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0)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0)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18 18:08:29

第30辑 兄弟怪罪 夫妻互责(下)

出差回来的潘志兵闻听爸爸妈妈回来了,就去东风火车站接他们:“爸,妈,你们好不容易回了趟老家,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累坏了吧?”

金小妹见到儿子,眼泪止不住地流:“小兵啊!我这心里难受呀!”潘志兵说:“妈,您是舍不得光宗了吧?光宗是我叔的孩子,你就别再惦记了,再说了,光宗这一走,咱家少了多少麻烦事儿啊,他早就该回自己家去了。”

潘大海说:“你听听小兵说的,那个破孩子早就成了咱们家的大祸害了,这都你的功劳,你可真是我们家的大功臣啊!”金小妹说:“大河让光宗回家的时候,你为啥拦着不让回?你要是早点让他回家了,能有这事儿吗?我们家的大祸害不是别人,是你!”潘大海说:“你胡搅蛮缠!离婚!马上离婚!”金小妹说:“你没长人心,离婚,你不想离都不行!”

潘志兵糊涂了:“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啊,爸,你是不是又惹我妈生气了,你赶紧给我妈道个歉吧。”潘大海吼叫:“我凭啥给她道歉啊?她欺负我大半辈子了,我不能再忍受了,我永远都不会给她再道什么狗屁的歉了!”

潘志兵说:“爸,妈,你们别在这儿闹了行不行?好多人都在看着你们呢,有啥事儿咱们回家去说。”

金小妹抹着眼泪说:“小兵呀,你让我回哪个家呀?我不能再跟这个老混蛋住在一块儿了,我一看见他我这心里就堵的喘不上气儿来。”潘大海说:“小兵呀,我是坚决不能和这个臭老太婆再同流合污了,我一看见她我这心里就冒火,这把火早晚得把我给活活的烧死。”

潘志兵说:“要不咱们这样,爸,您回自己家去,妈,您去梁秀那儿?有啥事儿咱们以后再说,好不好?”潘大海说:“不行,我要去小军家,我还要训练我未来的大孙子呢。”金小妹说:“你会带孩子吗你?你除了会吃,你能干啥呀你?”潘志兵说:“爸,这孩子的事儿还早着呢,咱们以后再说啊,妈,要不你先回自己家?”金小妹说:“好,就这么定了,谁都不许反悔。”潘大海说:“谁反悔谁就是王八蛋。”潘志兵说:“那咱们就快走吧,车还在站台外面等着呢。”

接潘大海他们的汽车停在梁秀家的楼门前,潘志兵说:“妈,你不下车进去看看学校给梁秀分的房子?”金小妹说:“不去了,他住在这儿也没用,以后梁秀有了孩子,还得我来带。”潘大海下车说:“那是我潘家的孙子,你想都别想!”金小妹哼了一声说:“有本事你们潘家自己生孩子,别娶媳妇,老神经病!”

司机都听乐了。

潘志兵立刻出面叫停:“停! 爸,妈,你们都少说两句行吗?妈,你在车里先坐会儿,我把我爸送上去我就回来。”

潘志兵送潘大海上楼,梁秀迎上去说:“爸,您回来了,我妈呢?”潘志兵对梁秀说:“先让咱爸住在你这儿,你给爸整点吃的,我把妈给送家去。”

梁秀悄声问潘志兵:“哥,爸和妈咋还分开了呢?”潘志兵说:“老两口闹别扭了,你啥都别问,照顾好爸就行,爸,我走了啊。”梁秀说:“爸,我给您做饭去。”潘大海说:“不吃了,气都气饱了。”梁秀说:“爸,你先喝口水,有啥事儿咱们慢慢说啊。”

潘志兵回到汽车里对司机说:“走吧。”金小妹抹着眼泪说:“小军不在家,他一个老公公跟儿媳妇住在一起方便吗?”潘志兵说:“妈,要不咱们再换回来?”金小妹说:“我才懒的理他呢。小兵呀,你爸他太伤我的心了,他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潘志兵说:“妈,你受委曲了,咱们等会儿回家再说好不好?”

晚饭后,金小妹抹着眼泪跟儿子诉说她受的委曲,潘志兵给她倒了杯水说:“你们就是为了这点儿事儿呀?”金小妹睁大了眼睛问:“咋的,这事儿还不算大呀?小兵,你说我待光宗是不是真心?”

