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5)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5)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8/18 9:02:02

第25辑 父子和好 梁秀情深(下)

梁满仓的遗书让潘志军心烦意乱。

虽然梁满仓说过让他娶梁秀,梁爷爷临终前也提过,他以为只是说说而已,让他没想的是,这事儿不仅梁满仓当了真,梁爷爷当了真,就连梁秀本人也当真了!这太让他为难了。白天,他的脑子里全是罗梦月的音容笑貌,到了晚上,梁满仓期盼的眼神、梁秀幽怨的眼神,都跑到梦里去盯着他,令他寝食难安。

这天,轮到他们五班帮厨,潘志军和战士小王在炊事班切菜时,因精神恍惚,把手给切了,一个炊事员说他:“帮个厨咋还帮的血流成河了呀?告诉你啊,你的血流了也是白流,想在我们炊事班立功受奖,门儿都没有!”

另一个炊事员说:“人家五班长都立过功了,他不仅立了功,还白捡了一个正在上大学的烈士妹妹,啧啧,好事全让他一人儿给摊上了。”

炊事员的调侃勾起了潘志军的烦心事儿,他恼羞成怒,要揍那个炊事员,让小王给拽住了。那个炊事员嚷道:“我说错了吗?梁排长快咽气的时候,是谁发誓要娶他妹妹的呀?这事儿早就传遍了,你现在又怕人说了?我看你是不想担责任了吧?就你这样说话不顶放屁的纨绔子弟我见的多了,来呀,动手哇,谁怕谁呀,别以为我们做饭的就怕你们上过前线的。”

小王把潘志军给拉走了,那个炊事员瞅着他们的背影说:“这个五班长可能是让前线的炮弹给炸傻了。”

小王问潘志军:“班长,你喜欢梁排长的妹妹吗?”潘志军说:“喜欢。”小王说:“喜欢你就娶了她呗。”潘志军说:“我对她的喜欢,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喜欢,就跟我喜欢你一样。小王,你能帮我给家写封信吗?你看我这手……”

“你咋会伤到右手呢?”

“我是左撇子”。

潘志军来信了,潘志兵把信拿到窗前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他对潘大海说:“这不是小军的笔迹,爸,你看。”潘大海看了以后说:“还真不是小军的笔迹,可这语气是小军的没错。”潘志兵说:“他为啥请别人代写呢?”金小妹问潘大海:“你回来跟我说他的伤全都好了,他伤好了怎么还不能自己写信啊?”潘志兵说:“妈,你别急,我马上写信问问他。”

潘大海找来信纸和钢笔对潘志兵说:“你现在就写,赶快写。”他对哭泣的金小妹说:“你看看你,哭啥呀,情况还没整清楚呢,就哭,你这不是在扰乱军心吗?”金小妹哭着说:“我扰乱你的军心了吗?你还有心吗你?你不是说小军为国作战是光荣的吗,你都跟着光荣了,你的心还乱啥呀?”

“我心乱了咋的?我心乱了也是光荣的。就算他……啊,也是光荣的。”

“小军都伤成那样了你还嫌不够啊?你还想让他彻底光荣了你才更加光荣是吧?战争年代你杀人不眨眼,这都和平年代了你的心咋还这么硬呢?”

“和平年代咋了,和平年代就没有敌人了吗?我们要是麻痹大意,心慈手软,敌人就该对我们杀人不眨眼了。”

潘志兵说:“爸,妈,你们就别吵了,我这不是在给小军写信问情况呢吗。”

几天后,潘志军回信了,潘志兵给爸爸妈妈念信,潘志军在信中说了梁秀的事儿如何让他为难,因为他的心里已有了别人。潘大海听到这儿,一巴掌打在茶几上,茶杯掉在地上摔碎了:“混蛋! 他才多大呀就心里就有人了?他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你们知道吗?”潘志兵说:“可能是梦月吧。”

潘大海指着金小妹说:“你不是说小军和梦月他俩不可能吗?你还说小军嫌梦月傻,说小军对梦月就像是哥哥对妹妹,这些话是不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咋的了?”

