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0)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0)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7/7 10:05:11

第20辑 儿拦火车 父写检查(上)

司炉返回到火车头驾驶室,司机问他:“那群孩子是怎么回事?”司炉说:“列车员不让活鸡乘火车,一大群的孩子都坐在车头前的铁轨上挡住了火车。”

“有没有我的儿子?”

“有,我看见他了。”

“他也抱只鸡?”

“他没抱鸡。三十几个孩子只有三个孩子抱着三只鸡。”

“就为了三只鸡,他们全体下车了?”

“对,就为了这三只鸡。你儿子对我说,这三只鸡是给他们的老师买的,老师的老婆快要生孩子了,老师家里没养鸡。”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太应该了。”

司机提着饭盒要下车,副司机问他:“干吗去呀你?”司机说:“给我的儿子送点吃的去。”副司机说:“我也去,把咱车上吃的喝的全都给孩子们送去,咱们今天豁出去了,他们不让咱们的孩子上车,咱们就不发车,咋说也不能把这么好的孩子给扔在戈壁滩上。”司炉说:“对,谁发信号都没用,孩子们不上车,咱们就不发车!”

三人提着东西下车。

列车长在小火车站的值班室里打电话向首长汇报:“本来是三只鸡和三个孩子的小问题,可现在已经上升到三只鸡和三十多个孩子的大问题了,对,他们全体都下车了,现在就坐在列车前方的铁轨上,怎么劝都不走,导致301次列车无法正常通行。这群孩子里面有发射团潘中队长的儿子,罗工程师的女儿,保卫处苏处长的儿子,后勤部吴科长的女儿,汽车团李参谋的儿子……”

同学们坐在铁轨上继续唱歌,罗梦月一手只抱着鸡一手打拍子,列车员和旅客们站在孩子们的旁边和孩子们一起唱,司机、副司机、司炉穿着黑乎乎的工作服也跟着大家一起唱。

司机的儿子对爸爸说:“他们不让我们的鸡上火车。”司机说:“我都知道了,这是我的午饭,你和同学们分着吃吧。”

副司机、司炉,还有别的旅客纷纷都拿出食物送给孩子们。

一位女军人提一个大包,里面装满了面包和蛋糕,她把这些东西全部分给孩子们:“这是我在火车上刚买的。我的女儿跟你们一样大,她在老家上学,我看见你们,就想起了我的女儿,你们吃啊,不够阿姨再去给你们买。”

列车员提着大茶壶给孩子们倒开水,热情洋溢地说:“同学们,现在是301次列车供应开水的时间,请大家把喝水的杯子准备好,您要开水吗?”

潘大海扛着哇哇大哭的潘光宗回家,金小妹惊恐地问咋的了,潘大海脸色铁青地说:“这个熊孩子爬树,首长好心让他下来,他不但不下来,还说气死你这个老头!”潘光宗哭着说:“谁让那个老头爱管闲事的。”金小妹说:“这儿的老头都是老革命,你要对他们有礼貌。”潘大海说:“这个孩子就是欠揍,跟他讲道理得累死你。”

潘大海要打他,金小妹拉着不让打。潘光宗坐在地上哭喊:“我要回家!你们打我,我要回家去告诉我娘!”

金小妹对潘大海说:“他是你弟弟家的宝贝疙瘩,玉霞有多偏他你不是不知道哇,对这个孩子的教育得慢慢来,不能急。”

潘戈从屋里出来说:“真烦人!三哥,上次罚站的事儿你都给忘了?你再不完成作业,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潘光宗从地上爬起来乖乖地跟着潘戈进屋写作业去了。

金小妹悄悄对潘大海说:“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这孩子犟的谁的话都不听,可就听咱闺女的。”潘大海说:“他都是让你给惯坏的。”金小妹说:“他早就让他娘给惯坏了,咱们对他只能哄,不能动手打,你打他,要是让玉霞知道了,还不找我来拼命呀?”

