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0)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0)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15 18:12:07

第30辑兄弟怪罪夫妻互责(上)

金小妹笑呵呵地说:“梦月,你回来了?大学毕业了吗?”罗梦月说:“我明年就毕业了,梁秀都毕业了吧?你分哪儿了?”梁秀给罗梦月倒了杯开水说:“我分到咱们东风中学了。”罗梦月说:“梁秀,听说你和志军结婚了?”梁秀说:“对,是小军的部队给我们办的婚礼。”罗梦月说:“金妈妈,梁秀往后可以天天守着你了,高兴吧?”金小妹说:“高兴。梦月呀,你爸爸妈妈就要转业回北京了,我一想到你们家要搬走了,我这心里还挺不得劲呢。”罗梦月说:“金妈妈,军人的军装是穿不到头的,以后你们也会离开这儿的。”潘大海说:“只要是当过兵的,对军装的感情那就是一辈子,穿不穿军装他永远都是一个兵。”罗梦月说:“我爸爸妈妈也是这样说的。”梁秀说:“梦月姐,你和我爸爸妈妈说话,我去厨房做饭,你别走了,就在这儿吃啊。”罗梦月说:“不了,一会儿我还得回家给我爸爸妈妈做饭呢。”

梁秀去厨房了。

潘大海说:“梦月呀,你毕业了就回来呗。你爸爸要是看见他的闺女都能接他的班了,准高兴。”罗梦月说:“我没理由回来。”潘大海说:“我虽然离休了,可政策上的事儿我还懂,你要是在前边儿有爱人,组织上会照顾你回来的。”罗梦月笑了:“我连对象都没有,哪来的爱人。”潘大海说:“没爱人可以找哇。”金小妹说:“像我们梦月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要是想在这儿找对象,那还不得挑着样找哇。”罗梦月说:“金妈妈,看你说的,谁能看上我呀。”潘大海说:“梦月,你看你的小兵哥哥咋样?”罗梦月羞红了脸:“哎呀,潘伯伯你说啥呢。”

金小妹嗔怪潘大海:“有你这么问话的吗?你要是把我的梦月给吓着了,我跟你没完。”罗梦月说:“金妈妈,我没那么娇气。”潘大海说:“就是嘛,军人的孩子,哪能这么娇气呀,梦月呀,找对象跟搞发射是一样的,平时对那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你都要认真的考查和测试,时机一到,就6、5、4、3、2、1,点火,升空,一举搞定。可不能拖泥带水的啊。”金小妹笑了:“你啥都能扯上发射,梦月呀,你觉得你小兵哥到底行不行啊?”罗梦月说:“小兵哥说他的心里已经有人了。”金小妹说:“啊?这怎么可能啊?”潘大海问:“他说了他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了吗?”

“没说。”

“如果是你呢?”

“不可能是我。”

“如果小兵他心里装的是你,你愿意吗?”

“我该回家做饭去了,金妈妈,我走了啊,潘伯伯再见。”

罗梦月逃走了。

金小妹问潘大海:“梦月这是啥意思?”潘大海反问她:“啥意思?”

“她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呀?”

“她说小兵的心里有人了,那个人是谁呢?”

“咱们得好好问问小兵,我问还是你问?”

“这种事儿,还是你问吧,我不知道怎么说。”

“咱家啥事儿都指不上你。”

金小妹立刻打电话找潘志兵,电话那头告诉她潘志兵出差了。金小妹放下电话说:“这孩子,出差了也不跟家人说一声。”潘大海说:“等他回来了你再问。”金小妹说:“这个小兵啊,真让人操心。唉,要是金戈在家就好了,她嘻嘻哈哈就把这事儿给问清楚了。”

回到连队的潘志军听说连长要到广东去招新兵,他把连长拽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急切地对他说:“我有个弟弟是在我家长大的,他的户口在广东,我想请你把他给招来。他是我二叔家的孩子,他很有军事头脑,他小时候跟人打架用的都是孙子兵法,军事术语在他嘴里那是一串串地往外蹦啊。”连长笑着说:“我一定把他招来,感谢你又给我们部队送来了一个好兵!”