“小军的心里早就装着梦月了,哼,我就是因为轻信了你的话,才对他放松了警惕! ”

“小军和梦月他俩好上了,这是好事儿呀,这么好的事儿你干吗对我吹胡子瞪眼睛的啊?孩子长大了,有女朋友了,你咋还不高兴了呢?我看你是越老越不懂事儿了。”

“他们一定是在下乡的时候好上的,金指导员他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为这事儿我还专门警告过他,不许他跟女孩子勾勾搭搭,这个小猴崽子他竟敢跟我阳奉阴违! ”

“你不让他和女孩子勾搭,那他以后跟谁结婚去啊?当年你不来勾搭我,我能跟你过到现在吗?”

潘志兵说:“妈,我爸这是心疼小军,小军的心里装着梦月,可烈士的妹妹也要嫁给他,小军不能丢下烈士的妹妹不管,他左右为难啊。”

潘大海说:“小兵呀,你看这事儿咋办呀?”潘志兵说:“爸,小军经历过战争和死亡,他已经不是过去的小军了,他自己的事儿就让他自己处理,相信他吧。”潘大海说:“行,小猴崽子,我就再信他一回。”金小妹说:“小兵啊,小军的心里都装进去两个女孩子了,可你这个当哥哥的心里咋还一个都没装进去呀?”潘志兵说:“这说明我弟弟优秀呗。”潘大海说:“小兵,在我和你妈的心里,你才是最优秀的,爸告诉你,啥事儿你都可以谦让,只有找媳妇这事儿你千万不能让,你要是看上谁了,就勇敢的去追,去抢,要一鼓作气,要不屈不挠,甭客气。”

潘志兵说:“爸,这种事儿可遇不可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算是你硬抢过来了,人家的心不在你身上,不也是白扯吗。”金小妹说:“梅子的心就在你的身上,可你的心在那儿呢?真不知道你到底要找个啥样的。”潘大海说:“小兵,你是不是心里也有人了?你心里装着她,可是她心里还没装着你,你在等她,对不对?”潘志兵笑了:“咱们在说小军呢,这咋又扯到我这儿来了?”潘大海追问:“别打岔,你说对还是不对?告诉我,那个人是谁,爸帮你。”金小妹说:“妈也帮你。”

潘志兵哈哈大笑:“我还不至于惨到让爸妈帮我去找对象吧?爸,妈,我感谢你们对我的好,可找对象这种事儿你们还是给我点自主权吧,好不好?”潘大海点头,金小妹说:“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我们也管不了。唉,现在小军的心里不定咋难受呢。孩子没对象了我们当父母的着急,这对象多了我们也着急。”

学校快要放暑假了,潘志军找连长请假去学校看梁秀,连长对他说:“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团里说,你们这拨直接提干的命令马上就要到了,你还是等几天再去看梁秀吧。”

晚上,潘志军怎么也睡不着,他大瞪着双眼望着天花板,在心里说,傻嫦娥,你还好吗?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呀!梁秀,你好吧?你还有钱吃饭吗?下学期的学费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等潘志军接到提干命令后,各个学校都放假好几天了,他知道梁秀把老屋卖了没地方去,就到学校她的宿舍去找她,梁秀不在学校,他问了好些人,才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梁秀当保姆的那户人家。他敲了半天门,一个胖女人慢吞吞地出来开门,潘志军问她:“你好,梁秀在这儿吗?我是她哥哥。”胖女人上下打量着他说:“没听说她有个当军官的哥哥呀,你进来吧。”

胖女人把潘志军递过来的水果顺手放在了茶几上,正在擦地的梁秀看到潘志军激动地说:“志军哥哥,你咋来了?”她眼圈一红,转身去了厨房。胖女人对他们说:“有啥话你们快点说,别耽误了我们家开饭。”

潘志军来到厨房对梁秀说:“梁秀,你在这儿还好吗?”梁秀没回头,声音哽咽地说:“我在这儿挺好的。”潘志军把梁秀的身子转过来,他看到了梁秀满脸的泪,吃惊地问:“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

梁秀无声地哭,眼泪哗哗地流。潘志军走出厨房,胖女人正站在厨房门口偷听他们的谈话,潘志军指着她的胖脸问:“你为什么欺负她?”胖女人轻蔑地把嘴一撇:“她咋不说她手脚不干净呢?不好意思说了是吧?大学生嘛,早该知道这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

潘志军怒问:“她偷你家啥了?”一个中年男子倚在门框上,用居高临下的口气慢声细语地说:“梁秀的哥哥,你来得正好,我跟你说,我们就要离婚了,为啥呢,因为她乱搞男女关系,还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您说就我这个条件,我还能跟她继续过下去吗?”