“当然是真心了,你对他比对我们几个都上心。”

“可那个老东西说我是在害光宗,他太亏我的心了,哎哟,我一想这事儿,我心就疼。”

“妈,要我说呀,这件事儿你们谁都没错,我叔和我婶不知道外面的事儿,他们以为咱们家只要把他们的儿子给带出来了,他的儿子肯定就能成为公家人,这个理儿啊跟他们一时半会儿还说不清楚,妈,我爸他明面上是在怨你,其实他的心里更多的是自责和委曲。”

“最委曲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我给他们带了十几年的孩子,我给他们送孩子去的时候,他们连口水都没给我们喝,就被他们给骂回来了。唉! 你爸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了,他还委曲啥呀?他会自责?哼,他要是会自责就不会那样对我了。”

“我爸他也是有一肚子的苦水没地儿倒啊,为了那个小祖宗,他忍气压气了那么多年了,可是到头来还不是亲娘说没就没了,亲兄弟说生分就生分了。他心里的憋屈跟谁说去呀?他只能跟你撒气,因为他知道,不管他怎么对你,你都是最理解他的人。”

“他咋就不能理解理解我呀呢?小兵啊,你就别再劝我了,那个老东西把我的心给伤透了,我说啥都不能跟他一块儿过了。”

“妈,你真是这样想的?”

“我就是这样想的!我让他剥削压迫了一辈子,我要翻身,我要跟他离婚,我坚决跟他离婚!”

“妈,你们都这个岁数了还闹离婚,就不怕别人笑话呀?”

“我都快被那个老东西给气死了,你不心疼我,还怕别人笑话,你的心都偏到你爸那去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金小妹放声大哭。

潘志兵又急又气地说:“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潘大海在梁秀家吃饭,金戈推门进来说:“二嫂,我大哥打电话说十万火急地让我到你这儿来?到底啥情况啊?哎?爸,你咋一个人在这儿?我妈呢?”潘大海说:“金戈铁马同志,你爸我无家可归了。”金戈说:“你咋就无家可归了呀?爸,您别着急,你慢慢跟我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潘大海说:“我跟你说哈,那个臭老太婆她太坏了……”

几天后,潘大海问梁秀:“咱家的金戈铁马咋还不回来呀?”梁秀说:“爸,金戈妹妹出差了。”

潘志军推门进来,梁秀惊讶地说:“哎呀,你咋回来了?爸,志军回来了。”潘志军说:“咋的,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啊?”梁秀说:“谁说我不高兴了?我就是奇怪,这个时候你咋回来了?你不会是当了逃兵了吧?爸,志军他当逃兵了。”潘大海说:“小猴崽子当逃兵?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潘志军笑着说:“哈哈,我是回来实习的,我已经要求毕业后分回来了。爸,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我妈呢?”梁秀说:“你能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快坐下吃饭吧。”潘志军说:“爸,我妈她为啥没来呀?”梁秀把一个馒头塞到潘志军的嘴里说:“吃饭。”

潘志军满腹狐疑地吃饭,饭后,梁秀去看金小妹,潘志军问潘大海是怎么回事,潘大海如此这般地诉说了一番,潘志军问:“爸,你跟我妈的矛盾真的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吗?”潘大海态度坚定:“不可调和,没办法调和!”潘志军想了想说:“哦,既然都这样了,那你们就离吧,谁离了谁都能活,干嘛非要硬凑在一起不高兴啊。”

潘大海意外地看着潘志军:“小军,那个离婚手续好办不?你让你哥帮我问问”。潘志军说:“我哥对您离婚的态度您不知道呀?”

“他啥态度?”

“我哥给我打电话说他不希望你们离婚,他根本就不相信你们真的能分开,他说你们风风雨雨大半辈子了,你们早就融为一体了。”

“胡说,我才不会跟那个臭老太婆融为一体了,那是同流合污。”

“就是,两个人就是两个人,咋可能会变成一个人呢?”

“要不你帮我问问,这个离婚手续复杂不?”

“爸,您在领导岗位上那么些年,还不知道离婚手续咋办啊?”

“废话,我又没离过婚,我哪知道这离婚的手续咋办呀?”

“哦,对了,你干的是发射的活儿,跟离婚没关系。再说了,谁爱管离婚这破事儿呀?老话儿不是说吗? 宁拆十座庙,不破一处婚。”

“少费话,你说你到底给不给我问?”

