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2)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2)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27 18:45:50

第32辑 老家来信 云开雾散(下)

潘志兵放下电话,潘大海问谁的电话,潘志兵说:“我妈让我去那边儿吃饺子,你去不?”潘大海说:“她没叫我,我就不去了。”潘志兵说:“爸,咱家的主要矛盾都解决了,您就退一步行不行?”

“啥主要矛盾?”

“二叔和二婶已经认错了,咱家的主要矛盾不是就解决了吗?您现在过去给我妈道个歉,这满天的乌云就全都散了。”

“道歉行,反正我给你妈都倒了大半辈子的歉了,也不在乎再多道这一回。可是,你妈她真的就能原谅我吗?我腆个老脸去了,她再把我给骂出来,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呀?不行,我不能去。”

“您就当这是一场攻坚战,您要拿出您当年打仗的劲头,您要夺回的是属于您自己的阵地,咱死都不怕,还怕别人骂两句吗?”

“这不是一回事儿。”

“这就是一回事儿,你刚才不是说你和妈是一个人吗?你说你对她的态度,就是你自己对自己的态度,那么反过来,她对你的态度,不也是她对她自己的态度吗?”

金戈推门进来:“大哥,你还在这墨迹啥呢,快走哇。爸,我妈今天包的饺子可香了,要不你也尝几个去?” 潘大海问:“闺女,你妈说没说请我去呀?”

“没说。”

“那我就不去了,小兵你去吧。”

“爸,你知道我妈为啥不让你去吗?”

“为啥?”

“听说那次你们换防吃饭的时候,你把桌子都给掀了,有这事儿吧?”

“谁还没个犯浑的时候呀?”

潘志兵说:“小兵器,咱爸这次不会再掀桌子了,他知道错了。”金戈说:“爸,你知道你错哪儿了吗?”潘大海说:“我错哪儿是我的事儿,我跟你说得着吗?” 潘志兵说:“咱爸的意思是,他犯的错只跟妈说得着,对吧爸?”潘大海点头。金戈说:“爸,那你还等啥呀?咱们快走吧,我妈还在那边儿等着你去认错呢。”潘大海说:“闺女呀,你说我就这么去了,她会不会把我给轰出来呀?”

“怕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呀?”

“我怕过谁呀我,我是不想再惹她生气了,你妈这辈子,不易呀。”

“爸,你就放心去吧,我妈说了,她气归气,恨归恨,你在这边儿她还惦记着。”

潘大海转身进了厨房,金戈恨恨地说:“真恶心! 爸,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到底想干啥呀你?你这样闹下去,让你的儿女有多难受你知道吗?这段日子我天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我老是梦见你跟我妈在吵架,我在梦里边哭边劝你们,回回都把自己给哭醒了,你说你还像个当父亲的吗?你一个共产党员,和老婆一般见识,你的党性和素质都跑到哪里去了?你就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你再这样闹下去,我就……”

潘大海手里拿着一个饭盒从厨房里出来对潘志兵说:“小兵啊,这是我刚做好的红烧肉,咱们拿过去让你妈尝尝。”

金小妹、潘志军和梁秀坐在餐桌前准备开饭,潘大海、潘志兵和金戈进来。梁秀说:“爸,我们在等您吃饺子呢。”潘大海应着。潘志兵把饭盒放在餐桌上说:“这是咱爸亲手做的红烧肉,大家都尝尝。”

潘志军给金小妹夹了一块红烧肉,金小妹放进嘴里嚼了两下,二话没说,把饭盒拿到厨房去了,潘大海一拍大腿:“哎呀,我忘记搁盐了。”

大家都笑了,梁秀和金戈给大家斟酒。

潘志兵说:“咱家人好长时间都没聚齐这么了,也好长时间都没喝红葡萄酒了,爸,今天你一定要多喝几杯。”

金小妹把盛红烧肉的盘子放在桌子上说:“小兵,他有血压高,别让他喝酒。”潘志军说:“妈,就一小杯没事,为咱们家的大团圆,大家举杯。”潘大海举杯对金小妹点头说:“老太婆,我给你道歉了啊,我不该跟你耍态度,都是我不好,对不起,请你再原谅我这一回吧。”

金小妹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你能有啥错?错全都在我一个人儿的身上,唉,这家里家外都挤兑我一人儿,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哇……”金戈说:“妈!我爸都给你道歉了,你就别这样了行不行啊?”