潘志军立刻把连长同意招潘光宗当兵的事儿写信告诉了潘大海。

潘大海和金小妹带着潘光宗回到了广东老家,潘大河家重新盖了大房子,家里的生活比以前好了许多。玉霞见儿子回来了,高兴地去抱他,被潘光宗给挣脱了。

金小妹对玉霞说:“光宗高中毕业了,小军说他们部队要到广东来招兵,我们就把他送回来当兵了。”玉霞说:“现在的人都在想着怎么赚钱,谁还当兵呀。”潘光宗说:“娘,我想当兵!”玉霞说:“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只有傻子才当兵!”

潘大海把潘大河拉到一边说:“大河,咱娘到底是啥时候走的?”潘大河说:“那年你和小军走了以后,咱娘就病了,送到医院没多久她就不行了,我给你发电报,你说我骗你。哥,我再不是人,也不能用娘的生死来骗你呀。”潘大海说:“我以为你想让光宗回来编的瞎话呢,谁知道,咱娘她真的走了啊!”

“哥呀,你当兵都当傻了,你都不知道外面的事儿了,咱家现在是经济特区了,经济特区就是要搞活经济,啥叫搞活经济?搞活经济就是赚钱,我们这儿没文化的人能赚大钱的人可多了,你说光宗上学还有啥用啊?”

“光宗他是高中毕业生,他参军后就是个有文化的兵,怎么能说没用呢?”

“现在谁还当兵呀?”

“你们不是说做梦都盼着他能光宗耀祖,盼着他有出息吗?”

玉霞说:“当个穷兵能有啥出息呀?哥,我说句你不爱听的,你跟我们这儿的人比,你就是个穷人,你难道还想让我的光宗也跟你们一样受穷吗?”潘大海说:“你为了让光宗将来有出息,才让我们把他带到部队去的。”玉霞说:“那时候,我们羡慕军人,因为军人的日子过得比我们好,现在我们羡慕的是有钱人,你们有钱吗?”潘大海张口结舌。

金小妹问玉霞:“你那仨丫头还都好吗?”玉霞说:“好,都结婚住上大楼房了,有两个女婿还当上大老板了。”潘大河问潘大海:“哥,你们家的孩子们现在都在干啥呢?”潘光宗说:“他们都是军官。”玉霞说:“哥,嫂,我的光宗为啥不能当军官?”潘大海说:“因为光宗的户口不在我们那儿。”

玉霞生气地进了厨房,一条小狗从外面进来,玉霞踢了小狗一脚:“骂道,吃人饭拉狗屎的东西,我踢死你。”小狗惨叫着跑开了。玉霞继续骂着:“哼,你以为你拼命摇尾巴,拼命对别人好,别人就把你当人看了吗?做梦吧你!”

玉霞回来把装着鸡肉的盘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潘大海说:“大河,光宗在我们家这些年,我们没有亏待他。”玉霞说:“你们家的孩子个个都是大军官,光宗跟他们一块儿长大,却什么都不是,你们还想咋亏待他呀?我们当初把儿子交给你们是为了啥呀?我这些年忍受着母子分离的痛苦,不就是为了能让他有个好的前程吗,可他的前程在哪儿呢?我们想让他早点回来赚钱,你们不让他回来,现在你们把他给我们送回来,说是为了让他当兵,难道当兵就是我儿子的前程吗?你们,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玉霞哭了,潘大河阴沉着脸闷头抽烟。

潘大海说:“光宗他毕竟也是高中生呀,有文化在哪儿都能用得上。”玉霞一把鼻涕一把泪:“文化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钱花?你们家的孩子为啥就能上大学,我的光宗为啥就不行?同样都是潘家的子孙,你们为啥不把一碗水端平?这么些年了,我把饭做熟了一碗一碗地端给咱娘,我给咱娘洗洗刷刷,给咱娘把屎把尿、养老送终。我不委曲,因为这是小辈人的本份。可你们也知道我们只有光宗这一个儿子,我们信任你们才把儿子交给你们,可你们,你们咋能这样对他啊!”

潘大海说:“玉霞,话不能这样说。”潘大河说:“不这样说咋说?哥,嫂,你们别怪玉霞说话不中听,这事儿就在那儿明摆着,啥都别说了,怪就怪我们太实在,怪就怪在我们太傻了呀!”潘大海说:“大河,你咋也这么说话呢?这么多年了,我们把光宗看得比自己的孩子还金贵,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光宗呀。”

潘光宗低着头不吱声。

潘大河说:“我的亲哥呀,我们以为你们会把光宗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管教,才把他交给你们,你们是咋管教的呀?现在,你们把这个白白胖胖,农不农,商不商的儿子给我们送回来了,还说要让他去当兵,你,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亲弟弟呀!”

