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8)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8)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8 15:20:00

第28辑 女儿考学 老母去世(下)

金秋时节,韩梅挺着大肚子焦急地站在点号的马路旁等汽车,她拦住一辆吉普车,身穿工作服的潘大海从车窗里探出头问:“梅子,有事儿啊?”韩梅说:“潘伯伯,是你呀,有个孩子得马上送医院,我在这儿拦顺路车呢,你的车顺道吗?”潘大海说:“这还问啥呀?顺道不顺道都得赶紧送孩子上医院,孩子在哪儿呢?”韩梅说:“在我们点号的家属院,我去接孩子。”

潘大海下车把韩梅拉上汽车:“我知道家属院,开车。”

韩梅和潘大海来到王工程师家,看到一个女孩儿正在发烧,他们让孩子的妈妈立刻抱女儿上汽车。

路上,韩梅庆幸地说:“潘伯伯,今天多亏是遇见您了。孩子的妈妈桂花说感谢潘伯伯。潘大海说,顺道的事儿,有啥好谢的。看来这孩子病的不轻啊。”

桂花哭着说:“唉,这孩子托生在我们家可是倒了大霉了,潘伯伯,你不知道哇,她跟着我们可是遭老罪了,从她出生的那天起,我们就住在这个破点号,她长这么大了啥都没见过,去年我带她回老家,她指着卖元宵的摊子对我说,妈妈,我也要吃乒乓球。你看,他们都在吃乒乓球呢,吃元宵的人们都像看傻子似的看着我们娘俩。”

韩梅问她:“桂花嫂子,你不愿意让你爱人提高工,就是想离开这个点号对吗?”桂花说:“他只要是继续进步,我们就得继续住在这个小点号,我不能为了他的进步耽误了孩子上学。”韩梅说:“王工同意吗?”桂花说:“他要是同意,我就不跟他闹了。”潘大海问桂花:“要是孩子上学的问题解决了,你还跟王工闹吗?”桂花说:“要是孩子能按时上学,我还闹个啥劲儿呀?潘伯伯,我们这么苦挣苦熬的都是为了啥呀?不就是为了孩子吗?”

“孩子几岁了?”

“八岁了。”

“孩子的情况怎么不向领导反映?”

“我让他跟领导说说,他说领导正事都忙不过来,没空管我们的家务事儿,他自己不跟领导说也不让我去说。”

路况不好,颠簸的汽车把韩梅给震了一下,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潘大海问她怎么了,她说肚子有点疼。

潘大海着急了:“你都这样儿了,咋还到点号来上班啊,亏你自己还是个医生呢,梅子,你还能坚持吗?”

桂花说:“潘伯伯,你尽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点号就她一个医生,她不上班点号的病人谁管?”潘大海对韩梅说:“刘建设那个傻小子知不知道你快要生孩子了,他对你好不好?”韩梅说:“他对我挺好的,我生孩子的日子他知道,这不是提前了吗。”

韩梅疼的满脸是汗,桂花心里很是过意不去:“韩医生,都是我家微微把你给连累的,我真是对不起你啊。”

潘大海让司机把车开快点,汽车颠簸的厉害,疼的韩梅喊叫了起来。潘大海又让司机把车开慢。

潘大海着急地说:“你这个傻孩子呀,你要不遇见我,你可咋办呀你。”韩梅说:“大不了把孩子生在我们卫生所呗。”

“要是遇到啥紧急情况你们卫生所能处理得了吗?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呢吗,你这可是两条人命呀。”

“我没事儿,潘伯伯,志兵他还好吧?”

“他一天到晚的忙,我都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

“他不能总一个人生活,你得说说他。”

“他妈是见天的说,有啥用呀?只要是一提到这个话茬儿,他一准就坐在哪儿耷拉个脑袋不吱声。”

“他心里到底是咋想的呀?”

“我哪知道啊?”

“我认识的一个战友打小就喜欢他,可他就是装傻不接那个茬儿,哎哟!”

医院到了,桂花搀扶着韩梅去了妇产科,潘大海抱着小微微去了儿科。

王工程师听说女儿病了,跑到家中看见家里没人,他就跑到公路上去拦车,一辆汽车从他的身边开了过去,他急的真剁脚,他把军帽摘下来,把帽徽钉在帽子的后面,把帽子反戴在头上,整的像个女兵,他向远处开来的大卡车挥手,车停下来后,他爬上汽车后把帽子取下来抓在手里。

他跑到医院的儿科找女儿,护士告诉他微微在六床,他把帽子戴上后感谢护士。护士看到他的帽徵缀在帽子的后面,笑的直不起腰来,她说:“我早就听说有男兵装扮成女兵拦汽车的事儿,哈哈哈,今天可算是看到真的了。”

王工不好意思地赶紧把帽子给摘了下来。

潘大海到家后,见潘光宗留着长头发,穿着喇叭裤和花衬衫,哼着《何日君再来》从外面回来。他皱着了眉头:“我真是看不惯呀!”金小妹悄声对他说:“他要这样穿,我有啥办法呀?他一生气就要回家,咱娘还在他家呢。”

吃饭时,潘光宗对他们说:“大爷,大娘,我想回家。我知道你们怕我回去我娘就不好好侍候我奶奶了,其实……”

金小妹问他为什么想回家,他说:“这儿特没意思,总有人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这儿的人个个都是大傻子,自己啥都没见过,还总看不惯别人。”

金小妹说:“光宗,你来的时候我跟你娘说好了的,她说她会好好待你奶奶,我们每月都能你奶奶寄钱,你娘对奶奶还好吧?”潘光宗说:“我娘对我奶奶一直都很好。”潘大海松了一口气:“哦,那就好,快吃饭吧。”潘光宗说:“其实我奶奶早就死了……”

潘大海忽地站了起来:“啥?你再给我说一遍? 潘光宗说,我奶奶早就死了,是我姐给我写信说的。”

潘大海颤声问:“你奶奶是啥时候没的?潘光宗说,都快一年了。”

潘大海泪流满面:“娘啊!我的亲娘啊,儿子我不孝哇!亲娘都没了快一年了,儿子还啥都不知道啊?我这算是啥儿子呀! 我的娘啊!”

金小妹流着眼泪扶着潘大海走进了里屋。潘光宗把那盘红烧排骨拽到自己跟前大吃起来。

1

大漠航天人(28)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