“问,我一定问。爸,说实话,我打小就特崇拜您,在解放全中国和抗美援朝的战争中,您是大英雄,在这块戈壁滩上创业、发射,你还是大英雄,爸,您放心吧,就算你跟我妈真的离婚了,我照样会坚定不移地维护你,支持你,因为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都是我最最敬仰、最最崇拜的大英雄。”

潘大海激动了“好儿子,你这么一说啊,我这心里头就顺畅多了。”

“爸,你放心,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儿。爸,我先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啊。”

潘大海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金小妹跟儿子、媳妇诉说心里的委曲,哭的呜呜的。潘志军说:“妈,你受委曲了,我同意你们离婚,咱不跟他过了。”潘志兵震惊:“你疯了?”梁秀也吃惊地看着潘志军。

“潘志军说,妈,我们兄妹可以没有爸,但绝对不能没有妈。妈是啥?妈就是家呀,有了妈,孩子们才有家。妈不仅是家的顶梁柱,还是家里的小太阳,没有妈的阳光照耀,哪有我们这几个孩子的茁壮成长啊?妈,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小时候,我们不认识爸只认识妈,是妈把我们拉扯大的。妈,您就放心吧,我永远都跟着妈。”

金小妹的哭声渐小。

潘志兵说:“咱们也不能没有爸呀。”潘志军说:“俗话说的好,宁跟要饭的妈,不跟当官的爸。哥,现在的形势你还没看出来吗?爸和妈咱们只能选一个,反正我要妈,我不管到啥时候我都不能没有亲妈。”金小妹说:“好儿子,妈真是没白疼你呀。妈这心里现在舒服多了。”潘志军又说:“妈,我们是你的坚强后盾,潘大海以前就是咱们家里的一个过客,现在他连过客都不是了,我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金小妹吃惊地看着潘志军,潘志兵指着潘志军说:“小军,你太过分了吧你?”梁秀也生气地说:“你,你咋能这样啊?”

潘志军说:“咱妈这辈子容易吗?她为了老潘家吃苦受累,没功劳还有苦劳,可那个潘大海是怎么对她的呀?这对咱妈公平吗?我是妈的儿子,我坚决支持咱妈! 因为没有妈就没有我!”

金小妹抱着潘志军呜咽地说:“我的好儿子呀……”

走在回家路上的梁秀和潘志军小声地吵架,梁秀说:“你刚才啥意思呀你?”

“你说呢?”

“我好不容易才有了爸妈,我不愿意他们俩分开。”

“你不愿意有用吗?他们听你的吗?”

“天底下哪有儿女挑拨父母离婚的呀?这是缺大德你知道吗?”

“我不挑拨,他们就不离婚了?”

“你这是在为他们闹离婚推波助澜!”

“他们不是还没离呢吗?瞧把你给急的。”

“哼! 我不理你了! ”

这天,下班号响了好一阵儿潘志兵才进家,金小妹早已摆好了饭,潘志兵看着桌上的饭菜说:“哇,还有红烧肉啊,真香! 妈,我爸最喜欢吃你做的红烧肉了。”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在我面前提他,你成心不让我吃饭是吧?”

“妈,我错了,你别生气,我给你道歉,我再不提他了。”

“吃饭吧。”

金小妹给潘志兵夹了一块红烧肉说:“小兵呐,你都老大不小了,我听说你心里有人,那个人是谁呀?”

潘志兵说:“妈,咱不说这事儿行不行啊,我看你也是成心不让我吃饭。”

“好,不说就不说,我这不是为你着急吗,你连个家都没有,你以后可咋办呀?”

“谁说我没家?我有爸有妈,有弟有妹,我有家。”

“你又提他! 从现在开始,你们谁的心里还装着那个缺德的爸,就别要我这个妈。”

“妈,请你别这样好不好?我离不开妈,也离不开爸,妈,你和我爸有啥大不了的非要离婚呀,有啥事儿说开了不就行了吗?你们总这样闹下去,就不怕……”

金小妹把碗一摔,哭着进了里屋,潘志兵赶紧追了过去:“妈,我错了,您别生气呀! ”

晚上,潘志军从回家来问潘大海梁秀去哪儿了,潘大海说:“梁秀去那边儿了,小兵不是住在阵地,就是住在点号,那个老太婆一个人住她不放心。”潘志军在书架上找书,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潘大海说:“你住在连队,家里就我和梁秀,不太方便。我想和那个老太婆换防。”

“啥意思?”

“我和那个老太婆换个地方住,梁秀就不用两头跑了。”

“不知道那边儿愿意不愿意。”

“你帮我问问。”

潘志军从书架上拿了本书:“我明天就问,爸,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潘志军匆匆走了。

0

大漠航天人(30)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