玉霞坐在地上拖着长腔哭嚎:“天啊,你们睁睁眼吧,爹呀,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吧,娘呀,你为啥扔下我们就这样走了啊?你回来给我们说句公道话呀,我们把人家当亲人,可是人家从没把我们当过亲人哪,老天爷啊,我前世造了啥孽啊……”

金小妹对潘大海说:“老潘,咱们走吧。”潘大海说:“大河,我们把孩子给你们送回来了,那,我们就走了啊。”

潘大河唉声叹气,玉霞大声哭嚎,光宗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两眼望天。潘大海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交给潘光宗:“光宗,这是你二哥的信,上面有招兵的时间和……”

玉霞夺过那封信几下给撕碎了,她嚎叫着:“我们不当那个穷兵!”

潘大海和金小妹怅然离去,他们走出门口,潘大海又快速折回去,他泪流满面地问潘大河:“大河,请你告诉我,咱娘埋哪儿了,你带哥去看看咱娘,哥求你了!”

潘大河叹了一口气,起身往外走,潘大海和金小妹跟他的身后,他们来到村外的一座土坟前,潘大河跪下对着坟头说:“娘,我哥和我嫂子来看您来了。”

潘大海和金小妹跪倒在坟前,潘大海哭诉:“娘,娘啊,我回来了呀,您的儿子大海回来看您来了啊,儿子不孝哇,儿连你啥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哇,儿子对不起您老人家啊!儿子有愧呀!娘啊!儿子我不孝啊!”

金小妹哭着说:“娘,我是你的儿媳妇小妹呀,我和大海回来看您来了,可是我们连张烧纸都没给您预备呀,我只能在这里给您磕头谢罪了啊,娘啊,我们对不起您老人家啊。”

潘大河哭着说:“娘啊,我不该让他们把光宗给带走啊,娘啊!您说我们咋那么傻呀?现在光宗空着手回来了,他啥都没混上啊!”

潘大海对大河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光宗虽然没考上大学,但他毕竟是高中毕业生了,只要他有文化,走到哪儿都不怕。”

潘大河继续哭着说:“十多年了啊!你们是咋教育他的啊?你们家的孩子为啥当兵的当兵,上大学的上大学,为啥光宗就不行啊,娘啊,您给我们评评这个理吧,我哥不把光宗当潘家的孩子待啊。”金小妹说:“大河,你就别再捅你哥的心窝子了,他为了光宗……”

潘大海对金小妹咆哮道:“你给你闭嘴,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儿,没你说话的份儿!”潘大河说:“娘呀,我心里难受啊,光宗没赚到钱,也没当上军官,我对他的希望全都落空了呀,娘,你说我该咋办,我该咋办呀?”潘大海说:“大河呀,不是哥把你的儿子不当自家的孩子,真的不是那么回事。”潘大河说:“我知道,我知道啊。”潘大海说:“哎,好兄弟,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潘大河说:“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问题,问题都在她(他指着金小妹)的身上,你当不了她的家,你怕她,亏你还是个大军官,你说你凭啥怕她呀,你到底有啥短儿攥在她的手里了呀?你还算是个男人吗!我们老潘家就没你这么窝囊的儿子!”

金小妹大声说:“大河!你不能这样说你哥!”潘大海大声吼叫:“你!给我闭嘴!你还嫌不够乱呀?”

玉霞和潘光宗也跑来了,玉霞披头散发地跪在坟墓前大放悲声:“娘啊,我们上了人家的当了啊,自家的哥嫂都不把我们当自家人待呀,他们骗了我们十好几年啊,千古奇冤啊!娘啊,您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吧,我们冤枉啊!”潘大海说:“你咋能这么说话呀?我们骗你们啥了?”金小妹说:“玉霞呀,人说话得凭良心呀,你可不能在娘的面前胡说八道啊。”

潘大海甩了金小妹一记耳光:“你给我闭嘴!你能不能不说话呀?”

玉霞上前抓住金小妹大喊大叫:“都是你,就因为我说过你的坏话,你就报复到我儿子的身上了,你好歹毒啊,你明面上对我儿子好,实际上是在毁我的儿子呀,金小妹,我跟你没完!”

