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8)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8)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6 17:57:33

第28辑 女儿考学 老母去世(上)

潘戈对潘光宗说:“你说在哪儿?就在咱们这儿呗。”潘光宗惊讶极了:“真的呀?没想到这个破地方还这么历害呀! ”

潘大海说:“咱们国家能在世界上站住脚跟,靠的是两根擎天大柱,一根是大庆油田,一根就是‘两弹一星’,如果没在这个地方成功发射‘两弹一星’,咱们的国家就进不了联合国。空间的高科技没有中国的一席之地,咱们的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也就待不长,你怎么能说这儿是破地方呢?”

潘光宗惊的目瞪口呆。

潘戈对他说:“三哥,这是军事秘密,记住,不能跟外人说。”

“能跟我娘说吗?”

“不能! 跟谁都不能说,你要是说了,你就是叛徒和卖国贼。”

“那,那你们现在不是都在说吗?”

“我们是在自己的家里说。”

“这个地方这么厉害,咋就不能说呢?为啥呀?”

金小妹说:“这是纪律,保密纪律。”

潘大海说:“对,这是这个地方每个人都必须要严格遵守的保密纪律。”

一大束开花的红柳前,有一座用戈壁石堆成的小小坟茔,潘大海跪在坟茔前喃喃地说:“大胡子,我来看你来了,这是我专门给你买的好酒,你喝吧。”

他把酒倒在坟茔前:“从口袋里掏出两个苹果,摆放在坟茔前说,大胡子,你的儿子很优秀,工作的非常出色,他对我说,他下辈子还要我当他的爸爸!”

潘大海笑了,笑着笑着他又哭了:“大胡子,我跟你说哈,咱们国家已经有洲际导弹了,咱们再也不用眼红那些坏蛋的好武器了,咱们再也不用怕他们了,大胡子,这里面有你们铁道兵的功劳啊!大胡子,你们的血汗没有白流!没有白流啊!”

潘大海往坟茔上添加石块,他站起来给坟茔敬礼:“大胡子!你好好歇着,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他抹着眼泪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潘志军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他终于考上他父亲最喜欢的计算机系,十分欣慰。

潘志军去食堂吃饭时,看到泔水桶里飘着一个大白馒头,他立刻提着泔水桶走出了食堂。他在食堂门外吹响了集合哨,干部战士紧急集合完毕,潘志军当众从泔水桶里捞出了那只馒头。

他大声地问:“这个馒头是谁扔的?”

全排官兵无人应答。

潘志军说:“现在我命令,每人给我咬一口,还要把咬下来那一口给我吃下去!”

他率先咬了一口,然后递给第一排的战士,馒头在大家的手里传递,每人咬了一口,这个馒头大家全部吃完。

潘志军愤怒地说:“同志们,我非常的气愤,我要骂人了! 他妈的! 这么好的馒头有人说扔就给扔了,一个馒头凝聚着多少农民兄弟的血汗呀,他竟然就这么给扔了,扔馒头的人,你长没长心呀,你有没有人味儿啊?这馒头是谁扔的,谁给我站出来!”

战士叶文涛向前走了二步说:“报告潘副排长,馒头是我扔的,我错了!我向全排的同志们道歉!”

潘志军说:“叶文涛,你种过粮食没有啊?你道歉?这是一个道歉就能了结的事儿吗?”

叶文涛说:“报告排长,我种过庄稼。”

有人发笑。潘志军严肃地说:“有什么好笑的?你们以为我不是农村人,我就搞不清楚庄稼和粮食的关系吗?我下过乡,放过羊,我干起农活来不比你们农村兵差。叶文涛,你想过没有,你扔掉的不是一个馒头,你扔掉的是做人的良心。你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农民的儿子,你这是忘本,是在犯罪! 有位伟人说的好哇,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是一条永远都颠扑不破的真理,这句话啥时候都不会过时!同志们,犯了错误咱们不怕,谁敢说自己一辈子都不犯错误啊?叶文涛同志能主动地站出来承认错误,这就很好嘛,我相信,在咱们排,永远都不会有人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对不对?”

全排官兵声音洪亮地回答:“对!”

队伍解散后,叶文涛蔫了吧叽的走了。

潘志军在猪圈旁找到正在暗自流泪的叶文涛,让他把家信拿出来给他看,叶文涛呜咽地说:“别看了,你就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啊?”但他还是把信交给了潘志军。

潘志军看完信说:“你的家人咋就一口咬定就是那个人干的?有证据吗?”

