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32)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32)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25 19:36:18

第32辑 老家来信 云开雾散(上)

金小妹揭开热气腾腾的锅盖,取刚蒸好的馒头,潘志兵进来抓个馒头就吃:“真好吃,我好久都没吃妈蒸的馒头了。”金小妹问他:“平时你们都吃些啥呀?”潘志兵说:“我总没时间给我爸做饭,我爸就自己做疙瘩汤吃,不是盐放多了就是糊锅了,妈,我得走了,再给我个馒头,太香了。”

金小妹拿出一块干净的布,她把所有的馒头都包好交给潘志兵:“都拿去,别跟那个老东西说是从我这拿的。”

在潘大河和玉霞的一再坚持下,潘光宗跟他的大姐夫开始学习经商。

这天,潘光宗和他的大姐夫走在香港的大街上,大姐夫的大哥大响了,他接完电话,潘光宗问他:“那个外商说啥?”大姐夫说:“他让我们到展览馆等他。”

潘光宗和大姐夫走进展览馆,一位女讲解员正在朗声演讲:“‘两弹一星’最初是指原子弹、导弹和人造地球卫星。‘两弹’中的一弹是原子弹,后来演变为原子弹和氢弹的合称,称为核弹;另一弹是指导弹;‘一星’则是人造地球卫星。1960年11月5日,中国仿制的第一枚近程导弹在西北发射成功……”

潘光宗对大姐夫说:“她在讲‘两弹一星’!”

大姐夫和潘光宗跟着参观的人群听讲解:“1966年10月27日,我国第一枚导弹核武器向罗布泊发射成功。从此解决了中国有弹无枪的问题。”

潘光宗对大姐夫小声说:“那枚导弹核武器就是大伯他们发射成功的。”

大姐夫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女讲解员的声音在继续:“1970年4月24日21时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在大西北发射成功,使中国成为第五个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中国的‘两弹一星’是20世纪下半页中华民族创建的辉煌伟业。”

潘光宗对大姐夫说:“这颗人造地球卫星也是大伯他们发射成功的。”

大姐夫和潘光宗跟着众人使劲鼓掌。女讲解员继续说:“从原子弹到氢弹,美国用了七年多的时间,苏联用了四年,法国用了八年,中国却只用了2年8个月,原子弹、氢弹的爆炸成功标志着我国核科技进入了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它大大加强了我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防力量。”

那个外商过来找到他们,潘光宗用英语对他说:“您好,您知道中国的“两弹一星”吗?”外商说:“我当然知道!”

他们和外商继续听女讲解员的演讲:“‘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创造能力,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讹诈和核垄断,奠定了我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地位,振奋了国威、军威,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增强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

众人鼓掌,潘光宗对大姐夫说:“你能以这个展览为背景,给我照张相吗?”大姐夫说:“我没带相机。”外商说:“我来给你们照吧。”

外商给潘光宗的大姐夫照完相从展览馆里出来,外商用生硬的汉语说:“你们中国,要是没有‘两弹一星’,就进不了联合国,进不了联合国,中国就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落后的国家就不会办什么经济开发区,我和你们也不会有机会做生意,我们要感谢研制和发射‘两弹一星’的伟大的中国人,因为他们是你们的民族英雄。”

潘光宗和大姐夫回家对潘大河和玉霞说:“我们在香港的展览馆听讲解员讲了‘两弹一星’,这都是我大伯他们发射成功的。”大姐夫说:“外商对我们说,你们中国,要是没有‘两弹一星’,就进不了联合国,进不了联合国,中国就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落后的国家就不会办什么经济开发区,我和你们也不会有机会做生意了,我们要感谢研制和发射‘两弹一星’的伟大的中国人,因为他们是你们的民族英雄。”

潘大河问:“这是真的?”潘光宗说:“当然是真的了!我大伯对我说过,新中国能在世界上站稳脚跟,靠的是两根擎天大柱:一根是大庆油田,一根就是‘两弹一星’,没有‘两弹一星’,中国就进不了联合国。如果在空间的高科技上没有中国的一席之地,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也就待不长。”

潘大河问:“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是干啥的?”

“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国际社会对一个国家大国地位的认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联合国拥有否决权,能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同时,也能更好地维护或争取本国的利益。”

“我儿子懂的真多,看来,我们有今天的好日子,有你大伯的功劳,真正让我们老潘家光宗耀祖的是我的大哥呀!”