“哄就是无原则的纵容。”

“他懂啥叫原则呀?你去教育一下试试,你说重了,他就晕过去了,说轻了,他就又哭又嚎的,一闹起来就没个完,要是他再闹腾出点啥事儿来,你我还能活吗?”

“唉,当初真不该把他给带来。”

“当时不带这个祖宗来行啊?玉霞说了,咱们不带走她的宝贝儿子,她就不养咱娘,可咱娘又死活不跟我们来,你说咋办呢?”

“这个家你说了算,你爱咋办就咋办吧。”

电话铃响了,潘大海接电话:“我是潘大海,啥?我知道了,好,我去,晚上我一定去火车站。”

潘大海放下电话气的真哼哼,金小妹问:“又出啥事儿了?”潘大海说:“你的宝贝儿子小军,他带头拦火车,机关特意通知我晚上去火车站接他,还说基地领导也去火车站接这帮孩子去,这哪儿是让我们去接孩子呀,这分明是让我们这群当爹的去丢人现眼,他等着,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潘大海转身摔门出去了。

从基地方向开过来了一辆轻油车,三位领导跳下车,孩子们显的有些紧张,潘志军却满不在乎地吹着《哥萨克之歌》的口哨,列车长跑上前去给领导们敬礼、汇报,他们说什么,领导们跟同学们说什么,潘志军都不想听。

领导们和列车员、列车长握手告别,轻油车原路返回。列车长同意这三只鸡上火车了,

孩子们站起来准备上车。

有位旅客说:“这趟车本来就慢,今天让这帮孩子给闹的更慢了。”

正向火车头走去的副司机转过身来挥舞着他黑乎乎的大手说:“请大家不要怪罪这些孩子,你们知道他们抱这几只鸡干什么吗?他们是准备送给他们的老师,因为老师的爱人要生孩子了,前边儿买不到鸡,他们不得不从地方买鸡抱回来。你们说,咱们的孩子们是不是很懂事儿啊?”

旅客们七嘴八舌地说:“小小年纪就知道报恩了,这些孩子太懂事了。”

“这个前边儿也太封闭了,连只鸡都买不着……”

旅客们让开路让孩子们先走,潘志军、苏林、罗梦月抱着鸡走在最前边儿,潘志军吹着下班号的口哨,孩子们排着队跟在他们身后从旅客中间穿过,旅客们为他们鼓掌,孩子们像凯旋的英雄似的对旅客们挥手致意,列车长和列车员在车梯下面扶孩子们上车,旅客们也全部都回到了列车上。

车站值班的战士向火车头挥舞着小绿旗儿,火车司机问副司机:“孩子们全都上车了吗?”副司机说:“上车了。”

“那三只鸡也上车了吗?”

“上车了。”

司机拉响了汽笛,列车轰隆隆地开动了。

潘志军他们抱着鸡跟着列车员来到了行李车,列车员说:“你们把鸡搁在这儿就行了,鸡放在这儿丢不了,你们就放心吧。”

潘志军说:“我们不放心,刚才你还巴不得让我们把鸡全都扔到窗外去呢,这会儿你又让我们跟鸡分开,想调虎离山是吧?”

苏林说:“列车员叔叔,您就甭管我们了,你把我们也当成行李撂这儿就行了,哎,你不会是怕我们偷你们的东西吧?”

列车员说:“要不你们抱着鸡坐在车厢的接头处吧,行李车是不允许旅客乘坐的。”

潘志军他们仨抱着鸡来到列车车厢的接头处席地而坐。

傍晚时分,火车才到达东风火车站,孩子们的爸爸在站台上站成队列黑着脸接自家的孩子。有的孩子刚一下车,爸爸上去就是一巴掌。有的孩子见事儿不好,拔腿就跑,爸爸在后边追赶。

潘志军、苏林和罗梦月抱着鸡下车,潘大海和苏处长气愤地冲了过来,郑义跑过来挡住了他们。郑义说:“各位首长,他们几个都是我的学生,让我先跟他们谈谈好吗?”