叶文涛抹了一把眼泪说:“去年征兵,我爹告诉部队他弟弟有间歇性的精神病,后来这事不知怎么让他们家人给知道了,他娘蹲在我家门口骂了我爹一天一夜。”

潘志军问:“你想怎么办?”

“我想一刀宰了他。”

“痛快!然后呢?”

“没想。”

“那我替你往下想啊,你报仇解恨的同时,也被公安局给抓走了,因为杀人是要偿命的。你的爷爷奶奶会因你病倒,你的父母会因你痛苦,你们家的天从此就塌了,你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吗?”

“那你说我该咋办呀?”

潘志军让叶文涛安心工作,他利用假期去了解一下情况。

潘志军乘火车坐汽车来到叶文涛的家乡,他跟乡亲们了解情况后来到当地的公安局,把调查来的材料全部交给局长,他对局长说:“这个案子全靠你们了,她可牵着我们战士的心呐。”

局长说:“放心吧,稳定军心的重要性我懂,因为我也是军人出身。”

“您在哪儿当的兵?”

“在一个非常保密的地方,中国的版图上没有标出那个地方,但那个地方却是中国国防的基石。”

“那个地方被人们称之为前边儿或者里边儿,代号叫东风。”

“你怎么知道?”

“我的家就在那个地方。”

局长惊喜地说:“你快说说,那个地方现在怎么样了?我真想那个地方啊。”

“还和以前一样,又封闭又荒凉。”

“在国际舞台上,没有对抗,就没有对话;没有实力,也就没有和平。平等和尊严,不

是靠请求和抗议得来的,而是在实力相当的基础上赢来的。60年代,没有原子弹、导弹,咱们中国在世界上说话就不算数,70年代,没有人造卫星我们说话就没有份量,如果没有 “两弹一星”,咱们的国家就进不了联合国。那个又荒凉又封闭的地方是‘两弹一星’的发源地,地图上虽然没有标出她的位置,但她却连着全中国人民的心啊!能在那个地方工作过是我一生的光荣!”

“您说的太好了,您有时间再回到那个地方去看看吧,我陪您去。”

“我一定会回去看看的。这个案子请你放心,我们特事特办,一定尽早破案。”

“局长大哥,我代表我的战友还有那个保密的地方给您敬礼了! ”

在回来的路上,潘志军一直在回忆着公安局长说过的话,他再次对那个神秘的地方肃然起敬,他决心毕业以后回到前边儿去,无论那个前边儿是多么的封闭,多么的荒凉,因为她的责任和光荣,因为她连着全中国人民的心!还因为那里有他敬爱的父亲。

没多久,叶文涛就收到了家信:那个开车故意撞他爷爷的肇事者被抓了,该他赔偿的也都赔偿了,爷爷心里高兴,伤很快就好了。

叶文涛紧握着潘志军的手声泪俱下:“潘副排长,那些天我尽琢磨着怎么去杀人了,我现在想想就后怕,志军哥!你不仅救了我,你还救了我们全家,这让我怎么谢你呀?”

潘志军说:“为战士分忧是我的责任,那个人跟你们家就因为一点过节,就起了这么大的歹心,结果是害人又害已,太不值了。你以后有事儿要依靠组织,千万别再自己瞎捉摸了。”

潘光宗和潘戈都高中毕业了,潘光宗的户口不在基地,不能在基地当兵,也不能报考基地的军校,他看到潘戈和罗卫国都考上了东风专业技术军校,十分懊恼。

潘大海和罗恩泽送孩子去军校,罗恩泽问起潘光宗,潘大海说:“他没考上大学,潘戈上军校又刺激到他,他现在把自己给关起来谁都不见,我正为这事儿发愁呢。”

罗恩泽说:“你该送他回自己家了。”

“我弟弟的家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那里的经济发达了,比从前富裕了,可是干啥的都有,我怕他学坏,我想再等等。”

“你的儿媳妇也快大学毕业了吧?那个臭小子他现在怎么样了?”

“梁秀明年就毕业了,那个臭小子也考上大学了,学的也是计算机专业。”

“真的?”

“这还有假呀?哎?我家那个臭小子能考上大学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呀?当初你说他不是学习的料,哼!事实胜过雄辩!”