潘大海说:“老伴儿啊,你为这个家受累、受委曲了。说实话,我本意是该感谢你的,可是全让我给整拧巴了,都是我不好,你就别生气了好吗?都怪我呀。”

金小妹抹着眼泪说:“我要是真跟你生气还不早就让你给活活气死了,还能好端端地坐在这儿呀?大家都快点吃啊,一会儿指不定谁不高兴,把桌子这么一掀,这香喷喷的饺子可就全长腿儿飞了。”

潘大海赶紧说:“你们放心,我再也不会掀桌子了,都是我的错,我检讨,我认错。”潘志军说:“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为了咱家的大团圆,干杯!”

金小妹喝了一小口酒,放下酒杯起身要走,梁秀问她干啥去,金小妹说:“我煮饺子去,你爸爱吃热乎的。”梁秀让她坐着,自己去了厨房。

潘大海问金小妹:“我做的红烧肉还行吧?”金小妹说:“还行,就是糖放的有点多了,你啥时候学会的做饭呀?”潘志兵说:“妈,我实在是太忙了,平时都是爸给我做饭吃,爸还专门买了一本做饭的书,他边学边做,现在做饭的手艺都能够上厨师的级别了。”

金小妹说:“哼,你见过哪个厨师做菜忘了搁盐啊?”潘大海说:“做的不好我还可以继续学习嘛。老伴儿呀,你都给我做了大半辈子的饭了,现在也该轮到我给你做饭了。以后做饭的活儿我全都包了,你就动动嘴告诉我你想吃啥就行了。”

金小妹泪光闪闪忍俊不禁:“哼,我可没那么好的福气,等咱们分居够一年了还得去离婚呢。”

潘大海急赤白脸:“谁说咱俩要离婚了?这是谁说的?谁说的我跟谁急,咱们不仅这辈子在一起,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金戈搂着潘大海的肩头说:“你真是个好爸爸。”

梁秀端了一盘刚煮好的饺子进来,金小妹把饺子接过来放在潘大海的面前。

饭后,潘大海、金小妹和潘志兵回到自己家,金小妹一边整理床铺一边说:“你个老东西,有能耐你永远都别回来呀?”

潘大海一边给金小妹帮忙一边说:“咱们到底是谁回来了呀?嘿嘿,我就扎在这儿等你乖乖回来投降呢。”

金小妹说:“那我走,我走还不行吗?”潘大海拉着她的手深情地说:“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这话是谁说的?我都当着孩子们的面给你道过歉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对俘虏还有优待政策呢,别说是对我了。我跟你说啊,咱们这篇儿今天就算是彻底翻过去了,你可不能没完没了揪住我的小辫子不放啊。”

金小妹说:“唉,我的这颗心那,让你给揉搓的是稀碎稀碎的了,你说说你啊,你咋就不能理解理解我啊?”潘大海说:“我咋不理解你了?我这不都腆着老脸给你道歉了吗?老伴儿呀,咱们啥都别说了,从今以后,咱们都别再给孩子们找事儿了行不行啊?他们多忙多累啊。”

“你个老东西,你还学会猪八戒倒打一耙了?你说,到底是我找事儿还是你在找事儿啊?”

“是我找事儿,是我在找事儿行了吧?”

“听你这口气你还不服气咋的?”

潘大海瞪着大眼睛说:“谁说我不服气了呀?”

金小妹说:“服气你跟我瞪啥眼睛啊?去!把这换下来的床单用水泡上。”

“是!坚决服从命令!”

潘大海抱着床单出去了,潘志兵进来问金小妹:“妈,你们又吵架了?”金小妹说:“没有,你爸知道自己错了,这不,劳动改造泡床单去了。小兵啊,妈问你,梦月这丫头给你来过信没有哇?”

“来过两封。”

“信上都说了些啥?”

“没说啥。”

“我和你爸都觉得梦月挺喜欢你的,我总想逮机会问问你的意思,唉,都是你爸他跟我瞎闹腾,把你的事儿都给担搁了。”

“梦月喜欢我?这咋可能呀?”

“她说你心里有人了,你爸问她,小兵的心里要是装着你,你愿意吗?”