潘大海说:“郑老师,我把这个害群之马交给你了,请你严加管教!”苏处长对苏林说:“等你回家咱们武装带伺候!”罗恩泽对罗梦月说:“梦月呀,你抱只破鸡回来干啥?”郑义说:“各位首长,把他们几个交给我,等我把问题弄清楚了,再给你们送回家去。”

潘志军、罗梦月和苏林跟着郑义走了。

潘大海气呼呼地回到家,金小妹问他:“咱家养鸡了,小军为啥还要抱只鸡回来?”潘大海说:“不知道。”金小妹说:“你咋不问问呢?他们几个一块堆儿抱鸡回家,这里面肯定有事儿,不然那一大群的孩子也不会跟着他们一起拦火车。”潘戈说:“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潘光宗说:“毛主席说,打人的人都是大坏蛋。”潘大海说:“抱着鸡拦火车就是咱家那个小猴崽子带的头,你不知道这事儿影响有多坏,把基地首长都给惊动了。”金小妹说:“影响再坏咱们做父母的顶多就是个管教不严,人家一说你的孩子有事儿了,你就要打孩子,你这是为了孩子吗?我看你这是为了你自己。”

“你咋还冲我来了?哎,对了,郑义咋知道这事儿的?”

“是我告诉他的,你打仗有瘾是吧?没敌人打了就把儿子当敌人打?人家郑义是老师,懂教育,我把小军交给他我放心,交给你我揪心。”

“你还真行啊你,他们早晚都得让你给惯坏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

“我不后悔,就算我把他给惯坏了,也总比让你给打坏了强!你动不动就嚷嚷着要打断孩子的狗腿,你的孩子都成狗了,那你是啥呀?”潘光宗指着潘大海说:“你也是狗。”潘大海嚷道:“滚! 你们都给我滚! 我在外面丢人现眼你们还嫌不够哇,有完没完了?”金小妹说:“我们凭啥滚呀,这是我和孩子们的家,你的家在点号,应该滚的人是你。”潘大海说:“我还没吃饭呢。”金小妹说:“小军不回来,我就不开饭。”潘光宗说:“对,就不开饭,饿死你。”潘大海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家门。

郑义把潘志军等人带回到自己的家,爱人娟子挺着大肚子在门口迎接他们,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儿跟在娟子的身边。

潘大海和罗恩泽去郑义家接孩子,路上遇到苏处长。

潘大海问苏处长提溜个武装带干啥,苏处长说:“老潘啊,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这个艰苦的前边儿,咱们遇到的坎也不算少了,你说咱们怕过吗?遇到啥难处咱们都能想办法解决,对吧?可现在我是真怕我那个儿子呀,我不知道他啥时候就能给你惹出点啥事儿来,事前还一点征兆都没有,他出其不意,打得我措手不及,这次的事儿完了,还不知道下次他在哪儿等着我呢,你说,咱们咋就管不好自己的孩子呢?”

潘大海说:“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那个小猴崽子,对我直呼其名,他连爸都不叫了,孩子的心离我越来越远了,我这个爹当的太失败了。”

“你说我在孩子面前咋就压不住火呢?我一听他惹祸了,第一个念头就是找武装带,可是有啥用啊?打完了他我自己心疼不说,他照样还是不服你,弄的老婆还讨厌你,唉,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可不是吗,就因为我打错了小军一次,小军就跟我断绝了父子关系,这个破孩子他从不拿正眼瞧我,疏散前他连饭都不跟我在一个饭桌上吃。我老婆啥时候想起这事儿啥时候造我的反,那是不分场合,不分地点,让你防不胜防啊,你说这家里都草木皆兵了,我还有安宁日子过吗?”

“都这会儿了,我连饭还没吃呢。为了那个熊孩子,我老婆剥夺了我吃饭的权力不说,还把我给赶出了家门,说是让我去找孩子,要不是遇见你,我都不知道到哪儿找去,唉! ”

“唉,彼此啊!”