潘志军问:“你们离婚跟我妹妹有关系吗?”

胖女人急了:“你个王八蛋!我是怀孕了,可这孩子是你的呀。你咋能污蔑我是乱搞来的呢?”

中年男子瞪了胖女人一眼,慢悠悠地说:“原因嘛很简单,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哥哥呀,我跟你说哈,我爱梁秀,我之所以忍到现在都没有对梁秀表白我对她纯洁的爱情,就是想等我把婚离利落了再对她说,我得对得起我爱的人是吧?哥哥呀,她说梁秀偷了她的戒指,其实那枚戒指是让我给收起来了,那是我送给我媳妇的结婚戒指……”

胖女人坐在地上哭嚎:“梁秀,你个大破鞋,你偷走了我的丈夫!”

潘志军来到中年男子的面前,一拳头打在他的脸上,中年男子扑跪在地板上捂着脑袋嗷嗷地哭叫。潘志军把梁秀从厨房里拽出来。把梁秀身上戴的围裙拽下来丢在胖女人的身上。坐在轮椅上的老爷爷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潘志军对老爷爷说:“请您把梁秀的工钱付给她,我看在您老的份儿上,先饶了他们这对狗男女,但这笔帐我给他们先记着!以后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他们,否则,我见他们一次我就打他们一次!你们俩给我听好了,我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国外的大流氓我都不怕,还怕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小流氓吗?”

爷爷叹着气掏出两张纸币颤抖地递给潘志军,潘志军接过钱塞进梁秀的衣兜。然后他一只手拉着梁秀,另一只手提着给他们当了几分钟供品的那一网兜水果,决然离去。

潘志军拉着梁秀的手在大街上走,仿佛他在拉着罗梦月的手在原野上奔跑。

梁秀问:“志军哥哥,咱们去哪儿”?潘志军轻叹了一口气说:“唉,你说说你啊,我给你钱你不要,却偏要去当什么保姆,受累不说,还得受气受侮辱,你说你傻不傻呀你?”

“我凭啥花你的钱啊”?

“你就不能把我当成你的亲哥哥呀?”

“你姓潘,我姓梁,咱们压根儿就不是一家人,你怎么可能是我的亲哥哥?”

“那你说,我怎么做你才能接受我的帮助?”

“我最相信我哥哥,他说啥我都信!他说你是好人,你一定就是好人!我多希望你真的是我最亲的人啊。可是我知道,你是军干子弟,我是农村丫头,我和你门不当户不对,既然这样,就请你别再管我了。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不要你可怜我! ”

梁秀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因被潘志军紧紧地攥着,没能抽出。

他们俩走到一个小饭馆门口,潘志军说:“咱们进去吃点东西吧。”梁秀说:“我不饿。”潘志军说:“你是我的亲妹妹,别在我的面前装假行不行啊?”梁秀说:“你不是我的亲哥哥,我吃不吃饭跟你无关。”

潘志军仰天呼喊:“梁满仓,你都听到了吗?我把她当亲妹妹,她却不把我当亲哥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呀?”潘志军泪流满面。

他的眼泪让她惊慌,她歉意地说:“志军哥哥,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小饭馆里人不多,只有几张方桌和几个长条橙。潘志军坐在梁秀的对面点燃了一支香烟,他狠狠地抽着,大口、大口地吐着烟雾,仿佛是要吐出心中的郁闷。服务生给他们端来了两大碗杂酱面,潘志军放下烟,往一碗面里倒了点儿醋,拨了点儿油泼辣子,他把面拌好后推到梁秀的面前。

潘志军继续抽烟,透过淡淡的烟雾,望着门外渐渐西斜的太阳,太阳像被蒙上了一层肮脏的面纱似的透着无奈的朦胧。小商贩的吆喝声时断时续,时远时近;从旁边商铺里传出来的音乐嘶嚎着,把各种情绪透彻、尖锐地夸张放大,任其闹哄哄地响彻在肮脏城市的上空。

潘志军看着吃面的梁秀,我见犹怜。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梁满仓临终前的模样,浮现出梁爷爷的笑容,他的眼眶子潮湿了,他狠了狠心,把掐灭的烟头扔在地上,向梁秀伸出右手,庄严地说:“梁秀,你要是愿意,咱俩,就,结婚吧!”

梁秀双手抓住潘志军的手,流着泪说:“我愿意!”

2

大漠航天人(25)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