“她咋说?”

“她说不知道,可她的脸红了。”

潘大海进来说:“小兵啊,你心里装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呀?”金小妹说:“小兵啊,你跟我们说句实话,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梦月?”潘志兵说:“喜欢。”

潘大海说:“你喜欢她,为啥不告诉她呢?”

“她的事业在北京。”

金小妹说:“如果她为了你愿意到戈壁滩来呢?我就是为了你爸心甘情愿到戈壁滩来的。”

潘志兵说:“妈,她和你的情况不一样,我不能为了自己影响她的前途。”

潘大海和金小妹和好后的第一件事儿是回老家。

他们来到广东老家,看到家门口打着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民族英雄回家”的大字,光宗的姐姐和姐夫们敲锣打鼓,气氛非常热烈。

潘光宗陪着潘大海和金小妹从小轿车上下来时,潘大河和潘大海紧紧拥抱,玉霞抓住金小妹的手,要给金小妹下跪,让金小妹给拽了起来。回家后,玉霞手脚麻利地端出了丰盛的饭菜,潘光宗主动担任了斟酒的任务,他们喝着家乡的美酒,亲热地交谈。

饭后,乡亲们成群结队来到了潘家,大家手里提着鸡鸭鱼肉和各种吃食,说是慰问大英雄,说潘大海是他们家乡的光荣。

潘大海和金小妹感动的热泪盈眶。

金小妹和潘大海返回基地。这天,潘大海从外面进来朝她要钱,说是军人服务处来香蕉了,他要去给梁秀买香蕉。

金小妹嘱咐他:“秀儿怀孕了,香蕉不管多贵,都得买。”潘大海应着提着空篮子匆匆走了。

潘大海排在长长的买香蕉的队伍后面,卖香蕉的女售货员不停地吆喝:“请大家排好队,不要着急,每人只限买五根。”

一个女军人挤到柜台前对售货员说:“同志,我的孩子在医院住院呢,你能不能先卖给我?”一位大嫂不乐意了:“请你不要加塞好不好?你的孩子有病,我的孩子也病着呢,大家都是为了孩子才来买香蕉的,有谁是为了买给自己吃呀?”

潘大海买了五根香蕉,他看看已经见底的香蕉筐,看看买香蕉的长队摇头叹气。那个加塞的女军人在队伍里急有真跺脚,售货员高喊:“大家都别排队了,香蕉都全部卖完了。”

那个女军人剁着脚流着泪:“这让我怎么跟孩子交待呀?”潘大海把他买的香蕉送给女军人,让她快给孩子送去。女军人感动极了:“大伯,这怎么行,您也是好不容易才买到的。唉,这个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待下去了,孩子病了想吃根香蕉都这么难。”

潘大海说:“你看,有这么多的年青妈妈都没买上香蕉,她们的心里也和你一样的不好受,但我敢保证,她们决不会因为孩子吃不上香蕉就离开这个地方,其实你也不会。”女军人说:“地方早就开放搞活了,可咱们这儿还是死水一潭。”

潘大海说:“咱们这儿为中国赢得了多少个第一啊,第一发导弹,第一次导弹和原子弹的结合试验,第一颗东方人造红卫星,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第一颗返回式科学试验卫星和第一颗一箭三星,你能说这儿是死水一潭吗?”

潘大海提着空篮子去了后勤部办公大楼。他走进办公室,没人,就站在桌前等。

许助理进来问他有啥事儿,他没好气地说:“没事儿我到这儿来干啥?”许助理请他坐下,他不客气地说:“不用,刚才我去服务处买香蕉,这哪里是买香蕉呀,纯粹就是抢香蕉嘛,你们就不能把大家的生活搞好一点儿啊?”

许助理问:“就这事儿啊?”

“看你的表情,这事儿就不算是事儿呗?”

“是事儿,但是个不太好办的事儿。”

“事儿都好办了还要你们干啥呀?”

“我们也在想办法。”

“小同志,光想不行,得多脑筋,要边干边想,得动起来!”

“老同志,你知道,咱们这个地方偏远不说,还保密,地方的小商小贩进不来,部队又没有那么大的能力,难呐。”

“搞‘两弹一星’的时候难不难?咱们不是咬着牙都给搞出来了吗?我就不信搞好大家的生活比搞‘两弹一星’还难。”

“好,我说不过你,下次,下次服务处再来香蕉我第一个通知您,行了吧?”