就在潘大海和苏处长同病相怜的时候,潘志军、苏林、罗梦月正在郑义家香甜地吃着面条。他们吃完面条后告诉郑义这三只鸡是给娟子姐买的。郑义没想到他们买鸡是为了他的妻子,他感动的不知道说啥好。孩子们趁他愣神的一刹那,全体溜了出来。

潘大海、老苏和罗恩泽站在郑义家楼门口的树下等孩子。他们看到孩子们和郑义前后脚地出来了,就躲在了树后。

郑义追上孩子们激动地说:“同学们,你们真的让我很感动。那三只鸡是你们对老师的一片心,鸡我收下,买鸡的钱你们一定也要收下。”

潘志军说:“我们不会另外要钱的,买鸡的钱都是我们从伙食费里抠出来的。”

郑义说:“你们心里有老师,老师很高兴,可你们为了这几只鸡去拦火车就不对了,你们可以好好地跟列车员说明情况,请他帮你们想办法。列车员执行行车规定没有错,你们拦火车示威就是大错特错了,你们让这趟车晚点了三个多钟头,惊动了基地领导不说,还冒着回家挨打的危险,你们说值吗?”

苏林说:“不就是回去让军阀再打一顿吗,打就打呗,打不死的苏林我还活在人间。”

罗梦月说:“眼镜老师说的对,假若我们跟列车长说明情况,请求他们的帮助,事情就不会弄的这么糟了。”

潘志军说:“我们原以为这趟火车是自家的火车,抱鸡上火车没问题,所以才理直气壮。”

郑义说:“走吧,我送你们回家,我要给你们的父母说明情况,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孩子有多善良,多懂事,有这样的好孩子是他们的福气,对这样的孩子动粗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潘大海从树后出来说:“郑老师,你放心吧,我不会再打孩子了。”

苏处长说:“郑老师,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得向你虚心学习,今天要不是我亲耳所闻,我还真不敢相信我这个傻儿子还懂得给产妇买鸡。”

潘大海对孩子们说:“虽然你们的动机是好的,但因为遇到问题不会处理,考虑不周,偏激固执,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这是你们不成熟的地方,知道吗?”

孩子们都点头说知道了。罗梦月问爸爸:“我们现在咋办呀?”罗恩泽说:“自己的事儿要学会自己处理。”潘大海说:“罗工说得对,反正我们家长都已经挨过首长的批评了,检查我们还是要写的。”

潘志军说:“那我们也写个检查吧。”苏林说:“我看行,咱们给列车长和列车员去道个歉吧,其实他们对咱们挺好的。”

苏处长说:“老潘,老罗,咱们撤吧?”潘大海对孩子们说:“你们几个商量好了早点回家,你们的妈妈还在等着你们呢。”

潘大海、老苏、罗恩泽跟郑义一一握手告别,郑义跟孩子们告别。

潘志军他们三人往家走,边走边商量写检查的事儿。苏林说:“还是让志军写吧,他老写检查,有经验。”潘志军点头同意。罗梦月说:“咱们这次是自觉自愿的写检查,你要认真对待,可别把检查再写成文言文了。”苏林说:“也别写成激昂文字了,咱们要发自内心,实实在在的检查自己的错误!”潘志军说:“不放心就自己写,啰里巴索的。”罗梦月和苏林异口同声:“放心,放心,你写检查我们最放心了。”

潘志军躲在房间里写检查,潘大海拿着一叠稿纸对他说:“这是我写的检查,请你看看。”潘志军以为潘大海是来找事儿的:“潘大海,我知道我错了,你要是不解气,就干脆打我一顿得了。”潘大海真诚地说:“我说不打你,就不会再打你,我说话得算数。你帮我看看,看我的检查能过关不。”

潘大海把检查交给儿子,潘志军看检查,看着看着,忍不住流泪了。潘大海说:“不就是写个检查吗,有啥呀。我告诉你个秘密啊,你千万别给我说出去,告诉你吧,我也经常写检查,你别看我文化程度不高,但写检查的水平还挺高的,你会写检查随我。”

流着泪的潘志军扑哧一声笑了。

1

大漠航天人(20)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