玉霞扑打金小妹,潘大河拉开玉霞说:“咱就认倒霉吧,你就别在咱娘面前闹了,咱们都别再打扰咱娘了行不行啊。”

玉霞拽着金小妹的头发不撒手,潘光宗冲了过来,他拉开玉霞的手喊道:“你放开我大娘,我大娘没有错,都是我不好,我让你们失望了,你们冲着我来!大爷,大娘,你们快走吧!”

潘大海和金小妹在坟前磕完一前一后地走了。玉霞的哭嚎声如同鞭子一样在抽打着他们的心,:“我的傻儿子呀,你怎么能胳膊肘向外拐呀,老天啊,我的儿子都和我不亲了呀,我这是造的啥孽呀?娘啊,你把我给带走了吧!”

潘大海和金小妹沮丧地走在田间的小路上。金小妹说:“你这是头一回打我,算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就不跟你计较了。”

潘大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金小妹说:“我这心里咋空落落的呀,光宗在咱们家住了十来年了,他一步都没离开我,我就这么走了,我这心里还真是不得劲呀。”

潘大海又叹了一口气。

金小妹继续说:“他们也是,咱们把他们的儿子养大,又给他们送回来,没功劳还有辛劳,可弄得连顿饭都没让咱们吃,你饿不饿呀?”潘大海说:“这怪谁呀?还不是都怪你呀!就那个小祖宗,平时你连句重话都不让我说,你都把他给惯成啥样儿了,玉霞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一开始你就是没安好心!”

金小妹没想到潘大海竟然如此歪曲她的本意,她在玉霞和大河面前受气、受委屈她都能忍受,但她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丈夫伤她的心,她愤怒了:“你说啥?你说我没安好心?你咋能这样说我呢?你这是在伤我的心你知道吗?这个孩子是怎么来咱家你不是不知道哇,我为了这个孩子忍气吞声,受苦受累,你也不是没看到,他们这样说我也就算了,你咋也这样说我呀?我都是为了谁呀我,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你们老潘家吗?你咋能和他们一块儿冤枉我啊?”

此时的潘大海已近乎疯狂,他对母亲的去世心生愧疚,对兄弟的怪罪有着说不出来的难过,他委曲、他自责,他的心里窝着一团无名的烈火,金小妹的一番话点燃了那把火,他对她咆哮道:“你不让我不这样说我咋说?这个结果是谁造成的?啊?不都是你吗?惯子如杀子的道理你不是不知道啊,可这个孩子他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他想怎么着你就让他怎么着,你自己棒着惯着还不算,还让我们全家都跟着你一起捧着他惯着他,你把好端端的一个孩子给毁成啥样了?啊?你都把他毁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混混了,金小妹呀金小妹,这就是你捧出来的胜利果实,你别怪人家的爹妈不高兴,其实我对你的这种做法早就不高兴了。”

金小妹委曲极了:“这个孩子不是你亲生的,我能怎么教育他呀?你没说他两句,他就要回家去告状,你让我咋办呀?他要是真的闹着回了家,就玉霞那个脾气,倒霉的是谁呀,还不是咱娘吗?”潘大海比金小妹还要委曲:“你少提我娘,我爹他走的早,我只有这么一个亲娘,可我却连亲娘最后的一面都没见到,娘临走连句话都没给我留下呀,我可怜的亲娘啊,儿子对不起你呀,儿子不孝哇!金小妹,我恨你!恨你!”

潘大海咬牙切齿、泪流满面,金小妹坐在地上哭嚎:“老天爷啊,你睁睁眼吧,我为了他们老潘家成年累月的忙,到头来啥也没落下,竟遭人恨了啊,潘大海!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但凡还有一点人味儿,你也不能说出这样捅我心窝子的话来呀,潘大海,我恨你!恨你!”

潘大海说:“不管咋恨,这路还得走是,有啥事儿咱们回家再说,让孩子们给咱们评评这个理,你坐在这儿算是咋回事呀?”

金小妹说:“走就走,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告诉你吧,我跟你这么多年了,我除了受委屈还是受委屈,我早就受够了我,回去咱们就离婚,谁不离谁就是老狗!”

潘大海说:“这话我早就想说了,离,回去咱们就离,谁不离谁就是老王八蛋!”

他们谁也不理谁,一前一后地向火车站走去。上了火车,她拿出在车站买的大饼递给他,他接过大饼大口吃着,看都不看她一眼。

0

大漠航天人(30)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