“好多年青的妈妈因为没给孩子买到香蕉都哭了,同志啊,你可别小看了那几根香蕉,它能动摇咱们的军心你知道吗?”

“别说的那么玄乎,这么老的同志了还争嘴,你不就是没吃到香蕉心里有气吗,我都说了下次……”

潘大海气呼呼地把手里的空篮子摔在了许助理的办公桌上:“我是为了自己在争嘴吗?我是为了基地的孩子们。我请你们搞好大家的生活有错吗?我好心好意来跟你说说这事儿,你这是啥态度啊?”许助理的声音也提高了:“请你不要倚老卖老好不好?这是办公室,不是你家的热炕头。”

处长跑进来问怎么了,许助理说:“他没买到香蕉跑到办公室来闹事儿,我看他是馋疯了。”

潘大海生气地吼道:“放屁! 你才馋疯了呢! 你小小年纪就一身的官气,你要是不懂啥叫为人民服务,你就别坐在这个位置上!”

处长说:“哎哟,这不是潘团长吗?潘团长你好哇,许助理,他是潘团长,是咱们基地的老人儿了,你要对他有礼貌。”

潘大海口气缓和了些:“邓处长,我跟你们这位许大助理咋说都说不明白,是这么回事,你听我给你说。”

邓处长请潘大海坐下慢慢说,潘大海把刚才他买香蕉时看到的情况向处长做了如实的汇报。许助理给潘大海倒了一杯开水说:“潘团长,我错了,请您原谅我不会说话,您让我们把基地官兵的生活搞好,我们真的想搞好,你急我们也急呀。”邓处长说:“潘团长,许助理他说的没错,我们真的着急呀,基地党委让我们想尽办法创建一个栓心留人的好环境,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们会搅尽脑汁全力以赴的。”

潘大海说:“那我就不影响你们搅脑汁了,走了。”许助理说:“潘团长,请把你家的电话告诉我,等下次来香蕉了我好通知你一声。”潘大海摆摆手说:“不用麻烦了,等基地所有的孩子都能吃上香蕉了,我这个老头子再来争嘴也不迟。”

潘大海走后,许助理对处长说:“我去买个新篮子给潘团长送家去。”

潘家的老两口和刚满月的梁秀又在家包起了饺子,金小妹说:“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孩子们个个都不着家,今天这饺子还不定有没有人回来吃呢。”潘大海说:“我的金戈铁马会回来的。”正说着,金戈进来了,她说:“我大哥说他知道咱们家今天一定在包饺子,还说他都嗅到咱们家饺子的香味儿了,他让你们给他留点儿,他下班就回来。”金小妹说:“行!没问题!”金戈说:“你们说我大哥咋就这么神呢?他咋知道你们一定在包饺子呀?”金小妹说:“傻丫头,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在北京,过小年是家家都吃饺子的。”金戈说:“这日子过的可真快,都过小年儿了啊?嫂子,我二哥他今天回来不?梁秀说,他不回来了,说是阵地上有事儿。”

潘志兵进来搓着两只手说:“好冷!小兵器,刚才在路上我碰见你们单位的青面獠牙了,他让我告诉你,明天基地的拔河比赛你别忘了。”金戈说:“他咋让你来通知我呀?”潘志兵说:“你以为你姓金了他就不知道你是谁了?”

“他早就知道你是我大哥?”

“那当然了,我早就告诉他了。”

“大哥,你可真讨厌!”

“你还是好好准备明天的拔河比赛吧,要真的搞砸了,我这个亲大哥也救不了你。”

“这可咋办啊,拔河的人我倒是都通知到了,可春节前大家都忙,拔河,这一次也没练过呀,我这心里还真是一点底儿都没有。”

潘大海问她:“怕了?”金戈点头。潘大海说:“没想到咱们家的金戈铁马也有怕的时候?”金小妹说:“不就是个玩儿吗,倒数第一就倒数第一呗。”潘大海说:“拔河比赛体现的是一个单位的精神面貌,怎么能倒数第一呢?你不懂就别瞎说!”金小妹说:“你懂,你懂你能帮咱闺女去拔河呀?”

0

大漠航天人(32)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