潘大海和罗恩泽在二号发射阵地的发射架下席地而坐,潘大海从挂包里拿了一瓶红葡萄

酒和两个军用茶缸,他把酒倒进那个茶缸说:“要是再有点油炸花生米就好了!”罗恩泽说:“要是再有一只烤鸭那就更好了。”

俩人相视一笑。

他们深情地凝视着发射架,想起了他们刚认识时的场景,想起了他们给苏联大尉买二锅头的烤鸭的情景……

潘大海说:“你就要离开基地了,我真舍不得让你走哇。”罗恩泽说:“我不会走远,我转业后去的单位是航天工业部,她是负责管理火箭、导弹和航天器研究、设计和生产的,老潘啊,咱们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啊。”

潘光宗在屋里把录音机开的震天响,金小妹手里提着一包鸡蛋糕在门外低声下气地哄他:“光宗,你把门打开,你看看大娘给你买啥好吃的了?光宗不但不理她,还跟着录音机大声吼唱。”

窗外的下班号响了,潘光宗关了灵音机,潘大海进来问金小妹潘光宗吃饭了没有,金小妹摇摇头。潘大海大声说:“他爱吃不吃,不吃说明他不饿,哈,今天还有红烧肉哇,真香!”金小妹也大声说:“光宗最爱吃我做的红烧肉了,你慢点吃,给光宗留点。”

潘光宗从屋里出来,接过金小妹递给他的饭碗,大口吃了起来,金小妹给他夹了块肉,对他说:“你有啥想法跟我们说说?”

潘光宗说:“跟你们说有个屁用?你们家的孩子都能当兵,都能考军校,为啥就我不行?潘大海说,你愿意当兵是好事儿,只要基地有广东招兵的名额,你当兵就没问题。”潘光宗说:“你的意思是说,要是基地没有广东招兵的名额,那我就当不了兵了,对吧?”

“对。”

“哼,我要是你的孩子,你肯定会想尽办法让我去当兵,因为我不是你的孩子,你们根本就不愿意想办法,既然我不是你们家的孩子,那就请你们以后少管我!”

潘光宗端起那盘红烧肉和饭碗走进了他的房间,把门咣挡一声给关上了,金小妹目瞪口呆。潘大海嘟囔了一句:“红烧肉我一块儿都没吃。”

潘戈上了东风专业技术军校后,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金戈,罗卫国问她为什么改名字,她说:“我大哥叫我小兵器,二哥叫我小戈壁,可小兵器和小戈壁 哪有金戈铁马有气势呀!”

金戈在军校参加军训时,男同学高飞翔总找她搭讪,说她是金色的鸽子在蓝天上飞翔,与他很像。罗卫国对他说:“金戈的是戈是金戈铁马的戈,不是鸽子的鸽。”

高飞翔对金戈说:“人对自己的未来要有一个规划,他的规划是在部队的天空高傲的飞翔。”金戈说:“我没想那么远,只想做好眼前的事儿,比如,踢好正步。”罗卫国不让金戈理他,说那人像只大土鳖。高飞翔问罗卫国和金戈是啥关系,为啥说他是土鳖,罗卫国告诉他土鳖是一种珍贵物种。

军训刚结束,高飞翔半夜患了急性阑尾炎,因阑尾炎已穿孔,急需输血,政委亲自带着AB型血型的同学们跑步去了医院。

金戈要求先抽她的血,政委说抽过血的学员可以放假休息几天,金戈利用放假休息的时间主动留下来照顾高飞翔。

金戈的举动引起了政委的注意。高飞翔病好后,政委把金戈叫到他的办公室问她:“请你给我说说高飞翔同学生病的那天,你为什么一定要给他献血?学校给你放假让你回家休息,可你却一直守候在他的病床前,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金戈说:“不为什么,我就是看到战友生病了心里着急。”

政委提醒金戈:“人到了哪个阶段就要做好哪个阶段的事儿,早了晚了都不合适。你小时候是学习的阶段,就应该上学读书,你现在虽然长大了,但还是学习的阶段,还不到你考虑个人问题的时候。”金戈回答:“我们就是战友和同学的关系。”政委对她说:“这次你主动要求献血,表现的很好。学校会考虑给你特批嘉奖,这是学校对你的鼓励和爱护,希望你好自为之。”金戈对政委的问话十分反感,她在心里给政委起外号叫青面獠牙。

政委把高飞翔也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问话:“我听说你和金戈的关系不错,是吗?”高飞翔直率地回答:“是!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

政委说:“学校不允许学员谈恋爱你知道吗?高飞翔说,报告队长,我们没有谈恋爱,我们只是在心里喜欢对方,队长,在心里悄悄喜欢一个人不算是犯纪律吧?”政委说:“狡猾!我警告你啊,你要是胆敢越雷池一步,我就处分你!”

0

大漠航天人(28)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