么远的道儿,他早就又冷又饿了。”

潘志军接过饺子放在饭桌上,老母亲往潘大海的碗里夹饺子,潘戈出去端了半碗热腾腾的饺子汤:“爸,你喝口热汤就暖和了。”潘大海接过汤碗:“我的好闺女,小心再烫着你。”全家准备吃饭,潘志军想了想,坐在了潘大海的对面。

潘大海给老母亲夹了一个饺子,然后笑呵呵地给潘志军夹了一个,给潘戈也夹了一个,潘志军又把饺子夹还给了潘大海。

老母亲咬了一口饺子说:“嗯,好吃。我在这儿可是享了福了,家里有点啥好吃的都给我一个人留着,这俩孩子是一筷子都不动啊,崽呀,小妹可是个好媳妇呀,到啥时候你都不能亏待了她。”

潘大海对金小妹说:“你辛苦了,你孝敬了老人,还教育好了孩子,你是咱家的大功臣。”

泪流满面的金小妹捂着嘴跑了出去。老母亲对潘大海说:“崽呀,快去劝劝她吧,唉,她受了委曲了。”

1

大漠航天人(17)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