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6)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6)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8/21 17:31:44

第26辑 志军订婚 孔文判刑(上)

部队大食堂,一个大方桌,几盘家常菜,十来个军人围坐在一起,潘志军和梁秀走过来,军人们全体起立,潘志军对梁秀介绍:“这是我们的连长。”梁秀给连长鞠躬:“连长哥哥好。”连长说:“梁秀好,我们都是你的哥哥。”其中一个战友说:“梁秀,你是我们大家的妹妹。”

连长请大家坐下,说:“本来呢,他们俩人是要结婚的,可是我们考虑到梁秀妹妹还是个在校的大学生,觉得有点不大合适,就没批准。”有人问:“有啥不合适的呀?”连长说:“这还用问呀?咱们的潘志军副排长是个神枪手对吧?你们想啊,他俩一结婚,潘志军肯定是百发百中啊,可咱们的梁秀妹妹还是个学生,她要是中了潘志军的枪怀上了小潘志军,那还怎么去上课呀?”

大家哄堂大笑,梁秀羞红了脸。

连长继续说:“所以呢,咱们就在这儿先给他们俩办一个简单的订婚宴,我就是他们订婚仪式的主持人,在座的哥哥们都是证人,等咱们的妹妹大学毕业了,咱们再在这儿给他们举办一个结婚宴。”

连长端着了杯子站起来,全体军人都跟他站了起来:“来! 为了祝贺潘志军和梁秀订婚,干杯!”有人说:“这是白开水。”连长说:“以水代酒,意义是一样的。”

连长问潘志军:“梁秀这个假期你怎么安排?”潘志军说:“我送她去我的父母家,以后她的假期都到我父母家去过。”大家说:“好哇,我们的妹妹终于有家可回了,我们这些当哥哥的心也都放进肚里了。志军,我们全体送你们上火车。”“感谢连长,感谢各位战友。”潘志军给战友们敬礼,梁秀给大家鞠躬。

潘大海在卧室里抽着烟斗,金小妹对他说:“你就少抽点儿吧,晚上你一个劲儿地咳嗽你不难受啊。”潘大海说:“我难受我愿意。”

“你又咋的了?是不是卫星又掉下来了?”

“你就不能盼我们点儿好哇?”

“韩梅又到家来找小兵了。”

潘大海嗯了一声。 金小妹说:“小兵调回来了,韩梅还在点号,他们见面的机会太少了,要是他们能经常见面,兴许还能有门儿,你看你能不能想办法把韩梅给调回来?”

“你就别瞎操心了,他们要是有感情,多远都能走在一起。”

“你就是死心眼儿!”

下班号响,基地中心的马路上流动着骑着自行车下班的绿色人群,潘志兵也在其中。一辆吉普车在路边儿停下,韩梅从汽车里面出来,她对司机挥挥手,汽车开走了。骑着自行车的潘志兵停在她身边:“你现在待遇不低呀,都有专车接送了啊。”韩梅笑着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呀,告诉你吧,我走到哪儿人缘儿都特好,我坐班车有人给我让座,在食堂打饭有人帮我排队,你看我这挂包里啊,花生大枣葡萄干,总有人给我送,我是见天的吃,都吃腻了,这些就请你来帮我消灭了吧。”

“真的假的?”

“你要不要哇,你不要我就送给别人了啊。”

“当然要了,这可都是好东西呀,都没地儿买去。”潘志兵接过韩梅的挂包:“我可提醒你啊,别人送你东西不是白送,对你好也不是白好,一颗枣儿一颗心,人家把心都送给你了,这里面的内容,你得明白。”

“啥内容?”

“红枣探情,花生问路。”

“探什么情?问什么路?”

“咱们基地是个光棍成堆的地方,女孩子掉进这个堆儿里,就如同小羊羔掉进了狼群,你这只色香味俱佳的小羊羔,能勾出多少色狼的哈喇子你知道吗?”

“不知道。”

“你傻呀?就你还敢贪别人的小便宜?你这是自己往枪口上撞知道吗?”

“那你说我该咋办呀?人家给我笑脸我总得接着吧,要不把你借给我使使。”

“借我干啥?”

“请你陪我到我的点号去转一圈儿,我要用你向我的色狼战友们无声地宣告,我这只小棉羊已经名花有主了。”

“你连这个馊主意都能想得出来?要知道,我陪你这么一转,就不会再有人巴结你,这些花生大枣葡萄干从此就断顿了。”

“断顿我乐意,你就说借不借吧?”

“好梅子,我懂你的意思。我觉得还是让咱们做好朋友吧,就像我们男人之间的好哥们一样的好朋友。”潘志兵把挂包还给韩梅:“快回家吧,你爸妈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孔文手里拿着几本笔记本,对站在他面前的几个干部说:“这就是你们记的笔记?就这么几个字?”有个干部说:“那次,我有事儿没去,后来,又没时间抄笔记,抄笔记太费时间了。”

罗恩泽拿着笔记本进来交给孔文,孔文接过罗恩泽的笔记本哗拉拉地翻,说:“你们看罗工,他比你们忙不忙啊?可是他怎么就能把笔记记得这么全呢?你们为啥就不行呢?”

几个国家安全局的干部进来问:“谁是孔文?”孔文说:“我是。”有人给孔文出示证件:“你被拘留了。”

孔文把罗恩泽的笔记本掉在了地上:“我,我怎么了?”那人说:“你泄露了国家的军事机密。”

“我,我没有啊!”

“你在火车上,有几位旅客请你吃饭喝酒,有这回事儿吗?”

“有。”

“他们把你说的话全都给整理出来当情报给卖了。”

“啊?他们也是军人啊!”