“爹,娘,我现在特想我大伯跟我大娘,我做梦都想他们,他们对我特别好,我忘不了他们。”玉霞说:“大河,你赶紧给哥嫂写封信,跟他们说声对不起,说我对不住他们,我这心里有愧呀! 你让他们回家来吧,我给他们磕头谢罪!”潘大河说:“我这就去写。”

玉霞又说:“光宗,你也赶紧给你的大伯和大娘写封信,你把你刚才跟我们说的话全都写上去,他们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年的辛苦,你不能忘了他们,咱们老潘家的人不能忘恩负义。”潘光宗说:“娘,我这就去写,我把你说的话也都写上,我要让我大伯跟我大娘知道,我娘是天下最通情达理的娘。”

潘大河说:“你奶奶在床上瘫痪了好几年,都是你娘端屎端尿地侍候,你奶奶一直到死,身上都是干干净净的,一提起这事儿啊,全村人都对你娘竖大拇指。”玉霞不好意思地说:“那都是咱们小辈应该做的。”大姐夫说:“我要把这件事儿告诉全村的人,我要让大家知道,我大伯是英雄,是中华民族的大英雄!”潘大河说:“以前,你大伯是战场上的是英雄,现在,他是发射‘两弹一星’的英雄!他是咱们老潘家的骄傲!”

潘志军手里举着两封信回家来大喊大叫:“爸,你在哪儿呢?”潘大海扎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

潘志军说:“爸,你还真的学会做饭了呀,嗯,闻着还挺香。”

潘大海得意地说:“这做饭有啥难的?当年我们离开那个老大哥照样能搞出‘两弹一星’,现在我离开那个老太婆我照样想吃啥就做啥。”

“呵呵,我还以为你把那个老太婆都给忘了呢。”

“等我跟她分居够一年了,我就跟她离婚。到时候你得出来给我做个证。小猴崽子,你风风火火地找我有事儿呀?”

“老家来信了。”

“老家来信了?是谁来的?快给我看看,我的眼镜,我的老花镜我搁哪儿了?哦,找着了。”

“一下子就来了两封信,一封是我二叔写的,还有一封,你猜是谁写的?”

“谁写的?”

“潘,光,宗!”

潘志兵开门进来:“光宗咋的了?他是不是在老家又惹祸了?”潘大海说:“光宗来信了?”潘志军说:“哥,光宗来信了,还有照片呢,你们看。”

潘志军把潘光宗的照片拿出来给潘大海看,照片上的潘光宗意气风发,背景是“两弹一星’”展览会的大图片,潘大看着照片老泪横流。

潘志军说:“光宗在信上说他很想念大伯和大娘,他说就连外国人都说发射‘两弹一星’的人是中华民族的大英雄。这信写的不错,用的形容词不少,什么感恩戴德,养育之恩、永生难忘,保家卫国,爸,你咋哭了?”

泪流满面的潘大海说:“我是天底下最不孝的儿子,我的亲娘活着我没侍候过她,她死了我没送她,我兄弟因为我没教育好他的儿子,连饭都没让我吃,我这心里是啥滋味你们知道吗?”潘志军说:“我知道,我知道。”潘大海悲伤地说:“唉,我对我的亲人有愧啊!”

潘志兵说:“在我们宿舍的大门口,有人贴着这样一副对联,‘举杯邀月,恕儿郎无情无义无孝;献身航天,为国家尽心尽力尽忠’,爸,你对亲人有愧,但对航天事业你尽心尽力了。你虽然没对奶奶尽孝,但你为国家尽忠了呀。”

潘大海失声痛哭。

潘志兵说:“爸,你受了太多的委曲和责怪,你对家乡的爱天地可鉴,我叔叔在信上都说对不起您了,他还说,等你下次回家,他们全村人要用迎接民族英雄的仪式欢迎你!爸,你该高兴啊!”

潘大海抹着眼泪说:“我高兴,我就是太高兴了啊。”

潘志军说:“爸,您是高兴了,可是我妈呢?我妈当年顶着那么大的压力跟你私奔,她一个人支撑着咱们这个家,为了你和你的事业,她跟你来到戈壁滩,她为你付出的难道还不够多吗?你因为奶奶没了,因为你们兄弟之间的误会,你心里头不痛快,你拿我妈撒气,那我妈她心里难受她该找谁撒气去呀?我妈为了你,为了咱们这个家,她在忍辱负重你知道吗,别人不理解她也就算了,可你也不理解她,爸,你对我妈是不是也该心里有愧呀?”

潘大海喃喃地说:“当时,那种情况,唉,现在说啥都晚了。”

潘志兵说:“爸,我二叔在信上说,他和二婶感谢哥嫂对光宗的培养和教育,说你是国家的大功臣,说你为老潘家光宗耀祖了,他还说,请你和妈回老家,二婶要给你们磕头谢罪,请求你们原谅她。”

潘大海抹着眼泪说:“小军,你赶快把这两封信拿给那个臭老太婆看看,她的心血没白费呀。”

潘志军装傻充愣:“那个臭老太婆是谁呀?”潘大海打了潘志军一巴掌说:“你说是谁呀?你个小猴崽子,你还不快点去呀!”潘志军说:“你都快跟她离婚了,我去给她看信还有意思吗?”

潘大海又打了潘志军一巴掌:“胡说八道,谁说我要和她离婚了?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还离的那门子婚呀?”潘志军说:“你不离婚了?原来都是我在胡说八道啊?好,我去,我现在就去。”

潘志兵说:“信我还没看完呢。”潘大海说:“先让你妈看,这两封信对她太重要了,小军,你还在这儿磨蹭啥呀,你倒是快点去呀?”

潘志军拿着信跑出了家门,潘大海自说自话:“臭老太婆,你没白忙活呀! ”

潘志兵把潘大海扶坐在简易沙发上说:“爸,如果我二叔他不知道‘两弹一星’,如果潘光宗和我二叔他们不给你道歉,那个臭老太婆是不是就该白忙活了?”潘大海厉声说:“臭老太婆是你叫的吗?她是你妈,要说功臣,你妈就是咱们家的大功臣,你明白吗?”潘志兵说:“我明白,可光我明白有啥用啊?只要是你的家人对我妈有意见了,她就成了你的敌人;等你的家人对她感恩戴德了,她就又成了咱们家的功臣了,爸,我妈在你的眼里,到底是敌人还是功臣?”

“你是在怪我吗?”

“我不是怪你,我是为我妈打抱不平。”

“你为你妈打抱不平,可有谁来为我打抱不平呀?小兵啊,我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我也是个人啊!我离开家的时间越长,就对家里人越是心怀愧疚,我想报恩,我想弥补,可是——唉!”

“爸,你对家人的感情我懂,可我妈也是你的家人啊,你是咋对她的?你对她就不心怀愧疚了吗?”

潘大海嘟嘟囔囔:“我和你妈是一个人,我对她的态度就是我对我自己的态度,我想咋对自己就咋对自己,你管不着!”

金小妹和金戈、梁秀在家里包饺子,金小妹说:“咱们多包点,给你大哥也送点去,他跟那个老东西啥都吃不着。”

潘志军进家就大声朗读潘大河和潘光宗的来信,听得金小妹热泪长流。潘志军说:“妈,那个小河沟看了这两封信后哭的稀里哗啦,我出门时听他说,(潘志军学着潘大海的腔调)老太婆,你没白忙活呀。”

金小妹嚎啕大哭。

金戈说:“妈,你别哭了,你应该高兴啊。”梁秀说:“你就让妈哭吧,妈这是高兴的。妈刚才还说,多包点饺子给大哥送点儿过去,其实妈的意思是爸最爱吃妈包的饺子,是不是呀妈?”

金小妹擤着鼻涕说:“不给那个老东西吃,他不但冤枉我,还要跟我离婚,离就离,谁怕谁呀?”

潘志军说:“妈,那个老东西已有悔过之意了,你就给他个台阶下,好不好?”

“老东西是你叫的吗?”

“那我叫他啥,叫他老浑蛋?”

“你个缺德玩意儿,他是你爸,你这么叫他,你就不怕遭报应呀?”

潘志军笑着说:“妈,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梁秀说:“妈,你看你总跟我爸这么分着,我惦记您,又惦记我爸,我两头的跑,多累呀,你就心疼、心疼我好不好?”

金小妹嘟囔:“是那个老东西先提出来离婚的。”潘志军说:“妈,要是我爸给你道歉,您不会撵他走吧?”金小妹长叹了一口气:“还撵啥呀撵,这段日子啊,为了我们这两个不着调的老东西,让你们着急上火,我这心里早就不是个滋味了。唉,气归气,恨归恨,我们都这个岁数了,还闹腾个啥呀?”

金戈抱住金小妹说:“妈,你真好。”潘志军说:“妈,我把我哥和我爸都叫过来吃饺子行吗?”

金小妹低头包饺子,一言不发。

潘志军拨打电话:“哥,你带爸到我这儿来吃饺子,我们大家都等着你们呢。”金戈说:“二哥,我接咱爸去,哦,对了,我还得给爸再买瓶酒。老两口儿团圆是咱家的大喜事儿,应该好好地庆祝一下。”金小妹说:“那个老东西只认红葡萄酒。”金戈说:“我知道。”潘志军说:“妈,你们先包着,我再整俩个菜去。”

0

大漠航天人(32)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