“他们是假军人。”

安全局的人把孔文给带走了,罗恩泽和几个干部面面相觑,有个干部捡起罗恩泽的笔记本,翻着看了看,交给罗恩泽:“罗工,这是你写的?”罗恩泽说:“这是我儿子用了两个晚上帮我抄的,他们会把孔文带到哪里去呀?”

大家摇头说不知道。

罗恩泽闯进潘大海的办公室:“老潘,孔文被国家安全局来的人给带走了!”潘大海立刻打电话:“喂,看守所吗?我是潘大海,请问孔文是不是在你们那儿?哦,我知道了。”潘大海放下电话对罗恩泽说:“走吧,咱们去看看他。”

看守所的战士带着潘大海和罗恩泽来到看守所的探视间,另外两个战士把孔文给带了进来,孔文穿的军装已被摘去了领章帽徽。

孔文对他们嘟囔:“我不是故意泄密的。”罗恩泽说:“可你还是泄密了!你怎么能跟外人胡说八道呢啊?”

“唉!现在说啥都晚了!”

潘大海说:“孔文,我来没给你带什么东西,我就想送给你三句话,第一,你要认真坦白交待你的问题,有什么就说什么!千万不要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第二,你要安抚好你的家属,你要跟她说实话,要让她谅解你,你的家不能再出乱子了!第三、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必须要正确面对,你要好好吃饭,要服从管教人员的管教,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争取宽大处理。你们等着你出来!记住,你永远都是我们的战友!”

孔文号啕大哭,潘大海和罗恩泽转过身去擦拭眼泪。

孔文哭着说:“我一直在讲台上教育别人,我怎么也没想到,我自己也会,我咋就那么笨呢!”

潘大海和罗恩泽走了,孔文的哭声久久在他们的耳畔回响。

金小妹下班回到家,潘戈已经把饭都做好了。”潘大海刚进门,娇娇哭嚎着闯了进来:“潘中队长啊,你可要给我做主哇!”金小妹扶她坐下:“有啥事儿你慢慢说。”潘戈学着她说话的口气说:“娇娇阿姨,孔叔叔他不会有事儿的,说不定这会儿他已经回来了,你回家去看看吧。”潘大海训斥潘戈:“别胡说。”潘戈说:“我没胡说!上次光宗离家出走,我和我妈去求孔叔叔帮着找找,她就是这样跟我们说的。”

娇娇哭着哀求:“潘中队长,嫂子,我对不起你们,请你们看在这么多年老邻居的份儿上,帮帮我吧!”

金小妹递给她一杯水,潘大海说:“有啥要求你说。”

娇娇哭诉:“我真是后悔死了呀,我后悔我嫁错了人!当年有那么多的人追求我,我为啥就看上他了呀?他现在……,真是丢死人了呀!我可咋办啊?我咋这么倒霉呀我!”

潘大海问她:“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娇娇说:“我请你同意我和他离婚!”金小妹说:“离婚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还有孩子呢。”潘大海说:“孔文是一时糊涂才犯了罪,这个时候你提出离婚,不是要他的命吗?”

娇娇问:“潘中队长,你说他会不会被判刑?会不会被开除军籍呀?”

潘大海沉吟不语。

娇娇追问:“他一定会被判刑对不对?他一定会被开除军籍对不对?”金小妹说:“就算是孔文判刑了,还会有刑满释放的一天,在他最难的时候,你怎么能忍心丢下他不管呢?”娇娇说:“嫂子,你让我等他是吗?如果这事儿摊在你身上,你会等他吗?”金小妹说:“会,我一定会等他。”

潘光宗说:“娇娇阿姨,你说的这是人话吗?”娇娇说:“我说的是如果。”潘戈说:“有你这么如果的吗?”潘光宗说:“如果你的男人被枪毙了,是不是我们全家都得如果被砍头啊?”

潘大海喝道:“你们都给我闭嘴!”金小妹把潘光宗和潘戈给推到屋里去了。

“你一定要和孔文离婚是吗?”潘大海问她。

“我一定要和他离婚。他是他,我是我,我不想用我的青春给他陪葬。”

金小妹苦口婆心:“娇娇 ,你再好好想想……”

潘大海大声说:“离婚是你自己的事儿,你既然想好了那就离,没人拦着你!不过离婚的事儿不属于我管,我也管不着!开饭!”

娇娇抹着眼泪走了,潘大海怒吼:“什么玩意儿!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孔文,你咋找了这么个娘们!”

刚从潘家出来的娇娇听到潘大海的怒吼,哇的一声哭着跑了。

潘大海在办公室打电话:“你就是不同意她离婚,她的心也不在孔文身上了,这种女人,我看是早离早利落!我建议,让她今年就转业滚蛋,她根本就不配穿这身军装!”

潘大海生气地放下电话,罗恩泽进来问他:“又跟谁生气呢?”潘大海说:“孔文的老婆,这个时候,她要和孔文离婚,什么东西!”罗恩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潘大海说:“这也得看人,要是我遇难,我老婆说啥也不会扔下我的。那个会开完了?孔文判了几年?”罗恩泽说:“12年。”

潘大海和罗恩泽再次来到基地的看守所看望孔文,孔文感激地说:“谢谢你们来送我。”潘大海问他:“想通了?”

“想通了”。

“她和你离婚,我没反对。”

“我知道。”

“看到你现在这样,我放心了。”

“谢谢!”

“我和恩泽会每月给你父母寄钱的。”

孔文眼里噙满了泪水:“我有你们这样的战友这辈子都知足了!我一定好好改造。”

1

大漠航天人(26)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